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仲夏之弈

chapter 090 百年好合

仲夏之弈 | 作者:南朝 | 更新时间:2018-02-14 08:59:1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官路青云梯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永夜君王九幽天帝
  夏徽看着他们好一会儿才说:“爸爸,我找到了属于我自己的围棋,也找到了属于我自己的那个人。谢谢你当年带我到燕城,让我有机会认识了师兄。我以前曾怪过你,自从妈妈去世后你就只顾着喝酒赌棋,把我当成了空气,我觉得自己就像只被人嫌弃的流浪狗。我还记得那次我离家出走,你找到我后打了我一巴掌。我哭着责问你既然这么不喜欢我,为什么生下我?觉得我是负担为什么不把我丢给乞丐?当时你突然哭了,抱着我说对不起。那时我就想跟你说对不起了,我其实比谁都知道你活得很辛苦,如果不是我,你早就解脱了。可越是明白,越是害怕。我害怕你丢我,留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面对这个世界。谢谢你没有丢下我,谢谢你爸爸,明明那么痛苦,还陪我到了十三岁。我现在很幸福,你和妈妈在那边也要幸福。”

  顾留政将她揽在怀里,擦了擦她脸颊上的泪。他感谢十三年前的那个仲夏,让他遇到了她,让她的生活不再颠沛流离。从此以后,有他的地方就是她的家。

  **

  他们的婚礼定在夏徽生日那天,有小半年的准备时间。夏徽迫不急待地想要和朋友们分享自己的幸福,邀请赵丹和张露做她的伴娘。

  赵丹和夏徽同在燕大,张露成绩差些,没有考上燕大,不过也在燕城。好不容易星期天有空闲了,他们约在咖啡厅里见面。

  她到的时候赵丹和张露已经到了,顾留政的车停在门口半天了,她才磨磨叽叽地从车上下来。张露看她大夏天还穿着高领衣服,露出个暧昧的笑容,故意问,“约好的两点,你迟到喽?在车上磨蹭什么呢?”然后挑着她红红的唇,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哦”。还好咖啡厅里人少,没有奇怪地看过来。

  夏徽涨红了脸拿菜单拍了她一下,张露闪过,一会儿又凑过来问,“大夏天的穿什么高领啊?难道是……”说着就去扯她衣服,看到上面红色的痕迹,笑容愈发的不可描述了。

  夏徽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张露这老司机还臭不要脸地问,“你们那个了?”

  夏徽的耳根子都红了,头几乎埋到胸口上去了。

  张露说:“这才对嘛!你们两个人都要结婚了,如果还没有那个才不正常呢,你说是不是赵丹?我以前还以为他总不碰你是嫌弃你胸小呢。”

  夏徽恼羞成怒恨不得扔下请柬就走。赵丹拉住她嗔怪张露,“你瞎说什么,那是因为留政大哥太珍视她,所以要认认真真的开始。他是个负责任的人,无论对夏夏还是对围棋,都是一心一意的,绝对不会做始乱终弃的事。”

  这话一下就戳到夏徽的心坎上,“师兄对我从来都是认认真真的,爸爸去世时他就已经打算照顾我一辈子了。”

  张露捏着她的脸羡慕地道:“我们知道啦!你最幸福,以后也要一直幸福下去呀!”

  赵丹笑起来,拿起画册陪她挑选婚纱。

  **

  又一年秋天,眉山棋院的枫叶再次红了,婆婆娑娑的洒下来,半个庭院都被它覆盖住。两年来随着顾留政夏徽在棋坛大放异彩,眉山棋院又热闹了起来,门庭若市。

  夏徽走到枫树下,看到程弈白躺在兰亭师兄喜欢坐的树枝上,手里拿着一支竹笛,也是兰亭师兄的旧物。

  她说:“弈白师兄,师娘喊我们去吃饭了。”

  程弈白从树上跳下来,跟她一起回去。这两年来程弈白根据兰亭师兄留下的笔记,研究出了一种新的流派。即便如此他依然不愿意与人对局,但也不愿意让兰亭的心思埋没,于是拜入眉山棋院,由师娘代师父收他为内弟子,将兰亭师兄的技艺传授给门下弟子。

  此事在棋坛上引起了很大的震动,程弈白师出程门,且是门主程暮秋的儿子,公然投入眉山派,犯了棋坛的大忌。

  倒是程暮秋云淡风清地道:“儿子长大了,爱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在哪里教棋都无所谓,都是中国的围棋。”

  这大家风范倒与鲁伯融老师一样,令人由然钦佩。

  他们推开房门就闻到饭菜的香味,顾留政端着鲫鱼豆腐汤从厨房里出来,腰上还系着围裙,家庭煮夫的打扮十分赏心悦目。

  满满一桌的菜,荤素搭配,照顾到每个人的口味。

  师娘感叹地道:“我们夏夏真是好福气,嫁给留政这样的好男人。我现在才想明白,那一年你说二十六岁结婚,原来是等夏夏到法定结婚年纪呢。”

  顾留政笑了起来,瞄到夏徽又要偷吃菜,一把拧住她的后颈让她去洗手,然后给她剥虾。

  等夏徽出来正式开动,师娘先端起杯酒说:“夏夏,你拜进师门那一日起,这里就是你的娘家。今后你要嫁入婆家了,但娘家依然是你的家。师娘没有什么本事,可女儿要有什么苦什么难,做妈的会尽心尽力的帮衬。”

  夏徽眼泪一下就流出来了,“我从小没有妈妈,一直把师娘当成亲妈。”

  “你和留政是我看着长大的,我知道他以后会护着你,不过嫁入婆家以后,做什么事还得多考虑考虑,有什么小磨擦也不要闷在肚子里,大家明明白白的说出来,好好解决才是关键。”

  “是,师娘。”

  她又对顾留政道:“媳妇儿是你自己的,你不疼就没人疼了。”

  “我会尽我所能的疼她爱她。”

  师娘点点头,“你们过得好,我就放心了。”

  饭后顾留政与夏徽就离开了,程弈白收拾好碗筷后也回到兰亭的房间,床头的书桌上放着画册,他打开画册一桢一桢的浏览,舍不得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从西湖初遇,到最后的十局,他们相处的时日寥寥可数。那么短的时间甚至不能够一个脸盲的人记住一张脸,可他却记住了他们相处的点点滴滴。

  画册上的少年笑容如旧,眉眼清润,是所有少女初恋的模样。

  他还记得湖心亭上他吟着韦庄的词,“春日游,杏花次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他没有告诉过他,他这一生也从不羞、从未悔,纵然被抛弃在这漫漫的岁月长河之中。

  窗外不知谁家的笛声飞了过来,幽幽怨怨,缠绵悱恻。他恍恍惚惚的听着,不知不觉竟泪眼婆娑。画册的扉页上写着一句诗,字迹硬瘦有力,力透纸背,哀伤入骨,应是男人所写。

  抚衿长叹息,不觉涕沾胸。沾胸安能已,悲怀从中起。寝兴目存形,遗音犹在耳。

  **

  两人回到公寓后时间还早,婚纱店里打电话来说新改版的婚纱好了,顾留政让他们送到公寓里来。

  夏徽换好衣服出来,纯白色的婚纱包裹着玲珑的身段,头上戴着王冠,美得像个小公主。相较于两年前她稍稍丰瘐了些,那些酒酿也不是白吃的。穿着纯白婚纱的她,满满的少女感里带着点小性感,格外的勾人。

  顾留政走到她面前,从盒子里拿出双高跟鞋来,俯身抬起她的脚,亲自为她穿上。

  她的脚小巧玲珑,漂亮的脚趾,圆润的脚踝,说不出的好看。顾留政吻了吻她的脚背,微笑着道:“我的小新娘,穿上我送的鞋子,这一辈子都不许走出我的生命。”

  小丫头占有欲十足地道:“那以后师兄的鞋都由我来买,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师兄都不许走出我的生命!”

  顾留政揽着她的腰,亲吻着她光洁的额头,“那就生生世世,不离不弃,嗯?”

  夏徽揽住他的脖颈,踮起脚尖亲吻着他的唇,“生生世世,不离不弃。师兄,我爱你!”

  “我也爱你,我的小新娘。”

  夏徽生日当天他们去领证,隔日婚礼如期举行,并没有大宴宾客,只是邀了些亲朋好友。

  随着音乐声响起,她挽着师娘的胳膊走出来,伴娘赵丹张露跟在她身后。

  别墅下的花园装扮的犹如梦幻,唯美浪漫的白纱随风飘荡,蓝、白、粉色的鲜花点缀在其间,芳香四溢。她踏过绿茵茵的芳草,和满地的玫瑰花瓣向她的新娘走去,一步一步走向属于她的幸福。

  那一年仲夏之弈,她赢了他的白玉棋子,她赢得了他的一生。

  玲珑棋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经纬十九路,如同他们交错的一生。方寸棋盘,是他们共同征战的天地。围棋之路,是孤寂之路。可只要有你陪伴,方寸之间便是整个天地。
仲夏之弈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zhongxiazhiy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大唐终极交易商春暖花开遇见你凶残弗利萨神雕群芳谱废后为妃女子监狱里的男人仙朝凡途我的房间通向星际垃圾场医色生香:我的院长美如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