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重生之妖孽人生

第二卷 游戏帝国 第一千零五十章 唯一的金卡

重生之妖孽人生 | 作者:黄金战士 | 更新时间:2018-01-13 07:21:5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洪荒祖龙青春从遇见他开始异能小神农神秘男神,求休战!校花之古武高手绝世邪神之纵横异界极品透视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三国重生马孟起网游之奴役众神
  “若你敢违背誓言,我敢保证,不管你是谁,有什么背景,有多大势力,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吗!”林风冷冷的说。

  吓!——众人一惊。没想到眼前这个其貌不扬,衣服皱皱巴巴,鞋子更是灰头土脸的年轻人,居然这么大口气。

  跋扈的贵妇人也是一惊,上下重新打量了一番林风,敢对她说出这种口气的人,在她印象里从来没有。没想到,今天在这,这个小吃街居然碰见这种人,会对她说出这种话。

  “哼,你在威胁我么?”跋扈的贵妇人冷哼。

  “不,这是承诺!”林风淡淡的语气,但却令人有种说不出的威压感,让众人觉得林风一定可以说到做到。

  跋扈的贵妇人被林风气势所逼,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跋扈贵妇人不是没有见过达官贵人,但从来没有见过像眼前这个年轻人这么有气势的,这种感觉让她有种本能的畏惧,没有来由的恐惧,似乎今天她要倒大霉。

  不过再仔细一看,对方只不过是衣服皱巴,其貌不扬的普通年轻人而已,顶多就一愤青,她没理由怕他。何况,这可是8万3,8万3,跋扈贵妇人绝对不相信眼前这个小子能拿出8万3来。

  “哼!小子,少唬人!有本事你就先在拿出8万3来砸我,否则,你就给我在这学三声狗叫!”跋扈的贵妇人凶相毕现。

  林风一笑,看看四周众人。

  “各位,你们都是人证。等会可以为我作证,我不是在欺负人!”林风大声说。

  众人本就看跋扈贵妇人不爽,自然异口同声为林风喝彩。

  跋扈贵妇人闷哼一声,嘴巴嘀咕几句,没有说什么。她并不傻,不会去做惹众怒的事。不然,万一真的恼众人,来个群殴,那就麻烦了。到时,她被人揍了,还不知道是谁打的。

  “小莲,给你父亲发个短信,让他来接我们!”跋扈贵妇人小声对身边女儿说。

  女儿点点头,手指一阵灵动之后,发了短信。

  这时,跋扈贵妇人气势更足了。只要她老公来了,那就一切问题都没有了。

  “好了,小赤佬,有本事,现在就用钱来砸我!”跋扈贵妇人趾高气扬说。

  林风一笑。

  众人顿时屏住呼吸,紧紧瞅着林风,关注的林风一举一动。他们非常想要知道,林风究竟能否拿得出8万3来,如果拿得出,那就jīng彩了。如果拿不出,众人也想要看看这个年轻人究竟会否学狗叫。

  四周众人密切关注之下,林风将手伸入口袋。伸入口袋之时,林风眉头一皱。

  “哈,怎么,露陷了吧!想唬我,没那么容易!”跋扈贵妇人一看林风神sè,便知道林风肯定没有那么多钱,是在唬人。刚才是想吓唬自己,把自己吓退,那便能在众人面前逞逞威风。现在,这样的年轻人太多了,可惜她不是那么容易被人骗的。

  不妙!——山东大汉眉头紧皱。看林风架势,恐怕真的没钱,刚才真的是在唬人。

  林风眉头紧皱的掏出钱包。

  众人一看林风钱包瘪瘪的,就知道林风肯定没8万3,要知道8万3四周众人或许没有,但却知道8万3有多厚,林风那么平平的钱包,自然不可能装下8万3。

  “年轻人,想要帮人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想要哗众取宠,只会自取其辱!”跋扈贵妇人一旁冷笑。

  林风皱皱眉。8万3对林风来说,自然不算什么。但林风却不可能每天带着8万3出门,也从来没有哪个人会身边带着8万3,现在这个社会,带张卡就行了。翻开钱包,林风看了看,从里面掏出一张金卡。

  “这里有张卡,里面有8万3,这位大哥,麻烦你帮我去取一下。”林风看看山东大汉,将自己的金卡递给山东大汉,同时附耳在山东大汉耳边说了一串密码。

  山东大汉楞了楞,有点懵的接过卡。他没想到林风会将卡递给他,还会告诉他密码,难道不怕他将钱拿走,携款潜逃么!

  林风一笑。对于山东大汉的人品,林风是相信的,而且有李锐等人在四周,山东大汉想逃也逃不了。

  “不行!别想耍花枪,说好是你自己拿出8万3来,别想让这个男的帮你垫付!”跋扈贵妇人此刻已经隐隐感觉到事情不对来。林风如此从容不迫,这太不正常了。而且刚才林风拿出的那张卡,虽然跋扈贵妇人没有,不过依稀记得见过,只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但知道这绝对是一张高级卡。

  难道这个年轻人扮猪吃老虎,是有钱人?——跋扈贵妇人不禁想。

  对于跋扈贵妇人的想法,林风丝毫不以为意,从山东大汉手中拿过3万多元钱,然后递给老汉。

  “这样行了吧!”林风说。

  众人一阵茫然。山东大汉也有点茫然,不明白林风这是在干嘛。

  “好了,你去取钱吧。对了,你取这个数字”林风在山东大汉耳边一阵低语。

  山东大汉闻言,眼睛顿时圆了,一脸的惊骇,望着林风久久说不出话来。

  “去吧!不让我们这位夫人久等!”林风拍拍山东大汉肩膀说。

  “哦!”山东大汉点点头,茫然的持卡挤向附近最近的一个自动提款机。

  众人自觉的给山东大汉让路。部分好奇的人,还跟着山东大汉走去,他们想看看林风究竟让山东大汉取多少钱出来。

  此刻,场内,显得寂静极了。

  跋扈贵妇人看着众人远去,一脸焦急,她越想越觉得事情不对劲,怎么都觉得自己似乎要倒霉了。再次仔细打量一番林风,这下贵妇人有点惊了。

  刚才林风出来之时,全身皱巴巴的,贵妇人也没有往心里去,只是简单看了看,现在一番仔细打量,发现林风这起西服居然慢慢的恢复了整齐,露出那jīng良、考究的做工来。仅从这份做工看,就绝不是某个手工作坊可以做出来的,反而像是某个大师的手工制作。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跋扈贵妇人想到这个可能,便连连摇头。这怎么可能,就连她都没有荣幸能让国际级的大师亲自给其做一套晚礼服,就林风这个其貌不扬得人可以?

  但是,那考究的工艺着实不凡,还有,一件皱巴巴的西服能够自动恢复整齐,这本身的用料就绝对不凡。

  他他究竟是谁?——跋扈贵妇人仔细端详林风,暗自猜想。

  这一端详,就坏了。跋扈贵妇人怎么越看林风,越眼熟,总感觉似乎在哪见过,但就是一时想不起来。

  “小莲,你觉得他像谁?”跋扈贵妇人用肘部轻轻捅了捅一旁发呆的女儿问。

  女儿看看林风,也是觉得眼熟,只不过和其母亲一样,想不起林风是谁。

  这时,林风却扶着老人在一旁坐下,然后给其拍去身上的灰尘。

  “老人家,坐在这,等会就等着这个女人来给您下跪、磕头赔礼道歉!”林风轻声说。

  跋扈贵妇人脸sè一阵不善,林风这话太可气了。不过她却意外的没有反唇相讥,反而隐隐有种想走的感觉。

  “小莲,我们走!”跋扈贵妇人轻轻拉着女儿就想走。现在事情非常不妙,她虽然猜不透林风的身份,但上海有钱人真的很多,虽然愿意为一个无亲无故的人拿出8万3的人很少很少,但指不定她今天运气不好就碰见一个甘愿拿出这么多钱的疯子。而林风看上去,的确有点像。

  跋扈贵妇人刚刚一动,就被一直关注她们的林风瞅见。

  “站住!在事情没解决之前,你们休想走!”林风冷声说。

  跋扈贵妇人脸sè一变。

  这时,一旁众人开始起哄。

  想了想,跋扈贵妇人停了下来。这时,她老公差不多也快来了,等她老公来了,那就没有问题了。到时,哼,哼!

  这时,山东大汉已经在众人尾随下,来到自动提款机前,将卡插入自动提款机。

  一阵机器读卡的响声之后,山东大汉输入密码,看着“取款”和“查询余额”等选项,山东大汉下意识的选择了“余额查询”。刚才林风要其取20万出来,他着实吃惊,他不认为林风这么个年轻人,卡里随随便便就能有几十万。

  一阵轻响之后,自动提款机上显示出余额。

  嘶!——看见屏幕上显示的余额,山东大汉忍不住叫了出来。

  身后众人见山东大汉如此震惊,也是一阵好奇,忍不住的将头探了过来,凑到一脸震惊的山东大汉身边,定睛一看,全部傻住!

  好多零!——屏幕上好多零。

  1个零,2个零,3个零,众人仔细一数,一个2后面,跟着9个零,那就是20亿!

  20亿!——所有人都傻住了。

  他们看报纸,听新闻,常常听国家投资多少多少亿,根本就没有什么感觉。但此刻,亲眼目睹20亿在面前,众人只觉全身滚烫,心跳加速,这太恐怖了,太夸张了!那个年轻人,账户里居然会有20亿,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太夸张了点!

  那个年轻人究竟是谁!怎么肯会有这么多钱?——众人心中狂跳。

  这时,山东大汉回过神之后,看见身后众人,吓了一跳。刚才他被账户里的数字惊呆了,没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多钱,结果被众人都看见了。看着身后众人一脸贪婪的眼神,山东大汉就觉不妙。这个年轻人如此信任他,将卡和密码交给他,他绝对不能令其失望。

  山东汉子就是这样,你给予我信任,我就回报你信任。

  山东大汉果断的输入20万后,提款机显示无法取出。山东大汉拍拍脑门,暗叹自己护照。提款机怎么可能取出20万,不过听说在银行取款超过5万都要预约,这取20万没有问题么?

  山东大汉惴惴不安的拿着卡走进银行。众人本想跟着进去,看看这20万究竟怎么取出来。不过这么多人自然不可能都进去,只好在外面等。

  “您好,请问您取多少钱?”柜台小姐问。

  “呃,我我取20万!”山东大汉忐忑说。

  “抱歉,我们这超过5万的现金,必须提前预约。这样,您今天预约,明天来取!”柜台小姐耐心解释。

  “可,可我现在就有用!而且那个小伙子说了,这张卡可以取20万!”山东大汉想起林风说的话,大声囔着。

  “抱歉,按照我们银行规矩”柜台小姐还在解释,但却被一旁闻听山东大汉声音的大堂经理打断。

  “等等,把那张卡给我看看!”大堂经理说。

  “是!”柜台小姐将卡递给大堂经理。

  大堂经理接过卡一看,吓的差点将手中卡掉在地上。这张卡,他认识,整个银行就只有一张,这张卡,他们“第二银行”就只有一张,而这张卡的持有人只有一人,那就是他们银行的董事长——林风。

  这张卡是他们董事长林风专用的。不但可以不受银行规章制度的提取现金,也就是是啊,类似超过5万提现,必须预约的规定对林风这张卡无效,而且这张卡上永远都有20亿。这20亿,其实是骗人的,只是一个障眼法,其实不管取多少,里面都还是有20亿。这张卡所提取的现金,将会在年末进行一次结算。

  因此,当看见这张卡时,大堂经理才会惊骇的差点将其掉在地上。要知道,银行内部一直传说有这么一张卡,但他都是只曾看见过图片,没想到这张卡,今天居然出现在他们这家分行里。至于刚才那个柜台小姐不知道,那时因为她才来上班没有几天而已,并不知晓银行内部有这样一张特殊卡出现。

  “您您好,请问您跟我们呃,跟这张卡的拥有人什么关系?”大堂经理脸sè顿时变了,从刚才的严肃转变为此刻的谄媚。

  “呃”山东大汉一愣。要知道往常这些成功人士,对其虽然不至于呼来喝去,但眉sè之间总有一股高高在上的感觉,不曾想今天却这么来讨好他。

  当然,山东大汉自然明白这不是冲他,而是冲给他卡的这个年轻人。

  “呃,我们没有什么关系,只是萍水相逢而已!”山东大汉如实回答。

  大堂经理却一脸堆笑,对于山东大汉这个答案,是绝对不相信。如果只是萍水相逢,他们的董事长怎么可能将这么珍贵的一张卡给他,要知道,这可是可以无限提取现金的一张卡。不是值得信任的人,岂会将这张卡给他。

  “来,小张,给这位先生倒一杯茶。记住,要用最好的茶叶!”大堂经理大声囔囔,随后一脸堆笑的对山东大汉说。

  “这位先生,请您稍等,您要的20万马上就开始点算,到时会送到您手上!”大堂经理一阵吆喝,命人开始紧急给山东大汉点算20万钞票。

  门外的众人目睹山东大汉如此受优待,也是愣住。

  对于在银行办理业务,众人都再熟悉不过。不管是国内的银行,还是国外的银行,都有其严格的规章制度的,像取超过5万的数字,是必须提前预约的。但看现在这个架势,根本就不许预约,而且连带前来提款的山东大汉都受到最高规格的待遇,这太令人吃惊了。

  那个年轻人究竟是谁!——众人一阵诧异,望着远处在那气定神闲和老人家话着家常的年轻人,众人一阵惊骇。此刻众人感觉这个年轻人,越来越难以看透,似乎他们今天遇见某个大人物了。

  就在众人猜想之中,银行方面已经准备好20万,并由大堂经理亲自递给山东大汉。

  “这位先生,这里是20万,请您收好。还有,麻烦您一件事,等会见到那位给您卡的年轻人,就告诉他,‘第二世界’上海分行XX分行非常愿意为其效劳!”大堂经理一脸诚挚说。

  “哦,好,好,我一定如实转告!”山东大汉已经傻了。现在是自己破坏银行规矩,前来提钱,不料对方非但不刁难,反而处处讨好,最后居然还要自己向那个年轻人问好,天啊,那个年轻人究竟是谁!

  山东大汉在一脸惊骇之中,紧张的走出银行大门。

  “兄弟,你真的取到了20万?”等在门外的众人见山东大汉出来,赶紧问。

  山东大汉茫然点点头,将怀中的20万紧紧的抱住,不过转念想想大堂经理的话,觉得这卡似乎比这20万个重要,又紧紧的将卡捏住。

  真的取出了20万!真的取出了20万!——见山东大汉点头,众人惊呆了。

  20万说取就取了,这完全超出众人想象。这个年轻人究竟是谁!——众人暗想。

  山东大汉看看身后众人,将钱和卡往怀里又紧了紧,随后快步向林风走去。

  不多时,山东大汉跑到林风身边,将钱和卡往林风怀里一放,大松一口气。刚才这一路,虽然才10分钟不到路程,但对于山东大汉来说,却不亚于走了二万五千里,怀里揣着从来不曾拥有过的20万巨款,还有一张内有20亿现金的金卡,对于山东大汉来说,这太刺激了。这一生,恐怕他都不会拥有这么多钱。

  所幸,所幸,他安然无恙的将一切交还给林风。

  “谢谢了,大哥!”林风轻松的将卡放入包里,拍拍山东大汉。

  “不谢,不谢!”山东大汉连连摆手。他可真没有受累,反而因为林风,在那间“第二银行”里享受了一次贵宾待遇,喝到了这辈子喝过的最好的茶叶。

  “对了,这位小兄先生,那个银行的经理让我告诉你,说他非常荣幸为你效劳!”山东大汉想起大堂经理的话,大声说。

  林风闻言,一笑。显然那位经理通过卡认出自己,看来这个山东大汉也借此在那享受了贵宾待遇,不然不会这么紧张,这么满足。

  此时,一旁的跋扈贵妇人已经脸sè黑了下来。看这架势,她就猜到山东大汉取到了钱。当然,这并不让跋扈贵妇人惊骇,让其惊骇的是林风命山东大汉去取钱,银行经理仅凭这张卡不但破坏了银行规矩,而且还说出“非常荣幸为你效劳”的话来,这太令人吃惊了。

  要知道,银行经理说的是——效劳,效劳!这可不是对一般人会说出的话,这个该死的年轻人究竟是谁,从哪儿冒出来的。——跋扈贵妇人心中不断猜想。

  这时,林风走到跋扈贵妇人面前,慢慢将装有20万现金的钱袋打开,露出里面的20万现钞来。

  哗!——现场一阵吸气声。

  虽然现场不少人,身家都有几十万,但大多都是房产什么的,但从来没有亲眼目睹过20万在眼前,看着那厚厚一叠百元大钞,众人均是一阵眼红。尤其想到那张卡里还有20亿,众人更是一阵心动。不少人甚至动了歪心思,但看看四周,这可是光天化rì之下,想要抢劫,那未免太过白痴了一点。

  想了想,不少人放弃了这个念头,当然,仍然有些胆大包天的人,在心里计算着,准备看在一个什么机会下,将其抢了据为己有。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为几百元,几十元杀人放火的都大有人在,何况这是20万现钞,而且还有一张20亿现金的卡。虽然卡里,不知道密码,但山东大汉不是知道么!

  邪恶的思想在蔓延!

  此时,林风已经完全将钱摊开在跋扈贵妇人面前。

  “这位夫人,这里是8万3,赔偿你女儿的LV的貂皮大衣。”林风将8万3递到跋扈贵妇人面前,然后一直坐在那发呆的老人家,“现在该是你履行诺言的时候了!”林风冷哼。

  跋扈贵妇人脸sè铁青,她没有想到林风居然真的拿出了8万3,而且看林风手中剩余的钞票,恐怕再拿出个8万3都没有问题。

  “你你究竟是谁!”跋扈贵妇人指着林风鼻子尖叫。

  林风一笑,根本就懒得告诉这种人,自己是谁。

  “我说夫人,你该兑现你的诺言了!”林风淡淡说。

  四周众人也是连连鼓噪。要知道,刚才这跋扈贵妇人的气焰那时相当的嚣张,此刻总算该他们扬眉吐气了。

  “下跪!磕头!下跪!磕头!”众人大声叫着。

  跋扈贵妇人一脸惊恐!没想到居然会这样,居然会这样!

  “我我”跋扈贵妇人连连后退,不知说什么好!此刻她已经慌了,这事情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小莲,我们走!”跋扈贵妇人拉着女儿就想溜之大吉,至于那8万3她也不要了。与自己的尊严相比,这8万3根本就不算什么。

  不过,刚才众人巴不得这对可恶的母女快走,现在可不会了,众人巴不得看她们的笑话,如果能亲眼目睹如此嚣张的贵妇人道歉,那也是人生一大快事。

  “你们你们”跋扈贵妇人指着拦在身前的众人,气的说不出话来。

  “夫人,如果你不兑现你的诺言,那就该我兑现我的承诺了!”林风高声说。

  “你你想怎样?我现在不要他赔偿大衣了,你还想怎样?”跋扈贵妇人闻听林风的声音,尖叫。

  “我说过,如果你不兑现你的诺言,我不管你是谁,有什么身份,有什么背景,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林风放声说。

  “哈,好大的口气!不知谁居然敢在上海如此大放厥词,以为自己是上海皇帝么!”一个男声高声说,说话之间,男人在一众保镖的陪护下,已经挤进人群。

  “老公!”

  “爸爸!”

  跋扈贵妇人和女儿齐齐扑倒男人怀里,一阵撒娇,斥责林风的不是。

  围观群众一惊。这个男人众人不认识,但一看其身边众多保镖,那就不是凡人。恐怕,这个年轻人要吃亏了!众人暗自猜想,但想到年轻人账户里的20亿,年纪轻轻便能有这么多钱,那应该也不是凡人,应该不会吃亏才对。

  这俩人要是斗起来,那就jīng彩了!——众人心中一阵YY。对于那些富豪,普通人本能的都有种排斥,尤其林风如此年轻,账户里便拥有众人奋斗几辈子都无法拥有的财富,这太令人嫉妒了。

  “我说,那个谁,如果我夫人不兑现诺言,你准备怎样!”男人安抚一番妻女之后,将头转过来,大刺刺的说。

  不料,看见林风一愣!

  “是你!”男人失声叫。

  林风一笑。

  “周先生,别来无恙啊!”林风也是微微诧异,没想到这个跋扈贵妇人会是上海首富周正毅的妻女。不过不管是谁老婆,都一样,总之,今天她不给这个老人家下跪、磕头赔礼道歉,林风就绝对不会放过她。

  一直以来,林风对周正毅的认识,都在于他的嚣张——上海第一个拥有法拉利跑车的男人,大陆第一个在香港购置豪宅的男人,第一个公然包养明星(杨恭如)的男人。

  但其实,周正毅也是有老婆和女儿的。只是不曾想,在这里碰上,还真是巧。

  “老公,这个小赤佬是谁,你认识么!”周正毅老婆一脸皱眉说。

  对于林风,她是恨透了。居然要她给那个老不死的下跪、磕头赔礼道歉,那不如杀了她。如果她老公认识,那就再好不过,正好替她出口气。要知道,在上海,她老公可是名副其实的土皇帝。

  但是,让跋扈贵妇人出乎意外的是,周正毅却眉头紧锁,半响不语。

  “林先生,我们也算相识一场,不如给我一个面子,今天这事就此揭过!”周正毅沉声说。

  “老公!”跋扈贵妇人闻言,大吃一惊,失声叫道,“他欺负我和小莲,决不能放过他!”

  “住嘴!”周正毅一脸铁青。

  在上海,周正毅一贯横行惯了,可以说,他在大街上横着走,都没人敢管。但上海他唯独忌讳一人,那就是——林风。这个短短三年多时间,便超越所有人,成为世界首富的年轻人。

  “林先生,怎么样,大家相识一场,不如这事就此揭过。我在香格里拉给你摆桌酒如何!毕竟这事也与你无关,同时我也给这位老人家10万赔礼道歉!”周正毅皱眉说。

  吓!——四周众人一阵惊愕。

  这个随后进来的男人一看就气势不凡,而且身边保镖众多,原本众人还以为林风会吃亏了,不料这个男人开口却向林风道歉,向林风服软,还愿意摆酒赔钱,这太意外了。

  老人家也愣住了。没想到,对方愿意赔礼道歉不说,还愿意赔偿自己10万,这可是10万,他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山东大汉此刻心中更是惊惧,这个年轻人究竟是谁,怎么会连银行经理,眼前这个男人都这样礼让。

  但更令人惊惧的事发生了。

  林风摇头拒绝了!

  “抱歉,周先生,我说过,如果贵夫人在我拿出8万3之后,不给这位老人家下跪、磕头赔礼道歉,不管她是谁,什么身份,什么背景,我绝对不会放过她!”林风断然说。

  周正毅脸sè一青。自己已经很给林风面子了,很低声下气了,不料,林风却如此不给面子,这有点欺人太甚了。

  “林先生,难道你真的想要撕破脸么!”周正毅脸sè铁青。

  他在上海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如果自己的妻子在这被林风逼的给一个老家伙下跪、磕头赔礼道歉,那他以后还怎么见人!怎么在上海立足!

  林风却无所谓的耸耸肩。

  “周先生,这事只是我和令夫人之间的事,她必须遵守诺言。你要明白一点,不是我欺负她,是她自己所承诺的。”林风无奈的说。

  这幅无奈的表情,让周正毅大恨。对于自己妻子xìng格,周正毅自然清楚,她相当的跋扈,自视甚高,但绝不是愚蠢的人。若不是林风给其下套子,她怎么会让自己掉入这个尴尬局面。

  “可她是我妻子!”周正毅咬牙切齿说。

  “可她必须兑现诺言!”林风平淡说。

  “你这是逼我翻脸!”周正毅厉声说。

  林风无奈的瘪瘪嘴。

  “不是我逼你,是你夫人逼你!”林风叹了口气。

  周正毅脸sè数变,他此刻真的想要和林风翻脸。一直以来,他就看林风不顺眼,这个年轻人在上海完全抢了他的风头,而且此前几次碰面,双方处的都不算愉快,现在林风居然还针对上自己的夫人,这口气,周正毅是无论如何都忍不下来。

  “我们走!我看谁敢拦我!”思来想去,周正毅还是决定暂时不和林风翻脸。现在他也有麻烦,据闻国家有关部门正在针对他在香港的两家上市公司进行调查,香港zhèng fǔ也在进行调查,这个时候,周正毅并不想在多惹事端,尤其惹上林风这个不能轻易得罪的人。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惹不起,躲总躲的起吧!

  众人一阵哗然,没想到周正毅这么一个气势逼人,保镖众多的人居然带着夫人就走,这太出乎众人意料。但也更惹众人对林风身份的猜疑。虽然众人还没看出周正毅是什么人,但无疑林风比这个出门带着4名保镖的男人要更为难惹。

  “等等,周先生,你们要走可以,但尊夫人如果不给这位老人家下跪、磕头赔礼道歉的话,她走不了!”林风淡淡的说。

  周正毅脸sè一变。

  “姓林的,你不要欺人太甚!”周正毅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也不是什么能忍之人,对林风这么嚣张的言语,要是还能忍的住,就不是周正毅了。

  “我现在就带我夫人走,我看你怎么拦我!”周正毅怒喝,在保镖的开路下,拉着妻女就走。

  林风冷冷一笑,手势一打,早就来到林风身边的李锐等人,得到林风示意,立刻拦住周正毅一行人。

  “周先生,恐怕你还真的走不了!”林风冷冷的说。

  周正毅看看李锐等人,神sè一变。身边的四名保镖将周正毅和妻女护住,不过林风这边却是八人,李锐和周波护在林风身前,其余六名却截住周正毅的去路。

  四周围观众人目睹这个场面,是大感惊愕。这这似乎和香港电影里的场面一样,只是没想到却亲自发生在他们面前。

  这两个男人究竟是谁?——众人心中暗自猜测。

  “姓林的,你究竟想干嘛!难道你真的要为了一个不相干的老人,和我撕破脸!”周正毅被林风气的大叫。

  林风摇头。

  “周先生,非是我和你作对,而是做人必须守信。尊夫人如此,我也是如此!”林风冷声说。

  林风对于刚才周正毅夫人那行为,是相当的厌恶,这种人,是需要给其教训的。不然人心不古,世风rì下,就算中国腾飞了,进入发达国家行列,但礼崩乐坏,这也不是一个适宜居住的国家。而林风又有能力,自然希望能去纠正这股不正之风。

  至于这个跋扈的贵妇人是上海首富周正毅的老婆,这点出乎林风的意料。但无所谓,在林风决定给其教训时,就不会在乎她的身份是什么!

  周正毅一脸铁青,有心想翻脸,但翻脸后怎么办,周正毅还没想好。但不翻脸,耗在这,更不好看。他周正毅好歹也是上海有头有脸的人物,万一在这被人认出来,那更是难堪。但要他老婆亲自给人那个老家伙下跪、磕头赔礼道歉,这更是周正毅绝对不允许的。

  妈的,这个该死的林风,怎么会出现在这!——周正毅心中暗骂。

  “老公!”跋扈贵妇人也感觉到事情的严重xìng来,自己老公来了,都救不了自己,那事情可就真的麻烦大了。

  “一口价,50万!我赔偿这老人50万,这事就算揭过!”周正毅突然说。

  吓!四周围观众人吓了一跳,50万,周正毅打算出50万来摆平这事,这实在太吓人了。

  老人家也吓了一跳。没想到居然有人出50万给自己。

  “老人家,这件事我赔偿你50万,就当我夫人刚才对你的无礼了!”周正毅也是人jīng,自然看出这件事的关键之处在于这个老人,如果老人肯放手,林风再想要强来,那就是林风不对了。到时,周正毅在道德上就站住脚了,那时再闹大,他就不怕了。

  不料,老人家虽然穷,但却不糊涂。知道这件事上,自己是关键,如果自己放弃了,林风可就尴尬了。因此,也不同意,也不反对,在犹豫一会之后,将这件事交给林风处理。

  “这件事,我相信这位年轻人,他说怎么好,就怎么好!”老人家选择相信林风。

  毕竟刚才那个女人硬要自己赔偿,自己又是下跪,又是磕头,对方却不依不饶,还扬言要自己去坐牢,若不是林风,恐怕自己弄不好要在牢房里过年了,或许再也见不到自己的老婆子了。

  周正毅眉头一皱,没想到这个老头子那么狡猾。这件事兜来兜去,最终还是兜到林风身上。

  “林先生,开个价吧!”周正毅掏出支票簿。

  林风一笑。

  “周先生,你似乎忘记一点,我不缺钱!”林风摊手说。

  周正毅眉头紧锁。

  “你究竟想怎么样?”周正毅隐含怒气说。

  “很简单,刚才这位老人给尊夫人又是下跪,又是磕头,为的是他挂坏了令千金那件LV的短款貂皮大衣,现在我代这老人家赔偿了,我只希望尊夫人能像刚才老人家那样,给其下跪、赔礼道歉!”林风说。

  “不可能!他什么东西,我夫人什么身份!”周正毅怒喝。

  哗然!四周众人一阵哗然。这话就说的太伤人了,大家不都是人,凭什么人家70多岁的老人就要赔礼道歉,你就不用。

  “姓林的,如果你还要纠缠下去,那就不怪我不给你面子了。”周正毅大喝。

  (未完待续)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节http://www.8dkan.com/zhongshengzhiyaonierenshe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那么大条白素贞豪门盛宠:神秘老公晚上见重生之公主有毒妃我绝代:拐个魔王当夫君乡村透视小神农暗夜囚欢:总裁老公,超任性!外星科技狂潮法爷的英雄联盟重生好莱坞名媛我终是他的人间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