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重生之妖孽人生

第二卷 游戏帝国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穷人也有骨气

重生之妖孽人生 | 作者:黄金战士 | 更新时间:2018-01-13 07:21:4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校园护花高手洪荒祖龙青春从遇见他开始异能小神农神秘男神,求休战!校花之古武高手极品透视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三国重生马孟起网游之奴役众神
  冷处理!

  谁也没有料到“微软”和“英特尔”会对林风提出的“游戏娱乐专用电脑和系统”不闻不问,仿佛这件事不存在一般。这让外界各大媒体一阵诧异。要知道,林风这可是触及到“微软”和“英特尔”的核心利益,原本在众人看来,“微软”和“英特尔”肯定会发表一下声明,或者推出一些什么东西来应对一下。

  到时,以林风的xìng格恐怕又将是一场商业大战,最近三年风头最劲的IT公司“第二世界”和两个超级IT帝国之间的战争,这无疑将会成为2004年最劲爆的新闻。众多媒体早就摩拳擦掌,准备大展拳脚,来个通篇报道。

  不料,“微软”和“英特尔”却没有丝毫动静,任由“第二世界”这边将“游戏娱乐专用电脑”和“游戏娱乐系统”(专用)炒的火热,这实在太不合常理了。

  怪哉!怪哉!——众多媒体一番空欢喜,对此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众多媒体感到奇怪,林风也感到奇怪。就这次推出“游戏娱乐专用电脑”和“游戏娱乐系统”(专用),林风已经做好“微软”和“英特尔”联合出击的心理准备了,不料,两大巨头却纹丝不动,这着实奇怪。

  如此反常行为,其中必定有诈!——林风心中暗自猜想。不过目前林风也猜不透这两家巨头究竟想怎么样,对于这两家巨头公司的心思,林风自问猜不透。如果能够猜透,那“微软”就不是“微软”,“英特尔”也不会是“英特尔”了。

  “吴总,不用管这两家公司的动静了,我们按照我们既定的计划执行。反正该来的总会来的,现在没有压力岂不更好!”林风笑说。

  吴兆浦点点头。两家巨头公司没有动静那自然再好不过,不然初期就面临巨大压力,对于这套还非常稚嫩的“游戏娱乐专用电脑和系统”并不好。但是,吴兆浦心中总是隐隐担忧,有点心惊肉跳的,总感觉似乎有什么yīn谋正在向“第二世界”扑来。

  “对了,老板,你真的要收购那些‘报废’电脑,然后卖给那些贫困国家?”吴兆浦对于林风这个转卖“二手”电脑的主意,真的不敢恭维。这其中冒的风险太大,投资也太大,但回报率并不高。吴兆浦是怎么也想不通,林风为啥要弄出这样一个计划。不过这个计划,是由林风自己的“远东贸易公司”负责,旁人也无法多说什么。吴兆浦只是尽一个朋友的本分规劝林风,希望林风能够三思而后行。

  林风一笑。

  “吴总,这件事我心中自有分寸。放心,这一定会是一个非常划算的生意!”林风拍拍吴兆浦的肩膀,下班。

  林风走出公司,看看手表,才下午3点。当然,现在并不是正常下班时间,不过林风身为公司总裁,所谓上班时间本就非常zì yóu。当然,在“第二世界”上班zì yóu的并不只林风一人,除了公司那些清洁人员,保安,以及一些必须在岗(如在线gm,客服人员)人员之外,可以说,“第二世界”所有员工上班时间都非常zì yóu。

  在这里,林风给予大家的就是zì yóu。只要你能完成任务,一切绝对zì yóu!

  “李锐,詹其雄找到没有?”林风坐在车上,示意李锐不忙发车。关于詹其雄的事,林风一直记挂在心头,只是这么多天秘密搜求,却一直没有詹其雄的消息。林风通过自己在韩rì的关系,也打探过,也没有关于两国海jǐng是否抓到一名落水者的消息。当然,也有可能詹其雄已经被某一国海jǐng抓住,不过为调查这间事情始末,而被秘密关押起来的可能。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麻烦了。

  李锐摇摇头。他们已经尽力了,但却没有任何消息。

  “老板,放心,詹其雄明白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而且他跑船那么多年,为人极为圆滑,我相信他就算真的被抓住,也会懂得如何处理。”李锐宽慰林风说。

  林风点头。

  “李锐,不管怎样,先照顾好詹其雄家人。如果得到詹其雄的消息,万一被抓了,不管怎样,我们都要将其营救出来。如果‘狼牙’的不方便,就找外面的雇佣军!钱不是问题,重要的是人!”林风斩钉截铁说。

  李锐重重点头。对于林风如此善待詹其雄,李锐真的很感激。毕竟,詹其雄只是一个普通的“狼牙”员工,这件事上虽然是为了林风,但这却是为公司效力。依照公司规定,一旦出事,决不能吐露公司半点信息。公司会为其照顾家人,料理后事。可以说,林风并不用为其承担任何责任。但是林风却不惜动用雇佣军都要救人,仅这份心意就让李锐他们感动。

  “老板,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我们会依照公司规矩办的。不然牵扯到你,事情就麻烦了!”李锐说。

  “李锐,我虽然是个商人,但也是一个男人,也是一个中国人。这件事上,我责无旁贷!”林风拍拍李锐的肩膀下车。

  “老板,你去哪?”李锐一惊。

  “呵呵,我随便走走。你们就不用跟我来了。整天身边一群人,有时我真的感觉自己和动物园里的猩猩一样,今天天气不错,就让我在外面走走好了。”林风笑说。

  “可是”李锐如何放心林风独自离开,这要万一出了什么事,他们如何承担的起这个责任。

  林风摆摆手,示意李锐等人不用下来。

  “李锐,难道你们忘了我练了‘升龙决’的么!加上这段时间也在和你们切磋,等闲人根本就不是我对手。放心,我没事的!”林风摆了摆散打架势,笑说。

  李锐等人无奈摇摇头。林风说的固然没错,以林风现在的身手,普通人根本就不是其对手。除非碰见那些古武高手,否则真不会吃亏。但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林风又不是在枪林弹雨中长大,一个疏忽,弄不好就可能吃大亏。

  “好了,你们不用跟过来。我又不是刘德华,张学友,不会那么有名的。在上海街头,不会人人都认识我的。何况,如果有事,我一定会给你们电话!”林风摆摆手制止了李锐等人的跟随。

  望着林风远去,李锐等人一阵无奈。

  “李哥,现在怎么办?”周波皱眉问。让林风这样离开,他们肯定不放心。

  “还能怎么办,跟着呗!”李锐无奈说。

  “可是老板不是不让我们跟着么?”周波问。

  “我们自然不能跟着,不过不代表其他人不能跟着。我们只要保证能在3分钟之内赶到老板身边就行。”李锐冲周波做了个笨蛋的手势。

  在李锐和周波等人讨论之间,林风已经通过秘密通道离开了公司。不过现在才下午3点,林风着实不知去做什么好,虽然想散步,但也要有个目标才行。算了,就随意走走吧!反正“第二世界”的总部大楼在上海闹市区,就去逛逛街好了。反正好久没逛街了!

  林风看看身后,数百米之内,一个熟人都没有,伸伸懒腰,放心的挤入远处人群,漫步在上海繁华的街道上。看着四熙熙嚷嚷的人群,听着杂七杂八的声音,林风原本是非常讨厌这些喧哗的声音的,不过此刻却感到莫名的亲切感。自从成立公司,出名之后,林风很少再有这样惬意的漫步在街头的时候了。

  这种随意的感觉,真的很令人怀念,成名之后的麻烦,林风此刻才深深体会到。原来做一个普通人有时真的很不错。可以随意逛街,吃饭,想干嘛就干嘛,不用顾虑太多。但成名之后,林风已经够张扬,够肆无忌惮了,但顾虑的东西却依然很多很多,多到常常要去违背林风自己的意愿行事。

  不过不知是否是人勤奋惯了,还是思维上已经习惯在无聊的时候考虑事情了。走在大街上,不知不觉的林风就思考起事情来。其实,最近随着年关将近,事情也很多。像今天这样,能够无所事事的在大街上漫步,真的很少。

  今年2004年,chūn节非常早,元月21rì就是除夕了。到除夕了,按照以往惯例,林风会飞到自己旗下各大公司发表新年致词,然后亲自给员工发年终奖。这在以前,本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不过到现在,这就是一个相当累人的事。林风旗下的公司太多了,一家一家去发表新年致词,发放年终奖,林风就必须拿出2整天的时间,要跑十几个公司,行程上万里。

  本来,艾比-科恩建议林风主管几个核心公司便行,其他公司就让总裁或者副总裁代表林风去致词。不过却被林风否定。本来自己旗下其他公司,自己去的时间就非常少,如果新年都不去,那些员工对自己这个董事长的概念就更少了。这样不利于自己掌控公司。所以,这个新年致词林风必须去,年终奖也必须是林风亲自发放。

  除开这之外,林风还要在新年期间去出席《倚天屠龙记之魔教教主续集》的首映仪式。目前《倚天屠龙记之魔教教主续集》已经杀青,正在后期的特技处理当中,预定,正月初三便能全国上映。到时,林风作为投资方,又是这部电影的爱好者,自然要出席开幕式。

  想到《倚天屠龙记之魔教教主续集》即将上映,林风心中就一阵兴奋。这部电影,林风可是期待好久了,现在终于要上映了。而且现在有2D和3D两种,林风真的非常期待《倚天屠龙记之魔教教主续集》3D版会是一副什么样的画面。

  而除开这两件大事外,新年前,也还有一件重头大戏,那就是——“第二世界玩家年会”。原本今年的玩家年会应该是2003年12越30rì举行,那天正好是腊八节,“第二世界玩家年会”一直以来都是在腊八节这天举行。不过不凑巧,那天林风刚好在海上度假,在征求各方意见之后,吴兆浦等人决定将“第二世界玩家年会”推迟到元月17rì(星期六)举行。

  林风看看表,今天是元月7rì,星期三,也就是下星期六。这之前,林风要准备的东西可不少,邀请一些重量级的嘉宾,还有当天的致词等等,可以说,林风真的很忙很忙。

  在这之间,林风还要去韩国探班。李智友去拍《浪漫满屋》已经一个月了,林风由于刚巧在度假,一直没去,现在再不去,那可真不像话了。

  想想这些,林风就觉头疼。自己的事情太多。太多了,一件赶一件,但如果不去,可以么?显然不行!对此,林风只能感叹一声,有钱未必就真的幸福!

  不过现在事已至此,林风已经没有退路,只能一直朝前走!

  对了,不知卫星事情处理的如何了?——林风猛的拍下脑门。自从和马尔代夫zhèng fǔ签订通过他们购买两颗卫星(其中一颗为军事卫星)之后,林风便将这件事一分为二,商业卫星的事宜交由“百度门户”的李彦宏负责,军事卫星则由王猛负责。对于这俩人,林风一直非常信任,因此也就没多问,也不知这事处理的如何了。

  想到此,林风就准备给李彦宏打电话,不过转念一想,自己难得偷得浮生半rì闲,现在就不去理这事了,一切明天再说。今天先放松放松。现在逛逛街,然后晚上去韩国探班,在韩国过个夜,明天早上飞回来再去找李彦宏好了。

  林风想了想,觉得自己这个主意不错。反正自己有专机了,飞往韩国去探班实在再容易不过,李智友看见自己一定会非常开心。然后在那过一夜,明天早上飞回来,这个计划非常完美!

  不过要去探班,自然不能空手去。李智友非常吃上海的小吃——排骨年糕,正好自己借这个献献殷勤,免得李智友说自己偏偏挑她工作时度假。女人嘛,都是需要哄的。偶尔来点小浪漫,小惊喜,女人就再欢喜不过了!一切怨言,都在这些小浪漫,小惊喜当中烟消云散!

  想到就去做!林风挤入人群,像排骨年糕最有名的一家店走去。

  “老板还真是哪儿人多,往哪儿走!”远远的车上,周波看见林风挤入水泄不通的人流之中,一阵无语。就算要散步,也该找个人比较少的地方吧。自己老板可倒好,偏偏哪儿人多往哪儿走,这不是给他们制造困难么!

  李锐也是无奈。对于他们老板的这种行为,是无法用常人去理解的。当然,无奈归无奈,抱怨归抱怨,安全却是必须保障的。李锐发出一个信号之后,林风身后数十米远的几个或是上班白领打扮,或是街头cháo人打扮,或是普通路人打扮的几人紧跟着林风挤进更加拥挤的人群。

  林风此刻奋力挤在拥挤的人群当中,浑然不知身后紧跟着林风的几名暗中保护人员一脸苦相,他们可是首次在这么复杂的环境当中保护目标人物,这要真出事了,他们很难保障林风安全。

  对于众人心中的抱怨,林风如果知道一定喊冤。林风本来是散步的,只是由于大脑思考问题时,人就会做出下意识的行为,自然而然的跟着人流走,也因此就走到人群如此拥挤的地方来了。

  奇怪了,今天这条街怎么人那么多?——林风也是奇怪。原本这条小吃街,虽然人多,但也没有今天这么多,这人挤的,都赶得上国庆50周年时的盛况了。

  好在林风练了“升龙决”,虽然不像王猛那样可以外放,但气运全身,还是多少能够提升一点身体素质的,勉强的林风总算挤开人群,缓步前进。

  闷!看看人群,这离那个卖——排骨年糕的小吃店,只有不到百米,但看这架势,恐怕没有十来分钟,是走不到的。算了,慢慢挤吧!——林风虽然焦急,但也只能慢慢挤。

  (林风有个不太好的习惯,那就是一旦决定去做的事,就雷厉风行,半点耽搁不得。否则,就会坐立难安,非要将这件事完成不可。当然,在这么多年的商海锤炼下,林风也总算慢慢学会控制情绪,但有时遇见一些事,特别是急于想见某些人时,这种情绪还是难免暴露出来。)挤!挤饺子!——林风拼命的往前挤,在埋怨上海人口如此多的时候,也算是过足了市井小民的瘾。恐怕最近一段时间,林风是绝对不会再抱怨成为富豪后没有zì yóu的rì子了。相对而言,每天挤在这样的人群里,林风还是宁愿过以前那种受约束但却舒服的rì子。

  咦!林风又走了几步,听见前面传来一阵争吵声。

  怎么回事?——林风又走了几步,总算看清前面发生了什么事。

  前面不远处,一个空场地,场地中间有两个女人和一个老人。一对看上去像是母女,正趾高气扬的冲那个老人呵斥什么,至于那个被呵斥的老人一脸苦相,不停的在哀求什么。

  怎么回事?——林风一边好奇的往前面挤,一边竖耳听着身边的人诉说着这件事情的经过。

  本来吧,林风是没有多少好奇心的。不过呢,现在林风在这条街上,挤都挤不动,想要过去,挤不动,想要退回去,那更是妄想,因此也只能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打发一下时间。当然,看见两个女人呵斥一个老人,本身就容易引起人的激愤。毕竟人都是有父母的,林风也有父母,自然会对其有几分同情。

  一番细听之下,林风终于明白事情经过。原来,这老人是个踏三轮车的,给林风要买的那家——排骨年糕小吃店送货,出来时,不小心把这个看上去像是女儿的一件极为昂贵的貂皮大衣给挂了一下,因此,这对母女便不依不饶了,不准老人走,非要其赔偿那件貂皮大衣钱。但都已经70多岁的人了,还在踏三轮车,其家境可想而知。像这种奢侈品貂皮大衣如何赔的起。结果,老人苦苦哀求,但俩个女人就是不放其走,也就在这闹市区闹了起来。

  林风无奈摇头。这种事,听起来真的很令人心酸。但却不好说,毕竟是这老人家把这对母女的貂皮大衣给挂了,的确他应该赔偿。但是他赔不起!这事情就真的不好说了。

  “老家伙,你今天要不赔钱,我就让人把你给关起来。你什么时候把钱赔了,你就什么时候能走!”那个母亲此刻尖着声音大叫,整个闹市区都听得见。

  老人家闻言,人一抖。现在都要过年了,如果被关起来,那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啊。那不是要在牢房里过年了么!何况他都这么大年纪了,这要进去了,还能出来么!何况,家里也还需要他照顾

  想到此,老人家全身抖个不停,但看那母女的架势,今天自己不赔偿,是绝对不能走的了。想了想,老人家咬咬牙,一脸心疼的将三轮车锁的钥匙,颤颤巍巍的递到那个母亲面前,饱含泪水。

  “这位大姐,我我真的没钱赔啊!要不要不您把我这吃饭的家伙拿去好么?我看怎么也能换个百来元,应应该够了!您就让我走吧!我家里老婆还病卧在床,需要我照顾,您就行行好好么!”老人家老泪纵横。

  这辆三轮车可是他吃饭的家伙,是他和他老伴一家维系生命的工具,没有了它,他都不知他和他老伴怎么生活。但现在是他挂坏了人家的东西,他就必须赔偿。而他身无长物,也就只有这辆三轮车还能值点钱。

  四周的人自然也看出老人家对这辆三轮车的感情,闻言也是一阵感触。70多岁的人,喊一个最多不过50的女人大姐,这是TM什么社会啊!——但看看跋扈女人的样子,众人明智的选择闭口,免得引祸上身。

  “什么!”不料,那个一脸跋扈的母亲却一把将老人家递过来的三轮车钥匙给打飞,尖声大叫,“你个老东西,你这破三轮车能陪的起我女儿这身貂皮大衣么!你也不撒泡尿照照!”

  女人的话让四周的人一阵皱眉,这话说的太难听了。的确,老人家挂坏你女儿貂皮大衣不对,但对方怎么说也是长辈,都快过年了,你多少要积点口德。

  “钥匙,钥匙!”老人家却不及理会女人的谩骂,反而低头去找钥匙。这可是他的命根子,丢了可就没了。

  总算,在四周好心人的帮助下,三轮车车钥匙总算找到。

  “大大姐,那您想怎么着啊?”老人家此刻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了,自己最宝贵的家当,人家根本不要,他不知还能用什么来赔偿。

  “我想怎么着!很简单,赔偿我女儿这件貂皮大衣,否则你别想走!总之,要不赔钱,要不坐牢!”跋扈女人冷冷说。

  “可可可我家里老婆子真的要人照顾,不然我真的就去坐牢又何尝不可!”老人家一听,泪水就不断流下,但心急之下,也没工夫去擦眼泪,只是一个劲的向跋扈女人求饶。

  不过,跋扈女人却理也不理。

  “大大姐,我给您磕头了,给您磕头了,就求您高抬贵手,放过我吧!我看您也不像是穷人,必定是大富大贵之人,您也不在乎这点钱,您就当大过年行善积德,做点好事,我老头儿一定给您烧香,为您祈祷了!”老人家突然“扑通”跪了下来,冲跋扈女人直磕头。

  哗然!——这下,现场一片惊讶之声。

  70多岁的老人,当街冲一个50岁左右的女人磕头,这可真是折寿了!

  众人顿时一片指责之声,斥责跋扈女人的不是。不过,这跋扈女人却似乎深谙那种横眉冷对千夫指的jīng神,无论旁人如何指责,她自岿然不动。

  “大姐,我给您磕头了,您就高抬贵手,放过我吧!”老人家不停磕头。

  旁人议论之声更大。

  “妈,我们走吧!”女儿皱眉看着不断磕头的老人家,看看四周众人眼神,有点受不住,想要拉着母亲离开。

  “我说女儿,你太傻了。像这种人我见多了,碰见什么事了就装孙子磕头,其实内心不知怎么骂我们呢,这种人你就甭理他!总之,是他挂坏你的衣服,就该他赔钱。”跋扈母亲冷哼。

  听闻这话,四周路人再也忍受不住。

  “我说这位大姐,你怎么做人呢!这位老人家今年少说都70多了,他给你磕头,你受的起么!”一位看上去仿佛是山东大汉的汉子看不过眼,打抱不平。

  “哼,怎么,碍着你什么事了。是不是你帮他赔钱。如果你帮他赔,这头我给他磕回去!”跋扈女人眉头一挑,怒声说。

  “我X娘的,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女人。说吧,多少钱,我今个还真就替这个老人赔了,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给老人家磕头的!”山东大汉大喝一声。

  四周众人一阵喝彩。甚至不少人为这山东汉子的义举拍掌叫好。自古山东出好汉,打虎英雄武松就是山东了,没想到,今天众人亲眼见到了一个仗义勇为的山东汉子!

  哥们,够汉子!——众人夸耀一声。

  跋扈女人也是一呆,没想到真的还有人替老人家赔钱。不过却也不惊,反而转眼上下打量一番这穿着一身休闲服的山东大汉,冷哼一声。

  “赔,就你那穷酸相,也赔的起?”跋扈女人耻笑说。

  这声耻笑,让山东大汉格外愤怒。

  “怎么,有钱就了不起了,别狗眼看人低。今天这债我还就抗了。”山东大汉怒目而视。

  男人最怕被人看不起,尤其是被女人,而且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女人看不起。山东大汉,虽然心知这间貂皮大衣价值不菲,但现在他也别无选择,只能硬撑到底,抗了!

  妈的,大不了今年白打工了,但这个脸不能丢。我们穷人也有穷人的骨气!——山东大汉心中暗自鼓气。

  跋扈女人讥笑一声。

  “看你这身装束,身上是阿迪达斯的一套运动服,脚下是一双耐克的鞋子。我就不说你这一身冒牌山寨货了,就算它全部都是真的,加起来不过千元,哈,居然想打肿脸充胖子,可笑!”跋扈女人讥讽说。

  这番话,让山东大汉一阵尴尬。的确,他这身阿迪达斯和耐克还真就是山寨货。不过,他不过是个打工的,卖力气活的,难道还真的让他去穿真品阿迪达斯的衣服和耐克的鞋子去搬货么!——他没那个钱去糟践,如果有,他也不会去当一个苦哈哈了。

  不过,面子是自己挣的。虽然自己穿的是山寨货,但不可被人瞧不起。

  “我说你管我穿什么衣服,总之,老人家的债我抗了,你说个数吧,多少我都认了!”山东大汉冷哼!

  众人齐齐望向跋扈女人,他们也非常想要知道她女儿身上这件粉sè短款貂皮大衣究竟多少钱。而且他们更想知道,山东大汉是否真的能够赔偿,让这个跋扈的女人亲自给老人家道歉。

  至于在地上磕头的老人家,此刻也一脸茫然的望着女人。他此刻心情极为复杂,他既希望这山东大汉能够帮助他解决这个危机,让他能够回家照顾老婆子,但又怕这件衣服太贵,让山东大汉吃亏,而且也怕这个女人借机敲诈,让这个山东大汉吃亏。

  至于在地上磕头的老人家,此刻也一脸茫然的望着女人。他此刻心情极为复杂,他既希望这山东大汉能够帮助他解决这个危机,让他能够回家照顾老婆子,但又怕这件衣服太贵,让山东大汉吃亏,而且也怕这个女人借机敲诈,让这个山东大汉吃亏。

  总之,老人家心情格外复杂!

  (未完待续)

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节http://www.8dkan.com/zhongshengzhiyaonierenshe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位面之召唤大军斗破之远方的团扇时光煮雨,我在等你思念是一种病青玄道主美漫世界霸王轨迹直播之盗墓大师来自仙门的败类扛上八大太子玄天魔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