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影帝蜜妻:黑化影后煞竹马

第三十七章 大结局(多章合一)

影帝蜜妻:黑化影后煞竹马 | 作者:凌诺诺 | 更新时间:2018-02-14 09:18:3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洪荒祖龙青春从遇见他开始异能小神农神秘男神,求休战!校花之古武高手绝世邪神之纵横异界极品透视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三国重生马孟起网游之奴役众神
  宋一念睨了眼手机屏幕,眸中闪过丝丝满意。

  很好,全都挡住了。

  顾倾城可爱的样子,让他一个人看就好了,网上的那些照片是因为很多人已经看到了,他就算不满也没有办法删除别人的记忆,所以才会在动态发一遍,留着慢慢看。

  至于让顾倾城发自拍的照片什么的……

  怎么可能!

  那方,顾倾城不满地鼓了鼓腮帮子,瞪了宋一念一眼。

  虽然是瞪,但是因着面上有些微红,桃花眸中又含着水汽,与其说是瞪,宋一念觉得,更像是勾引。

  总之,他就是被勾引到了。

  结果便是,宋一念压着顾倾城就是一记深吻,直亲的顾倾城没了脾气。

  不过显然,顾倾城还没有忘记自拍的事情。

  见状,宋一念敛了敛眸,抽走了她的手机,道:“我来照。”

  顾倾城怔了怔,歪着头,看着宋一念的目光有些怀疑。

  她可不觉得,宋一念会好好照相,就像刚才……

  然,看着宋一念一脸专注的样子,顾倾城渐渐放下心来。

  想来宋一念也不会故意把她照的难看才对。

  而后,顾倾城便把这件事情抛在了脑后。

  直到几个小时之后,顾倾城想起来这件事情,拿手机登了v博,还没等她有什么动作,手机便响起了v博的提示音。

  这是有她关注的人艾特她时才会有的提示音。

  顾倾城关注的人不多,除了宋一念和程萌萌,便只有任绛莹,佟香凝等人,而宋一念关注的人就更少了。

  只有顾倾城。

  甚至连白崎都没有。

  顾倾城被提示音弄得一怔,眨了眨眼,有些懵怔。

  任绛莹v:“为什么没有正脸!@顾倾城v。”

  佟香凝v:“为什么没有正脸!@顾倾城v。”

  “……”

  一念倾城cp后援会:“为什么没有正脸!@顾倾城v。”

  一念倾城cp后援会·蒹葭:“为什么没有正脸!@顾倾城v。”

  “……”

  一串队形,全是在宋一念最新动态下面问为什么没有正脸的。

  顾倾城点开宋一念的最新动态,哭笑不得。

  宋一念的拍照技术很好,和那些传说中男朋友眼中的女票不一样,不仅没有把顾倾城照矮照胖,甚至单从背影,就照出来了仙气。

  没错,就是背影。

  没有一张正面照,全都是背影,唯一一张侧面照还把脸挡住了。

  用了一个特别可爱的粉紫色心形贴纸……

  下方清一色评论,“为什么没有正面”,然后艾特顾倾城。

  顾倾城挑了挑眉,桃花眸盈满了笑意,看着宋一念不语。

  那方,宋一念完全没有一丝不自在的样子,端着一张清冷禁欲的脸,偏偏却眨巴着眼睛,颇有几分卖萌的嫌疑。

  顾倾城不得不承认,她被萌到了!

  只不过,表面上,顾倾城还是得表现出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毕竟,不是都说男人不能惯着么。

  “装乖也没用,”顾倾城板着脸,一手举着手机,在宋一念面前晃着,“正面照呢?”

  顾倾城以为自己是一脸正经的样子,殊不知,勾人的桃花眸中满满当当的都是笑意,微挑的眼尾像小钩子一样,撩人得很。

  再配上一副强装冷淡的样子,莫名像傲娇的小奶猫,明明坐在地上想要亲亲要抱抱,却非要表现出一脸高冷的样子,其实诱人得紧。

  宋一念有些手痒,控制不住地想要撩拨一下某只高傲的顾小奶猫。

  “正面照不太适合给别人看。”宋一念伸手,轻轻一拉,便把顾倾城抱了个满怀。

  那方,顾倾城瞪圆了桃花眸,加上微挑的眼尾,还真有几分猫眼的感觉。

  “什么叫不适合!”顾倾城不满地抱怨着,“果然,依儿说的没错,男人都是善变的,十分钟前还一直叫人家小宝贝,十分钟后就翻脸不认……唔……”

  剩下的话,尽数被宋一念吞入腹中。

  顾倾城挣扎了两下,而后就乖乖地配合着,任由宋一念亲吻。

  至于刚刚那些话……

  自然,是逗宋一念玩的。

  宋一念为什么不照正面照,顾倾城又怎么会不清楚呢?

  这个别扭的家伙,既想宣示主权,让别人知道自己是他的,另一方面,又不想别人看到她平时的样子。

  怎么这么可爱呢?

  待顾倾城快不能呼吸的时候,宋一念才放开她,

  “你刚刚的意思,是喜欢我叫你小宝贝?”宋一念说着,舔了舔顾倾城莹亮的樱唇,深邃的桃花眸带着不明深意,“是么?”

  “咳咳,”顾倾城干咳了两声,眼睛滴溜溜地转着,哪里都看,就是不敢看宋一念,莫名有点虚,“那个,刚刚是胡诌的……”

  她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啊……

  “没关系,”宋一念勾了勾唇,压低了声音,凑到顾倾城耳边,本身就沙哑性感的声音越发撩人,“小宝贝不喜欢,也可以叫别的,像小仙女,小可爱,小甜心,小……”

  “我错了,”顾倾城举手求饶,面上满是讨好的笑容,脸颊上一片红晕,眸光忽闪,似乎是害羞极了的样子,“那么叫太害羞了……”

  “怎么会?”宋一念勾唇,含住了顾倾城的耳垂,呼吸炙热,声线喑哑,“小宝贝,小宝贝……”

  顾倾城红透了脸,欲哭无泪。

  她好像一不小心,摁到了宋一念某个奇怪的开关啊……

  ……

  宋一念发的一组顾倾城的背影甚至还上了v博热搜,被网友戏称为“没有脸的写真集”。

  主要是因为宋一念的技术好,把顾倾城整体的美感都表现出来了,却偏偏没有正脸。

  对此,网友表示,想到宋影帝的醋坛子说翻就翻,他们也可以理解了。

  只是,看着网友不断追问“什么时候结婚”的留言,顾倾城无意识地拧了拧眉,连自己都没有发现。

  结婚……

  原本,顾倾城也并不急,毕竟,她和宋一念其实跟结婚也没什么差别了。

  现在两个人住在一起,形影不离,顾倾城也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似乎,和结婚的区别,只是一张证。

  但是,或许是因为女孩子都对那张证有着莫名的憧憬吧。

  归根结底一句话。

  顾倾城想结婚了!

  只是,宋一念不提,顾倾城便从来没有过问过。

  对此,米依儿甚至还悄悄问过她,为什么还不结婚。

  这方,宋一念正在沐浴间,水声潺潺,顾倾城拿着手机,撇了撇嘴,也不担心宋一念会听到。

  “我也想结啊……”顾倾城说着,忽然想起了什么,从床上坐起身,问道:“依儿,你们是不是快结婚了?”

  顾倾城记得,安然早就和米依儿求婚了,婚期就定在过年前几天的"qing ren"节。

  那边,米依儿应了声,而后“嘿嘿”的笑了两声。

  顾倾城嘴角抽了抽,莫名觉得米依儿笑得有些猥琐。

  不过,听起来就很甜啊……

  思及此,顾倾城撇了撇嘴,轻哼了一声,“讨厌秀恩爱的人!”

  那方,米依儿“啧啧”了两声,而后道:“秀恩爱都秀到v博的人,还好意思说这种话?”

  “没办法,”顾倾城语气带着无辜,“谁让我是艺人呢。”

  两人又扯了几句,顾倾城听到沐浴间水声停止了,急忙对米依儿道:“先不跟你说了,挂了。”

  未等米依儿回话,顾倾城便挂断了电话,一脸乖巧地看着从沐浴间出来的宋一念。

  宋一念身上带着沐浴后独有的水汽,以及浅浅的冷冽薄荷香,脸色有些微红,许是因为热气蒸腾的原因,头发并未擦干,似乎承受不住水滴的重量一般,几滴水珠顺着发丝滴落。

  莫名,顾倾城有些口干舌燥。

  只能说,男色惑人啊!

  “没打电话?”宋一念挑了挑眉,走到床边,捏了捏顾倾城的鼻子。

  “打了,”顾倾城老老实实地承认着,而后,又一脸乖巧的晃了晃手机,“不过我已经挂了。”

  闻言,宋一念眸光暗了暗。

  他也知道,自己有些霸道得过了头,甚至于自己在顾倾城面前时,不希望她看到任何其他的东西。

  只是,他控制不住。

  宋一念抬手,轻轻覆上顾倾城的双眼,动作温柔得不可思议。

  他想,让这双眼睛里只有他。

  可是,他又害怕,怕顾倾城会讨厌他这样。

  似是察觉到了宋一念心中所想,顾倾城眨了眨眼,纤长睫羽扫过宋一念的手心,带来一阵痒痒的感觉。

  “一念,”顾倾城并没有挪开眼睛上的大手,反而是抬手,搂住了宋一念的腰肢,“你放心,我会比你还霸道的。”

  与其说顾倾城害怕,倒不如说,她很享受。

  享受着宋一念的独占欲。

  或许,在很多人看来,这种近乎禁锢一般的占有欲会让人心生恐惧,想要逃离,但是顾倾城不会。

  她很喜欢。

  与其说是宋一念禁锢住了她,倒不如说,是顾倾城束缚住了宋一念。

  宋一念霸占着她的双眼,而顾倾城,则是霸占着宋一念整颗心。

  只要顾倾城不在他眼前,宋一念便会心心念念着,顾倾城又想起了谁?她又看到了谁?她的注意力,又落在了谁身上?

  越想,越烦躁不安。

  而这种烦躁不安,只有见到顾倾城的一瞬间,才会消失,才会安心。

  就好像病入膏肓的人,只有顾倾城是他的救赎。

  而此时,宋一念正紧紧地抱着他的救赎,不愿放手。

  绝对不会放手,放手了,他会摔得粉身碎骨。

  ……

  另一边。

  安家。

  被挂断了电话的米依儿不住地翻着白眼。

  她发现,顾倾城越来越听宋一念的话了!

  奴性!

  身边,犹如失宠的贵妃一般的安然也撇了撇嘴。

  他真是越来越没地位了!

  “安然,”米依儿转过头,完全忽视了安然怨妇一般的小眼神,“宋一念让人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

  安然脸色一变,顿时变得有些难看,却还是冷哼一声,点了点头。

  宋一念那个家伙,求婚就求婚,自己舍不得离开顾倾城身边,就来奴役他们!

  那方,米依儿一眼就看出了安然心中所想,不由凉凉地瞥了他一眼,道:“人家只是让你弄一场人工降雪,整得像是让你去挖煤的表情,再说,除了这个,剩下的还不都是他一手包办的。”

  而后,不知想到了什么,米依儿面露嫌弃,斜眼睨着安然,道:“看人家多浪漫,哪像你,随随便便的,不行不行,我要反悔!我……”

  听到这,安然一惊,也顾不得当什么“深闺怨妇”了,连忙凑上前,陪着笑讨好她,“依儿宝贝,我错了,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吧……”

  好不容易才追到手的媳妇,眼见就要开始“夫妻双双把家还”的生活了,他可不想再过那种孤家寡人的日子了。

  那方,米依儿翻了个白眼,对安然的“变脸”神技能不予理会。

  ……

  深夜。

  顾倾城照例睡在宋一念怀里,双手无意识地攥着宋一念胸前的衣襟,睡得香甜,而宋一念则是一手扣在顾倾城腰间,另一只手被顾倾城当成了枕头,枕在脑袋下面。

  一切,似乎毫无异样。

  忽地,宋一念睫羽轻颤,而后,缓缓睁开双眼。

  漆黑的眸子在深夜中泛着幽深暗沉的光,许是因为还不适应黑暗,宋一念眸子闪了闪。

  过了半晌,宋一念才习惯了黑色,借着点点遗漏的月光,描绘着顾倾城的面部线条。

  宋一念微微勾唇,轻吻了一下顾倾城的额角。

  熟睡的少女并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同,依旧睡得香甜。

  宋一念细细端详了她一会儿,而后才有些懊恼地,把搂着她腰间的手缓缓收回。

  末了,还不舍地在她腰间摩挲了一下。

  而后,宋一念才摸到了床头柜上的手机,调成了最低的亮度。

  些微亮光,映得宋一念造孽俊美的五官有一种瑰丽魅惑的美感,睫羽在眼睑处打下一片暗影,目光落在手机屏幕上,指尖轻点着,时不时,目光落在顾倾城的睡颜上,专注而又认真。

  那方,顾倾城依旧睡得安逸,完全没察觉到有哪里不对劲。

  窗外,天色灰蒙蒙的,似乎,在渐渐明亮。

  蓦地,宋一念忽而勾唇,放下手机,眸中笑意点点,如同寒冬乍现的星光,在灰霾的天色中,闪耀得惊人。

  他似乎没有睡意,一双墨瞳亮晶晶的,看着顾倾城,笑得有些孩子气。

  ……

  顾倾城发现,宋一念今天异常兴奋。

  虽然宋一念看起来还和平时一样,没什么差别,但是顾倾城对他何其了解,自然能发现那些别人发现不了的细节。

  例如,宋一念的眼睛,像藏了浩瀚繁星一般,亮的惊人。

  再例如,宋一念的笑容,比往常多了一分激动。

  再例如,宋一念叫她名字的时候,尾音上勾,像是撒娇一般。

  “倾城,”宋一念勾着顾倾城的小拇指,似乎是爱极了这种小动作一般,指尖交缠着。

  只是,似乎没有了下文。

  不过,顾倾城早就习惯了宋一念时不时唤她一声,听到宋一念的声音,只是条件反射地应了一声,而后便叉起一块水果喂给宋一念。

  忽地,顾倾城想起了前几天米依儿跟她抱怨,安然老是抢她的吃的。

  还是抢她嘴里的。

  美曰其名,这是亲密的表现。

  然,顾倾城发现,宋一念好像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啊……

  察觉到顾倾城的失神,宋一念眸光暗了暗,而后咬了咬她的耳垂,道:“想什么呢?”

  顾倾城缩了缩脖子,如实把自己刚才想的事情说了出来。

  闻言,宋一念怔忡了一瞬,而后低声轻笑。

  “小笨蛋。”

  语气,缱绻温柔。

  顾倾城不满地鼓了鼓腮帮子,显然不承认自己笨。

  宋一念没有解释,只是好笑地亲了亲她的侧脸。

  他恨不得把所有的一切都给她,又怎么会跟她抢什么东西?

  哪怕是闹着玩一般抢吃的,他也不会做的。

  毕竟,连他自己都是她的。

  当然,这些话,宋一念不会说出来,而顾倾城,心里其实很清楚。

  只是有意撒娇而已。

  ……

  这天晚上,顾倾城依旧如往常一般,十点便准备睡觉了。

  只是,临睡之前,顾倾城看着宋一念嘴角的笑意,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

  不过,不待她细想,宋一念已经抬手,覆上她的双眼。

  “倾城,晚安。”

  宋一念的声音似乎有魔力一般,也或许是顾倾城早就习惯了这样的作息,顿时,困意席上大脑,昏昏欲睡。

  “晚安……”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天色,已经昏暗到了极致。

  宋一念挪开覆在顾倾城眼前的手,看着她,忽然绽开一抹近乎璀璨的笑容。

  目光,痴缠而又贪婪。

  他就这么看着她,似乎永远也看不腻一般。

  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房间的门,被轻轻推开。

  宋一念起身,走到门口。

  门外,顾洁儿,米依儿和程萌萌手中拿着好几个大小不一的盒子,递给宋一念。

  全程,都没有发出一点动静,只是顾洁儿的双眸,有些微微湿润。

  或许每一个母亲在这个时候,都会不知不觉落泪,不是因为难过,而是因为喜悦。

  宋一念接过盒子,并未开口,只是看着顾洁儿的目光,带着坚决。

  见状,顾洁儿点了点头,笑得欣慰。

  她想,这个世界上,除了宋一念,不管把顾倾城交给谁,顾洁儿都不会放心的。

  宋一念关上门,拿着盒子走回床边,放在地上,一一打开。

  一套男装,一套女装,同色系的情侣装,从头到脚,一应俱全。

  宋一念动作轻柔地抱起顾倾城,顾倾城身上穿的是家居服,指尖落在胸前纽扣上时,宋一念面上微红,屏住了呼吸,动作缓慢却并不迟疑地解开了扣子。

  换衣服的中途,顾倾城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微微皱眉,似乎要转醒一般。

  宋一念连忙停住了手中的动作,轻吻着她的眉心,柔声哄着,“乖,睡吧。”

  耳边,是宋一念轻柔的声音,鼻尖萦绕的,是宋一念身上熟悉的,清冽薄荷香,熟睡中的顾倾城无意识地呢喃了一句什么,而后再次沉沉睡去。

  又过了许久,确定顾倾城没有转醒,宋一念这才松了一口气,继续着手中的动作。

  这一番折腾下来,宋一念竟是满头大汗。

  不过,他自己却像是无从所知一般,笑得满足。

  而后,宋一念飞快地换上了另一套男装,把一个小盒子放进口袋里,先去开了房间的门,才走回床边,一手抱着顾倾城的肩膀,一手穿过她膝盖下,用公主抱的姿势把她抱了起来。

  全程,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而此时,顾家别墅一楼,聚满了人。

  顾晟睿和顾洁儿,宋元和姜慧苓,安然和米依儿,白崎和程萌萌,洛斯和洛洺,竟是都在。

  只是此时,大家都默契地没有发出声音。

  看着依旧在宋一念怀中沉睡的顾倾城,米依儿连忙捂住嘴,生怕自己发出声音。

  被换了一套衣服,还换了一个地方,倾城这家伙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还睡得这么死,估计,就算把她卖了,她也不知道。

  不过,想来,能让顾倾城这么信赖的人,也只有宋一念了,而宋一念……

  宋一念怎么可能把顾倾城卖了?把顾倾城宠上天还差不多。

  ……

  顾倾城有些怔忡。

  怎么她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换了身衣服,换了个地方?

  她是怎么从单薄的睡衣,变成一个熊宝宝的?

  她是怎么到这个地方的?

  而且,这个地方……

  不是当年,宋一念给她戒指的那个公园么?

  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不怪顾倾城有些发蒙,实在是这一睁眼睛,还没清醒,便被眼前的情况弄得更加懵怔了。

  明明已经是冬季了,公园里却开满了红玫瑰,甚至,每一簇,都是心形的。

  而她此时,就处在最大的玫瑰花簇正中心。

  空气中,弥漫着玫瑰花的馨香,夹杂着冬季微微冷冽的寒风味道,浓郁诱人。

  顾倾城抬头看着宋一念,再一次迷茫地眨了眨眼。

  那方,宋一念看着怀里一脸茫然的小人,勾了勾唇,依旧是公主抱的姿势,没有松手。

  “一念,”顾倾城突然想到了某个可能性,心脏漏跳了一拍,环着他脖子的手紧了紧,而后有些迟疑地开口,“你……”

  “再等一下。”宋一念突然打断了她的话,抬头望了望天空,而后把顾倾城放在地上,“很快了。”

  顾倾城怔了怔,虽然依旧有些不懂宋一念的意思,却还是点了点头。

  只是,难掩激动。

  就在此时,天空忽然飘起了雪花。

  星星点点的,落在手背上,有些微凉。

  顾倾城抬眸看了看天空。

  初雪。

  这是今年,第一场雪。

  “倾城,”宋一念忽而开口,“你说过,你能想到最浪漫的求婚,是在初雪天。”

  顾倾城看着他,有一瞬间的恍惚。

  这句话……好像是她说的。

  初中的时候,某一天,她在宋家和姜慧苓一起看电视剧,电视剧里男主求婚的时候,正好赶上初雪,她便随意地感叹了一句,然后说,这是她能想到的,最浪漫的求婚。

  那个时候,宋一念只是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应声,而她,也早就习惯了宋一念清冷的样子,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

  原来,他竟然记得。

  只是……

  顾倾城张了张嘴,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天气预报没说最近有雪啊……”

  按理来说,b市的初雪,应该在一个多月之后啊。

  “嗯,”宋一念应了声,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人工降雪,不许嫌弃。”

  语气,带着微不可查的小心翼翼。

  他是想等初雪的,只是,他有些等不及了……

  那方,顾倾城微红了眼眶。

  怎么可能嫌弃呢。

  只是,这么一场人工降雪,宋一念是什么时候开始计划的?

  未等顾倾城发出疑问,她便看到,眼前,那个看起来清冷淡漠的男人,笑得一脸温柔,而后缓缓地单膝下跪,从口袋中掏出一个盒子,打开。

  还是当初的那枚戒指。

  “上一次,因为急切,因为害怕被拒绝,所以连求婚都没能好好准备,之后,还伤害了你,离开了四年,对不起。”

  “所以,能不能给我一个赎罪机会,嫁给我,让我宠你,爱你一辈子。”

  宋一念说着,目光灼灼地看着顾倾城。

  虽然他知道,顾倾城不会拒绝,但是,紧张的心情,依旧无法避免。

  左胸口里,心脏跳动得剧烈而又凌乱。

  顾倾城红着眼眶,垂眸看着他,声音隐隐有着哭腔。

  “只是为了赎罪么?”

  那方,宋一念看着她,忽然笑了,如同荼靡花开一般。

  他说:“不是。”

  他说:“因为我爱你。”

  他说:“因为你是我从五岁就认定的人,因为我想娶你,因为我想让你只看着我一个人,因为我想把你宠坏,因为我想让你属于我。”

  他说:“因为,宋一念只认准了顾倾城一个人,没有你,我会死。”

  顾倾城的眼泪,忽然便落了下来。

  而后,泣不成声。

  看到顾倾城的眼泪,原本跪在地上的宋一念一瞬间就慌了神,连忙起身,抱着顾倾城,手足无措地哄着,“倾城,别哭了,对不起,我……”

  宋一念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知道顾倾城并不是难过,但是本能的,他只想道歉。

  不管因为什么,他弄哭她了。

  宋一念抱着顾倾城,轻轻地吻去她脸上的泪水,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她的反应,“倾城,乖,不哭了。”

  反反复复,只有这么两句话。

  没办法,宋一念根本不会哄人。

  远处,看着直播的米依儿也红了眼眶,莫名,竟然比自己被求婚的时候还要感动。

  “真是的,”米依儿不满地嘟囔着,“倾城还没答应呢,他怎么就起来了?”

  那方,坐在米依儿身侧的安然睨了屏幕一眼,道:“顾倾城都哭了,宋一念还能老老实实地跪在地上等她接戒指就怪了,这个时候,就算你骂他一句畜生,他都听不见。”

  米依儿想反驳,却没能说出反驳的话来。

  因为,安然说的,是实话啊。

  顾倾城哭了许久,直到宋一念都快哭出来了,才平稳了自己的情绪。

  然后,她才注意到,周围,似乎有些摄像头。

  不怪顾倾城此时才发现,一开始的时候,她的注意力都被玫瑰花和地点的变化吸引了,而后,便是初雪,再之后,便是宋一念。

  现在发现摄像头,还是因为觉得自己哭得太过狼狈,目光有些不好意思地游弋,这才看到了几个摄像头。

  “这……”

  顾倾城有些讶然,看着宋一念,面露询问。

  “让群众做个见证,”宋一念的声音有些喑哑,轻吻着顾倾城的双眼,而后再一次单膝下跪,道:“顾小姐,你愿意成为宋太太么?”

  顾倾城怔了怔,而后扬起了一抹笑容,把手递到宋一念面前,“我愿意。”

  那方,宋一念笑着,像得了糖果的孩子,缓缓把戒指套在顾倾城的手指上。

  后来,顾倾城才知道,宋一念说的做个见证,是v博上,全网直播……

  顾倾城捂着脸,哀嚎着,“完了,全国人民都看到我哭的样子了,没脸见人了!”

  闻言,宋一念笑得清浅,执起她的手,不住亲吻。

  婚礼,定在一周之后。

  这一点,连顾倾城都没有想到。

  “可是还什么都没有准备啊……”顾倾城眨了眨眼,思考着结婚应该准备的东西。

  “谁说没有准备?”

  说着,宋一念神秘地笑了笑,而后拿出一叠照片,递给顾倾城。

  “看看,喜欢哪个?”

  全是婚纱。

  而且,每一件,都是顾倾城喜欢的款式。

  “这是……”顾倾城接过照片,有些怔忡。

  “婚纱。”

  宋一念没说的是,这些婚纱,都是他自己设计的,世界上独一件的。

  并且,每一件,都已经按照顾倾城的尺寸做好了,只要顾倾城挑好,明天就能送过来。

  这些事情,顾倾城并不知道。

  此时,她的目光已经被美轮美奂的婚纱吸引了。

  “除了请柬,其他的,都准备好了。”

  宋一念说着,目光越发痴缠,带着隐隐贪婪。

  请柬是因为需要和顾倾城商讨邀请的人,除此之外,其他的一切,他都准备好了。

  按照顾倾城的喜好。

  婚礼,只差一个新娘。

  他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一念,”顾倾城抬眸,咬着唇,笑得清浅却动人,“谢谢你。”

  谢谢他准备的惊喜。

  ……

  结婚对象是宋一念,顾倾城觉得,就算什么都不准备,她也依旧很开心。

  只是,一生一次的婚礼,还是和顾倾城的,宋一念自然不可能草草了事。

  每一点,都要精致到极致。

  甚至,就连请柬上那句“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都是宋一念一笔一划写上去的。

  上百份请柬,宋一念每写一遍,都会用似水温柔的目光看一眼顾倾城。

  顾倾城有些心疼,凑到宋一念身边,看着他刚劲有力的字迹,扯了扯他的袖子,道:“其实,这个用复印的就可以啊。”

  上百份请柬,宋一念写了整整两天,就在顾倾城房间那个窄小的桌子上。

  听到顾倾城的话,宋一念勾着唇,印上了她的唇角。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是我给你的承诺,”宋一念的声音低沉喑哑,“而每一名来客,都是对这份誓言的见证。”

  对顾倾城,宋一念从来不会敷衍了事。

  那方,顾倾城怔了怔,显然没想到宋一念会这么说。

  而后,便是满心感动,似乎有一股热流,从心底,流遍全身。

  七天的时间,宋一念准备了一个盛大的婚礼。

  也是在这个时候顾倾城才知道,原来,宋一念几乎是早早就准备好了,只待跟她求婚。

  婚礼的前一天,顾倾城和宋一念到民政局办理结婚证。

  给两人办理结婚证的,是两人的粉丝,在看到顾倾城和宋一念的时候,甚至连话都不会说了。

  最后,亏得宋一念早就研究过办理结婚证的流程,几乎是全程自己动手。

  走出民政局,看着手中的红本本,顾倾城还有些恍惚。

  她就这么,嫁给了那个从小便准备嫁的人?

  总觉得,有些不真实。

  “倾城,”宋一念墨瞳带着亮光,竟是笑得有些傻气,“真好。”

  四个字,便驱散了顾倾城所有的迷茫。

  怎么会不真实?

  她,就是嫁给眼前这个人了。

  “嗯,”顾倾城抬头看着他,冬日暖暖的阳光落在脸上,衬着顾倾城明媚的笑意,竟比日光还要耀眼,“真好。”

  宋一念背着光的眸子,亮的惊人,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冲动,低下头,吻上顾倾城的樱唇。

  民政局门口,俊男美女拥吻,如画一般,让人不忍打扰。

  不过,不忍心打扰不代表不忍心拍照。

  下一秒,v博上铺天盖地的,都是顾倾城和宋一念在民政局门口拥吻的照片。

  下方,评论都在议论,两人终于终成眷属了。

  然,网友们却并没有太过惊讶,毕竟,当初宋一念求婚的场景,可是全网直播的。

  网友们纷纷调侃,这应该是宋影帝最“大方”的一次了。

  让顾倾城露脸了!

  对此,顾倾城哭笑不得,却控制不住心中泛暖。

  男朋友爱吃醋什么的,其实,也挺可爱的。

  ……

  结婚当天,宋一念再一次惊爆了众人的眼球。

  十里红妆。

  整个b市,全铺上了红毯,分明是冬季,却用玫瑰花,包围了整个b市。

  所有的广告牌,尽数换成了两人的婚纱照。

  只是此时,男主角坐在沙发上,面色冷凝,似有些烦躁。

  结婚前,不能见面。

  从昨天晚上开始,宋一念已经十四个小时三十九分二十四秒没见到顾倾城了!

  他有些控制不住烦闷,但想到马上就是结婚典礼,又有些控制不住的欣喜。

  矛盾的心情,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只是,在听到来宾去探望新娘的时候,宋一念的不爽,到达了顶峰。

  “啧啧,”安然抱着胳膊,斜靠在门口,一身西装穿在他身上,帅气异常,“宋一念啊,你这人缘是有多不好?除了白崎和我,竟然没有一个人来看你?”

  那方,白崎摸了摸鼻子,特别想说,他也不想呆在这里,他想去找萌萌!

  只是,此时,程萌萌正在顾倾城那里,白崎觉得,他还是不要去凑热闹了,免得宋一念失控想冲过去的时候,没人能拦着。

  听了安然的话,宋一念脸色愈发难看。

  他巴不得,那些人都别来!

  他的媳妇,穿婚纱美美的样子,他居然不是第一个看到的不说,还要便宜了别人的眼睛。

  怎么想,怎么觉得心里烦闷!

  眼见宋一念不痛快,安然勾了勾唇,笑得得意。

  他就是故意的。

  谁让米依儿一直念叨着宋一念比他浪漫。

  再说,明明是他先求婚的,宋一念居然比他结婚还早!

  不能忍!

  那方,安然还想说些什么,不料,宋一念忽然起身,走向门口。

  白崎一惊,连忙上前两步,准备拦住他。

  结婚典礼之前不能见面,这个规矩可不能坏!

  不过,没等白崎有所动作,宋一念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一般,冷冷地睨了他一眼。

  白崎顿时怂了。

  而后,眼看着宋一念脚步越来越快,转眼间就没了踪影。

  “放心吧,”安然看了眼苦着脸的白崎,一脸的无所谓,“顾阿姨和姜阿姨在那边呢。”

  听到这,白崎才放下心来。

  这个世界上,除了顾倾城,也就只有顾洁儿和姜慧苓的话,能治住宋一念了。

  ……

  另一边。

  相比较于宋一念那里的冷清,顾倾城这,可谓是热闹到了极致。

  顾洁儿,姜慧苓,米依儿,程萌萌,洛斯,洛洺,任绛莹,佟香凝,钟梓晴,欧阳韶……

  三个字来形容。

  好多人!

  不大的房间,满满当当的挤满了人。

  “好想扑倒,但是又怕压到婚纱,好不甘心!”这是米依儿。

  “倾城姐,恭喜你。”这是程萌萌。

  “美人结婚了,新郎不是我,好伤心,嘤嘤嘤。”这是……任绛莹。

  “咳咳,”顾倾城干咳了两声,一脸坏笑,“我记得某人发了动态,说户口本都到手了啊。”

  “那个……”任绛莹眨了眨眼,无辜地看着她,道:“户口本到手了是到手了……”

  “就是又被你哥没收了,是么?”身侧,尹伽的声音很温柔,但是细听,却能听出一丝丝的……咬牙切齿。

  没错,任绛莹的户口本,被任旭东藏起来了。

  所以,任绛莹和尹伽还属于“无证驾驶”。

  “这是意外!”任绛莹一本正经地说着,末了,还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

  顿时,大家笑作一团。

  就在此时,门口,传来一道邪肆张扬的声音。

  “这么多人?介不介意把新娘子借给我几分钟?”

  听到来人的话,众人都是怔了怔,而后齐刷刷地看向门口。

  竟是消失了许久的苏涵澈。

  当初,苏涵澈走的时候说过,顾倾城的婚礼,他一定会来。

  所以,哪怕宋一念偷偷把给他的请柬扣下了,苏涵澈依旧是来了。

  苏涵澈一如往常,笑意风流邪肆,眼光流转间,撩人心弦。

  顾洁儿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而后看了眼姜慧苓,见她笑了笑,并未拒绝,这才对着众人道:“我们先出去转转吧,我带你们参观一下婚礼现场。”

  众人都明白顾洁儿的意思,也没有多想,起身,跟着顾洁儿离开了。

  方才还满是人,一下子,只剩顾倾城和苏涵澈,竟是空旷了许多。

  “恭喜你,”苏涵澈半勾唇看着她,并未走近,狭长凤眸微闪,“你一定会很幸福的。”

  顾倾城笑弯了眉眼,“谢谢。”

  而后,有一瞬间的相对无言。

  苏涵澈深吸了一口气,而后微微靠近两步,藏在衣袖中的指尖微微颤抖着,却还是笑得邪气凛然,“如果他对你不好,你可以随时来找我。”

  未等顾倾城开口,苏涵澈又补充道:“毕竟,你可是我妹妹,我也算是娘家人啊。”

  顾倾城摇了摇头,道:“他不会。”

  宋一念怎么可能对她不好?

  “也是,”苏涵澈的声音有些缥缈,带着微不可查的落寞,“况且,我也不希望他对你不好。”

  顾倾城那么深爱的人,若是对她不好,她该多伤心啊。

  而他,似乎见不得她伤心的样子。

  空气,有一瞬间的凝滞。

  苏涵澈还准备说些什么,门外,脚步声传来。

  来人显然没想到只有顾倾城和苏涵澈两个人,脚步顿了顿,而后缓缓走了进来。

  “呦,”苏涵澈斜眼睨了他一眼,道:“于歌王,好久不见。”

  于靳森冷哼一声,并未理会他的调侃,而是看着顾倾城,似乎有些别扭的样子。

  “恭喜。”

  “谢谢。”

  顾倾城的语气,第一次少了几分疏离,多了几分笑意。

  偏偏,是在她结婚的这一天。

  于靳森扯出一抹略带牵强的笑容,悄悄打量着顾倾城。

  很美。

  可惜,新郎不是他。

  “我去找我哥。”

  留下一句话,于靳森匆匆离去。

  他怕,待的久了,他会做出一些疯狂的举动。

  例如,抢婚!

  看着于靳森近乎落荒而逃的背影,苏涵澈扯了扯嘴角,笑得有些幸灾乐祸。

  这算不算是同病相怜?

  只是,那方,落荒而逃的于靳森正好撞上了脸色难看的宋一念。

  肉眼可见的,宋一念的脸色愈发难看了。

  “哼,”于靳森冷哼一声,而后有些得意地看着他,道:“你来这做什么?不知道结婚前新人不能见面么?”

  于靳森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让往这边走的顾洁儿等人听到了。

  看到宋一念,顾洁儿加快了脚步,道:“阿念,你怎么过来了?”

  宋一念抿了抿唇,道:“妈。”

  一个字,顿时让于靳森脸色有些不好。

  倒是顾洁儿,在怔忡了一瞬之后,笑得合不拢嘴。

  这是在宣示主权?

  原来,她女婿这么幼稚么?

  显然,姜慧苓也想到了这一点,也跟着笑了起来,眸中带着几许欣慰,和潜藏的释然决心。

  她终于等到这一天了,那个决定,也是时候了……

  那方,苏涵澈似乎是听到了外面的声音,面上笑意有些坏,而后转身,向门口走去。

  “我去看看我妹夫。”

  闻言,顾倾城无奈地摇了摇头。

  真是恶趣味。

  刚刚心情好一些的宋一念看到从房间里走出来的苏涵澈,脸色瞬间就黑了。

  分明,这家伙的请柬都被他扣下了,他居然还是来了!

  怎么总有狂蜂浪蝶,在觊觎他的宝贝!

  “妹夫,好久不见,”苏涵澈一手插着兜,走到宋一念身边,上下打量了一番,道:“脸色这么难看,难道是不想娶倾城?”

  一听这话,宋一念目光骤冷。

  不过,苏涵澈依旧是一脸坏笑,并未受影响。

  忽地,顾洁儿的手机铃声响起。

  是顾倾城。

  顾洁儿眸光闪了闪,点了免提。

  电话那头,顾倾城的声音带着笑意,“妈,你可得帮我看着,别人他们欺负宋一念。”

  此言一出,宋一念脸色顿时由阴转晴,众人窃窃偷笑。

  谁能欺负宋一念?

  看来,新娘子这是给新郎官撑场子来了。

  “倾城,”宋一念也不在乎在场有没有其他人,只是软着嗓子,似撒娇一般,“要补偿。”

  “好,”顾倾城应得痛快,“等晚上补偿你。”

  “噢!”

  周围,阵阵起哄声。

  宋一念勾着唇,面色却肉眼可见地红了起来。

  他的倾城,果然与众不同。

  只是,此时,宋一念还不知道,此“补偿”,非彼“补偿”啊。

  要知道,洞房花烛夜,顾倾城早就已经决定,好好整治一下宋一念了。

  谁让他之前……那么喜欢憋着呢。

  没有预料到自己悲惨命运的宋一念还在暗自羞涩着,殊不知,那头,顾倾城笑得像只小狐狸一般,暗戳戳地计划着要让宋一念憋多久。

  ……

  当顾倾城挽着顾晟睿,一步一步走向宋一念的时候,顾倾城忍不住再一次红了眼眶。

  不过,她强忍着,没有落泪。

  婚礼上哭就不好看了!

  顾晟睿似乎有些紧张,顾倾城能感觉到,她挽着的手臂,微微颤抖。

  “倾城啊,”顾晟睿难得用这么温柔的语气叫她,毕竟以往,顾晟睿一直把顾倾城当成电灯泡一般,“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你竟然都嫁人了。”

  他似是随意地感叹着,却让顾倾城心头一颤。

  “是啊。”看着对面抑制不住激动喜悦和惊艳的宋一念,顾倾城勾唇笑着,透着些许的甜蜜。

  越来越近,宋一念脸上的痴迷便越发藏不住,直到握着顾倾城的手,依旧在微微颤抖着。

  “倾城,”宋一念抵上她的额头,亲昵地蹭了蹭,“好想你。”

  那方,主持司仪虽然也被这份甜蜜感染了,却还是不得不出声提醒着,“宋影帝,接下来应该是宣誓。”

  宋一念笑意不减,缓缓站直了身子,看着顾倾城,专注得近乎偏执,痴缠眷恋,“我愿意,什么都愿意。”

  还没来得及念宣誓词的主持司仪:“……”

  他觉得,宋影帝现在已经高兴傻了。

  思及此,司仪轻咳了一声,而后缓缓念着宣誓词。

  接下来的一切,都很顺利。

  结婚戒指,是宋一念亲手做的,华丽而又精致。

  戒指内侧,刻着两人名字的缩写。

  不过,在司仪说道“新郎可以亲吻新娘的”的时候,宋一念只在顾倾城的唇上落下了一个包含隐忍的轻吻。

  不是不想吻她。

  而是怕,控制不住。

  再者,他也不愿意顾倾城情动的样子,被别人看到。

  婚礼进行到这里,已经算是结束了。

  顾倾城回到更衣间,准备换下身上的婚纱去敬酒。

  只是,刚走到更衣间门口,忽然,里面伸出一只手,把她拉了进去。

  顾倾城原本打算反抗,不知想到了什么,便放弃挣扎,顺势落进了一个萦绕着薄荷冷香的怀抱。

  吻,如狂风暴雨,似乎要把她吞噬了一般。

  方才,在人前,宋一念只是轻吻了一下她的唇瓣,而今,却像是要把她吞入腹中一般。

  “唔……”

  顾倾城有些呼吸不顺,推了推他,宋一念微微退开一步,喘着气,两人都是有些衣裳凌乱。

  “你……”

  顾倾城正准备说什么,却被宋一念用食指抵住了唇瓣。

  “我们走,”宋一念说着,一把抱起顾倾城,语带笑意,“度蜜月去。”

  顾倾城条件反射地搂住宋一念的脖子,有些讶然,“现在?那客人怎么办?”

  “不管了,”宋一念有些孩子气地眨了眨眼,“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还真是……任性得可以。

  不过……

  “好。”顾倾城搂着他的手臂紧了紧,扬眉笑了笑。

  任性,但是,她喜欢!

  过了许久都没有见到顾倾城和宋一念的顾洁儿来到更衣间,准备寻找两人,却哪都找不到两人的身影。

  直到手机铃声响起。

  是宋一念的短信。

  “妈,我们去度蜜月了。”

  简单直白。

  顾洁儿忍俊不禁。

  还真是宋一念的风格。

  只是,这么任性,倒也是少见。

  思及此,顾洁儿揉了揉额角。

  这两个孩子走得轻松,可真是给他们扔了个烂摊子!

  另一边,私人飞机上,一对穿着婚纱西装的俊男美女,在云的另一端,相拥亲吻着……

  分明,是有些冷冽的冬季,空气中却弥漫着温暖的气息。

  ------题外话------

  大结局了,谢谢一直支持诺诺的美人们~

  不过,还没有完结~

  后面还有婚后生活的故事,还有一念倾城以前的故事,还有其他cp有爱的小番外~

  不过,后面的就不打算万更啦,大概一天一章4000字的样子,在下午六点左右,咳咳,毕竟,过年了嘛~
影帝蜜妻:黑化影后煞竹马最新章节http://www.8dkan.com/yingdimiqi_heihuayinghoushazhuma/,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那么大条白素贞豪门盛宠:神秘老公晚上见重生之公主有毒妃我绝代:拐个魔王当夫君乡村透视小神农暗夜囚欢:总裁老公,超任性!外星科技狂潮法爷的英雄联盟重生好莱坞名媛我终是他的人间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