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九十二章 尔虞我诈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40:0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异世无冕邪皇九幽天帝万兽战神
  邵延见一只巨大的蟾蜍将贺剑来当作一只小虫子,舌头以普通人肉眼都看不清的速度袭向贺剑来,贺剑来是何许人也,一个已触mo到剑心层次的剑修,舌头一到,身上银白sè略带金sè剑光一闪,当即将舌头截断。

  一股血水喷出,蟾蜍肥胖身体蹦了起来,痛得一声怪叫,声音如牛,半截肉舌跌落在地,还在地上卷曲扭动,地面上沙沙声响,不知从什么冒出许多毒虫,顿时将舌头淹没,空中嗡嗡声响,那些飞虫也一涌而上,转眼间,舌头便被吞噬一空。

  贺剑来还不放过那只巨大的蟾蜍,分出一缕剑光,落在那只如牛大小的蟾蜍身上,这只蟾蜍正痛得还在乱蹦,剑光已及身,令人惊诧的事发生了,居然没有破开蟾蜍那一身满是疙瘩的皮。贺剑来的剑光犀利邵延是清楚的,却破不开这层皮,转念一想,两人明白了,这些飞舞的毒虫都坚如金石,这只蟾蜍能在其中生存,当然不会弱于这些飞虫。

  这只蟾蜍舌头被截,本来痛苦,这只肥大的虫子居然冒出亮丝丝东西劈了它一下,虽没有破皮,不过还是疼的,畜生懂得什么理智,知道什么厉害,直接将贺剑来当作一只肥虫。当下暴跳如雷,腾空而起,眼后毒囊之中喷出白sè剧毒浆液,直射贺剑来,口一张,这次没有吐舌头,而是从口中喷出一股腥绿sè的毒雾,也袭向贺剑来。

  贺剑来剑光一闪,如匹练一般挡在面前,转眼间,将毒液毒雾不仅是挡住,而是炼化,以无微不入凌利的劲道生生从微粒上破坏了毒液毒雾,这种手段放在邵延前世的地球上,用科学解释来说,就是破坏分子结构,邵延见此,也是暗赞,虽然邵延用其它手段也做得到,但如果用剑丸,却做不到,这种控制已完全是一种彻底的入微控制。

  当然,邵延也没有闲着,手指处,一串火球已投入蟾蜍的大口之中,刚才,贺剑来那一缕剑光没有破开蟾蜍的皮,邵延知道皮结实异常,当然,如果贺剑来全力以赴,剑光合在一处,还是能破开蟾蜍的皮,邵延却偷懒得多,你皮结实,不代表内脏和身体内部也是那样结实,邵延虽是用的一串小火球,但其中温度是如何之高,一入口,蟾蜍皮猛然一鼓,接着从大口之中狂喷出火焰,好像是蟾蜍会喷火一样。

  转眼间,口中火焰喷出丈许,蟾蜍从空中跌落,不一会儿,身体瘪了下去,只剩下一张完整的皮,邵延一是惊一是喜,惊的是此皮不仅强度高,甚至水火不侵,这蟾蜍太过于变态;喜的是,此皮却是上佳炼器材料。

  邵延见蟾蜍内里已被烧尽,凌空一摄,将皮取在手中,顺手收入囊中。贺剑来手一拱:“多谢道友出手!”

  “不用谢,我不出手,此物也奈何不了道友!”邵延淡淡一笑。

  “我们过去!”贺剑来说完,身剑一体,一道银白略带金sè的剑光冲入其中,那些飞行的毒虫一碰剑光,便被弹开,居然没事,邵延心中暗惊这些毒虫外壳的坚硬,却发现一个奇怪之事,那些金翅四目蝉并没有射出那种金光,而且,从感觉上来说,好像不像灵虫榜记载的那么厉害,这是怎么回事。

  邵延带着疑问,向外清辉一闪,也进入其中,金翅四目蝉一碰清辉也被弹开,感觉其力度,邵延疑心更大,手凌空一点,一道青光缚住一只金翅四目蝉,手上灵光化为符箓,将这只金翅四目蝉彻底封印起来,然后再细细查看,这一查看才发现,金翅四目蝉那两目居然完全是摆设,是血脉不纯,还是发生了变异,邵延说不清楚,再看那金翅,邵延心中恍然,因为据灵虫榜记载,金翅上应该布满天然符纹,而此处的金翅四目蝉的金翅上并没有符纹,看来要么不是那种灵虫,要么就是发生了变异,威力已远不及正宗的金翅四目蝉。

  “道友居然能如此轻松捉住金蝉?”贺剑来惊讶的声音响了起来,他本来已窜出老远,回过头来却看到邵延随手封印了一只金蝉,这才发问。

  “这些难捉吗?”邵延随口问到,这才发现,这个世界的剑修直接称此虫为金蝉,而不是金翅四目蝉。

  “可能是你们法修比较善长这些,我们剑修运用剑光将金蝉震死容易,但活捉却不是我们善长,这些金蝉却是炼制法宝的好东西,如果用活的金蝉配合一定法诀投入炉中来祭炼法宝,法宝威能大增,邪剑仙就有几支用此法炼出的金蝉镖。”贺剑来主动给邵延找了一个理由,倒省了邵延不少口水。

  “不好用死的金蝉炼制?我不太懂炼制法宝。”邵延问到。

  “死的也可以,不过法宝的威力却大减,不足活的一半!”贺剑来回答到。

  邵延明白了,又动手抓了几只,封印好,随手抛给了贺剑来:“既然这样,这里多的是,就送道友几只!”贺剑来伸手接住,大喜,说:“道友既然不懂炼制方法,等会我送道友一本炼宝的册子,道友一看就明白,其实与炼剑差不多。”

  “那就先谢道友了!”邵延一边说,一边又抓了数只封印好,放入玉盒之中,收入囊中,对其它几种毒虫也不客气,如法炮制,扔给了贺剑来一批,自己也收了一批。

  两人过了这一段,面前出现两条岔路,一条是河流来向的方向,另一条更窄一些,邵延用神念分别探了一下,河流此条路过不了多远便到了尽头,没入地下,明显下面是一条暗河,至于顺着暗河会有什么,邵延并没有往下查;而另一条路先窄后阔,渐渐有雾气浮现,再往里开始变得红亮,不过毒虫更多,而且出现大量蛛网,能在此环境下生成的蜘蛛绝不是善类,这些蛛网层层叠叠,将路都堵了赶来,而且,其中岔路更多,给人感觉是四通八达。

  贺剑来对邵延说:“这条水路不通,这条旱路不知尽头,我上次来只是再往里一段,就不敢深入,今天来其中一个原因是心中一直有一个疙瘩,就是没有探到底,不解开,怕影响自己以后的修行,道友,你随我来。”

  贺剑来说完之后,身剑合一,向旱洞而进,邵延也随之而入,不进有各种毒虫偷袭,不过都被两人身上防护之术弹开,而不是送命,这里毒虫都非凡品,邵延却没有兴趣再收取,随着贺剑来而入,洞也是弯弯曲曲,又多岔路,不过贺剑来显然知道此中之路,并没有迟疑,而是沿着一条路直入其中。

  贺剑来在一片蛛网面前停下了脚步,前方的路已全部被这种蛛网遮了起来,蛛网之上挂着不少飞虫,显然已死,有些已被吃掉,只剩下翅膀还在其上,邵延是知道这里面毒虫的利害,就是一般剑光也不能将之斩断,居然就这样被吃掉,可见这里蜘蛛的厉害。

  “道友,这就是我上次来到之处,上次我没能破开蛛网,不能前行一步,留下一下遗憾,今天却要弥补这个遗憾,道友暂且旁观,待我来破开蛛网!”贺剑来豪情大发,先是分出一缕剑光试了一下,剑光劈在蛛网之上,却未破开,蛛网晃动不已,一只拳头大的泛着深幽蓝sè光华灰sè蜘蛛陡然出现,从腹部射出一根幽蓝的蛛丝直射贺剑来,从外表上看,蛛丝应该有剧毒。

  贺剑来剑光猛然聚在一起,光华大盛,耳中只听到裂帛一声响,再看连蜘蛛在内,这张蛛网已被破开,挂在两壁之上,低垂了下来,两人过了这张网,不远处又是一张网拦在面前,贺剑来身剑合一,如一道亮闪划破夜空,裂帛之声不绝,一口气居然破开有十来张网,也前行了近五丈。

  邵延却没有立刻跟上去,手上一亮,出现了一个火球,顺手抛在破损蛛网之上,轰的一声燃起火苗,邵延心中一喜,看来蛛网还是怕火的,不过转眼间,一丝得意便消失了,大火过后,蛛网居然还在,只不过颜sè有了些变化,邵延细细一查,才发现,刚才燃起的不过是蛛网表面的粘液和毒液,现在蛛网已泛白,更接近常见和蛛丝,邵延手上白芒一闪,将蛛丝切断,蛛丝强度不下于法宝,邵延取了一张破损蛛网在手,发现的确是不错东西,便随手放火,将那些破损蛛网上毒液和粘液烧掉,然后收取这些蛛网。

  再细看已成为两半的拳头大小的蜘蛛,好像是灵虫榜上排名第九的上古天丝蛛,不过从现在表现来看,也没有记载中的厉害,看来万毒洞中毒虫虽与远古著名灵虫有些关系,大概血脉已发生了变异,已经变异,不过不是变强,而是变弱了。

  邵延在后面收蛛网,前面贺剑来却遇上麻烦,邵延听到“呱”的一声,抬头一看,一只脸盆大的蜘蛛出现,一根蛛丝吊在洞顶,张牙舞爪向贺剑来扑来,贺剑来一剑,这一剑虽不是十成,也有七八层力量,却仅仅将这只蜘蛛劈得dàng了出去,如同dàng秋千一样,却未被劈成两半。

  这只大蜘蛛高高dàng起,从腹部嘟嘟冒出大量略带蓝sè白丝,如大蓬散开丝线,向贺剑来当头罩下。贺剑来也是剑光一闪,化剑成网,剑网迎了上去,双方一接触,剑网明显一滞,好像被粘住的感觉,邵延在后面发现这一点,不仅对这只蜘蛛产生感叹,的确很强。

  贺剑来感到剑网一滞,张口中,一口真气喷在剑网之上,刹那间,剑网猛然一亮,裂帛声起,大蓬蛛丝被斩断,剑网一凝,化为一道耀眼的剑光,一闪之下已斩在这只脸盆大的蜘蛛身上,呱的一声,分为两半,腥臭的蓝绿sè血液洒在山洞地面的石头上,滋滋作响,转眼腐蚀得坑坑洼洼。

  “好剑术!”邵延赞道,随手一个火球扔在蜘蛛尸体之上。!。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全能大玩主学园都市某触手虅的新生活七零之就宠你上膳书纵意人生游戏发展中我的贤者大人男颜醉人[星际]叶小姐,你很坑!重活之我欲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