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第一卷 大结局 相忘于江湖(下)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34:5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永夜君王官路青云梯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九幽天帝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第一卷大结局 相忘于江湖(下)

  张三盟主的精血化为一个拳头大的血红色珠子,滴溜溜在空中乱转,雅一张嘴,那血珠就被雅吸入口中,而张三盟主变成了干尸,跌落在地上。

  接着,雅就是将眼光看向缥缈派的众人。

  “你敢!”张小花大惊,不敢再怠慢,将手一探,九品莲台就被他祭在空中,将手一指,那莲台发出七彩的霞光,将张小虎等人,还有孔雀和陈晨罩在里面!

  “咯咯~”雅掩嘴一笑,道:“小郎君,莫怕,张小虎乃是你的二哥,奴家如何会伤害?再说,他们的修为远远不够,精血只能祭炼魔旗,江湖上这等人多得是,奴家没来由惹你不高兴的!”

  说着,一挥袖,两道红光又发出来,正是射向静逸师太和淑清师太。

  “你住手吧!”张小花大怒,身边逐梦小剑再次飞去,化为六十四道剑光,径直射向雅!

  “哎哟,小郎君,你……可真狠心!居然对奴家下手,冤自奴家这般的疼爱你!”雅笑着,根本就没收回红光,好似那剑光根本不能伤害她似地。

  果然,六十四道剑光击中雅的身体,那魔旗化成的衣衫微微一震,无数黑气就挡在剑光的前面……

  “小郎君,你……知道奴家为什么一直都耐心的跟你说话么?为什么一直都在回答你的问题么?”雅笑得极其灿烂:“如是……你一上来就对奴家下手,奴家可是要疲于应对的,嗯,别说是你,你看,奴家开始就一直对大林寺的和尚动手,为何偏偏不动传香教的人呢?那是因为啊,大林寺和尚就是猪,他们在奴家面前无论修为多高,都不是奴家的对手;而月明心的弟子么,奴家还是要考虑考虑的,只能等将这魔旗第一层祭炼成功,才能出手的!”

  随即又是一脸的苦楚:“这魔旗……也忒难祭炼了,尧山下那么多的鲜血,还有今日这么仙道高手的精血才刚刚祭炼到第一层,也只有了第一层,奴家……才敢挺直腰,直面的对你!你可知晓,刚才奴家在你面前可是相当的忐忑啊!”

  “你……”张小花终于明白了……牙齿咬的嘎吱响。

  “不过,小郎君,你莫怕,奴家对你可是真情实意,对你的亲人也绝对真心,以后这天下,就是咱们两个的,你那个北斗派,咱们将它建成第一等的大派?让天龙教,传香教和缥缈派都当咱们北斗派的……傀儡,你看如何?”雅跟张小花说这话,另外两道红光已经将重伤的淑清师太和静逸师太诛灭,她们全身的精血也被雅吸了!

  张小花看着,偏偏不知道如何是好!

  就在此刻,雅突然脸色大变,眉头紧皱,眼睛紧闭,身形登时从半空之中跌落,等她站稳,眼睛睁开,眼中呈现清澈和痛苦。

  看着张小花,她开口了:“小花……我……我是梦!”

  “梦……”张小花迟疑,看着熟悉的眼睛。

  “嗯,我……要走了,小花,雅的意识愈发的强大,我……我注定是要被她吞噬的,而我越是要被雅吞噬,我……我知道的……也就越多!!!”梦哭着说道:“我……我是真的爱你!”

  张小花很是诧异:“我……知道你是爱我的!”

  “小花,你……你不懂的!”梦惊慌道。

  紧接着,梦的眼睛微微的发红,可梦一咬牙,那红色有逐渐的退去,梦紧急道:“小花,我的时间不多,你且听说,雅刚才所说的都是真的,可……对你……的那些话都是假的,她之所以不杀你,是想将你圈养了,等你修为高的时候,再吸收你的精血,而且……她这魔旗是要祭炼九层的,她用这魔旗不光是要提高修为,更是要用魔旗破开空间,回到墟去。魔旗祭炼一层就用了那么多人的鲜血和性命,魔旗每祭炼一层,所用的精血都是上层的九倍,小花,你要算算,这魔旗祭炼成功,是要多少人的鲜血啊!就是将整个江湖、整个人间的人杀了也都是不够呀!”

  “呲”张小花倒吸一口凉气,若是这般……整个人间都要变成地狱了!

  “快,小花,趁雅还被我阻止,你……你快杀了我!”梦说着,就是想要将那魔旗撤下,可……无论她如何用力,那魔旗都纹丝不动,梦几乎是要哭了,高叫道:“小花,用飞剑……用逐梦!让逐梦……变成诛梦吧!”

  张小花也是泪流了,逐梦……几次伸缩都不能近前……

  “梦,我……如何能舍得你?我如何能亲手的杀你?难不成……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张小花嗓子都要沙哑。

  看着逐梦小剑迟迟不肯上前,梦一脸的苦笑,微微摇头,说道:“小花……你……你错了,你……你其实根本就……不爱我的!”

  张小花也是摇头:“梦,你说什么傻话?我又能如何不爱你?”

  “这是真的,不是你的心在爱我,也不是我的心在爱你,而是……而是雅用的同心咒……在作怪!你雅强行用同心咒将我们两个的心困在一起!!!”梦苦笑着,泪刷刷的下!

  “同心咒???”张小花一愣,不知如何回答。

  “小花……你觉得……我们在鄱阳镇外只简单的见过一面,就能刻骨铭心一辈子么?就能以后日日思夜夜想,茶不思饭不想吗?”梦哭着说道。

  “怎么不能呢,梦,我一直都是这么对你的,而且……有时想到你,心中还会隐隐作痛,隐隐的欢喜!”张小花微微摇头。

  梦的眼中发出一丝的神采,嘴中欢喜道:“我……我也是的!”

  可随即就大摇其头,说道:“可……可我们是被雅用同心咒所困住的呀,这……这都是雅 的所为!”

  看看张小花依旧的不解,梦抹抹眼泪说道:“其实,早在雅……来到这里的时候,先是创建了天龙教,她自命帝释天,又着力培养了几个天王,而为了增长自己的功力,雅又创建了大林寺,将魔界的功夫结合她从佛宗得到的一些功法,就形成了大林寺一支,大林寺功法表面上看是佛宗功法,可底子里却是魔教功法,所有大林寺和尚修炼有成,最后圆寂之后的舍利都成了雅增长功力的丹药!”

  “后来,雅在跟浣无心、月明心和阳昊涯抢夺一件极其罕见的东西的时候,被三人击成重伤,在雅躲在大林寺归元塔中疗伤的时候,意外发现佛宗一种忘情的心法,小花,你也知道大林寺的和尚是戒色的,他们之所以戒色,就是因为这种心法,而这心法不过是雅无意间从佛宗抄袭而来的。雅参悟了这忘情的心法,又结合魔教的某种秘法,雅寻到了一种能长生不死的方法!”

  “长生不死???”张小花几乎要叫出声的。

  “是的,真正的长生不死。”梦看看张小花,说道:“你没看我么?都活了多少年?”

  张小花茫然的点头。

  梦叹息一声,接着说道:“雅的这种方法……就是找寻一个男子,根据心法将同心咒施法布在雅和这男子的心中,于是雅就跟这个男子相爱,相恋,并成婚,这个男子就是除了雅之外的第二代帝释天。然后,雅跟帝释天就生下了一个女儿,也就是第一代的圣女,这个圣女是独立的人,可是因为雅跟帝释天有同心咒的缘由,这圣女的意识中,有雅的意识种子!等圣女六岁的时候,雅根据秘法……悄然死去,而雅一死,她在圣女意识中的种子就开始发芽,那时……圣女就开始意识混乱,等过了数月或者数年,雅的意识长大,就会将圣女的意识吞噬,这圣女就成了雅,此时的雅跟普通的人没太多区别,大部分时间应该留在天龙教,然后……雅 就会到大林寺的归元塔去,将归元塔内的舍利吞食,增长功力!”

  “等雅的实力有成,到了一定的年纪……雅就有要到江湖上寻找另外的男子,再一次施展同心咒,让自己跟另外的男子……相爱,相恋……如此这般……天龙教的圣女……永远都是雅……”

  “你明白了吗?小花,这就是天龙教所传的,帝释天跟圣女的孩子一定是女子。而先有圣女,然后有帝释天,有了帝释天,才有八部天王也是如此得来!”梦看着张小花眼中又是流泪,哭着道:“而我……就是这一代的圣女,也就是转世的雅,小花,你……就是这个雅今世要在江湖上挑选的男子,你注定是要跟雅相爱、相恋、相濡以沫的,你注定就是这代的帝释天,你们的女儿,也就是下一代的圣女,也是下一代……雅的转世!这事情本是应该雅成年之后再做的,可不知为何……居然在渡口遇到你的时候……就做了……”

  “或许……是因为你长得跟那个叫什么萧华的真人极为相像,而雅对这个萧华真人又是极为忌惮,所以……在渡口遇到你的时候,第一时间就觉得你是她最大的威胁,而将她最为厉害的同心咒在你身上施展吧!”梦想了一下,似乎在回忆的说道:“这……也就是你爱上我的唯一缘由吧!”

  张小花听得面如土色,眼中迷茫,不知道如何回答,他万万想不到,自己对于梦的刻苦铭心的爱,不过……就是人家游戏人间的手段,是人家长生不老的方法!

  “所以……小花,我……我没资格跟你说爱,我们的爱……实在是一种荒谬!”梦哭得眼泪婆娑:“不过,根据雅的记忆,似乎……她从你给她的戒指中找的了其它的方法……或许以后……你们的女儿……不会再有这种悲剧!不过……绝对不会,雅……她要将你吞…….”

  刚刚说到这里,梦的眼中一片血红,随即脸色一冷,口气又是变了:“哼,一个小小的意识,还想做什么风浪不成?这等小东西,本座也不知吞食过多少!”

  然后看看张小花,冷冷道:“既然你已经都知道了,本座也不再多说,虽然本座已经找到不用转世就能长生的方法,不过,还不能保证此方法的完全有用,所以,你作为这代跟本座一同种下同心咒的男子,这辈子就要守在本座的身边,除非万不得已,本座绝对不会舍了你的!”

  张小花此时已经眼神坚毅,盯着雅冷冷道:“你的方法就是魔旗么?”

  “呵呵,正是的,就是魔旗,一种祭炼万灵血的方法,若能成功,不消说是本座,就是你,本座也能保证你长生!”

  张小花微微摇头:“这等长生……不要也罢!”

  “哈哈哈,这等长生……不要也罢,好大的口气!”雅狂笑道:“本座从数万年前就苟延残喘,圈养大林寺,放养魔界功法,寻找圣女和帝释天,所做的一切不都是为了长生?你才活了多久?怎么能知道长生的妙处?”

  “哼哼,古人云的好,朝闻夕死,若能明白生活的真谛,两个人真正的爱过,即便只活了一日,也是足矣,若不明白为什么活,不知道什么爱,只将爱当做自己苟延残喘的工具,那……你即便是活了数万年,再活到与天地同寿又有何用?”

  “哈哈哈哈”雅又是狂笑:“你一个小小的人类,不过就是本座血食的角色,居然还要跟本座谈爱?爱是什么?本座从来都不须知道,也从来都不想知道!你们不过就是卑鄙的生物,你们的情感更是卑贱之极!而且……你们口中的爱,根本就是假的,根本就不存在,根本就是本座的一种……功法,你们……还居然当真?本座看那小东西在那里折腾的够呛,还真是执着,居然……不想被本座吞噬!”

  随后,又是一指孔雀和张小虎等人道:“本座知道,传香教的月明心,缥缈派的阳昊涯,本应该能修炼有成,可偏偏被什么所谓的爱耽搁,双双道基大损,一个在莫愁湖畔顾盼自怜,一个却寻到大林寺中,找我这个魔界帝释天找寻斩断情丝之法,哈哈哈哈,他们最后的结果呢?一个是被本座镇压在蹙眉塔下,永世不得超生,一个是死在缥缈峰上,不得六道轮回!”

  “可是……他们毕竟……爱过!”张小花听了大怒,神识微动,数道剑光冲着雅就是刺去,那部位正是雅没有魔旗覆盖的头部!

  “咯咯,你终于肯下手了!”雅笑道:“你若是将我杀了,可就永远见不到梦了!”

  小剑如电,正是刺在雅的脸上,可……就在飞剑接触雅的脸部时,魔旗悄然往上延伸,将雅整个脸面都是遮盖,正是挡在小剑的前面!

  张小花本没想到这般就能建功,飞剑使出的同时,将手一探,想要将昊天镜拿出来,哪知……那昊天镜居然跟其它九个法器连在一起,张小花急切之间,并不能拿出,没奈何,张小花将旁边的伽蓝盘拿了出来!

  见到张小花拿出伽蓝盘,孔雀牙齿微咬,不知心里是什么滋味,虽然她早就猜到静刚大长老乃是张小花下手诛杀,可心里一直都不想承认!

  张小花已经顾不得许多,将那伽蓝盘往手里一托,右手法诀一掐,真气从指尖发出,随即又是往那盘中一点,只见从那伽蓝盘中生出一团淡蓝的光华,一阵波涛汹涌的声音从光华中响起,随后,张小花咬牙将手一指,那光华如同水柱一般,径直就往雅的头顶盖去!

  “哈哈”雅大笑:“你不过炼气期修士,能有多大作为?这一点儿先天之水连给本座洗脚都不够!”

  果然,雅根本就不动,等到重若山岳的先天之水落下,只将袖子一挥,一道淡淡的黑气从魔旗中生出,化为一朵淡黑色的莲花,正是托在那淡蓝的光华之下,那水声虽然汹涌,可无论如何都砸不下来了!

  接着,张小花也不怠慢,从怀中取出缚龙环,往那空中一抛,那缚龙环见风就长,一道道烈焰随即而生,化为一丈左右的圆环往雅的头上就是罩下……

  “些许玩具,不过都是本座以前玩耍所用罢了!”雅脸上带着淡淡的笑,也不催动魔旗,只将手往空中一点,一道赤红的光华一闪,正是击在缚龙环上,“吭”的一声响,缚龙环上的光华顿敛,火焰也是熄灭,“噗”的一声,从半空之中跌下!

  “哼~”张小花鼻中冷哼,探手从怀里又是取出两支紫凤钗,一手一个,全身的真气都是送到这两个紫凤钗中,“咔嚓”“咔嚓”两声如雷一般的震响,从两个紫凤钗中传来,瞬间,分别从两支紫凤钗中生出两道雷电,这两道雷电又是有所不同,左手那道紫中带着金光,右手那道紫中带着白光,两道闪电飞出紫凤钗,立刻就从四周空中汲取天地元气,不断的扩大,而等两道闪电飞得近了,又有无数细小的闪电从两道闪电之间生成,等飞到雅的头顶,已经成了一片发出“滋啦啦”的网状闪电!

  “这紫凤钗……乃是月明心和阳昊涯的定情之物,本座如何没见过?若是他们两人用来,本座或许能有些忌惮。你虽然已经尽力,可惜修为实在是太差!紫凤钗这等……威能……实在是萤虫之光!!!”雅见了,似乎没有紧张的样子,只轻描淡写将手指一弹,又是一道赤红的光华击到电网的中央,“霹雳”之声连连,无数的雷光在赤红的光华之下,飞速的湮灭,不过呼吸间,就是灰飞湮灭!

  而那赤红的光华还有一小缕,并不停歇,径直往张小花手中的紫凤钗击来,张小花眉头一皱,立刻将紫凤钗收回,探手又是拿出一物,正是早先得到的那个跟小印章差不多的东西。

  只见张小花将小印章往天上一扔,那印章立刻涨大……化为巨石一般,径直往雅的当头砸下。

  “哈哈,小情郎,怕是……你手里没什么好东西了吧!”见到张小花击出小印章,雅几乎要笑出声来了,将手一指,那印章立刻在空中滴溜溜的一阵乱转,从半空之中跌落……

  可张小花手里的东西还真不少,不等小印章跌落,又是从怀里拿出一样,正是所谓的七宝妙树!

  “嘿嘿,小情郎,你的宝物还真不少,可惜……这七宝妙树乃是佛宗之物,你……驱使的了么?”雅冷笑道。

  “砰”的一声响,赤红色的光华就是击中七宝妙树,张小花手中一震,旋即又是胸口巨震,根本不知道雅是如何出手的!自己的身形已经控制不住,手里拿着七宝妙树就是往张小虎他们的方向跌落下来。

  张小花身在半空,胸前一阵的气血翻腾,一口鲜血就涌上了咽喉。等他落在九品莲台的旁边,仅仅能将气血平复,一小缕鲜血……还是从嘴角渗出。

  “小花……”张小虎见到张小花吐血,立刻慌张,叫了出来,而孔雀和陈晨……看到张小花隐隐带着丝丝金色的鲜血……不由大惊失色!!!

  “哈哈哈,如何……”雅狂笑道:“得了魔旗……本座虽然只有不到当年三成的修为,可在这里……也根本没有任何的对手!”

  说着,一道如凝实般的神识从雅那里发出,极为凌厉的往张小花这里扫来!

  “这……”张小花愕然,这神识极其浓郁,又是沉重,自己的神识跟雅比了,不过就是不会走路的婴孩儿!

  张小花眼睛看着这跟梦一般的面孔……不,雅本来就是梦,将眼睛睁得大大,牙一咬,再次将手往怀里一伸,刚才昊天镜并不能被自己所驱使,应该是跟钱袋之内十个法器一起的缘由,可是此时,张小花除了这昊天镜之外,也只有一些珠子,一些葫芦之类的,并不知如何的用法!

  想着,张小花就是将那昊天镜祭出,似乎,昊天镜极不愿意出场一般,拿在张小花的手里重若万钧!

  “啊???昆仑镜!!!”雅见到昊天镜,眼珠子几乎都是要跌落的,不可思议的指着张小花道:“你……你几时见过萧华了?他……他也来这里了么?”

  说着,眼睛还不是看看,神识也是往四方无穷的散开!

  张小花哪里容她多想,虽然他不曾将昊天镜第一层祭炼的口诀练成,即便这昊天镜也还是不听他的号令,他依旧将真气不要钱一样的灌注到昊天镜中,得了真气的昊天镜逐渐的在镜面上发出淡淡的光华,镜面也渐渐的模糊起来……

  而雅左右寻过,并不见什么所谓的萧华真人,这才放了心,再看看张小花那种将真气注入昊天镜的法子,不觉就是笑道:“小郎君,想必你是没见过萧华,你这镜子也不是什么昆仑镜。那萧华的昆仑镜可不是你一个炼气期小子能驱使的……”

  可随即又是歪着脑袋道:“可……为什么你跟萧华长得这般相像呢?而且……你没见过萧华,居然还能易容成他的样子呢?真格是古怪的!嘻嘻,不过,若这镜子真的就是昆仑镜,那本座……岂不是可以……随意的遁入虚空之中?”

  正说间,那昆仑镜上光华大盛,似乎要有什么东西冲出来一般,可……雅似乎都不慌张,神识只在张小花四周一扫,又是笑道:“莫用力了,小情郎,这若不是昆仑镜,就算是能使用,也不能将本座如何,可若是昆仑镜,那又是开天十宝,非神仙一般的修为能用,你……就是个凡人,如何能驱使的了?不若留下一点儿真气,我们坐下来好好的聊聊呢?”

  话音未落,那昊天镜果然又光华黯淡,而张小花觉得一股巨力从昊天镜上传出,正是击中自己的丹田,一种无与伦比的难受从体内涌出,“噗”地一声,一口精血喷了出来,正是落在那昊天镜上,“刷”的一声,昊天镜光华猛然一盛,一股巨大的吸引力从昊天镜上传来,如巨鲸吞水一般将张小花体内的真气一扫而空,“嗡嗡”昊天镜一阵轻轻的颤抖,猛然就是一道蒙蒙的光华射向雅……

  雅见到张小花一口血喷到昊天镜上,就是觉得不妙,等光华刚出,立刻就闪,一脸数个黑色的幻影在张小花的面前出现,那昊天镜的光华笔直的往那幻影上一撞,所有的幻影都化为粉碎,正是露出身在半空的雅。

  “昆仑镜~~这真是昆仑镜?”雅犹自不信,可身形还是不减……那昊天镜的光华也如同跗骨之蛆,雅飞到哪里光华就追到哪里!

  “哼,即便是昆仑镜,哪又如何?”雅飞了片刻,脸上一冷,将身形落下,手中一挥,那魔旗从她身上就是抽出,往半空一祭,正是挡在光华前,那光华“噗”的一声击中魔旗,魔旗上黑气涌起,犹若被热水浇中的雪花,瞬间就化为乌有!

  雅极为心疼的看着魔旗,上面黑气逐渐的黯淡,而好在……昊天镜的光华也逐渐的消散……

  等昊天镜的光华完全消散了,雅才长长出了口气,一转身就落在张小花的面前,上下左右看看张小花,眼中的神情极其古怪:“你……你到底是谁?萧华的昆仑镜怎么落在你的手中?”

  张小花看看雅,早将昊天镜收入钱袋,冷笑道:“我当然就是我,萧华是谁我并不知道,这镜子叫昊天镜,并不是你所谓的昆仑镜!”

  “啊!!!果然是昆仑镜!”雅脸上兴奋不已,可脸上又是极为不解:“昆仑镜乃是对昊天镜的尊称,这镜子本就是昊天镜!”

  说着,脸上又是挂起冷霜:“本座管你是如何认识萧华的,你……还是快将昆仑镜交出来吧!”

  一股无匹的神识往张小花就是攻来……

  可就在神识碰到张小花的时候……那神识突然戛然而止,极速的回收,雅的眼中,那红色逐渐的黯淡,梦……居然又出来了!

  “小花……我……怕是只能最后一次见你了,我……有句话一直都想跟你说,若不说出来,我……我死不瞑目!”梦虽然没有修为,可是,在魔旗的扶持下,也飘飞在半空之中。

  此时的张小花哪里还在乎她是梦,抑或是雅?勉强运起最后一丝真气将身形飞起,来到梦的身边。

  “小花……你莫要嫌弃我!”梦说着,将手伸出,正是攥住张小花的手:“我的意识虽然有雅的种子,可我的心、我的身都是爱你的!”

  “嗯,我知道!”张小花含泪点头。

  “其实……小花,我觉得我挺幸运的,雅先前也不知道吞噬过多少圣女的意识,每一个都是几岁的大小,那些圣女从来都没有尝过爱和被爱的滋味,我很感激老天,在我必然的结局中安排遇到了你,跟你有了心心相印的爱。虽然……这爱不过就是同心咒的作用,可……小花……它真的就是我们之间真正的爱,爱……就是爱……不管是用什么方式出现的,有了,就是有了,虽然这爱很卑微,很浅薄,也很短暂,跟其它爱恋不同,可她毕竟也是一份爱,是属于你我的爱。这爱异常的纯净,异常的真挚,我愿意拿我并不久远的生命来护卫这份奇异的爱,请你相信,我真的爱你!!!就是雅……她也无法否认!”

  张小花张张嘴,想说什么,可什么都说不出来!

  梦又是攥住他的手,说道:“我一直都想跟你过相濡以沫的生活,可惜……咱们这约定,怕是不能成真……不过,或许相忘于江湖更是适合我们,既然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那小花……我们就相忘于江湖吧!虽然这个江湖极远极大,我的心中永远只有你!”

  突然,张小花的手一紧,梦的眼睛又是开始发红。

  “快,小花,没有时间了,我觉得自己愈发的虚弱,你……若不趁我还在下手,就永远没有下手的机会了,若是你都活不了,咱们如何能相忘于江湖?若是你都无法击杀雅,那……天地间又有谁能遏制她?这……世间之人怕不是都要被她杀了祭旗???”

  眼见梦的双眼逐渐的发红,而梦的脸上既是不舍,又是绝然,张小花将牙一咬,逐梦化为无数剑光就是往梦的咽喉之处刺去!

  可,就在飞剑刺入咽喉的时候,那魔旗往上延展,一下子就将飞剑挡住,飞剑再也刺不下!张小花大惊,神识再动,又是击向梦的头颅,可魔旗竟跟刚才一样将整个头颅都是覆盖,飞剑亦不能入!

  “哈哈哈”雅终于出现,攥住张小花的手:“好有情意的郎君,不过,你这是什么亲密的手段?”

  飞剑无功,又是飞到张小花的身前。

  张小花看到逐梦,眼中一亮,左手一伸,就是攥住,随后无名剑法的招式一伸就是刺往雅的咽喉,左臂之处那莫名的流动从神秘之处而出,顺着手臂就流入逐梦之中,“嘿嘿,就这等小剑,也能伤我?”雅极度的不屑一顾,就像拍苍蝇一样,将小剑从自己的咽喉之处拍下!

  张小花并不停手,顺势就是刺向雅的心窝。

  “小情郎,莫非……你现在就想动手动脚?”雅笑着,将高耸的胸脯挺立一下,可还不等她再说第二句话,逐梦就是刺到雅的胸前,魔旗上漆黑的雾气翻腾,赤红的光华频闪,可……就听“噗嗤”一声响,那飞剑不能刺入的魔旗一下子就被逐梦刺了个透,就在雅还在娇笑的时候,逐梦正是刺入她得心中,而那流动也流入她的心中!!!

  “这……”雅脸色惨白,不可思议道:“你……这是……什么法器?”

  张小花不敢回答,他手中的逐梦正刺中一个极硬的所在,随着流动的进入,那极硬之处立刻炸开,发出极强的力道,极速击中逐梦,逐梦……此时应该叫诛梦的好,瞬间就是化为粉末……而紫红的鲜血从雅的心口流出……一下子就流到魔旗之上,魔旗吸了雅的鲜血,立刻赤红的光华再闪,雅大惊,急运心法,想要将心中的伤口治愈,可惜,那神秘的流动将雅的心已经破坏,无论雅用何种方法,心中的血……依旧不停的流出,而心随着流动的流淌……逐渐被破坏!

  “你……”雅手指张小花,再想运法力击杀,已经来不及,不过片刻之间,魔旗就渐渐从雅的身上脱落,露出身穿紫色衣袍的雅来!

  “小花……你终于成功了!”雅眼中的红光收敛,梦又出来,笑道:“我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你了,可你……终于击中了雅的要害,雅顾不得再吞噬我,她……在找办法救自己!”

  随后,梦看看依旧飘飞的雪花,还有彤云密布的天际,怅然道:“这……就要走了么?我这就要离开人世了么?不过,能跟心中的情郎陪着一起这么久……我也满足了!”

  “小花,你说……这世间真有长生不老的么?雅…..她这般无情无义……活了那么久有什么意思?若是……有什么长生不老的药,我自己也是不用的,要服用,还是咱们一起服用……”

  张小花心里一动,飞身上前,将梦揽住怀里,从钱袋中取出“延寿丸”,拿到梦的眼前,悲声道:“这……或许就是你所谓的长生不老药吧!”

  “这个?”梦奇怪,伸手接过,打开瓶子,看看里面的那颗药丸,可随即,脸上就是现出一副古怪的笑容,只见她微微摇头:“这东西我认识,从雅的记忆中,这似乎是修真界极其珍贵的驻颜丹,服用了它,能一辈子保持当时的面容!”

  “哈哈哈”梦的眼睛又是泛红,雅说道:“这等丹药正是女子的所爱,本座临死了还能得到,那……还是让本座服用吧!”

  说着,雅将手中的驻颜丹就要送入嘴中,可她得手刚刚到了嘴边,又是伸了出来,递到张小花的嘴边,梦说道:“小花,你吃了吧!希望你能保持现在的容颜,过了一百年都不变,等……等我下辈子……再来找你!!!”

  梦的双眸仅仅盯着张小花的脸,似乎要将他的容貌深深的烙在心中,就是什么转生、轮回都不能磨灭。

  张小花含泪,鼻中嗅着梦手指间的甜香,将那驻颜丹含在嘴中,那驻颜丹入嘴即化,化为一股药力入了腹中……

  “对了,小花,刚才雅已经将入密林的羊皮卷毁掉,不过,我知道她并没有将以前的那个毁掉,她将东***在……”梦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低声在张小花耳边说了几句!

  此时的张小花悲痛万分,哪里还会在意这些?

  梦胸口的血虽然流的慢,可一直也都在流……张小花知道,血流完的时候也就是梦离开的时候,他……以后就再也见不到自己心爱的人,他们两个的手十指相扣,眼睛相互的看着……久久不语……

  突然间,梦脸色大惊,一推张小花道:“小花,快走……雅孤注一掷……要跟你同归于尽!”

  紧接着,梦最后一次深深的看了张小花一眼,左手用力,将张小花的头揽了过来,深深在张小花的唇上吻了一下,笑道:“我……猜到了过程,可…….我没有猜到结局……这过程……我永远刻骨铭心,小花,等……来世……我再来爱你!!!”

  说着,将手一挥,双手紧紧攥住魔旗,将眼睛深深的闭上,梦的脸随即就开始变幻,先是痛苦,后是皱眉,然后开始散发各色的光华,最后,只见梦的身躯蓦然就是飞上半空,“轰”的一声爆开,将那魔旗震得飞出……

  “梦…….”张小花大叫,飞上半空,一伸手就是将魔旗拿住……可魔旗上除了一道正在消失的血迹,就是张小花送给梦的那个戒指!

  正在此时,张小花蓦然感到,心中“啪挞”一声响,好似打开了一把锁,那打开锁的钥匙就在前方的半空之中……张小花一愣,随即好似明白了一般,左手一张,将泥丸宫内所有神识都是放出,一股脑儿涌入破妄法眼之中,等那银白色的眸子张开,张小花清楚的看到,就在他眼前不远处,梦向远方飘去,在梦的旁边……一个跟梦长得一模一样,可身上一片漆黑,头上长角,背生双翼的雅,也是轻飘飘的飘飞……张小花不及细想,闪身追了上去,可就在张小花要追上的时候,在梦雅的身边……一道闪着漆黑缝隙打开……两人的身形就是要往缝隙中钻进……

  “梦……”张小花大喊着,伸出右手……抓向梦的手……梦似乎觉察,转头看来,正是那双大眼,浓浓的眉,一个酒窝,一颗美人痣……

  (第一卷完)

  (于2011年11月24日 22:53)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嚣张王爷:呆萌王妃快入怀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溺爱成瘾:少将霸宠小甜心霸王硬上弓:总裁惹不起重生之老婆大人你不乖道士不好惹一世专宠:冻龄男友已上线三国之龙图天下步步诱婚:总裁狂宠契约妻唐先生,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