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第一卷 大结局 相忘于江湖(上)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34:5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异世无冕邪皇九幽天帝万兽战神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第一卷大结局 相忘于江湖(上)

  只是,当场内众人都认定,这有能力抢夺到四张羊皮卷的人必定是水云间的白艳秋时,再看到身形停在半空的人影,不觉目瞪口呆了,因为那站着半空之中,紧皱着眉头,将目光看向手中的,不是别人,正是身着紫色衣衫的梦!!!

  张小花朝思暮想的梦!

  身为天龙教圣女的梦!!

  而众人心中一致怀疑的白艳秋,正是惊恐的站在远处,一手捂着嘴,呆呆的看着身在半空之中的梦!

  只见,梦不顾场内众人惊愕的目光,一边左右翻看羊皮卷,一边嘴里嘟囔着:“这……这怎么可能?进出密林的玉简不是已经毁了么?这世间怎么会有这等奇怪的事情呢?这羊皮卷……是从哪里来的?”

  一连几个疑问,让梦的脸上闪出奇异的神采!

  可瞬间,梦就是抬头,看看远处一个方向,笑道:“管它这羊皮卷从哪里来的,一并毁了就是!”

  说着,将手一搓,就想毁掉,就听地上传香教弟子中陈晨叫道:“紫霞师妹……且住!”

  梦一愣,缓缓的转头,看向陈晨,展颜一笑,道:“陈晨么?你是叫我吗?”

  陈晨大楞,道:“当然是叫你了?紫霞……”随即转头看看静逸师太等人,说道:“紫霞师妹,我知道你是天龙教圣女,本应该是为天龙教效力,可是…...你也要想一想啊,你……在失去记忆的时候,是我传香教静轩师伯将你带回了传香教,收你做徒弟,教授你武功,把你呵护备至;而在幽兰暮炼中,我也是一直都看护着你,将你从兽群中带了出来;任逍遥仗剑闯遗香,也是教主大人往开一面,成全了你们两个;就是在武林大会上,你说走就走,教主大人也没说什么的!你还记得么?你在离开遗香峰的时候,说过什么吗?我们在见面的时候,你还要我叫你紫霞师妹……这可是你亲口说的呀,我叫你紫霞师妹了,你……为何不答应?”

  “哈哈哈哈,静轩?你以为本座想去你传香教?若非静轩好心办坏事,本座能是现在这般……”可不等梦将话说完,突然就是眉头紧皱,嘴里嘟囔着:“我……”刚才还是神采万道的双眼突然空洞起来,旋即露出痛苦之色……“啊…….”梦尖叫一声就是跌落,身体在地上翻滚,“你出去……”梦一声大叫,就是从地上跃起,眨巴眨巴眼睛,双眼看看众人,一脸的迷糊……

  “紫霞师妹?”陈晨见状,抑制住自己的惊骇,低声道。

  “哦?陈师姐……你们也来了?”梦一抚凌乱的头发,勉强笑道。

  陈晨眼珠骨碌一转,笑道:“嗯,我们来了,你把手中的羊皮卷教给我吧!”

  “羊皮卷?”梦很是自然就看向手中的羊皮卷。

  “小雅……”帝释天在远处喊道:“快毁掉它,这羊皮卷一定要毁掉……”

  “这……”梦有些犹豫。

  正此时,一个惊喜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梦…….”

  可这声音又突然戛然而止,等众人看过去的时候,只见张小花易形而成的潘安道长,正是从远处飞了过来!

  只是,此时的张小花脸上通红,嘴张了张,似乎……演砸的样子!

  可随即,还不等张小花掩饰什么,他就被场内悲烈的境况所震撼,然后,猛然抬头,当看到缥缈派众人都还活着,自己的二哥只是身上有伤的时候,心中的石头才落在地上!

  他也顾不得在跟梦说什么,毕竟潘安是不认识梦的,所以,他只深深看了梦两眼,折身飞到张小虎的身边!

  张小花的出现,算是将仙道四派优势落实,阿修罗天王见到情势不妙,也就收了修罗剑,稳稳的站在那里,静看场内的形势发展!

  “张大帮主,你……没事儿吧!这……这究竟……怎么回事儿?”张小花看看地上的死尸,看看远处的白艳秋,还有旁边的天龙教五大天王,很是纳闷……

  “潘安道长……”孔雀平静道:“此间事情甚为复杂,一时半刻也说不清楚,麻烦道长一下,咱们四派的四张羊皮卷被天龙教的……紫霞抢走,道长还是赶紧将羊皮卷拿回来,咱们好进入这密地之中,若是任何一张羊皮卷被毁,咱们多年的希望都要化为泡影!”

  “紫霞?她……能将羊皮卷抢走?”张小花一愣,不觉脱口而出。

  “她为什么不能?”孔雀一怔,反问道。

  “哦,没什么……”张小花转身,果然,梦的手中攥的正是四张羊皮卷。

  张小花走上前,沉声道:“紫霞姑娘,麻烦你将这四张羊皮卷交给贫道,贫道保证,这里绝对不会有人会伤害到你!”

  “可……”梦眼中泛起若有所思的神情,镇定的说道:“我天龙教伤亡惨重……五位天王都有伤势……你能保证他们都不会陨落么?”

  “这……”张小花有些犹豫,目前场内的情况,张小花绝对有决定权,可是……他如今代表缥缈派,若将天龙教天王放走,缥缈派自是跟天龙教站在一边,仙道三派必会跟缥缈派为敌,可若是将天龙教天王都是杀死,这帝释天可就是梦的爹爹,梦能同意么?一瞬间,张小花就明白,自己先前的所想……颇为荒谬。

  张小花没奈何的转过头,看向张小虎,他想听听二哥的意见:“张大帮主……这可如何是好?”

  张小虎当然知道梦跟张小花的关系,他也极度的无奈……

  就在张小花不知如何是好,孔雀、陈晨等人想要开口劝说的时候,梦的声音又从张小花的身后传来:“张小花,你睡醒了?不过,你……你莫要再装了!!!”

  “啊????”张小花大惊,转头看向梦,只见梦脸上痛楚刚过,额头还微微带汗,眼中已经没了刚才的惊慌,取而代之的,正是一种嘲笑!

  “贫道……”张小花还待辩解,又听梦笑道:“本座跟你一路从遗香峰到大林寺送信,又一同被擒拿到水云间,你的事情……本座如何能不知?这世间有几个仙道之人,本座比谁都清楚,哪里还会冒出来一个潘安道长?不过,张小花,你这……易容之术……啧啧,确实的高明,就是本座也看不出什么破绽来!”

  “本座???你……你不是梦!”张小花大惊:“梦去哪里了?你是谁???”

  “本座当然不是梦啦,本座乃是天龙教圣女雅!”梦冷笑道:“你的面目都被戳穿了,还不赶紧恢复塌鼻梁、小眼睛的样子?那个样子看起来…..还算顺眼,比着什么白面的小生强多了!”

  张小花脸上通红,侧目看看一脸惊骇无比的静逸师太,还有长生大师,更有远处睁大双眼,从来都没想到今日如此多突变的白艳秋,叹口气,易形术的真气撤去,露出原来的面目!

  “啊???你……”旁人还不算惊异,可面对张小花的雅突然歇斯底里的叫了起来:“萧华?萧真人……你……你怎么来到这里了?”

  张小花大楞,“萧华”这名字怎么这般的耳熟?随即他就是醒悟,好似在月明心的元神投影之中也是听过吧。

  就在张小花醒悟的同时,雅也醒悟了,破口大骂道:“张小花,你……你易容成谁不行啊,偏偏易容成萧华,快,赶紧回复原型,否则本座对你也不会客气了!”

  “这……”张小花无奈,这本就是他本来的面目呀,不过,微微一寻思,还是易形成原来塌鼻梁,小眼睛的样子。

  而雅看到张小花这副样子,才长长出口气,骂道:“以后……你易容成谁都想,绝对不能易形成他,否则本座绝对饶不了你!”

  “萧华?这人是谁?”张小花奇道。

  “别问了,你永远都不会碰到他的!”雅皱眉道:“这个名字以后你提也不要提!”

  “是,梦!”张小花随口应着,可立刻又是醒悟,这眼前的不是梦啊,不觉有是冷笑道:“雅,我的梦呢?她在哪里?”

  “呵呵,梦在哪里呢?不就在你眼前么?我本就是雅的,可是你偏要叫我梦,那我当然就是梦了?”雅轻笑道。

  “可……”张小花不知如何回答,只摇头:“你肯定不是梦!”

  “怎么可能?”雅上前一步,将唇凑了上来道:“你尝尝,跟原来的味道一样,我怎么可能不是梦呢?”

  张小花脸上大红,退后两步。

  雅见状哈哈哈大笑。

  张小花眼睛瞄到雅手中的羊皮卷,一伸手道:“那……你先将羊皮卷交给我?”

  “给你?我为什么要给你呢?”雅嬉笑着,将身体往前面蹭了蹭。

  若是以前,见到梦如此,张小花心里早就欢喜,说不得手就揽住了梦的腰,可此时见到,心中顿生间隙,见身形微侧,闪了过去。

  雅见状,将嘴一掩,轻笑道:“你看你,晚间也不是没有抱过,怎么如今就害了臊呢?”

  “你……到底跟梦什么关系?”张小花已经肯定,这跟梦长得一模一样的雅,绝对不是梦,可……偏偏,这雅竟对自己跟梦的事情知晓的一清二楚!

  “我?不是说了么?我就说梦啊!”雅露齿一笑,右脸颊的一个酒窝深深,不正是梦的样子?

  眼见雅有些走神,张小花一个箭步,身形飞去,就是往雅手中的羊皮卷抢去……张小花如今的身手,怕场内的众人都未必是对手,这羊皮卷就是在帝释天手里,估计十有***也是要被张小花抢走的!可是,偏偏,只见梦将手微微一抬,整个手臂都是幻影,张小花的手一下子就是抓空!

  “哎哟,我的小郎君,你为何如此的心急?奴家本想跟你厮守一生的,你这般做法倒让奴家的心都要碎了!”雅娇笑着,丝毫没有生气的样子,只将手一搓,那四张羊皮卷就是化为了飞灰,整个消失不见!

  “这……”仙道四派之前辈,见到羊皮卷被毁,整个人的精气神就是不见,都瘫软在地方。

  “你……怎么把它给毁了呢?”张小花一愣,大怒道。

  “奴家为什么不能毁呢?奴家以前已经毁过一个,再毁一个又能如何?”雅娇笑道。

  “已经毁了一个?”张小花一愣,他可没想过,这江湖上还有另外一张能进入密林的羊皮卷!

  “紫霞…..,在下问你一声,刚才你说静轩师伯好心办坏事儿又是怎么回事儿呢?难不成……她老人家……”孔雀开口问道。

  “小孔雀?你想知道么?”雅不屑一顾的看看孔雀,笑道:“静轩去寻宝物也就寻了,没来由把本座带到遗香峰又是什么道理?平白让本座耽搁了几年修炼,一掌打死她,算是让她捡了个便宜!”

  “什么?你……静轩师太……是你打死的?”张小花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熟悉的脸。

  “怎么……不行么?本座正在修炼,偏偏被她带走,还到了传香教,那护教大阵就是本座也不好破掉,若非在幽兰大峡谷内得了一个妖丹,本座……”雅冷笑着说道,还不等她说完,张小花又是大惊,猛然醒悟,用手指着雅说道:“你……是你将小黑的娘亲刨成两半儿,将她肚子里的妖丹拿走了?”

  “嘿嘿,正是的,小郎君……你居然到了那座山峰么?本座还以为只有本座跟小晨晨到了那里呢!”雅毫不掩饰。

  “紫霞……幽兰暮炼的兽潮……是你一手……惹起的???”陈晨不可思议的问道。

  “呵呵,正是妾身,唉,不好意思啊,当日修为尚浅,没想到居然惹动另外一个小东西!”雅笑了,又对张小花说道:“不过,从今以后绝对不会了,小郎君,妾身的修为虽然还没彻底的恢复,可若是对付那个小貂肯定没问题,这……可还要感谢你啊!”

  “我……”张小花着实的愣了,他实在搞不清楚眼前的雅跟梦到底什么关系,难不成是孪生姐妹?可……从来都没听梦说过呀!

  “当然啦,不感谢你感谢谁?”说着,雅将自己的右手举起,露出右手无名指上那个黝黑的圆环,笑道:“若非小郎君将这储物戒指送给妾身,妾身怎么能在这戒指中找寻到我魔教失传已久的功法呢?”

  “啊?这……这是储物用的…...什么戒指?”张小花大惊:“我……我的神识为何不能探知?”

  “小郎君是修真的,当然不能用魔界之物了,这有什么奇怪的?”雅依旧笑容满面,将手一举:“这储物的戒指就是在修真界,在魔界也是好东西呀,真想不到小郎君的运道居然如此的好,本座可从来都没在这里找到过如此美妙的东西啊!”

  “唉,只可惜,这戒指中的功法只有下部,并没有上部的基础法诀,倒是让妾身费思量了!”雅轻叹道。

  听了这话,张小花突然想到被自己仍在钱袋中的跟戒指一起发现的黑色玉简。

  “啊~~~”突然间雅的脸上一阵扭曲,好似极度的痛苦,将张小花正要说出的挡了回去,看着雅痛苦的面容,张小花的心没来由的一疼,雅的眼睛从神采无比,又是到了空洞,随后,又是有了神色,等那双眼睛,回过神来,见到张小花,不觉惊喜道:“小花,你也来了?”

  随即,看看四周,一掩嘴巴,低声道:“任逍遥,你……来了?”

  可随即,不等张小花说话,眼睛又是闭了起来,过了片刻睁开,那眼中竟然满是苦楚,蕴满了泪水!

  “小花……”梦一反刚才的趾高气扬,低声道:“我……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起……”

  “你……是梦么?你……还是雅?”张小花想上去,可是,踏前一步,又是站定,试探的问道。

  “我当然是梦!”梦的眼泪从眼中里流出,哭着说道:“但是……要让你失望了,同样地,我……也是雅!!!”

  “啊???”不光是张小花,满场中人,除了帝释天,都是一脸的惊讶!

  阿修罗天王将身一纵,就要冲过……

  “站在……”张小花一声冷哼,逐梦小剑如飞般过去,化为六十四杆小剑,密密麻麻挡在阿修罗的面前:“你若是再踏上一步,贫道立刻要了你的性命!”

  阿修罗看着眼前剑光闪闪,惊骇的无比,看看不远处跌坐在地上的帝释天,那帝释天似乎成竹在胸,微微的点头,阿修罗这才坐了下来!

  张小花身形不动,六十四个飞剑又是化为一杆犹若游鱼飞到自己的身边,丝毫不理会阿修罗,只关心的问:“梦,若是你……那雅呢?你为何就是她呢?”

  “小花,说起来话长,我也是刚刚才融合了雅的记忆,这才得知其中的一些辛密!”梦留着眼泪说道。

  “融合记忆?”张小花不知所措的喃喃道。

  “小花,还记得我在遗香峰上跟你所说么?我经常梦到我自己杀人,满手的鲜血……”

  “嗯,记得……”

  “那…..不是梦,那是真的!”梦凄凉的说道:“我这身躯中有两个意识,或者说有两个人,白天是我,就是你的梦,而过了子时,我就要睡觉,另一个人,就是雅,她就会醒来,她所做的事情,我都不知道,而我做的事情,她都会知道;等到了寅时,太阳升起,我又会醒来,而雅就是沉睡!”

  “啊,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张小花瞠目结舌了!“可……如今是白天,应该是你呀,雅怎么出来了?”

  “不还是因为你送我的戒指吗?当日见到你手中的戒指,我心里就是觉得喜欢,我自己不知道其中的缘由,可雅知道,她从戒指里找到了修炼的功法,经过修炼如今已经修为大进,她……已经开始渐渐的吞噬我的意识……所以……她也能在白天出现,而她吞噬我的同时……我也知晓了她的秘密!”

  “当……她将我的意识吞噬完毕,我……这个梦就会消失,我……就会变成雅,或者就是你所说的梦雅!”

  “那……你岂不是……就不再是你了?”张小花大急:“我……我怎么才能帮你?”

  “不能,你一点儿都帮不上!”梦惨然的摇头,然后脸上一阵的痛苦,喃喃道:“小花,我……我要回去了……”

  随后,梦的双眼一阵猩红的光华闪过,在没有一丝的痛苦,脸上又是换了另外的一副神情,只是……这神情比先前多了一丝的狰狞!

  雅醒来,看看四周,叹息一声:“唉,梦也是,乖乖的从了奴家就是,何必多费周折?看来,奴家还是要多一些食粮!”

  只见雅话音未落,整个身形就飘起,径直飞往离她最近的天罡大师!

  天罡大师见状,眉头微皱,将手一挥,那衍凡轮旋转着冲向雅的腰间。

  “梦,小心!”张小花脱口而出……随即就是掩嘴,知道自己说错!

  不过,他不太明白为何雅突然离开,或许……找天罡大师有事情?

  “放心,小郎君,绝对不会有事儿!”雅在衍凡轮飞到自己身边的时候,犹自不忘回头笑着说道。

  张小花大羞,就在他低头之际,那衍凡轮正击在雅的手上,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衍凡轮似乎见到了最亲密的人,一阵“嗡嗡”的作响,只在雅的手上缓缓旋转,并不做任何的攻击!

  “这……”所有人都是惊骇,包括帝释天。

  “你这妖女!”天罡大师勉强腾身而起,双手攥在袖内就是击向雅,见到雅丝毫不动,帝释天大急,叫道:“大人小心!!!”

  “大人???”还不等众人醒悟过来,只见雅的手微微一伸,正是抓在天罡大师的头顶,天罡大师连动都不动,任由雅摆布!

  “咔嚓”的一声响,天罡大师的头顶裂开,血顺着就是滴落在地上!

  “你……要干嘛?”张小花大急,他对于天罡大师印象还算不错,神识一催,逐梦化为剑光就是萦绕在雅的四周,“哎呀呀,小郎君?你要跟妾身动手么?”雅笑道。

  “你……要吃食就找帝释天要呗,为何还要杀人?”张小花怒道。

  “咦?小郎君,这大林寺的和尚……就是奴家的吃食啊?”雅一副无辜的样子。

  “怎么可能???”所有人都是惊骇!

  只见此时,从地上腾起黑气,沿着天罡大师滴落的鲜血,只片刻间天罡大师就化为一具干尸,紧接着,诡异的一幕又是让张小花惊呆。

  只见从雅的手中发出黑红的火苗,天罡大师的尸身立刻熊熊燃烧,不过半盏茶的功夫,都是化为了灰烬,只留下地上十数个晶莹剔透的佛骨舍利,雅将手一挥,那十数个细小的舍利尽数入手,拿到眼前看了一看,摇头叹息道:“这大林寺的和尚,怎么修炼的?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说着,将嘴一张,所有的舍利都是倒入嘴中,就听雅嘴里牙齿“嘎嘣嘎嘣”的响,竟将那舍利嚼碎了,咽入肚中!

  见到众人惊呆的样子,雅意犹未尽,将眼睛又是看往远道大师,仿佛远道大师就是可口的饭食!

  “你……究竟是谁?”张小花大叫一声,不远处也是有个声音异口同声道。

  众人看时,正是大林寺方丈长生大师,只见长生大师巍巍而起,走到雅的面前,双手合十道:“施主……你究竟是何人?为何……说我大林寺是你的饭食?”

  “哈哈哈哈”雅笑道:“小和尚,你还真有胆气,既然你这么问了,本座就跟你说说吧!”

  “长生小和尚,你觉得你大林寺的舍利跟我天龙教的白骨有什么不同?”

  “这……”长生大师刚才跟摩呼罗迦拼斗,见识了他白骨鞭化为白骨的神通,此时听了竟然觉得两者除了属性截然相反之外,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是不是一样啊?”雅笑道:“那你再看看,你们的舍利跟妖兽的内丹有什么区别?”

  “这……”长生大师又是语结,张小花也是恍然,怪不得当然听长庚大师说起舍利,自己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妖丹,而同时,张小花猛然想到……佛陀空间!

  “还有,你觉得佛经中的八部天龙,跟我天龙教的八个天王,是不是极为相像呢?”

  可不,大林寺的有些佛像,正是跟天龙教的一些天王十分的相近,这一直都被很多人怀疑,可毕竟大林寺佛光正是天龙教的克星,谁都没想到天龙教会跟大林寺有什么关系!

  “知道了么?你大林寺和尚念经诵佛,修炼佛门功法,唯一的目的……就是给本座当饭食!本座当年创立你大林寺,就是想给我自己养一圈羊,在我需要舍利的时候,你们能给本座送到!”

  “啊~~~~~~~”众人皆惊,这雅……是何人?

  “嘻嘻,小郎君?你怕了么?奴家才是真正的帝释天,这大林寺不过就是奴家的厨房罢了!”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长生大师口宣佛号,微微摇头。

  “莫叫什么阿弥陀佛了,那不过是奴家从佛宗拿了临时拿了用的!”雅笑道:“你大林寺一切的功法虽然都是克制天龙教,可底子里就是……魔界功法,所以在奴家手上,你等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你……是玄空大法师?”不远处的远道大师还是不信道:“玄空大法师乃是男身……你如何可能?”

  “呵呵,小和尚,本座就是玄空的,大林寺是本座一手创建,归元塔也是本座一手创建,本座每百年都要去归元塔大吃一通的!”雅笑道。

  “每百年?”张小花大惊:“你……你到底多少岁了?”

  还不等雅回答,就听长生大师长笑道:“老衲平素总是嘲笑勿婪,说他不懂佛法,不修真经,如今看来,或许只有他们修的才是真正的佛,我等……不过就是棚内的牲口,是人的血食!罢了,罢了,此时方知万事空,此时才知道,色真的是空!”

  说着,身形突然拔起,手中一闪诛妖剑往雅的身上就是刺去。

  雅轻声一笑,极为灵巧的将诛妖剑夺过,反手一刺,正是长生大师的腹部,一股血水就是流出,溅了一些到雅的脸上,配上雅有些狰狞的笑,看起来很是恐怖!

  “啊???”张小花见状,心头大震,这一幕……岂不就是他在因果之河中的所见!!!

  那因果之河中,张小花所见的阿雅夫人,居然不是阿雅夫人,竟然……是雅?

  “你……你……”张小花一指雅,此时,长生大师的血已经流入地下,一缕黑色的火从雅的手中生成,正将长生大师的尸首焚化。

  “你是雅,那……早先我跟你一起去找的……阿雅夫人又是谁呢?”张小花惊诧的说道。

  “唉,小郎君,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阿雅夫人当然就是奴家的娘亲呀!”雅笑着,理所当然的样子。

  “可……你……不是帝释天么?还是……大林寺的创始者……玄空大法师……阿雅夫人怎么会是你的娘亲?”张小花有些不解:“而且……我陪你去找寻你的身世…那九婆婆、四公,还有邱婆婆……她们都去哪里了?我再次回去……怎么就找不到那里了?”

  “呵呵,小郎君真是有心,居然又到那里去了,既然小郎君想知道,那……奴家就跟你说个明白吧!”雅媚笑一声,脸上有些惊异,又是看看脚下正在燃烧的尸首,说道:“其实,那个小山村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从来都不曾存在过!”

  “啊???”张小花大惊,接着又是听雅说道:“其实,从长庚小和尚跟你说起奴家的面貌之时,奴家就知道,或许你会发现奴家是天龙教的圣女身份,可……那时奴家的魔功还没打好基础,不想离开遗香峰,所以……”

  “所以……你就通知了天龙教?让他们提前一步将逸侠镇的侯家,白泉山的小山村......都灭杀了?”张小花愤慨的说道。

  “哎哟,小郎君,这你可猜错了!”雅笑道,此时的长生大师已经焚为灰烬,地上有十数颗舍利显出。

  张小花脸色一缓,道:“那又是何人呢?”

  “废话,当然是奴家自己了!”雅将手一挥,十数个舍利入手,笑道:“天龙教弟子不过是得了音讯来找的,奴家还不想引起你的注意!”

  “你!!!”张小花怔怔的看着雅,是啊,这绝对不是他心中的梦!

  “一到子夜你就睡觉,夜里的事情你如何知晓?”雅不屑一顾。

  “可……虬龙山呢?你……为何不出手?”张小花奇道。

  “又是废话,你都到了虬龙山,还机缘巧合碰到了曲志高,奴家即便是将他娘亲杀了,你岂不是更加的怀疑?而且……那晚你就睡在山洞口处,将那山洞还布下禁制,奴家如何能舍得破了你保护奴家的一片心意啊?”

  “小山村呢?它……真的不存在?”张小花绝对有些不可思议。

  “当然,那是奴家后来没办法了,才通知天龙教弟子,让他们在鄱阳镇旁边的山顶之上临时布了一个局,好在当日奴家就是跟你在那里碰到的,静轩也已经死了,谁还能知道奴家究竟是在哪里呢?”

  “只是……这群弟子实在太笨,装个乡民都是不像,晚间居然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你……是不是发现了端倪,才又回去查看的?”雅恨恨道:“还有……山顶的坟墓中居然没有尸体,若是你真的有神识查看,岂不是又要让奴家再想辄儿?”

  可不,张小花突然就是醒悟,为何那天夜里自己总觉得小山村有些怪异。自己在郭庄的时候,郭庄除了虫子的鸣叫,还有什么磨牙声、胡噜声、孩子的哭声,嗯,甚至还有很多呻吟之声,而……那个小山村呢,除了风声……一切皆无!都是天龙教弟子,兢兢业业的完成圣女的命令,谁敢睡觉?谁敢干别的??

  至于坟墓,张小花当然不会无聊的用神识查看,就是第二次,也为了探究是否是墓地,这才使用了神识!

  “那……你为何会出现在鄱阳镇外的渡口呢?”张小花脑子一团的糟,想不清楚其中的缘由,看着雅嚼着长生大师的舍利,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出手,雅……可就是梦啊……他生不出灭杀之心…….要是……梦不出现在渡口,自己或许……就不会碰到梦,也就不会开始这段刻骨铭心的爱了,于是张小花不由自主就是问了出来!

  “奴家哪里知道呢?”雅一摊手,回答很是出人意料:“那是奴家确实没了记忆,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被静轩碰到,至于为什么去渡口,小郎君,你难道没有得到静轩要找的宝贝么?”

  随后,又想到什么似地,回头对帝释天道:“帝释天,你说本座当年为什么会从天龙教走失了呢?”

  那帝释天听了,极为恭敬道:“禀大人,那段时间是大人回归的日子,当是在天龙教静养的,可……不知道为何……大人就突然从殿中消失。那时可把小的吓坏了,派出大量的人手都没找到……不过……”

  说到这里,帝释天看看张小花,笑道:“不过,小的现在明白了,大人……必是去寻这…….天龙教下代的帝释天了!”

  “咯咯”雅笑得花枝乱颤,掩嘴道:“可不…….正是上天给了奴家这个缘分,让奴家在渡口碰到了小郎君,从此……靠着小郎君的大运道,奴家也得了极大的好处。若非小郎君,奴家如何能得到魔经?若非这魔经,奴家如何能找到祭炼魔旗的方法,若是不能祭炼魔旗,奴家就只能困死在这里……可是有了小郎君,奴家这一切的一切……都成了可能,小郎君,你说……你跟奴家是不是上天成就的姻缘?若不能相濡以沫,相敬如宾,如何能对得起上天!”

  正说间,雅的身上突然红光一闪,而地下也是同时震动,“轰隆隆”的作响!

  雅的脸上闪出一阵惊喜,只见她将手一点,一缕黑气从指间分出,正是渗入地下,张小花只觉眼前一黑,一面漆黑的旗帜就是从地下飞出,正是张小花在佛陀空间中所见的那面魔旗!

  正是,此时的魔旗的旗面上,不复先前的漆黑,而是显出极多的血丝,那血丝一根一根的连在一起,密密麻麻,而且,那血丝……似乎悬浮在旗面之上,天光之下,闪着猩红的光华!

  “看起来很是熟悉吧,小郎君?”雅将魔旗一指,那魔旗飞扬起来,正是裹住雅凸凹有致的身体,将紫色的衣袍掩住!

  “奴家真想不到……你哪里来的大运道,奴家将自己不能使用的九品莲台用魔旗压在归元塔的下面,用九品莲台的佛力给归元塔提供佛光,你倒好,居然釜底抽薪,将九品莲台都拿走了,若非……奴家以后用不到归元塔,这归元塔以后就不会再有佛光出现了!”雅笑眯眯的说着,又是转头对远道大师说道:“小和尚,本座就是玄空大法师,这个事实你要相信,月前本座还在归元塔下取了这魔旗,还让归元塔发出佛光,嗯,就是本座所说的归元劫……你等不就是来应劫的么?嘿嘿,小和尚,现在知道了么?什么才是真正的归元劫!”

  说着,雅将衣袖一挥,一道猩红的光华击中远道大师,远道大师立刻开始枯萎,就如失去了水分的树枝……

  “还有你等…….哈哈哈”雅狂笑着,几道红光击出,长幸大师、远明大师根本不及躲闪,都是开始枯萎……

  “住手……”张小花大喝一声,想要阻止!

  雅笑眯眯看了他一眼,奇道:“小郎君,这些可都是奴家所圈养的呀,你凭什么要奴家住手呢?”

  然后又是将手一挥,站在一旁一直都目瞪口呆的张三盟主,不由自主就是往雅的手中飞去,“你……你……要干什么?”张三盟主惊骇的喊道。

  “干什么?还能干什么?”雅依旧的笑道:“本座在辛集镇的马家放了一点魔界的功夫,正是跟大林寺一样的,你既然修炼了,当然也跟大林寺和尚一样的下场呀?”

  “我……”张三盟主脸色大变,还不能他开口,全身的精血就被雅抽了出来……

  ps:还有一章,凌晨发~

  (请投***,请投推荐票,请收藏,请打赏,谢谢)。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全能大玩主学园都市某触手虅的新生活七零之就宠你上膳书纵意人生游戏发展中我的贤者大人男颜醉人[星际]叶小姐,你很坑!重活之我欲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