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春梦了无痕,秋帐空遗香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32:2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逆天神医妃:鬼王,缠上瘾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异世无冕邪皇九幽天帝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春梦了无痕,秋帐空遗香

  “似乎,也只有这遗香山庄,有过他气息的遗香山庄,有过跟他共同回忆的遗香山庄,我……才能让自己半冷不热的心……有一些真实的慰藉吧!”

  “或许……你未必知道的……这‘遗香’的由来……”月明心的话又是低了几分,不知道是元气不足,还是因为月明心的害羞,张小花在心中几乎能看到月明心蒙了面纱的脸上,少许的红润……

  “春梦了无痕,秋帐空遗香”

  月明心的嘴里喃喃,脸又是仰天,几乎情绪有些失控,悲怆道:“阳郎啊,阳郎,曾经何时你我恩爱无比,你一边念了这句诗词,一边给我描眉,闺房之乐何至于此?如此的快乐……难道……你就一点儿不留恋?”

  “纵然,你得了仙道,你得了长生,可……仙道凄凉,没了我的陪伴……你能过得快乐?”

  “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对月形单望相互,只羡鸳鸯不羡仙!”

  “阳郎啊,就连凡夫俗子都能知道其中的道理,你……为何偏偏的执迷不悟……若是……你我没有重伤之前,我哪会如此的阻拦你,可……既然仙道不可期,你我又有如此的孽缘……你为何就不能……为了我……抛开一切呢?”

  “或许这情感对于女子来讲,不管是村妇还是仙子,都是一种牵挂,可对于男子来讲,只是一种负担,一种阅历……阳郎……”

  月明心的声音再不复刚才的清脆,已经充满了悲伤……呜咽之声渐起…..

  “哗哗哗”一阵的闪烁,月明心的元神投影渐渐的黯淡,这时,月明心才有抬起头,用一种无力的语气道:“仙,或许是我辈修真的毕生追求,情,也应是我辈修真者的必需,没有了情意,成仙又有何种乐趣?道友,贫道说了许久,倒是让你见笑!好了,时间已经不多,早在昨日,贫道就接了玄空大法师的传讯,今日午间,要在无名湖前跟贫道一了恩怨,贫道知晓,贫道上次在大林寺惹了因果,那玄空大法师修为本就不差我等,现在贫道修为倒退,多半不是其对手,这今日之会,是凶是吉自也不必说了。”

  “此木钗乃是贫道亲手刻制,本是为了留待阳郎归来,让他看得,可如今……道友来此,阳郎还是没来,而贫道元神投影马上就要消散,阳郎……怕也早就陨落,道友……不管你是男是女,这木钗就留给你了,将这木钗的故事说给你的情人听,让他更加珍视你们的缘分!”

  “十年修得一相逢,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人之情缘,何止是用时间来判断?若是无缘,即便万年……哪又能见得一面?唉……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呀,萧华,萧真人……你的这句话……妾身今日才得明白……”月明心突然又喃喃的说起,眼睛望着远方,眼中有些留恋。

  “萧华?这……又是哪个?”张小花不觉微楞,他可从来都没听浣无心说起过这个名字的。

  “可是,若非萧真人你……妾身即便是修为大减,也不必落入凡尘情爱……惹得如此悲剧……”月明心低声呢喃了几句,几乎是无声了,而随即抬头笑道:“好了,道友……知道贫道为何称你为道友吧,你真气明显跟我传香教心法不同,也难为你……听了贫道故事……许久……还有……大林寺……玄空……有问题…..贫道在……”

  听到月明心后来口气一转自称贫道,又叫自己为道友,张小花一愣,听了月明心的话,似乎早就知道自己不是传香教弟子,可随即……月明心的元神投影逐渐的黯淡,连最后一句话都没有说清楚,就是化为一团点点的光华,消散于天地之间!

  “唉,月明心,传香教创派祖师,一代仙道巅峰之人物。可…..作为一介女子……竟然也有如此凄凉、婉约的爱情故事!莫愁女,月明心,哪一个又是真正的‘月明心’呢?”张小花见到月明心的元神投影化为光影消失,不觉心中有些黯然,暗道:“留下元神投影的时候,月前辈还不知道自己的结局是被镇压在蹙眉塔下,而是做了诀别的打算!可就是诀别,还不忘留给阳前辈一丝的留念,期望阳前辈能来看看,可惜啊,已经数万年……阳前辈不知去了哪里,月前辈被镇压在莫愁湖下,阳前辈又在做什么呢?阳前辈没有来,我……却来了,这……数万年前的‘因’,成了现在的‘果’,只是,这个‘果’却不是什么结局,或许是无言的结局!”

  “可是……月前辈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大林寺的玄空大法师有问题?有什么问题?…….都数万年前的事情了,有问题也成了没问题……”

  “唉,此情何堪,此情可待,月前辈,小子记住前辈的故事了,其实……您或许不知,您作为莫愁女的故事早就在莫愁湖畔流传,无数的文人墨客都在传诵莫愁女的故事……虽然……故事跟您所说的有出入……可……世人追求完美,追求情爱的心,跟前辈数万年前没什么两致……您若是知道这些……莫愁湖底,或许也能瞑目了吧!”

  说话间,张小花看着那桌子上放着的那支只是由普通桃木雕就的木钗,心中感觉无比的贵重,真的比真正的紫凤钗都要重要,伸出手,将那四个不同质地却又一模一样的紫凤钗放入钱袋中,张小花已经开始想象,以后自己该如何将这莫愁女的故事告诉梦,又如何将那木钗亲手插在梦的发髻之上,自己有如何咬着梦的耳垂跟她将“春梦了无痕,秋帐空遗香”的诗句!

  可……突然,他心中一个激灵:“梦乃魔道之圣女,我乃仙道炼气士,她背负天龙教魔道之传承,我肩负北斗派建派之大业!这……岂不是比阳前辈和月前辈的……分歧更大?这……因果使然,让我千里迢迢从平阳城赶到莫愁城,难不成就是给我警告?难不成……我在平阳城的心悸,就是因为……这个…….”

  一时间,张小花满头大汗,似乎有种被一种无形的手所支配的感觉!

  转身下楼,张小花又站在月明心的画像前,此时虽然隔着面纱,张小花好似能看到月明心宜嗔宜喜的面容,似乎能看到为情所困的蹙眉,似乎还能看到眼中一点儿的欢快,还有一点儿的狡黠!

  “唉,罢了”张小花长身一拱,深深施礼,自语道:“月前辈人,若是……若是梦也跟你这般,如此的思念,思念成灾,小子纵然放弃什么仙道,放弃什么仙道炼气士,又有何妨?”

  “人之一生不过数十年,得了梦之陪伴,此生方不虚度。不过,若是小子能帮天龙教找个帝释天,让天龙教的道统能够传承,那……梦是不是就能跟小子一同笑傲江湖?”

  “可……也不成啊,梦的女儿还要做天龙教的圣女呢……唉,贫道就纳闷了,怎么可能帝释天和圣女的孩子一定就是女儿呢???”

  张小花越想越是烦恼,似乎……自己除了要去天龙教当什么劳子的帝释天,才能跟梦在一起,否则根本……没有太好的办法!

  “老天,既然让我碰到梦,为何又让我做如此的选择?”

  张小花最后看了一眼月明心的画像,纵身而起,箭一般的飞向鄱阳镇,似乎要逃离莫愁城,似乎离得越远,那选择的时刻就会越远!

  先前有去天龙教看看梦的心思,此时也被那种抉择的迫切感扼杀的干干净净,甚至,张小花都想到了,若是见到帝释天,帝释天要让自己去天龙教,自己该怎么办?

  不消数日,张小花又回到鄱阳镇,看到张小花略微有些阴沉的神情,李锦风抑制住自己万分惊奇的心情,没有问张小花怎么这么快就从遥远的莫愁城“飞”回的鄱阳镇,只淡淡的关切道:“小花,事情处理完了么?咱们……可以回去了吧!”

  张小花默然的点点头。

  曲志高一家人视张小花为仙师,自然是恐慌,不敢多说话。

  在张小花离开的这几天,曲志高早将一应的东西都是准备好,连马车都买了两辆,甚至还雇了一个车夫,帮他赶另一辆马车!

  此时见张小花回来,同样离开,赶紧就将两辆马车备好,请张小花上车,张小花看看,低声道:“车夫就不必了,大老远的,让人家跑一趟,等咱们到了人家还得回来,这马车贫道自己赶就是!”

  曲志高唬得赶紧上前,赔笑道:“仙师这话说的,您……可是犬子的恩师,如何能让您赶车呢?万万不可,万万不可!”

  “有什么不可呢?”张小花脸色一凛,道:“以前我也没少干的,放心……不会比你差!”

  可旁边那个赶车的马夫,脸上露出了焦急,赶紧道:“这位……小少爷,您……就让小的来做事儿吧,小的……一家老小都等着这份儿银子过活儿呢,曲掌柜给的三分定银,小的已经拿去买米了,您若是赶车,小的不去……小的可没钱还给曲掌柜,而小的家中四岁的孩子……又要挨饿了!”

  “这……”张小花一听,看着那汉子满脸的褶子,尽是被风霜吹出的痕迹,跟自己爹爹数年前没什么两致,不觉心中一酸,眼泪都是要流出来的!

  而随即,张小花似乎大悟,大笑间,将眼中的湿润隐去,说道:“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如今尝尽愁滋味,却道天凉好个秋!古人诚不欺余!旁人还在为五斗米而折腰,我又有何资格在旁人面前说自己的忧愁!这位大叔,您请赶车……这车资,贫道加倍……”

  “是,谢少爷!”那汉子大喜,脸上露出了笑容!

  (请投***,请投推荐票,请收藏,请打赏,谢谢)。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神脉穿越之我是耿精忠网游之疯狂另类非娶不可:神秘老公隐婚妻医妃惊天:王爷,求恩泽极品世家子快穿系统:攻略黑化男神人生只若如初见综艺大亨闯花都网游之暗黑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