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九百六十八章 各派反应(二)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27:2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官路青云梯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永夜君王九幽天帝
  第九百六十八章 各派反应(二)

  正道盟堂前众副盟主都是面面相觑,到了他们这个层次,怎么可能没听说过仙道呢?之前正道盟对缥缈派动手,不就是觊觎人家缥缈派的仙道传承?

  “禀盟主”一个身材瘦高、只剩下一个左臂的老者,开口道:“我正道盟……在江湖中虽然是一流大派自居,可并没有什么仙道传承,让我们的位置一直都是很尴尬,一直位列四派之末,就是传香教这等向不出江湖的,都排在我们前面。”

  “不过,这几十年来,在张盟主的教导下,这局面已经有所改善,我正道盟不仅在江湖上广为搜罗跟仙道有关之物,就是仙道的一些心法和所谓的什么法器都是积累了不少!特别是联合大林寺和传香教将缥缈派灭了之后,由我正道盟占了缥缈峰,更是让我正道盟在仙道摸索中找到了正确的道路。”

  “只是,缥缈峰乃是缥缈派万年立足的根本,其中有极多的奇妙,我盟占领了数年,其中的一些禁地,都没探出什么端倪。或者说,我正道盟在缥缈山庄,除了一些普通的武道之物,仙道的东西得到的反而少了。”

  听到那人提到缥缈派,张三不觉脸上有些阴沉,说道:“柴副盟主说得极有道理,本座以为能将缥缈峰拿下,其中必定有诸多仙道的秘密,可惜……事与愿违啊。”

  另一个人站起来笑道:“张盟主和柴盟主多虑了,缥缈派早就在江湖上出除名,这缥缈峰是我正道盟之物,假以时日肯定可以找到仙道传承的秘密。嘿嘿,若是仙道传承有那么好找,那仙道也不会如此让我等眼馋!”

  张三微笑点头:“米副盟主所说有理,只是……缥缈派如今并入传香教,估计以后也再不能在江湖***现,咱们自不必管它,可胡云逸领着一帮人还躲在一旁,颇为让人头疼的!”

  “嘿嘿,不过就是一帮土鸡瓦狗,张盟主何必在意?”

  “非也~”张三摇头道:“除恶务尽,任何一丝苗头都不能留的,这几年我们留意仙道,也是花费甚多,现在可以考虑将缥缈派的余孽清扫了!”

  “是,盟主,先前盟主顾忌传香教,这几年倒也不见传香教对胡云逸等人多半分的注意,此时正应下手了!”

  众人又是说了一些,这才各自散去,等人都走了,张三才起身,来到殿后,推门进了一间密室,盘膝而坐,从怀里取出一个猩红色的,巴掌大的小旗,眼睛落在小旗之上,满是犹豫和挣扎,过得许久,眼中居然流出一种狰狞,想是有了决断,只见张三微微用力,就是将舌尖咬破,“噗”的一口鲜血喷在那小旗之上,诡异的是,那沾染了鲜血的小旗并没被污染,反而因为鲜血的缘由,有了一丝微弱的红光,这红光一闪就是不见,旗面之上的鲜血也是随之不见,竟被那猩红色的小旗所吸收,随即,张三又从怀里取出一块发绿的元石,闭目念念有词起来,而脸上却是慢慢的发白……

  身形消瘦的柴副盟主从大殿之上下来,刚刚走过一道月亮门,一个身着正道盟服饰的弟子就是悄然走了过来,附耳说了几句,那柴副盟主脸上一喜,脱口而出:“你说的可是真的?这水雨朋……居然被你们抓住了?”

  那弟子有些尴尬,低声道:“禀盟主大人,也并不是我等的功劳,只是……那水雨朋本就是重病,我等也是凑巧,谈不上什么功劳!”

  “哈哈哈”那柴副盟主大笑,拍拍那弟子的肩膀道:“你倒是老实。我正道盟素来只重结果,不计较过程,你既然能将水雨朋抓住,不管他是病也好,是你出死力抓住也好,都是你的天大功劳,本盟主绝对不会忽视!”

  “谢盟主大人。”那***喜,拱手道谢。

  “水雨朋在哪里?快带他来见本盟主!我还有话要问他呢!”柴副盟主有些迫不及待了。

  “这个……水雨朋病重,弟子已经寻了盟中的神医给他治病……只他不能随意的走动,若是盟中要提审他……那……那还得亲自去一趟的!”

  “嘿嘿,那是当然。”柴副盟主笑道:“当年咱们灭了缥缈派,将他们的欧大帮主杀于缥缈峰,就是缥缈六虎也只剩下了三个,除了一个胡云逸重伤,另外两个都成了废物,只有这水雨朋,乃是缥缈派名正言顺的副帮主,却因为统领水兵,不在缥缈山庄,逃过一劫;而近几年又被大林寺和欣荣帮一顿的追杀,也是踪影全无。”

  “呵呵,如今将他拿了,可谓灭了缥缈派之后的又一个大功,本盟主要不去看他,怎么能显示出他的重要呢?”

  “是,盟主高见!”

  那弟子说完,带着柴副盟主来到一个颇为华丽的客房之内。

  一进客房,柴副盟主微皱眉头,迎面闻到一股浓郁的药香,再往床榻上看时,正有一个面皮淡黄的汉子仰面而卧,额头之上有豆大的汗珠落下。

  床榻的旁边坐了一个郎中打扮的老年人,刚刚将手指从那汉子的手腕上拿下,见到柴副盟主进来,赶紧就是起身,拱手道:“见过柴副盟主。”

  “嗯”柴副盟主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道:“这人病的如何?”

  “禀盟主,这人的病倒不严重,只是耽搁了,拖延的时间太长,有些挠头,小的已经着药童熬过药了,给他服用过一些,刚才看看脉象,已经逐渐的平稳,再服用七天的药物,将养上一两个月,应该没有大碍!”

  “好!”柴副盟主一抚掌,道:“这人对我正道盟重要,你只要将他医治好了,自然有重赏!”

  “谢盟主!”那郎中大喜,再也不叫什么副盟主,直接盟主的就是叫开了。

  柴副盟主走到床榻前,见到那人紧闭的双眼中,两只眼珠不停的转动,不觉就是冷笑:“水雨朋,水副帮主?既然已经到了我正道盟,何必装什么昏倒?”

  听到柴副盟主说话,水雨朋眼皮颤动两下,略微犹豫一下,睁开眼睛,眼中尽是疲惫和不甘。

  “柴副盟主,久仰大名,一直无缘得见……如今在下病重……却是不能见礼了!”

  “嘿嘿,老朽倒是一直都想有缘跟你相见的,可你躲来躲去,净是躲着老朽,你让老朽如何见你?若非你病重,恐怕……见到你,还是极为艰难吧!”

  旋即柴副盟主又是自嘲道:“有什么大名,不过就是老朽一个,在缥缈峰上,还被你们缥缈派的李剑将右臂削下,水副帮主,你听得更多的就是这个吧!”

  水雨朋眼角抽搐几下,语气有些不甘:“水某不过就是一介水路的草莽之辈,却不知为何得了正道盟诸位盟主的高看,一直都如此的关注,就是水某病重,还将水某请到正道峰?”

  “病重?病重你还知道这是正道峰?”柴副盟主讽刺道:“你若单是草莽之辈人家欣荣帮怎么回联合了大林寺攻占你的地盘?大林寺的和尚怎么也到处的找你?”

  “算了,水副帮主,明人不说暗话,你是缥缈派的副帮主,我正道盟、大林寺和传香教联手灭了缥缈派,其中的缘由你应该知道的一清二楚,老朽也不想为难你,你还是将其中的……隐秘说出来吧。”

  随即又是看看房内熬着的草药:“看你现在的落魄样子,一般的病痛都将你拖成这样,若非我正道盟发现你,你还真可能病死,这若是传到江湖上,岂不成为千古的笑柄?”

  “咳咳”水雨朋有些气急,脸上被憋的发红,说道:“不都是大林寺和尚搞得?”

  “嘿嘿,水副帮主,若是你知时务,我正道盟保证以后大林寺的和尚绝对不会找你的麻烦,而且……水副帮主的这个副字,说不定也能摘掉的!”

  水雨朋心中一动,眉头一挑:“柴副盟主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柴副盟主笑道:“我记得缥缈派胡云逸逃走的时候带着一个叫做天天的弟子,不知道水副帮主可认识?”

  水雨朋脸色大变,说道:“认识如何,不认识又如何?”

  “我还记得这天天似乎是姓水的,而且,他还是缥缈派首席大弟子张成岳的弟子吧!”

  “这……”水雨朋突然如同泄气一般,全身无力,将手一挥,道:“柴副盟主有什么要说的,尽管说吧,不用拐弯抹角!”

  “嘿嘿,水副帮主在缥缈派水路的弟兄被欣荣帮和大林寺灭了之后一直都在东躲西藏,为何不去找胡云逸?或者说是人家缥缈派的残余不认得你这个副帮主了?”

  看了一眼水雨朋,柴副盟主接着说道:“要知道,你可是缥缈派的副帮主呀,欧鹏死了之后,你应该就是缥缈派的帮主,胡云逸虽然是欧鹏的大师兄,算是缥缈派的大长老,可他……也得听你这个副帮主的吧!”

  “再退一步说,即便你不做这个副帮主,那天叫天天的弟子可是缥缈派首席大弟子的弟子吧,首席大弟子应该是继承欧鹏的位子吧,首席大弟子死了,那他的弟子,也就是这个天天应该继承欧鹏缥缈派帮主的位子吧?而天天不过就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年幼弟子,若是在缥缈派内没有深厚的靠山,他能坐稳帮主的位子么?你……若是不回缥缈派,不在天天的身边,他能坐上帮主的位子么?不仅如此,若是有人想当缥缈派这个帮主,那天天的性命……似乎都不能保吧!”

  几句话说的水雨朋脸上极其难看,似乎正是说到了心底。

  “胡云逸为什么不让你去找他们?怕……你心底比老朽更加的清楚吧!”柴副盟主笑眯眯的问道。

  “缥缈派都已经被灭,要想重建,何其难也!而且胡云逸重伤在身,数年都没有痊愈,他想做帮主……早就做了,何必有这么多的曲折?”水雨朋冷冷的说道,只是眼中的神情却是有些不够坚决!

  “哈哈哈”柴副盟主大笑:“知人知面不知心呀,况且水副帮主正值壮年,若是能当了江湖大派的帮主,谁说不能流芳百世?人呀,要有点儿追求才行啊!”

  “嘿嘿”水雨朋讪笑两声道:“柴副盟主说了这么多,水某已是明白,只是……正道盟所想之事,水某却是不知啊!就是当年你们三派灭了缥缈派,水某都还蒙在鼓里的,至今不知道缘由!”

  柴副盟主一击掌道:“老朽最喜欢跟聪明人说话了,水副帮主,你且说说看?”

  “也没什么好说的,柴副盟主,您想啊,水某只是在缥缈派灭派前刚刚加入,而欧鹏不过就是因为无妨驾驭我洛水帮,才不得已让水某坐了这副帮主的位置,而且……还以……能得到缥缈派传承功法为诱饵……所以,欧鹏……或者缥缈六虎根本就没将水某当作缥缈派的嫡系,或者说还没有足够的时间对水某放心的……”

  “嗯”柴副盟主点头:“水副帮主说的倒是没错……”

  然后又提示道:“难道水副帮主没发觉一些奇怪的事情?”

  水雨朋一脸的苦笑:“水某哪里知道,水某一入缥缈派就被派回洛水帮,家眷等都留在缥缈派,水某如何能知晓缥缈山庄的事情?就是……就是天天……水某也极少见,只有拜张成岳为师的时候,水某才请了一次酒席!”

  “那……那水副帮主没见过……见过一个羊皮卷?”犹豫了一下,柴副盟主就是开口问道。

  “羊皮卷?”水雨朋思索了一下,摇头道:“没,水某根本没听过,更别说是见过了!”

  “嗯”柴副盟主若有所思,起身道:“水副帮主,今日的话,只有你知我知,不会有第三人知晓。而且,水副帮主来我正道盟的事情,也是你知我知,绝对不会有第三人知道,老朽刚才答应水副帮主的事情,水副帮主请放心,我正道盟一定会帮水副帮主做到!”

  水雨朋欲言又止,而柴副盟主走到门口,又是回身道:“至于是水副帮主当帮主,还是天天当帮主,我正道盟都不在乎,我们在乎的是那个羊皮卷!”

  说完,掩门而去!

  一间静谧的小室,很是简单,除了墙壁上一个面相慈悲、手里拿着一个有七个竹节竹子的佛陀,还有佛陀下面一个书架,最后就是几个黄布的蒲团,此时的蒲团上,已经坐了几个须发皆白的老僧,当前一个正是大林寺的长生长老。

  “方丈,方才已经禀告过莫愁城的事情,您……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长生长老紧闭双目,两手间佛珠慢慢的从一个到另外一个,身边的檀香依旧发出淡淡的香味。

  过得良久,长生长老开口道:“我大林寺自创派祖师以来,屹立江湖上万年,自仙道起,就不落人之后,如今仙道渐兴,正是我大林寺之兴,何必紧张?”

  “可……”那和尚又是说道:“那仙道之人手段高超,竟然……竟然身负传说中的飞行术和飞剑之术,这……可恐怕…….是天龙教的所为啊!难道方丈不觉得这是天龙教对我等的挑衅?”

  “长庚师弟,我大林寺实力如何,别人不知,难道你还 不知?想当年,我创派祖师在天龙教立派之后,先于缥缈派和传香教立派,处于他们三派的包围之间,那时的境况多么的恶劣,如今又是如何?不啻于天壤之别吧!当年的天龙教不能将我大林寺灭掉,今天就更加的不能。而且,莫愁城是传香教的所属吧,既然传香教都没有反应,我等忧虑什么?况且,我等方外之人,清静自在由心,何必滞于外物?”

  “方丈教诲的是!”长庚长老双掌合十,低声道。

  “我大林寺不比缥缈派,尽可让那仙道之人来犯,水来土掩,兵来将挡,我等怕甚!!!”这句话说时,长生长老眉毛一挑,一身的安详尽去,口气中满是自傲。

  一间古朴的大殿,占地甚广,比遗香峰上的莫蹙宫大了十数倍不止,整个大殿是一种暗红色,透着诡秘,十人都抱不住的粗大柱子上雕刻着各种面目狰狞的奇怪面目,一个个不成人性,可又有人的表情,有的背上有翅,有的生有三头,还有的喷着赤红的火焰,嘴里正嚼着血腥的东西。大殿足有十数丈高,头顶上又是雕刻了极多的图案,这些图案几个一组,似乎讲述什么故事,而故事中的主角莫不是头上有角,人形鬼面,也有的,长着俊秀的人脸,可身子又是奇形怪状。

  就在这些图案间,极多的淡淡符箓隐约可见,那符箓跟张小花从火老那里学来的颇为不同,跟传香教岫碑上的也有差别,倒是跟张小花正在习练的先天神禁有几分的相似。

  此时的大殿上,也是有几人,不过,都是服饰都是跟平常江湖中人不同,或是将那衣物撕得半破,赤了胳膊,或是只穿几个布片将重要的部位遮住,其它都是赤裸,或是一身的漆黑,将整个人都是包住……

  其上,略高之处,有个座椅,很是奇特,座椅的后背有一丈来高,后背的顶端又是吐出两个怪异的兽头,兽头从嘴里吐出一根白骨,这白骨长长的镶在座椅的边缘,座椅的扶手是漆黑的,顶端却是一个白森森的骷髅,此时,一个白皙、细长的手正是按在骷髅上。

  那手动了一下,食指微微一挑,一个磁性十足的声音就是想起:“莫愁城内居然现出了仙道之人?嘿嘿,倒是有趣,只可惜传香教闭门不出,她们不理,谁还在乎这些?”

  “可是这仙道之人出现的又是突兀,除了传香教、大林寺和我天龙神教,哪里还能有仙道?莫非是缥缈派?嘿嘿,若是他们,怕不第一个就找上正道盟,哪里会有闲心管什么回春谷?”

  殿下众人都是不语,静默的如同石像,只听着这人自言自语。

  “紧那罗,那件事情办得如何了?这都五年过去了,怎么一点儿消息都没有呢?”

  一个身材曼妙,风情万种的女子,在殿下回答道:“禀帝释天大人,属下自接到大人的法谕,就一直着手办理,只是……始终都没有一丝的线索……”

  “嗯,抓紧时间吧。”高大座椅上,那高大的身形掩在宽松的黑色斗篷中,也显得有些瘦小。

  “嘿嘿,飞行术,迦楼罗,你可比不上这人啊!”

  “禀天王,属下的御风术也是大成,跟这人或许有些差距,但……差距不会太大吧,毕竟咱们天龙神教的御风术跟其它不同!”一个精瘦的汉子,裹着漆黑的衣物,桀骜不驯的说道。

  “罢了,这人既然露出了面目,以后想必还会在江湖上出现,到时候见了再说,不过,天地元气已经恢复,仙道大兴在即,我天龙神教也得有所应对才行,那正道盟灭了缥缈派,传香教和大林寺居然也参与其中,里面肯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可咱们门下弟子传来的消息却是为了什么武功秘籍,你们说这可笑不?”

  “可是……到了现在,缥缈派都被灭了四年,这其中的缘由我还不知道,你说这可笑不?”帝释天厉声说道:“无论传香教和大林寺,都是不可惧,就是缥缈派被灭,传香教被灭,都跟我等没任何的关系,可是……他们为什么被灭,为什么两个传承的大派都是参与,就是跟我们有关了,这个……我必须知道!!!”

  见到帝释天发怒,殿下众人更是不说话,等了许久,一个面貌十分丑恶的男子才出声道:“禀天王,缥缈派被灭的缘由,只有三派掌门知晓,其他人等都是不清楚,缥缈派余孽都被传香教掳走,要想得到消息,必须从这些人中入手,可……可咱们在传香教虽然有嫡系,但……但传香教护教大阵厉害,消息总也传不出来,纵然有什么眉目,咱们也不知道啊!”

  “缥缈派胡云逸那帮人呢?不是在江湖上么?怎么就找不出破绽?”

  “这个……天王大人,小的若是将胡云逸擒拿了,或许会能找到什么线索,可是……这岂不是打草惊蛇?若是让传香教和大林寺等有了准备,怕对天王的动作不利!”

  “没什么这个,那个的”帝释天依旧不喜:“我天龙神教做事,哪里有诸多的禁忌?快快动手,我要知道缘由!”

  (请投***,请投推荐票,请收藏,请打赏,谢谢)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大唐终极交易商春暖花开遇见你凶残弗利萨神雕群芳谱废后为妃女子监狱里的男人仙朝凡途我的房间通向星际垃圾场医色生香:我的院长美如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