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七百八十三章 误解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19:1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第七百八十三章 误解

  见李剑如此固执,张小虎颇为郁闷,寻思良久,就是苦笑道:“李师祖固然是光明磊落,不欺暗室了,却是让弟子着实的为难。唉,罢了,谁让弟子身为缥缈派的嫡传弟子呢?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李剑冷冷看着张小虎,并不说话,似乎对他刚才所说很是不满。

  张小虎运起缥缈神功,将草堂周遭都是检查一遍,并没有什么碍眼之人,这才压低了声音将自己可以将缥缈派弟子点破的丹田,还有被人捏碎的关节都是治好的事情说了一下。

  李剑的神情极为精彩,先是乜斜眼,后是震惊,随即又是一种醒悟,再接着,就是轻视之极的神情。

  等张小虎说完,恭敬的站了,李剑说道:“你……可说完?”

  听到李剑语气冷淡,张小虎奇道:“禀李师祖,弟子已经说完。”

  “好,那你可以走了!”

  “什么???”张小虎几乎都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满怀了希望,不提自己的私事,而是将这惊天的秘密说出来,想不到……居然就是换来李剑如此简单的几个字!

  “李师祖……您难道不……相信弟子?”张小虎有些结巴的说道。

  “哼”李剑冷哼道:“何止是不相信?若非你是阿海的弟子,老夫看在嫡传弟子的份儿上,不驱赶你,要不早就送你一个‘滚’字了!”

  张小虎叹口气,看来这李剑的戒备心不是一般的强啊。

  不过,这毕竟还是牵扯了缥缈派的命运,张小虎不敢怠慢,即便是受了委屈,也只有忍受,一拱手道:“李师祖,空口自然是无凭的,可否让弟子一试呢?”

  “别,这等虚无缥缈的事情,你如何能让老夫相信?算了吧,老夫也不管你有什么企图,你,还是早些回缥缈堂吧。”

  正这时,旁边的石牛却是叫道:“李师叔,莫急!”

  周木峰也是神情激动,若不是身份有别,早就是上前的。

  李剑一皱眉,转头看着石牛温声道:“石牛,我知道你想试试,不过,这等事情……你觉得可能么?江湖之上向来都是只听说丹田被破,废除武功的,可从来都没听说有人能在丹田被破之后,能恢复武功的!这张小虎也不知得了传香教多少的好处,居然以嫡传弟子的身份,来这里混淆视听,我等只受了平常心,莫上了传香教的当!”

  石牛也是苦笑:“李师叔,您是咱们缥缈山庄的主心骨,弟子肯定是听您的,但是,您看看弟子,不过就是瘫倒在椅子上的废物一个,既然张小虎说是有些办法,就算是这张小虎有什么不妥,嘿嘿,就是将弟子的命都拿去,让他试一试又有何妨?”

  李剑微皱眉头,石牛的说法也是正确,他瘫倒在椅子上数年,跟自己又是不同,那真是生不如死的,如今乍一听说有人能治好,简直就是溺水之人看到漂在水上的木头,哪里能不尽心的争取?即便那是草根不是木头,石牛想必也不会放弃吧!

  而且,自己似乎也没有替石牛选择的权利吧!

  犹豫了一下,李剑微微的点头,说道:“既然你愿意试试,那……那就试试吧,不过,石牛,你可先想好了,若真是有……”

  石牛朗笑道:“李师叔放心,石牛虽然愚钝,可在始信峰这么多年,也是一种磨砺,如何不知晓其中的关窍?而且,张小虎入缥缈派,我也听阿海说过他以前的事情,早年不会武功时都能仗义的出头,现如今又能坏到哪里?嗯,他那个嫡亲的兄弟,叫什么来着?”

  “张小花~”张小虎在旁边含笑说道。

  “嗯,就是张小花,我记得当年跟欧大小姐一起南下之时,也是能在关键时刻舍身救人的,有这等兄弟,张小虎的人品又能差到哪里?”

  张小虎有些脸红,拱手道:“石师叔,弟子……当不得如此夸奖!”

  “谁夸奖你了?不过就是说些实在话!”石牛微微摇头。

  旁边的周木峰也是忍不住了,一步踏出,说道:“李师叔,弟子……弟子也是如石牛所想,既然他……他说有些办法,弟子觉得还是让他试试的好,先就那弟子试试吧,若是成当然是侥天之幸,若真是不成,唉,弟子也算是为咱们缥缈派出了一把力气,替众位弟子做了替身!”

  “你们???”李剑有些发急。其实他自己有何尝不想恢复武功?只是……这的确太过匪夷所思,一个小小的三代嫡传弟子,怎么可能会有如此逆天的手段?

  “李师叔~”石牛和周木峰都是叫道。

  李剑思索片刻,将脸却是转向张小虎,厉声道:“张小虎,我只你现在有武功在身,老夫并不能拿你如何,可是,若你心有歪念,将石牛和周木峰…….弄得有什么三长两短,老夫绝对不能饶了你!”

  张小虎含笑道:“李师祖差亦,两位都是弟子的师叔,若是弟子有什么歪念,就算是您老不追究,您觉得弟子能面见自己的师父,能面见缥缈派众位弟子么?”

  “希望你所说非虚吧!”李剑终是答应。

  张小虎看看四周,说道:“李师祖,这事情非同小可,动静儿可不能大的,若是引起遗香峰弟子的注意,弟子的命虽是小事儿,可振兴缥缈派可是大事儿,您老不希望出现这样的情况吧!”

  “废话!”李剑又是相信了一分。

  “那请李师祖将这事儿一定守口如瓶。嗯,还请李师祖找个僻静的房间给弟子。”

  李剑想了一下,手指窗外道:“广场的那边有几间小屋,向没人去,你们就去那里吧,离我这里也近,好有个照应!”

  见张小虎点头,周木峰就是推了石牛,领着张小虎去了那个草屋。

  等进了草屋,张小虎笑道:“多谢两位师叔相信弟子,弟子必不会让你们失望!”

  “弟子治疗之前,要先点了你们的穴道,两位师叔……”

  石牛和周木峰都是笑道:“无妨,既然同意了,那就交给你办了。”

  张小花依言就是将两人的穴道点了,随即就是左右看看,低声道:“小花?小花??”

  听到张小虎的呼唤,张小花从草屋的一角露出脑袋,笑道:“二哥果然好演技,小弟佩服的要命!”

  说着,眼光却是落在石牛的身上,手指一伸,就是有点了几下。

  见到张小花从地底露出半拉的脑袋,当即就是哄了张小虎一跳,待到张小花从地下跳出,点了石牛的穴道,张小虎不觉上前,摸摸头,摸摸胳膊的,奇道:“小花,你……你怎么能从地下出来呢?难不成是什么土行孙么?”

  还不等张小花开口解释,张小虎又道:“这……这门武功,你几时能教我?”

  张小花差点儿没摔倒,将张小虎的手拨拉到一边道:“这武功,我是想教你,可你也得能学呀?等等吧,等你将素寰心法和飘渺神功都练至大成,我再想想办法吧!”

  “嘻嘻,果然是好兄弟,你这话我可记住了,以后必要教我的。”

  张小花白了他一眼道:“二哥,有些出息好不好,不过就是一些技巧而已,你若是机缘到了,还未必能看上这些神通呢!好了,好了,让我看看石牛的伤势,刚才你居然说两顿饭的工夫就能治好,你还真敢说呀!”

  “你上次给何师叔治疗,不就是一顿饭的工夫么?我这还是怕找不到你,给自己打出了富余呢!”

  张小花也不言语,走了上前,看看这个当年跟自己一道南下,一道抵御过黑衣人的石牛,想象当年的英勇神武,再看看此时的无助,心中不觉一酸。

  等他将真气渡入,将石牛被捏碎的关节看了一遍,眉头不觉有些紧缩。

  张小虎见了,关切的问道:“怎么样?石师伯……的伤势很重么?是不是不好治?”

  张小花摇摇头,又是点点头,弄得张小虎满头雾水,叫道:“到底是能不能治?我可是在李师祖面前打了包票,早知你不行,我就找旁人了,我这还不是知道你惦记石牛才帮你把他找来的么?”

  张小花苦笑道:“二哥,你别着急吗,也不是不能治的,只是这石牛也不知练的什么外家功法,他的骨骼也是经过淬炼的,虽然淬炼的火候不够,可毕竟比常人坚硬了数倍,嗯,就是被捏碎的关节再重新捏碎,也是不太容易的事情,更不要说要将他的关节都一一的治愈,一颗‘凝骨丹’估计不能建功的。”

  张小虎送了口气,道:“我以为是什么呢,一颗不够,那就两颗吧,左右都是你自己炼制,也不求人,怕什么?”

  张小花翻翻白眼,实在是没好气的看看张小虎,道:“二哥,你以为这凝骨丹是好炼制的?这花费的灵草……”

  张小虎一摆手,笑道:“小花呀,你就莫在二哥这里哭穷了,你可是从始信峰和白岳峰的交易中抽头三成的,二哥这三成不要了,都留给你,这总可以了吧!”

  张小花耸耸肩膀,嘲笑道:“不过就是寻常的药草和丹药,我还稀罕了?若是将你们的四车灵草送我,我倒是可以考虑的。”

  “嘿嘿,那些灵草,你想都不要想,我们缥缈堂还留着换……”

  张小虎说到这里,不觉一愣,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切道:“小花,你能炼制玉还丹么?”

  张小花也是明白,笑眯眯道:“何止玉还丹,就是醒神丹、解毒丹、补血丹、凝血丹,小弟都是会炼制的,怎么?现在想到我了?难不成是想让我给你们缥缈堂炼丹,你可莫忘记了,我的价钱可是很贵的呀!”

  张小虎一拍自己的额头道:“可不,我早先怎么就没想起来?你又是找丹房,又是给欧大小姐炼制什么醒神丹,我放着你这个炼丹的行家不找,找什么拓丹堂呢?这些灵草落入他们的手中,还不得被他们刮去大半儿?这下好了,我宁可便宜了自己兄弟,也不能让他们高兴!你说是不?”

  “得?”张小花一摆手:“听你这话的意思就要拉我的白活儿,我可不干……”

  张小虎恬着脸道:“这话以后再说,咱们嫡亲的兄弟间还有什么不好说的,是不是?咳咳,你还是先看看石师伯该如何治疗吧!”

  张小花无奈,心中叹口气:“这丹药算是白炼了,自己一颗的都没服用,倒都给二哥做人情了,就是以后要炼制的丹药,唉,从今日起也算是被二哥预定!”

  然后,张小花又是将周木峰的情况检查了一下,神情愈发轻松,道:“二哥,这周师叔的伤势倒是不重,虽然是被大林司的和尚打破了丹田,可毕竟经脉没有受损,估计一颗丹药都是绰绰有余。”

  “嗯,那你给他服用半颗就是了。”

  “半颗?”张小花苦笑,这仙道丹药外层都是有先天的阵法护持,要服用都是整颗,哪里会有半颗服用的道理?于是摆手道:“算了,一颗就一颗吧,左右以后也是缥缈派的弟子,若是功力高深了,也是二哥的助力。”

  说完,伸手将石牛和周木峰的全身大穴都是点中,笑道:“二哥,我先给周师叔修补丹田吧,你在旁边看着,切莫打扰我,也不要让人进来。”

  张小虎点头,静静的守候在一旁。

  张小花也跌坐在周木峰的旁边,从怀里掏出润脉丹,投入周木峰的嘴里,然后将真气渡入,裹着那润脉丹的药力就是顺着经脉进了丹田,周木峰的丹田比何天舒的稍微大了一下,被打破的洞也是大了不少,张小花运真气将药力送到他丹田的破洞之处,均匀的涂在破洞的四周,过了一盏茶的工夫,在那润脉丹药力的刺激之下,周木峰的丹田慢慢的,慢慢的开始了修补。

  张小花微微点头,也不将其余的药力送到经脉去帮助淬炼,而是将真气抽出,睁开眼睛道:“好了,二哥,周师叔已经好了。”

  “啊?”张小虎奇道:“这么快?已经恢复了内力?”

  “哪有那么快?不过是刚开始修补丹田,余下的事情我们已经不用操心,只静等着就是了,上午在何队长那里不是已经给你解释过么?”

  张小虎不觉又是白了他一眼:“你不是说好了么?否则我干嘛问你?”

  张小花也不说话,又是跌坐在石牛身边,先是运真气将石牛早先被捏碎的关节又是一一的捏碎,石牛虽然被点了穴道,可他这全身的骨骼,早年也是被“壮骨丹”所淬炼过,张小花在捏碎的时候,也是比何天舒用的力大,那痛楚自不必说的,石牛流的汗水也比何天舒多了许多,只是,这汗水中的酒味也是极大,闻得张小花极为不爽!

  当将石牛的关节捏碎了,张小花自己也是一头的汗水,睁眼看看张小虎龇牙道:“这石牛还真当得上是石头做的牛,这骨骼……啧啧,还真是了得呀。”

  “小花,你若是累了,还是先休息一下吧,时辰还早……”

  不等张小虎说完,张小花手脚麻利的将一下树枝和布条将石牛的关节各处包好,又从怀里掏出 一个玉瓶,倒出凝骨丹来,送入石牛的嘴里,笑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我还是早早做完,收功的好。”

  随着张小花真气的送入,将凝骨丹的药力留在各处的关节,张小花的脸色愈发的苍白,旁边的张小虎看得颇为心疼,别看跟张小花嘴上不放过,可这都是咋保证张小花安全的前提下所说的,若真是因此而让弟弟受伤,张小虎第一个不会同意的。

  正想间,就听张小花自语道:“果然是不够了。”

  说完又给石牛喂了一颗凝骨丹,再次闭目,将新的药力送到剩余的关节当中。

  眼见两顿饭的工夫一眨眼就是过去,张小花还是没有睁眼,可见这石牛当年所受创伤的严重!

  看着张小花额头豆大的汗珠不停的滴落,张小虎有些着急,正这时,突然在草屋外又传来一阵咆哮之声:“石牛呢?石牛去哪里了?”

  “不是说有人找我么?人又去哪里了?”

  张小虎一惊:“这不就是缥缈六虎中向来以鲁莽著称的柳轻扬,他怎么这时候过来?你说巧也不巧的,迟来一会儿,想必小花已经收功,也不会有走火入魔的风险,这会儿过来,看小花的样子,离完成还是有段时间。”

  可若是张小虎现在走出去,阻止柳轻扬,那不说明自己不是治愈石牛的人吗?可若是不阻止,岂又不是眼睁睁看着柳轻扬闯将进来,打扰了张小花?

  而此时的张小花,似乎也听到了外面的叫嚷之声,眉头有些微皱。

  张小虎更是着急,他疾步走到草屋的门后,却是拉开了架势,来人虽然是缥缈派的师祖,可屋内却是自己的嫡亲弟弟,张小虎宁愿得罪了柳轻扬,也决计不愿意弟弟为了自己走火入魔!

  当然,张小虎倒是太在乎自己的弟弟,张小花此时绝对没有他想象的那般严重,只是觉得这柳轻扬如此的大声喧哗,实在是……有失斯文呀!

  不过,此时也正是考究缥缈派的李剑是否在意张小虎的时候,若是李剑任由柳轻扬闯了进来捣乱,不消说的,张小花或许抽身就会走了!

  毕竟,尊重是相互的,你若是根本就不尊重我,我有何必折了银子的白送丹药?

  所以,张小虎不觉就是攥紧了拳头……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那么大条白素贞豪门盛宠:神秘老公晚上见重生之公主有毒妃我绝代:拐个魔王当夫君乡村透视小神农暗夜囚欢:总裁老公,超任性!外星科技狂潮法爷的英雄联盟重生好莱坞名媛我终是他的人间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