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七百八十章 初入缥缈山庄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18:4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官路青云梯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永夜君王九幽天帝
  第七百八十章 初入缥缈山庄

  从缥缈堂通往始信峰下的山道,正是有个不起眼的岔路,崎岖了往北,稍微转过几个山坡,走过一片杂乱的荆棘林,迎面就是一道清澈见底的小溪。

  张小虎站在荆棘林的后面,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看小溪上那座独木桥。

  这独木桥很是简陋,只一根粗大的树木被放倒,凌驾在并不宽阔的小溪上面,那小溪也是极浅,就是涉水也能随意的过,可在独木桥的后面,两个穿着缥缈派服饰的弟子,笔直的站着,似乎这就是缥缈山庄的牌楼一般,神色严肃!

  只是那服饰早就破旧,远没有当年张小虎带着张小花初到缥缈山庄时的衣甲鲜明。

  张小虎并不着急走过去,先是注视了片刻,随即就是左右一阵的张望。

  “二哥?你找我么?”张小花从荆棘林中略微露出一个脑袋,笑着问道。

  “可不,我走了一路,都没看到你,还以为你跟丢了呢。这前面就是……”

  还没等张小虎说完,张小花低声道:“有人过来了,估计是遗香峰的弟子!”

  然后将头缩进荆棘林中,就是看不到了。

  张小虎心中一凛,立刻将脸上换了一番的表情,稍稍皱起眉头,举步就是从荆棘林中穿过。

  “站住!”一声清叱从左边的上空传来。

  张小虎装作惊讶,抬头看去,只见一白衣中年人从那边的大树之上跳下,施展轻功走到进去,冷冷地问道:“你是何人?为何要到这里来?”

  张小虎拱手道:“请问,您是否就是遗香峰的值守师兄?”

  那中年人明显对这声师兄很是反感,略微一皱眉,不悦道:“我就是,你又是何人?”

  见着弟子连姓名都不通报,张小虎知道人家不爽,心里只是冷笑,嘴上却说道:“在下是缥缈堂弟子张小虎,奉了堂主之令,前往缥缈山庄,还请师兄行个方便!”

  “缥缈山庄?”那弟子鼻子总发出冷哼,道:“始信峰上哪有缥缈山庄?这里只有无名的山坳,没有你说的地方!”

  “呵呵。师兄明鉴,在下就是要去您所讲的无名山坳,还请行个方便。”说着张小花从怀里取出了缥缈堂的令牌,那弟子伸手接了,上下的翻看,有些不屑一顾,道:“就这一个信物么?”

  张小虎笑道:“有与没有,有什么区别么?不过,我记得遗香峰上的教主大人当日说过,这无名山坳只凭了缥缈堂的令牌,就可以畅通无阻的,师兄这还想看其它的什么信物?”

  “笑话。”那弟子撇撇嘴,冷笑一声,将缥缈堂的令牌扔还给张小虎,说道:“凭了缥缈堂的令牌当然可以畅通无阻的,但只能走到这荆棘林,你若是想逛游,我决不阻拦,你尽情的游玩,就是带上 你们缥缈堂的女弟子,我也不加干涉。”

  然后侧眼看看那道小溪,讥笑道:“可若是想靠近那小溪,就别怪我不客气。”

  张小虎心中叹口气,从怀里另外拿出一道令牌,递了上前,道:“这是我缥缈堂郜副堂主的信物,还请师兄验看。”

  “郜副堂主?”那弟子更是一愣,诧异道:“你们缥缈堂的副堂主不是钟师兄么?怎么突然换人了?”

  不过,依旧还是接过,仔细验看。

  趁那弟子验看,张小虎冷笑道:“钟副堂主劳苦功高,在我缥缈堂做出了一番惊天的伟业,被教主大人招了回去重用,郜副堂主不过昨日才来的。”

  那弟子听了,点点头,将令牌递回,若有所思道:“原来郜师兄昨日刚来始信峰,那就怪不得了。”

  “怪不得什么?”张小虎大奇道。

  那弟子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随意的摆摆手道:“这位师弟,你就莫跟我做戏了,前几年你们杨堂主还派一些弟子过来说项,渐渐也就不见再来,而去年你们缥缈堂一个叫赵剑的弟子奉了钟副堂主的命令过来,一样都是灰溜溜的回去,你来做什么,我还用问么?”

  说完,闪身一边道:“你早去早回吧,但求不要颜面尽失。里面的人都是缥缈派的死忠弟子,你虽然心向传香教,可毕竟以前是缥缈派的弟子,见到他们平白的矮了一头,这差事,啧啧,着实有些难啊……”

  见到那弟子一脸的惋惜,一脸的同情,张小虎心里莫名其妙,不知道这弟子在嘀咕什么,不过,单凭这几句话,张小虎就是知道,里面肯定有一些自己先前并不知道的事情。

  可是,这跟自己有关么?自己来的使命跟以前的赵剑,还有其他弟子截然不同,缥缈派的老弟子们,怎么可能给自己难堪?

  张小虎笑着冲那弟子拱拱手,不着痕迹的左右又是看看,想找找张小花的踪迹,可惜以前都是平常,就是遗香峰的弟子也是微微点头,并没其它反应。

  张小虎走到独木桥的前面,一提气就是上来,缓步走将过去。

  如今张小虎身上的伤势大好,体内的内力在阴阳两种内力的双修之下,进境飞速,修炼一日的效果简直就要抵得上旁人十日之多。

  且说小溪那边的弟子,早就看到遗香峰弟子阻拦张小虎,再看到张小虎被放过时,其中一人立刻就是从地上拿起一张弓箭,随手一道响箭射出,等张小虎缓步走过独木桥,早有数人手持了兵器,跑将过来,只是,看这些人步履沉重,并不像修炼武功之人。

  张小虎心中暗叹,走过小溪,也不再近前,只朗声道:“这下缥缈堂弟子张小虎,奉杨堂主之命,前来拜见李师祖和柳师祖。”

  缥缈派的弟子听了,并不放松了戒备,其中一个年纪稍长的汉子,手提了一根齐眉棍,走了过来,冷声道:“我只认识缥缈派的弟子,并不认识什么缥缈堂的,这位小兄弟,还是早点儿回去洗洗睡吧,别在这里瞎胡玩儿。”

  张小虎也不气恼,拱手笑道:“在下是缥缈派嫡传弟子温文海的徒弟,今日过来,是有重要的事情找李师祖和柳师祖商议,还请这位…..师伯行个方便。”

  “嫡传弟子?”那汉子一听,明显的眼中一亮,态度就是有些缓和,可随即上下看看张小虎道:“温师弟的年纪似乎……比你……”

  他的话音未落,旁边一个弟子走了过来,低头在他耳边说了几句,那汉子听了,不觉笑道:“原来如此,这事儿我还真不知道,张小虎,听王师弟说你还真是温师弟的嫡传弟子。不过,空口无凭,就算你是嫡传弟子,可此间已经不是以前的缥缈山庄,你若是没有什么凭据,做师伯的还是不能放你进去。”

  张小虎也是一副不出预料的样子,稍微回头看看不知藏在哪里的遗香峰弟子,探手从怀里取出一块令牌,笑道:“还请师伯验过。”

  只见这是一个三寸大小的黑色牌子,前面是古朴的花纹,上写两个奇特的大字,正是缥缈,而背后则是一个“海”字,不是温文海的嫡传弟子令牌,又是哪个?

  那汉子见了此令牌,立显恭敬,小心的接过,仔细的看看,微笑道:“果然是温师弟的信物,张师侄,在下姓白,托大一声,叫我白师伯即可,你可莫怪的,前几年不少的弟子都来找李师伯,不是这事儿就是那事儿,他们的用心,我们哪里不知?不得不如此呀!”

  说完将令牌递还给张小虎。

  张小虎笑道:“哪里,哪里,白师伯客气,众位师叔师伯高风亮节,在这里独守一片净土,让师侄很是敬佩的。”

  那白师伯笑笑,也不应话,指了一个弟子道:“张师侄,我还要在这里值守,这是……周师叔,让他带你去见李师叔吧。”

  张小虎点头,拱手道:“还请有劳周师叔。”

  那周师叔少了一条胳膊,只用左手提了一把朴刀,笑道:“许久没见咱们缥缈派的嫡传弟子,张师侄不必客气,请随我来。”

  那周师叔带着张小虎走过一段高低不平的山道,又是上了一座山梁,入目就是一片颇大的山坳,可是,当张小虎看到山坳里的情景,不觉就是一愣,不由自主就是停住了脚步。

  前面带路的周师叔见他止步,笑道:“张师侄看来是第一次来我们缥缈山庄呀!”

  张小虎愣了半晌儿,眼中有些湿润,喃喃道:“是啊,周师叔,弟子确实是第一次来,而且……而且也是第一次知道,缥缈山庄竟然……竟然如此的艰难。”

  原来,这缥缈山庄竟不跟浣溪山庄那般,都只是一些低矮的草房,甚至还有很多的的房子仅仅是用树木简单的搭建,从山梁山上看去,就是连郭庄都是不如,更别说是浣溪山庄了。

  那周师叔明白张小虎的所指,笑笑道:“也没什么的,不过是众弟兄不想沾传香教的恩惠,平白的矮人三分,只好就一切都是自己动手,在这一片山坳之内无中生有罢了。”

  无中生有?话虽然说起来简单,可若是真的要做,可就是千难万难了!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大唐终极交易商春暖花开遇见你凶残弗利萨神雕群芳谱废后为妃女子监狱里的男人仙朝凡途我的房间通向星际垃圾场医色生香:我的院长美如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