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七百一十九章 夏子荷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16:1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官路青云梯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永夜君王九幽天帝
  第七百一十九章 夏子荷

  “使者明鉴!”赵剑赶紧喊道:“张小虎身上所受之伤都是执法弟子所为,小的不过偶尔为了平复心中的不平,打上几鞭而已!断没有想要张师弟性命的意思。”

  可怜的张小虎,此时居然无力开口,就是满腹被赵剑折磨的苦楚也是无法诉说。

  旁边的众弟子此时不觉也是有些窃窃私议,觉得遗香峰使者拿这个大帽子扣人未免小题大做。

  蒙面的陈晨笑道:“赵剑,你可莫避重就轻,偷换我的意思,我只是想知道,幽兰大峡谷中那引来血狼群的马嘶之声,是不是你做的!”

  满场都是寂静,只听赵剑将手指天,说道:“皇天在上,厚土在下,那两声马嘶绝对是张师弟等人的幻觉,小的绝对没有做过,若是小的一人所为,必被上天降下九霄神雷,雷击而死!”

  赵剑却是绷定,看这遗香峰的使者很是讲求证据,整个参加试炼的缥缈堂弟子只有他们四人活着回来,张小虎三人明显就是一伙儿,他们的话已经不可信,他倒是想看看这高高在上的使者如何裁决。

  张小花也是暗皱眉头,他遇到张小虎的时候,已经是后来的事情,先前小树林的事情也是听张小虎口述,说实话,当不得证据,根本就不能肯定就是赵剑所为,其实就是赵剑承认这马嘶之声是他所为,也不过就是因为疏忽,让马叫出声罢了,倒也谈不上“手足相残”。

  “呵呵”蒙面的陈晨,又是笑道:“古来奸逆都是嘴硬,看来你也如此,不见长河不死心,来人,将她带上来!”

  话音落地,赵剑脸色剧变,勉强站定,眼珠子骨碌碌的乱转,净往门口瞥去。

  而站在陈晨身后的几个内门弟子闻得吩咐,就是走将出去,不过时,从堂外抬了一个担架上来,担架上正是一个脸上蒙着面纱的内门弟子。

  赵剑的脸色有些缓和,很是奇怪的看看,闭口不言。

  蒙面的陈晨问道:“赵剑,你看看这女子,你可认的?”

  赵剑装模作样看看,拱手道:“看着师姐,似乎是受了重伤,可惜小的一向都在始信峰呆着,无缘得见遗香峰师姐的风采;就是先前带着缥缈堂的弟子,在幽兰大峡谷中试炼,也从未见过的。”

  “嗯。”蒙面的陈晨问陈晨:“陈晨,你可认识这女子?”

  陈晨看了半晌儿,咬着嘴唇道:“禀使者,这女子所穿衣物还是弟子和长歌师姐的,应该就是我们在幽兰大草原上所救的内门弟子。”

  “嗯,好。”陈晨转头又道:“任逍遥,你上前看看,这女子你是否认的?”

  张小花没想到陈晨突然叫自己,也是一愣,随后,看看熟悉的温文海和秦大娘,缓步从众内门弟子中走了出来。

  温文海本是稳稳的坐在哪里,可乍一看到张小花的样子,明显也是一惊,盯了片刻,就是恢复了平静。而杨如萍并未见过张小花,听到陈晨突然从后面叫人,也是一愣,旁边的秦大娘赶紧凑上去,将张小花的来路简单的说了,并将怀中的丝帛递了上来,杨如萍见了微微点头。

  长歌和陈晨乍听的任逍遥的名字,先是没反应,可看到张小花走出,又惊又喜,这才想到任逍遥不就是张小花么?可随即也是偷眼看看上首的陈晨,不敢太过喜悦。

  张小花走到堂前,先是冲张小虎和长歌等三人躬身行礼,道:“拓丹堂任逍遥,见过三位救命恩人。”

  张小虎嘴角含笑,指头微动,长歌和陈晨也是还礼。

  随后,张小花走到那女子跟前,探手将她的胳膊等处拿起,仔细的捏捏,站起身道:“禀使者大人,这正是当日在幽兰大峡谷中救的内门女弟子,她这身上的骨伤,都是小的所接,所以现在也还认的。”

  “好。”蒙面的陈晨说道:“你且坐下。”

  张小花左右看看,捡了温文海旁边的下首也是坐了。

  蒙面的陈晨又是问道:“赵剑,这女弟子你真的不认识?”

  赵剑见陈晨再三询问,不觉皱眉,道:“小的的确不熟。”

  这时,那担架上的女子开口了,那沙哑的声音道:“赵剑,你不认识我?难道让我叫你一声赵师弟,或者赵郎,你才肯认我吗?”

  赵剑听了,先是不解,可随即就是如同雷击一般,呆若木鸡,过了半晌儿才迟疑道:“你……你是夏……夏师姐?”

  旁边的长歌和陈晨也是惊呼:“你是夏师姐?”

  那沙哑的声音叹口气道:“是长歌师妹和陈晨师妹么?我听陈大人说了,是你们跟张师弟救的我!唉,何必要救呢?还不如让我死了呢!”

  可随即,那女子又是急促道:“不,我可不能死,我若是死了,又有谁能揭露赵剑这卑鄙小人的可耻面目?”

  那边坐着的秦大娘,听到这蒙面的女子是夏子荷,早就欣喜,可看看夏子荷的惨状,在看看上首端坐的陈晨,眼睛湿润却是不敢上前。

  赵剑的眼珠急转,立刻就是换成欣喜的神色,拱手道:“想不到夏师姐也侥幸生还,真是恭喜、贺喜呀。”

  随即又是一脸的不解:“却不知小弟有什么让师姐误会的,居然这样对小弟?”

  夏子荷气急,有些语气不畅,道:“你……你……”

  蒙面的陈晨冷眼看着,转头对秦大娘道:“这夏子荷被武鸣堂的弟子当作是内门弟子送到我们遗香峰,可经过我们辨认,发现她不是我们遗香峰的弟子,前些日子她一直都在昏迷,不省人事,并不能判断其身份,直到前几日才醒来,经过询问后,禀报了教主,教主大人见其可怜特赐面纱,允许她在传香教内以面纱遮挡面容,并让本使者送至始信峰,当然,我们也不能判断其真假,还请秦副堂主帮我们辨别!”

  秦大娘没说话,张小花却是一愣:“怎么在传香教带个面纱也是要教主大人特批?难不成还是什么教规的第几条么?”随即右手不由自主就是摸摸怀里的手帕,暗道:“本少侠也不知多少次用手帕蒙面了,要被内门弟子逮个现行可不要被千里追杀?唉,传香教内真是没一点儿人权呀!”

  秦大娘听了陈晨的话,早就按捺不住,起身就是来到夏子荷的面前,看看躺在担架上的夏子荷,却是无法分辨,可不,夏子荷现在头部都被面纱挡着,全身都遮挡在衣服里面,一点儿肉都没露出来,任谁都是不能分辨。

  夏子荷听到秦大娘的脚步声,有些哽咽的声音道:“师父……您认不出弟子的。”

  秦大娘安慰道:“子荷,你自小就在我身边长大,我若是认不出你,谁还能认出?”

  “那……您把我的面纱揭开就知道了!”

  秦大娘心中立刻就是一种不祥的预感,于是,伸手就是要揭开夏子荷的面纱。

  旁边长歌和陈晨自是知道,皆是低声惊呼:“师父……”

  说完,陈晨也是上前,走到秦大娘面前,低声道:“师父,夏师姐……早就毁容……您……您一定要心里有个准备……”

  秦大娘摆摆手,笑话,江湖中的儿女,哪个不是手上沾血的,还能怕这些?说着就是将面纱揭开,可即便是秦大娘已经有所准备,知道夏子荷的面容被毁,可……她依旧被眼前的一切唬了一跳。

  但见面纱之下,是个近似于骷髅的头,头部青丝皆无,只有极少部分有这青白的头皮,很多地方都是露出白色的头骨,而脸上,以前的两汪秋水如今变成可枯潭,鼻子也露出黑洞,嘴唇也是零散,脸上……几乎都是坑坑洼洼的洞……

  “这……”秦大娘傻眼了,这就是比骷髅都要吓人的许多,哪里还能看到原来的面目?而且,这女子的声音也有了变化,若是强自分辨倒也还有几分夏子荷的味道,可这也不能说明什么呀。

  “师妹,将面纱蒙上吧,我就知道师父已经认不出我了……”

  秦大娘感觉眼中有些泪水已经悄然的滑落,赶紧用衣袖沾沾,悄无声息的将面纱给夏子荷盖上,此时的她已经不想在看看夏子荷藏在衣袖里的手,脸都成了这样,身上又能好到哪里?

  想了一下,秦大娘将嘴凑到夏子荷已经基本成了黑洞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然后也是将耳朵凑到夏子荷的嘴边,听她如何回答。

  旁人都是静静的看着,并不能听到什么,可张小花六感比旁人灵敏了数倍,就是不运功,那声音也能传到耳中,但听到:“…...初葵……疼痛……之类的”闹得他满脸的通红,眼睛看看屋顶,在看看地面,不时掏着耳朵,好像身上长了虱子般,旁边的温文海一直都在暗自注意他,此时看了不觉纳闷:“我这眼睛的余光几时如此的厉害?”

  两人说了两句,秦大娘直起身来,示意陈晨也辨别一下,陈晨想了一下,跟秦大娘一样,低声说了,只是,脸上却有些红晕,而等到夏子荷回答完,脸上就愈发的娇羞可爱,冲秦大娘使劲儿的点头。

  蒙面的陈晨看得好奇,问道:“秦大娘,可曾分辨出来?”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大唐终极交易商春暖花开遇见你凶残弗利萨神雕群芳谱废后为妃女子监狱里的男人仙朝凡途我的房间通向星际垃圾场医色生香:我的院长美如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