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三百零九章 终于要靠岸了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4:4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官路青云梯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永夜君王九幽天帝
  第三百零九章 终于要靠岸了

  柴峰不解,道:“这与我的性格有什么关系?”

  白勇桂没有理他,接着说道:“这谭家的三少爷一来二去就跟咱们这个掌柜的熟悉起来,而咱们这个掌柜的呢,偏偏又有一个如花似玉,知书达理,对玉石很有研究的表妹,你说,这谭家三少如何能不入瓮?”

  “虽说这谭三少并不喜女色,可红颜知己,《》的诱惑,总是有的,人不常道,人之一生得一知己足矣,若是红颜知己,就更为难得!这谭三少也以为自己运气逆天,碰到了能说话的知己,从渐渐的处处防备,到最后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差点把自己三岁尿炕的事情说出。”

  “可惜,这谭三少却是家族中不成器的弟子,上面还有大少和二少,都是一时的精英,可即便他提供的消息有限,却也让帮主从中得到了不少有用的讯息,谭家得到羊皮卷的事情就不说了,帮主不得不上报,可这羊皮卷藏在谭文和谭武身上,可是任谁都想不到的,这两个只是谭家的旁支,谭家被灭门的时候,他们可是侥幸逃过一劫,当其他人等都以为这羊皮卷毁于火海,成了疑案的时候,只有咱们帮主心里明白,这几年才让咱们辛苦的追踪着谭文谭武。”

  “这说明什么?说明在弱肉强食的江湖中,没有可以相信的‘信任’,就算是你认为的莫逆之交,也可能为了某种利益出卖你,甚至他本身就是来故意靠近你的,那谭三少直到现在也还不知,他不过是帮主留下的一个后手,还以为自己得到红颜知己的援手,逃脱一劫呢。”

  柴峰苦笑道:“也许不知道的更好,他生活在一个被人安排的世界中,或许活的更好。”

  “那你呢?柴师弟,你可还是要在江湖中混日子呀。”

  白勇桂不无讽刺道。

  柴峰挤出一丝笑容,道:“我知道白师兄是为了我好,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也许今生就是这样了。多谢师兄的指点,我也赶紧休息一下,眼看这船就要靠岸了。”说完,抱拳离开了船舱。

  白勇桂等他走到门口,才说道:“那个少年是灭口还是活擒,决定权都不在咱们手中了,等靠岸再看两位师傅的决定吧。”

  柴峰听了,耸耸肩,也不说什么,依旧不停步的走了出去。

  张小花见曲终人散,也溜回了船舱,他本来一开始对这白勇桂恨之入骨,准备靠了岸,找个机会一剑杀之的,可听了他对柴峰说的肺腑之言,心里倒也动了恻隐之心。

  “从他们的角度来讲,杀我灭口也许是最为正确的方法,若是我把他们得到羊皮卷的消息散布出去,他们这个什么欣荣派估计也要落个跟谭家一般的下场!”

  张小花暗自沉吟,不过,他心里一动:“难道,我也是优柔寡断的人?我也不适合在江湖中混日子?”

  张小花从怀中掏出小剑,那小剑在空中飞翔了几下,笔直的飞出窗口,直上云霄,张小花的嘴边露出笑容,自言自语道:“也许吧!”

  这个夜晚注定是个平静的夜晚,不仅海面上风平浪静,月光皎洁,整个海船在张小花的神识下,也都安静无比,水手在各忙各的,欣荣派的众弟子也都在盘膝调息,只有闲余的某些老年水手,酒醉之余靠着船舷哼唱着不知名的乡愁小调。

  张小花知道今夜是自己在海上的最后一夜,虽然看起来,白勇桂他们肯定不会在今夜对自己有什么不利,可他丝毫不敢大意,依旧小心的在自己的四周布下精妙的禁制,这才放心的闭目修炼。

  经过,这些日子的练习,这禁制布得也是得心应手,几乎是一气呵成,说实话,这几个禁制早在荒岛的时候,张小花已经学会,也随意的在山洞之中施展过,那是施展起来轻轻松松,并没有现在这般费力,所以他就以为自己已经学得很好,可真是到了陌生的船舱中,在施展起来,却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

  “也许在山洞中,元气比较充足,布起禁制来比较容易吧,这大海之上元气就稀薄很多,只靠经脉中自身的元气,却是有些费劲的。从元石中牵引出来元气,却不如天地元气来得顺手,俗话说的好:‘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还真是有道理的,好在我一直都参悟禁制,这才能在艰苦条件下布禁成功,而且这艰苦条件下的磨砺,也让我更加深刻的领悟禁制。”

  “一份汗水,一份收获。古人不余欺焉!”

  昏睡之前,张小花颇感欣慰。

  有了白勇桂的指示,海船直接就往岸边驰去,等到天色蒙蒙亮,那远远的,已经看到了海岸线的影子。

  当然,只是影子,在张小花的认知中,这影子就代表希望,这影子就说明自己离家人又近了一步。

  当然,已经有了航海经验的张小花也是知道,这海岸线虽然看得很近,但要是真的靠岸,时间还真不好说呢。

  也许是归乡心切的只有张小花一个吧,神识中,欣荣派的众人则都闭目打坐,蓄养真气不已,想必他们知道等海船一靠岸,就会有一场恶斗,一场他们没有把握保全自己的恶斗,虽然他们对手只有一个看起来很平常的少年,可谁知道这个少年做困兽斗的时候,会拉谁做垫背?

  张小花看他们那郑重其事的样子,心里突然有一丝的好笑,还有一丝俯视的感觉,他心里一动,难道,这就是身居高位的感觉?

  “是啊,这是一种成竹在胸,一切皆在掌控的感觉,或者说是一种超然物外,所有的事情都跟自己无关的感觉,虽然他们忌惮自己,想尽办法控制自己,可自己呢?视这些为雕虫小技,视险途为坦途,就是他们邀请来的高手,都没放在自己的眼中,这身入局中,却又飘然在外的感觉,真是奇妙。”

  想毕,张小花心有明悟,也不练习北斗神拳,身边的禁制也不撤掉,闭目参悟起来,他现在已经有所觉悟,这等心境的参悟比心经的参悟更为可贵,心经可以按部就班,循序渐进,心境可就来得太过随机了。

  好在,眼看这就要靠岸,欣荣派的众人也极想就这么平安的度过最后的一段旅程,没人任何人来打扰张小花,就是送饭的水手,久扣舱门,不见人开,也只是把东西放在门口,不再搭理,想必也是得了别人的指示。

  只是,直到傍晚,港口都已经近在眼前,张小花的舱门依旧未开,这水手才有些着慌,报知李师弟,李师弟也是奇怪,平日那张小花的舱门虽然紧闭,可这饭食从来都是收进去的,难不成这马上靠岸了,反倒出事儿?

  他自然也不敢怠慢,赶紧找白勇桂商议,这一路回岸,张小花可是他们心头的一根刺,动也动不得,不动呢,还不行,好容易让帮主派出高手收拾他,这若是没了人影儿,自己师兄弟交不出人,可能就会落个功过相抵的下场吧。

  还是白勇桂心细,听了禀告,并不着急上门看个究竟,先是问问水手昨夜的情形,知道并没有什么船只擦肩而过,这才放心,笑着对众人说道:“既然昨夜周遭没有过往的船只,那这少年想必还在舱内,他以前也都猫在舱内,想必早就看到今日要靠岸的,这一路来,他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靠岸没什么好果子,就躲在舱内想对策吧,咱们只要小心守着,莫要让他逃了,就是大功一件!”

  李师弟不安道:“可是,白师兄,他若真不在船舱里,到了岸边,咱们交不出人,可怎么办?”

  “呵呵,好办呀,李师弟,那为兄就交给你一个任务吧,你去船舱内把那位小兄弟请出来,如何?”

  “啊,我?!这个……这个,哦,我也同意白师兄的意见,这大海茫茫,并没有过往的船只,他轻功再高,也不能入水不沉吧,一定还在船舱之中挠头皮呢。”

  众人也都嘿嘿的笑了,一般的心思。

  白勇桂招手让那个水手近前,说道:“你去船舱门口盯着,小心看着,对了,再找一人,去甲板上,也盯着窗口,若是有什么变故,速来报我。”

  “这个?”那水手见旁人不敢去,自己心里也是胆怯。

  “没关系的,他不会为难你们这等人的,但去无妨。”

  柴峰叹口气,说道。

  那水手忐忑的看看,不敢多说,小心的走了。

  白勇桂挥挥手道:“众位,马上就要靠岸,大家还是按照以前商议好的位置,各就各位吧,海船靠岸之前,咱们还是要站好最后一班岗!等海船一靠岸,嘿嘿。”

  众人听了,神色一凛,不敢大意,赶紧各自拿了长剑,依照以前所议,各自出去了。

  港口越来越近,暮色也近,昏暗下,那荒芜的港口显得无比的萧瑟,今日,却是不同,早有几人,站在岸边,翘首望着。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大唐终极交易商春暖花开遇见你凶残弗利萨神雕群芳谱废后为妃女子监狱里的男人仙朝凡途我的房间通向星际垃圾场医色生香:我的院长美如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