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九十章 扳平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1:4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校园护花高手洪荒祖龙青春从遇见他开始异能小神农神秘男神,求休战!校花之古武高手极品透视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三国重生马孟起网游之奴役众神
  第一百九十章 扳平

  长庚和尚难道的用手捋了一下颌下那缕花白的三角胡,眼神露出一丝暖意,说道:“这元性是个孤儿,在大林寺旁边的一个山村长大,前年在山中打猎之时被虎狼所伤,差点要了性命,幸好被我寺中僧人所救,后来就做了寺中的俗家弟子,我看他心性纯朴,这才收他入了执法堂。”

  欧鹏笑道:“出家人慈悲为怀,真是不错的,大师这般救助,必有后报的。”

  长庚和尚接着说:“这孩子心性纯朴,正是对了我的脾气,我本想让门下弟子将我大林寺的武功相传,怎耐他年岁已大,体内经脉皆已成型,这内功一途,却是前途暗淡,我正在考虑如何教授他内功的事宜。”

  欧鹏皱眉,心中暗道:“心性纯朴,还对了你的脾气?鬼才相信,不过,跟我说这么多,有什么意思呢?”

  长庚和尚见欧鹏皱眉,知道他不明白,接着说道:“不过呢,元性却是天生习武之才,在执法堂中呆了两年,练习了无数的拳法和掌法,在拳脚招式方面有不少的心得,这次我来贵派,也顺便把他带来,让他见一下世面。”

  欧鹏依旧是不解,问道:“那这比试又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呢?跟刚才的比试……”

  还没等自己的话说完,欧鹏恍然大悟道:“大师的意思就是不用内力,单纯比试拳脚了?”

  长庚和尚点头道:“正是此意,就是要在拳脚方面向贵派弟子请教。”

  听到这里,欧鹏有点为难,说实话,这漫山遍野的缥缈派弟子,又有哪个没有修炼过内功心法?这些身怀内功心法的弟子在比试的时候,很自然的或者身不由己的就会施展内力对敌,这几乎就是一种习惯,若是不让他们施展内力,就好像斩掉他们的胳膊般,还谈什么比试?

  这时,欧鹏又想到了张小花,这少年似乎是不懂内力的,不过,刚才长庚和尚也说了,要向缥缈派的弟子请教,自己把他推出来,似乎会被长庚和尚抓了把柄的,况且,芦席棚中还有一个元空正虎视眈眈,等着找张小花给自己的师弟出气,现在让张小花出来也是不妥。

  这可如何是好?

  欧鹏想了想,就招手让张成岳过来,低头说了几句,张成岳点点头,对元性说道:“这位师傅,请跟我来吧。”

  说完,领了元性走出芦席棚,可奇怪的是,元性挪步的时候,元空也跟着出来了。张成岳有些奇怪,可等张成岳纵上擂台,而台下的元空托了元性的腋下,将他推上擂台,张成岳这才醒悟,元性居然跟张小花一般,也是不会轻功的。

  等元性在台上站定,张成岳这才运内力将比试的条件说了,并特地说道需要缥缈派的弟子。

  张小花本来听了比试的条件,心里高兴,这不就是为自己量身打造的比试吗?正要跃跃欲试,可听到需要缥缈派的弟子,他一下子就蔫了,自己虽然是浣溪山庄的人,可毕竟不是缥缈派的弟子,既然张成岳这么说,肯定是说自己的,这满广场的人,只有自己不是缥缈派的。

  张成岳说的条件很是差强人意,满广场的缥缈派弟子,鸦雀无声,他们修炼内功久已,很难保证在不调用内力的情况下,胜得过这个大林寺的和尚。

  正在张成岳有些为难的时候,从台下传来一个声音:“弟子张小虎愿意一试!”

  张成岳抬眼看去,可不,正是站在张小花旁边的张小虎,见张小虎毛遂自荐,张成岳皱眉,本想拒绝,可满广场的人,只有张小虎一人排众而出,若是不让他上台,想必是会寒了他的心,而且,他刚刚入门不到两个月,若是败在元性的手下,也不丢缥缈派的脸面,日后在江湖之上,也好解释。

  随即,想通其中诀窍的张成岳欣然点头,说:“那就请张师侄上台一试吧。”

  听了这话,张小花赶紧往五号擂台那边跑,废话,那个扶梯还一直都搭在那里,没来得及取走呢。

  等张小花把扶梯架好,张小虎很凝重的走上擂台,张成岳低声问道:“张小虎,你练过几天的拳法?会多少种?”

  张小虎原原本本的说了,张成岳点头道:“我知道了,你去吧,一切小心。”

  说完,飘然下台,向欧鹏复命。

  芦席棚中的欧鹏见到张小虎上台,心中一喜,自己怎么把这个弟子忘记了呢?他也许是缥缈派中唯一不太懂内力的弟子吧,而且还刚刚入门,若是败了,也好搪塞,只是,不知道他的拳脚如何?好像,听谁说过,他的拳脚还不错吧。

  想着,欧鹏就往右手边站着的弟子看去,正好温文海也看向这边,师徒两人对望一眼,暗自点头。

  不多时,张成岳回来,在欧鹏耳边低声说了几句,欧鹏脸色少变,脱口而出,道:“什么,就会一……”,立刻,就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闭上了嘴,无力的摆摆,示意张成岳退到一边。

  长庚和尚对于缥缈派这边的反应也是很敏感的,他带元性来缥缈派,一则是长见识,二则就是给缥缈派出个难题,看他们如何应对。可缥缈派居然不把自己绞尽脑汁才挖掘出来的难题当回事,很快就给元性找到了对手,他也是很诧异,难道缥缈派也有像元性一样的弟子?抑或是他们纯粹就找了替死鬼,应付了事儿?

  长庚和尚有心想问问,可这时,擂台之上的比试已经开始。

  那元性果然生猛,一上来就是大林寺的基础拳法,罗汉拳。这个罗汉拳可跟江湖中流传的罗汉拳不禁相同,不仅招式多了不少,里面的招式也是精妙不少,而且,台下观战的张小花甚至还发现,这元性和尚施展的罗汉拳中有那么几招居然跟自己北斗神拳中的几招相差无几。

  张小花不禁有些诧异。

  而张小虎则稳了身形,一套六合拳法娓娓“道”来,不疾不徐,正是应了元性的罗汉拳,一招一式都不落下风。

  不多时,元性的罗汉拳就使完,只见他招式又变,赫然是大林寺不外传的韦陀掌,这韦陀掌在大林寺是一种配合内力施展的刚猛拳法,极为厉害,而现在在元性手中,虽然没有内力,可也隐现刚猛的味道,拳风呼呼,元性本以为自己换了大林寺的拳法,眼前这个张小虎也必定以缥缈派秘传的拳脚应战,可就见张小虎依旧是不慌不忙,拳脚交替间,依旧还是那套六合拳,元性不知道原委,心中微微动怒,我用本门秘传拳法对敌,你却只是施展江湖中常见的六合拳,这不是明显的蔑视我吗?于是,元性更是上了心思,不断的变招,想逼张小虎改变拳法。

  要说这元性能得长庚和尚的青睐,也不是白来的,大林寺秘传的各种拳法和掌法等,他一一的信手拈来,刚开始还是一套一套的施展,可到了后来,已经不不拘于任何一套拳法,竟然将所有大林寺的拳法融会贯通般,随手施展就像是一套拳法中的一个招式。

  可即便如此,元性的心火更是旺盛,对面的张小虎虽然已经有些不支,可他居然依旧不换成缥缈派的拳法,还是仅仅施展那套最平常的六合拳。

  “这不是明显的看不起我吗?”元性心里暗自发火,手脚上更是不多的变换招式,如同一个多臂观音般,向张小虎的各处攻去。

  对面的张小虎却是有苦说不出的,他精通的拳法就是六合拳,其它还有几种拳脚只是借鉴,稍微练习过,若是拿来对敌,肯定是破绽百出,还不如只使用六合拳。而且,张小虎的对敌经验也并不太多,比试的机会也是少的,虽然精通六合拳,可毕竟磨练不足,不多时就落了下风,要不是元性铁了心想逼他使出缥缈派的秘传拳法,也许他早就被元性击下擂台。

  元性的拳脚如同一座大山般将张小虎压在下面,让他感到胸中气闷,呼不出气来,就像是前几日张小花比试时,自己感到气馁的样子,张小虎感觉到自己心中的某些东西,正在被一点一点的磨灭。

  “也许失败就在不远处了吧。”张小虎心中暗想,手上的招式有些滞慢。

  元性见此,心中暗喜:“这厮好无理,都到了这时还是瞧不起我。看我不把你打下擂台。”

  想着,眼中自然闪出轻蔑的眼神。

  这眼神落入张小虎的眼中,更是烙在他的心里,不由得又想起自己在缥缈派的处境,有些弟子的不屑,有些弟子的阿谀,甚至还有陈晨的话语:“这些弟子,若是我长歌师姐,只两三招的事情。”

  这些不停的在张小虎脑海中闪现,他的心中不由的生成一种不屈来,有种声音在他心头呐喊:“英雄莫问出处,奇迹自在人为!”

  想到此,张小虎眼中立刻有了生机,拳脚之间也有了动力,招式之间的晦涩也愈加的圆滑。

  正如前所述,张小虎跟张小花一般,都是比试的经验过少,张小花的北斗神拳就是在第二关的比试中,慢慢的淬炼,才长了威力。张小虎也是这般,虽然对六合拳的招式熟稔在心,可比试的经验还比不上自己的弟弟,这元性跟他对招,给他的压力,却成了张小虎拳法成长的催化剂。

  张小虎这一变化,却是让元性大吃一惊,本来想逼张小虎施展秘传的拳法,可他就是不变,而且招式之间破绽毕露,元性正想放弃自己原先的想法,将张小虎击下擂台,却不料张小虎的拳法不变,内中的拳意却是变了,变得更加生机勃勃,更加的咄咄逼人。

  元性心中暗道不好,更加施展更多的拳法,看得是台下的众人,都只有一个念想:“这和尚,着实了得,怕不是大林寺的拳法,都被他学得了!”

  满广场的弟子皆神摇目眩看着元性层出不穷的招式,都暗自思量,若是自己面对这样一个对手,却不能使用内力的情况下,如何才能取胜?

  答案也许有千百种,但唯一一点是想必一致,那就是,他们都相信,若是自己在台上,必定比张小虎要强!总不会只是一套六合拳法的招式翻来覆去的使用。

  而且,他们也相信,张小虎的失败是必然的,只是时间的长短。

  虽然他们极不希望出现这样的局面,可眼前的比试情形正是如此。

  也许满广场的人都是这般的心思,也许芦席棚中欧鹏等人也是这等心思,或许,整个江湖的武林人士都是这种心思,可,一号擂台下,暗自攥拳,将心都提到嗓子眼的张小花,并不这么想。

  他的心中,深深地坚信,自己的二哥一定能赢,即便他刚才已经看到张小虎的拳法有些软弱,士气有点低落了。虽然这时的张小虎依旧处于劣势,可敏锐的张小花已经看到了张小虎拳法中那点意志的高涨,也看到了招式中的一点不屈,正茁壮成长,然而,也正是如此,他的心就提的更高,唯恐二哥在拳法大成之前,被那个和尚击败。

  张小花看到的是拳法的精神和张小虎的意志,众缥缈派的弟子看的却是拳法的威力。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张小虎并没有像他们想象般溃败,张小虎就像一棵小草,在巨石的重压下,一点一点的成长,慢慢的,渐渐的,不可知觉的将那巨石掀落,从巨石的间隙间,探出稚嫩的幼芽,而这时的巨石,再也无法压制,扼杀这个顽强的生命。

  元性这时的感觉,就如同巨石,他真得是有些懊悔,而且也真得是有些明白。懊悔的是自己为何不早点狠下杀手,将对手击下擂台;明白的是自己早先是高估了对手,看来对手根本就真得是只懂一套六合拳。

  元性心中那个怒呀,我是来向你们缥缈派讨教拳法的,我先抛砖引玉将大林寺的拳法都一一展现,你们倒好,就那一套六合拳来敷衍我,这还是来往非礼也的江湖吗?

  可,现在元性怒也好,惊也好,不忿也好,眼前这个对手已经不再是刚刚上台的那个对手了,自己已经无力轻易的将之击败,他那套六合拳法已经被淬炼到了极致,自己无论用什么拳法,什么掌法,他都能用简单的一个招式,轻易的化解,自己稍微一松劲儿,他就用简单的一个招式,寻了自己的破绽,逼迫自己不得不赶紧换招,弥补破绽。

  缥缈派的众弟子见到张小虎的拳法威力越来越大,从最开始的疲于防守,到现在的已经开始可以进攻,慢慢的扳回了局面,他们不由的也从心底升起了希望,那点点的希望一经生成,就蔓延般滋长,众人眼神也热切了,嗓子也发痒了,不由得,也不知道谁人先喊了出来:“张小虎加油。”

  于是,一呼百应,众人皆都给张小虎鼓起劲儿来,满场都是“张小花加油!”的声音。

  芦席棚中的欧鹏和长庚和尚,从元性和张小虎刚开始比试,就好似已经知道了最后的结果,毕竟两人都是江湖中有名的高手,这低阶弟子一伸手,自然就会知道谁高谁底的,于是两人轻松地闲谈一下江湖上的事情。

  长庚和尚对自己的弟子心中有数,也不大往擂台上看,这不用内力的比试,断不会出现伤亡,他自然是不用担心的,更别说缥缈派的弟子,一伸手就知道逊于元性。

  而欧鹏却是边聊边看,若是旁人这般一上台就处于下风,他也许就不看了,毕竟知道张小虎只会一套六合拳,看人家元性那大林寺的拳法不要钱般的撒出来,张小虎哪里会是对手?

  欧鹏之所以上心的观看,却是别有缘由。

  张小虎自投入缥缈派,一直以来温文海都没有教授他任何的武学,倒也不是他这个做师父的不尽心,而是温文海着实的发愁。缥缈派门下皆是自幼童即开始培养,教授武功,从没有像张小虎这般大的弟子拜入门墙,像鸣翠堂的秦大娘这等,是投入缥缈派,并不是投师的,身上有自己的武功,哪里像张小虎这般还要从头学起?

  可既然温文海收张小虎入门,自然是不想亏待他的,所以经过他的深思熟虑,就找向自己的师父欧鹏,想请示欧鹏,将缥缈派的镇派内功心法—缥缈神功传授给张小虎,可欧鹏听了,立刻就拒绝了。这缥缈神功虽说是缥缈派嫡传弟子独有的功法,张小虎也有资格修炼,可毕竟张小虎入派不是经过正规的手续,习武的资质尚不可知,单单这个年纪就是大问题,这经脉已经成型,又如何能将缥缈神功习得大成之境?

  欧鹏还是希望温文海能捡其它高级一点的内功心法传授给张小虎。

  温文海是第一次收徒,对这个年纪稍大的徒弟却是爱惜,只想给他谋个好的基础,这才一而再再而三的恳求欧鹏,而且,欧鹏就是不答应。

  这才造就了张小虎入门快两个月了,一直没人搭理的局面!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位面之召唤大军斗破之远方的团扇时光煮雨,我在等你思念是一种病青玄道主美漫世界霸王轨迹直播之盗墓大师来自仙门的败类扛上八大太子玄天魔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