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八十九章 皆败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1:3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校园护花高手洪荒祖龙青春从遇见他开始异能小神农神秘男神,求休战!校花之古武高手极品透视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三国重生马孟起网游之奴役众神
  第一百八十九章 皆败

  欧鹏招呼长庚和尚喝点茶水,还是赔了小心问道:“大师,下面的比试您看如何安排?”

  一点都看不出刚刚取得胜利的喜悦。

  长庚和尚正要说话,突然从他的背后,越众而出一个黑粗的小和尚,双掌合十施礼道:“师叔祖,我向挑战刚才胜了元了师弟的那个弟子。”

  欧鹏一阵的好笑,真是的,还跟这个不入流的少年干上了,他也不言语,看着长庚和尚。

  那老和尚沉吟一下道:“元空呀,人家刚比试完一场,你若是有心比试,也要等人家休息一阵,你说是不?”

  黑粗的元空硬了脖子道:“他还休息什么呀,也不知道用了什么邪法,居然让元了师弟的点穴手法失效,他在擂台上满打满算就踢了一脚,打了一拳,能用什么气力?损耗的内力调息片刻就补足了,还要什么佬子的休息?”

  长庚和尚见元空急了,粗活都出来了,低喝一声道:“元空,净说些什么呀,你师父平日都是如何教你的?佛门弟子就应该有佛门弟子的规矩,不要犯口舌嗔。”

  元空听了,立刻道:“弟子知错。”

  可就是立在那里,并不回去。

  元空的那句“邪法”也是让欧鹏心中一动,当时元了点穴的时候,他正同长庚和尚说话,并没有看得真切,只是以为小和尚失手,没有点中张小花的穴道而已,现在细细想来,却还是有推敲的地方,这元了是大林寺新一代的杰出弟子,这点穴手法看起来也是老到异常,想必是修炼已久,张小花是站着不动被人点中的,断没有点错的道理,可为什么就没有点中呢?

  这还真是一个问题。

  欧鹏斜眼看看元空,暗道:“这秃驴想必也是满心的疑问,以为是我缥缈派的绝技,我且不去管他,让他心存疑虑吧。”

  可又看到眼前这个愣头愣脑的黑粗和尚,欧鹏却是不知道如何回答他,看长庚和尚的意思,并没有呵斥他回去,让他熄了挑战张小花的念想,想必也是存了心思,想从元空那里捞点面子回来,张小花的水平如何,欧鹏大致知道,能胜元了,纯粹侥幸,是元了对自己的点穴太过自信,失了防备,才被踢下擂台。这元空能出头,看年纪,想必是比元了武功高强,他这一上台,必然是把张小花揍下擂台的,自己还让张小花应战吗?

  可,若是不让张小花应战,自己又有什么理由呢?

  说张小花不是缥缈派的弟子?那好,刚才的一场不算,缥缈派还得派弟子面对元了,遍观刚才的几场比试,布衣一阶,甚至布衣二、三阶都是难有元了的对手,缥缈派的脸面想必是不存的。

  算了,还是让张小花出来吧,大不了就是个认输,反正他不是缥缈派的弟子,输了也说得过去。

  欧鹏却是不知,元了早就知道张小花不是缥缈派的弟子,只是他也不知内中蹊跷,刚刚失败,也不知道是否告诉长庚和尚而已。

  带欧鹏拿定主意,正要开口,那长庚和尚倒是替他做主了,对元空说道:“你先暂且下去吧,等那弟子稍事休息,再行唤你吧。”

  然后转头问欧鹏:“欧帮主,你看可好?”

  欧鹏笑道:“大师所言极是,我正有此意。”

  笑话,你都替我说了,我能说什么?

  随即,长庚和尚又说道:“既然这一阶的比试结束,那就再让我们大林寺的弟子跟贵派二阶挑战的弟子切磋一下,你如何呢?”

  欧鹏赶紧说道:“正有此意。”

  话音刚落,就从长庚和尚后面又走出四个稍微大点儿的和尚,其中就有那个元空,长庚和尚见了,摆摆手道:“元空,你且休息,等过会儿跟那个一阶的弟子比试。”

  元空双手合十道:“师叔祖,不必了,等我先比过这一场,再行休息不迟。”

  长庚和尚还想再说,那元空又道:“刚才那个弟子也比试过一场,我再比试一场,方能显的公平,否则会被江湖人等耻笑我大林寺以多欺少的。”

  长庚和尚点点头,再次露出难得的微笑,不再言语。

  看到这些,欧鹏不由的大皱眉头,说这大林寺不是有备而来,只有傻子会相信,这比试也就比试了,找派中的成年弟子擂台上见高下,才是正理。可这长庚和尚却带了一堆的小和尚,跟自己派中布衣低阶的弟子来切磋,这倒是什么讲究?欧鹏那是百思不得其解。

  而且,自己这些低阶弟子可是真价实货的低阶弟子,做不得任何的假,可眼前的这些小和尚是不是低阶的水平,能有谁知道呢?若单从年纪看,倒也差不多,可也架不住有人长的面嫩呀,欧鹏有心想问问这些小和尚是不是真的低阶弟子,可就算是再给他一个胆量,他也不想由此得罪大林寺的执法长老呀。

  不过,欧鹏转念再想,大林寺就是要来挑衅,可从大义上一定会过得去,断不会用高阶弟子冒充低阶弟子的,况且,人家底子深厚,低阶弟子中冒出几个天才,也是可以理解的,想到这里,欧鹏就彻底熄了打探的念头。

  张成岳见到再次出来四个小和尚,也不再多说什么,带了他们就来到擂台,四个小和尚也是爽利,分别挑了一个,那元空果然选了五号擂台,虽然他明知张小花并不会上台,也许他想先熟悉一下环境吧。

  台上五场挑战的比试也不必细说,里面只有一场是真价实货的布衣三阶挑战,就如上场布衣二阶挑战一般,第一轮挑战的皆是排名靠前者,他们的实力当然是布衣二阶中的佼佼者,武功水平应是超过布衣三阶的平均水平,而布衣三阶的擂主则是实现挑出来的,在布衣三阶弟子中表现中等的弟子,这场挑战比试最终还是以挑战者胜出而结束。

  而其它四场缥缈派跟大林寺的对决,可是有点惨不忍睹,大林寺的和尚是有备而来的,对于缥缈派的武功都研究得很透彻,再加上缥缈派的弟子确实跟人家有差距,这四场比试都是挑战失败。

  不过,即便是这样,台下众观战的弟子心里也是有数的,先前元了的点穴手法就已经给他们敲了警钟,人家跟布衣一阶弟子对战的武功水平都那么高,随后上场的就更不必说了。而元了虽然被踢下擂台,只不过是过于自信,跟武功高低是没关系的。

  这次,张成岳并没有着急回去,只是站在擂台的一角,静心的观战,希望也能有弟子如张小花般把大林寺的小和尚踢下擂台,可惜他失望了。

  待张成岳把四个小和尚送回芦席棚,五个擂台上的挑战比试继续进行。

  芦席棚中的欧鹏看了这个结果,自然也不惊讶,喝了口茶水,笑着对长庚和尚说道:“大林寺的底蕴果然深厚,这低阶弟子的水平比我缥缈派同等年纪弟子果然是高了不少呀,在下佩服之极。”

  长庚和尚脸上不露一丝微笑,说道:“这不算什么,这些低阶弟子只是执法堂的新生代,他们以后的路还很长,若是……”说到这里,稍微停了一下,措辞了一下,接着说:“若是连这一点小沟壑都过不去,以后堪何大用?”

  这话说得又很是无理,欧鹏右边下首做着的几人脸色早变,可欧鹏却置若罔闻,笑着说道:“大林寺有此英才,可喜可贺啊,以后的江湖自然是大放异彩,我等拭目以待呀。”

  两人说完,又看向擂台。

  布衣二阶挑战布衣三阶的人数没有布衣一阶的多,也就是那么十个弟子,第一轮比试皆是名列前茅的,都是有希望闯入布衣三阶,却由于大林寺的插手,只有一人过关,折戟四人,第二轮的弟子若在平时,过关的比例肯定是少于第一轮的,可今日却是打破了常规,五个弟子有三人过关,至于是真得有布衣三阶的水平,还是有人放水,缥缈派的弟子,不会追究,欧鹏这时想必也不会追究的。

  待挑战结束,欧鹏又是询问长庚和尚的意向,这时长庚和尚身后没有出手的弟子已经不多,长庚和尚沉思一下,说道:“欧帮主,老衲这次带弟子来贵派只为切磋武艺,并没有全面较量的意思,大家只是武学上的交流,老衲身后还有几个弟子没上擂台,也就不拘什么挑战了,找几个年纪相仿的,比试一下如何?”

  欧鹏笑道:“大师远来是客,在下自当听命的。不知大师如何安排呢?”

  长庚和尚回头说道:“除了元性,还没上擂台的都过去吧。”

  话语落了,就从后面走出五人,年纪皆在十六七岁上下的和尚,长庚和尚对欧鹏说:“元性跟别人不同,等下场再做比试,其他人等还请欧帮主安排。”

  欧鹏听了,明显得一愣,不由自主多看了两眼还留着长庚和尚身后那个貌不起扬的和尚,心里暗自嘀咕:“这又是老秃驴弄得什么玄虚?”

  张成岳得了欧鹏的吩咐,把五个和尚带上擂台。

  可是,在挑选缥缈派的弟子时,却出了一点问题。缥缈派的弟子从布衣三阶开始,就开始教授兵器,而缥缈派的剑法在江湖中也是有名的,且不说“缥缈七剑”正等镇派的剑术,其他很多剑法在江湖中都是有名的。缥缈派的弟子更是有很多都是修炼剑法,对于拳法只是在布衣一二阶的时候修炼,只有少数没有习练剑法天赋的弟子,才走棍法等其它门路,而光练拳法、掌法等的弟子还真的不多。

  而相比较,大林寺却是以拳法、掌法和腿法著称,兵器也是以棍棒为主,连刀都是少用,更不要说是宝剑。现如今,站在擂台上的五人,都是赤手空拳,想必是准备以空手迎敌,既然如此,缥缈派势必不能拿了宝剑上台的,因为刚才长庚和尚说得明白,只是武学的交流,不是生死相拼。

  其实,这明显不就是欺负人吗?拿己之长对敌之短!

  好在缥缈派也是江湖大派,弟子也是极为优秀的,不多时,竟也挑出五个年龄相似的,手脚功夫也是极好的弟子来。

  五对弟子在擂台上比试,场下的欧鹏却并没有十分的注意,他不时的把眼光看向那个元性,心里暗自分析长庚和尚的心思。

  长庚和尚似乎也注意到这一点,不过,他并没有任何的表示,只津津有味的看擂台的比试。

  擂台上,十个弟子战成一团,各自的绝技不断,妙招纷呈,五个缥缈派的弟子如潮水般不断地进攻,五个大林寺的和尚也如中流砥柱般,用深厚的内力,朴实的招式,严实的抵挡着,成了一个不分上下的局面。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十个弟子的差距就慢慢的显现,大林寺的弟子拳风依旧的雄厚,一招一式都是全力击出,并不见势弱,而缥缈派的弟子,则明显有些招架不住,显出内力的不足,大多都采用游走的形势,其实,这也是很正常的,缥缈派既然以“缥缈”两字定派,自然在轻功方面见长,所有弟子在修炼剑法的同时也必然研究轻功,这在内力不支的情况下,自然而然就采取了轻功战术。

  可是,这轻功的游走固然能板过一时的上风,可终究不是王者之道,光从场面上见,擂台下的众缥缈派的弟子,就已经从心底升起一种无力的感觉,这场恐怕又是要输了。

  若是前几场比试,皆是挑战比试,是低阶优秀弟子拼抢高阶席位,若是比不过大林寺,众人心里还是可以接受,感觉只是年轻的弟子武功不行,还需要时间的磨砺,可这场五个擂台的比试,明显就是大林寺试探或者是挑衅缥缈派的又一个招数,偌大的缥缈派中,居然没有能斗得过大林寺的弟子,这场若是都败了,恐怕缥缈派的弟子在士气上,甚至传入江湖,也必被人耻笑的!

  然而世事并不以人的意志而转移,就在台下数百弟子的暗中支持下,又过不多时,五个擂台上就分出了胜负,虽然缥缈派的弟子不愿意看到,可毕竟,他们五场皆败。

  看着五个弟子有些灰心的走入人群,张成岳心里也是很不舒服,不过他的脸上丝毫没有任何的表情,依旧的温润如玉,把五个有些趾高气扬的大林寺和尚带回了芦席棚。

  芦席棚中,欧鹏的脸色有些阴沉,任谁都是不会高兴,在他的想法中,固然缥缈派准备不足,仓促应战,可最不济也能赢上一到两场的,而今这五场皆败,自家的脸面可是丢尽。

  其实,欧鹏对于长庚和尚的到来,本就没抱善了的打算,人家是超级大派的执法长老,武功、辈分、人脉等都不是自家可以匹敌的,别他羞辱一点,自家忍忍也就过去,可想不到,居然输的这么惨,从最开始到现在,若是不张小花趁对方轻视,赢了一场,还有唐石趁了张小花的胜势,拿下一场,自家这缥缈派可就是全败呀!

  这对于一个门派来说,不仅仅是被人打了脸的事情,还包括了很多的含义。

  只是,愿赌服输,事情到了如此的地步,欧鹏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自己肚子里咽,他强忍了心中的不服,从脸上挤出一丝微笑道:“大师,看来贵寺果然比我缥缈派高明,但凭着培养下代弟子方面,我们就落了下乘,在下佩服啊,佩服。”

  长庚和尚则是摇头,道:“欧帮主谦虚了,谁不知道缥缈派底蕴深厚,这些弟子的武功不值一哂的,就算是贵帮的核心弟子,或者是精英弟子,随便是哪一个都是一个打他们十个的。”

  欧鹏听了这话,心里一凛,连忙赔笑道:“大师那是说笑了,现在这广场上就有不少的精英弟子,刚才二号擂台上那个也是精英弟子,居然也落败,所以在下才有些不快,倒是让大师见笑。”

  长庚和尚也不点破,只是接着说道:“欧帮主这是在藏拙呀,前段时间缥缈派的手笔整个江湖可是有目共睹的,都称赞欧帮主雄才大略,开创了缥缈派的大好局面,声望直逼大林寺呀,老朽听闻了,这才有机会到贵派来一睹缥缈派的新气象呀。”

  欧鹏听了,心里暗自腹诽:“这老秃驴果然是不怀好意,想一窥我缥缈派的实力。唉,看来今日我缥缈派是不得不丢一回脸面。”

  于是,欧鹏赶紧接住,说道:“大师,谬赞呀,我缥缈派只一隅小派,哪里能跟大林寺这等江湖中的超级大派相比?不过是江湖中无知小儿的瞎胡乱猜罢了,实在是当不得真的。”

  长庚和尚颇有深意的看看欧鹏,道:“欧帮主,其实你这缥缈派跟大林寺也是数千年的交情,虽说现在缥缈派有些式微,但我大林寺可是从来都不敢小看缥缈派的。”

  这话说得欧鹏是后背一阵冷汗,连道不敢。

  不过,长庚和尚也不再这方面多言,旋即换了话题,说道:“下面一场,需元性上台比试,不过,跟他比试却有些特殊。”

  欧鹏听了,纳闷道:“特殊?请大师明言。”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位面之召唤大军斗破之远方的团扇时光煮雨,我在等你思念是一种病青玄道主美漫世界霸王轨迹直播之盗墓大师来自仙门的败类扛上八大太子玄天魔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