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八十八章 意外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1:3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官路青云梯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永夜君王九幽天帝
  第一百八十八章 意外

  等张成岳走远,张小花这才回身,冲那个白衣似雪的小和尚施礼道:“在下浣溪山庄张小花,请赐教。”

  那小和尚也双手合十,道:“小僧大林寺执法堂元了,请赐教。”

  张小花见对手也施礼完毕,双拳一错,就要施展北斗神拳攻了上去,就听那元了说道:“请稍后。”

  张小花一愣,问道:“还有什么事情吗?”

  元了问道:“你不是缥缈派的弟子吗?”

  张小花点头道:“是的。你怎么知道的?”

  元了笑道:“刚才你跟那位张师兄说的话我都听着呢,而且你自己不也介绍自己是浣溪山庄吗?”

  张小花恍然,这些细节还真没注意。

  就听元了又问:“既然你不是缥缈派的弟子,怎么有资格参加演武大会?”

  张小花眨巴眨巴眼睛,神秘的说道:“这是我们浣溪山庄和缥缈派的事情,涉及机密,请恕我不能回答。”

  那元了似乎没完没了,又问道:“那刚才张师叔问你,有没有信心赢我,你怎么说只有信心平局呢?”

  张小花没好气的说:“你这个小和尚好没道理,我跟别人说的话,可都是我的隐私,你不经我同意就偷偷听去,岂不是侵犯我的隐私权?到了现今,居然还要好奇的问我缘由,你到底是想不想比试啊,你看看别的擂台,都已经战在一起了。”

  元了和气的说道:“古人云的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这不也了解你的信息嘛,等会儿,我也跟你说说我,你看好不好?”

  张小花摇头道:“没兴趣知道。”

  元了说:“我的信息是个秘密,你想不想听呢?”

  听到“秘密”二字,张小花眼睛一亮,说道:“那好吧,说完这个就要告诉我你的秘密。”

  元了点头答应。

  张小花说道:“因为我参加演武大会,比试了一十二场,有十场都是平局,所以,我说我对平局很有信心。你明白了吗?”

  元了听了,眼珠子乱转,随口问道:“那你的成绩如此之差,怎么能进入第三关?”

  张小花也没在意,说道:“我本来就是进入第二关的最差一个,号牌都是二百五十号,最后一个,能进第三关,全靠运气,轮空,你知道吗?”

  元了撇撇嘴,道:“我明白了。对了,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张小花大急,道:“你还没完没了了,真得不想比试了?”

  元了笑道:“就最后一个问题,你只须回答是与不是皆可。”

  张小花皱眉道:“真的是最后一个问题了啊。”

  元了问道:“你是不是不会轻功?”

  张小花憋红了脸,他前次其实已经能施展浮空之术,不过,还很不成熟,这会儿若是说不是,却有些牵强。

  张小花只好点头说道:“是的。”

  随后,赶紧岔开话题,问道:“快告诉我你的秘密。”

  那元了神秘一笑,说道:“我的秘密也很简单,你别看我来了五号擂台,可我的武功却是三人中最高的。”

  张小花听了,大笑,很自然的往其它几个战得正酣的擂台上看去,说道:“我才不相信呢。你莫诳我。”

  那元了也不纠正,只说道:“既然你不相信,那好,二百五十号张小花,接我这一招!”

  说完,立刻飘身而上,身形像一溜烟般,立刻就到了张小花的眼前,身形在空中留下几个模糊的残影,那轻功竟然高明之极。

  张小花暗道不好,嘴里说道:“你这小和尚,居然使诈!”

  话语刚落,元了已经欺身近前,双手如同乱弹琵琶般,在张小花全身的穴道上挥指连点,只一错身间就点了张小花全身三十六处大穴,随后,元了身形一晃,就到了张小花的身后,长身而立,双手背了,昂然看着擂台下攒动的人头,一脸的寂寞。

  那是时,光头的元了小和尚,白衣胜雪,飘然站在擂台的边缘,只差有个摇摆的扇子,就更完美,风姿直逼风流才子,简直就是传说中的玉树临风。

  其实,也不能不说人家元了卖弄,人家有卖弄的本钱,且不说本是的臭皮囊如何的丰神如玉,就单说是这一手精妙的点穴之术,就是缥缈派布衣三阶中难有望其项背的。

  众所周知,点穴之术是用内力打入身体的穴道,才能产生效果,而若是能将内力凝结成针一边的细,没有十年的苦练,根本就不要奢望。缥缈派中也只有到了布衣四阶的弟子,内功修为到了一定的程度,才会经过内力的考核,酌情教授的。

  这也是张小花在布衣一阶的比试中从来没有遇到过点穴功法的原因。

  而缥缈派也有些天资卓越之辈,在布衣三阶的时候,就能达到练习点穴功法的水平,可若是像元了这般熟练,内力深厚,却是难以寻觅的,只有布衣四阶的弟子才能比较。

  所以,元了说他是三人中最厉害的一个,毫不夸张。

  也难怪他站在一边,任那风吹了僧袍,满脸的寂寥,天才寂寞呀。

  正当元了很是满意地站在擂台的边缘,任意的卖弄自己的风骚,感受到擂台下众缥缈派弟子愈发惊异的眼光,还有整个五号擂台附近愈发宁静的氛围,他甚是享受,心中暗道:“真是一群土包子,没进过天才吗?”

  唉,这是何等的境界,这是何等的令人折服,这不正是长庚长老要求自己达到的境界吗?

  可是,正陶醉在自我满足感中的元了,突然发现有一丝的不和谐,元了发现擂台下众人愈发惊异的眼神并不是集中在自己的身上,而是越过了自己,集中在自己的身后,蓦然,他感觉有一丝的不安,正想回头看时,就听到后面一声大喝:“你给我下去吧!”

  接着,就有一股巨力从自己的屁股传来,感觉一只脚踢在自己的屁股上,直直得把自己往擂台下踢去,元了暗叫不好,立刻就要扎下马步,稳住身形,可那踢在屁股上的一脚,力气实在是太大,无论如何都是无法站住的。

  瞬间,他的身形就已经掉落在擂台之外。

  然而就在此时,好一个元了小和尚,用右脚脚尖一点左脚的脚背,丹田中的内力一长,整个身形生生拔高,一个鹞子翻身,就往擂台上落去,台下众弟子不由得齐声惊呼起来。

  可是,还没等他落在擂台上,就见到一个小拳头猛然横在他的眼前,正砸向他的面目,元了一声冷笑,挥掌就要搭在那拳头上,准备借力使力,重新跃上擂台,可就在要搭上的时候,那拳头一缩,另一个拳头,又是击向自己的面门,这时元了的旧力已去,新力未生,内力的流转也是一滞,他的身形就此停下,若是想要重新上得擂台,只有搭上那击来的拳头,元了一横心,一咬牙,生生的又伸出一只手,攀向那拳头。

  这次拿拳头并没有缩回去,还是直直的,打向他的手掌,元了心中暗笑,这拳头若是被自己手掌搭上,即便自己上不了擂台,也要把他拉下来,还说不定是谁输谁赢呢。

  可是拳掌相交,拳头上一股更胜于之前的力道,立刻就把元了生生的打了下去,若是平日元了内力生生不息,或是站在平地,元了有成百上千中躲避的法门,可这时偏偏是新力未生,内力一滞,身形还是在半空,哪里还有其它的结果?

  只见元了白色的身形,就这么很无奈的被击落尘埃。

  五号擂台下的众弟子,看得很是莫名其妙,这擂台上的两人先是嘀嘀咕咕不知说些什么,其它擂台多比斗多时,他们还没有开始,而且,两人说着说着,缥缈派的这个二百五十号就往其它擂台看去,就在这走神的时候,那白衣小和尚就施展点穴手法,遍点对方的三十六大穴,看得众弟子是大惊失色,这是何等的天才呀,这么小的年纪就能点穴。

  可让他们吃惊的还在后面,那会点穴的小和尚风骚的站在擂台的边缘,而被他点了穴道的二百五十号,则像没事儿人一样,左右看看,上下看看,挠挠自己的脑袋,再看看眼前站着擂台边缘的小和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小和尚放弃了进攻,自己主动的站到擂台的边上?

  面对台下众弟子惊异的眼光,二百五十号弟子耸耸肩,做个鬼脸,这才大喝一声,飞起一脚,一招“平沙落雁式”将之踢下擂台!

  直到那白衣的小和尚无奈的落地,五号台下的弟子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比试还是演戏?

  可大林寺的小和尚确实是落地了,也就是说,五号擂台上传说中最差劲儿的二百五十号居然第一个就把大林寺的和尚踢下了擂台!

  这,又是何等的境界?!

  五号擂台下的众弟子,稍微楞了片刻,再也顾不得帮规和脸面,雷声般欢呼起来。

  这振雷般的欢呼居然影响到其它四个擂台的比武,众人皆是分神,甚至一号擂台上一直处于下风的唐石,也被这熟悉的欢呼声所振奋,竟然一举赢得先机,愈战愈勇,最后终于把对手逼下擂台,取得第二场胜利。

  其它两台由缥缈派自己选手对阵的比试,也都无心应战,挑战皆都过关。

  只有四号擂台的选手,确实比大林寺的小和尚差了太多,这才挑战失败。

  缥缈派取得如此成绩,却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早在张小花爬上擂台,欧鹏和长庚和尚就注意到了五号擂台的动静。

  长庚和尚是不必说的,那元了是他的拿手锏,肯定是他关注的重点;而对于欧鹏来讲,且不说感觉到长庚和尚特别看向五号擂台,古人云的好:敌之所欲即我之所欲也。既然你关注五号擂台,我自然也要放更多的注意力在五号擂台,单凭五号擂台的挑战者迟迟不跳上擂台,就让欧鹏大为光火的,他能不多看几眼吗?甚至欧鹏都想到,是不是因为那个排名最靠后的弟子,是因为怯场才不敢应战。

  可当张小花敏捷的爬上擂台,欧鹏和长庚和尚两人才闹明白怎么回事儿,于是两人不由的心思都发生很大的变化。

  欧鹏的心情是诧异的,也是欣喜的。

  诧异的缘由自然是不清楚这个浣溪山庄中草药的少年如何跑到演武大会的,而且居然还闯到了第三关的挑战比试,由此刚才听到张成岳念到五号擂台时,那二百五十号的一点疑问,也由此释然,张小花的底细他还是有一些了解的,能闯入已经难能可贵,他不是最后一名,还会是谁?

  欣喜的缘由也很简单,既然长庚和尚关注的擂台,自然是他有把握的一战,且不说,古人云的好:田忌赛马,避短扬长。张小花这最后一名明显的是吸引了大林寺的一名好手,他固然会挑战失败,可用最劣质的马跑输了敌方最优质的马,这等便宜事儿,欧鹏还是乐见的。更况且,这匹马儿本来就不是自己的,他的死活又与欧鹏有什么关系呢?

  欧鹏心中暗乐,长庚和尚可就脸色难看了。

  这元了小和尚正是如他自己所言,是几个小和尚中修为最厉害的一个,长庚和尚还想拿他来羞辱缥缈派的一众年轻弟子呢,这刚一上场,就碰到一个弱得实在是不能再弱的对手(那是呀,练轻功都不会的弟子,还能有比他弱的吗?),这场比试虽然能轻松取胜,可也丧失了一个大好的机会呀。

  而这时,擂台之上的张小花和元了好似故人般聊了起来,台下的长庚和尚眼珠一转,沉吟一下就对欧鹏说道:“欧帮主,老衲好像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刚才咱们说的规矩,似乎有些不妥,老衲想稍微修改一下。”

  欧鹏心里“咯噔”一下,小心问道:“不是大师想怎么修改?”

  长庚和尚笑道:“刚才咱们说的只是一场比试的结果,这输的人自然是不能再比试的,可这赢了的弟子呢?是不是还能继续下面的比试呢?”

  欧鹏暗自咬牙,思道:“这老秃驴,规矩都是你定的,我能说什么?即便是下面的比试怎么比你都没有说,你想让我怎么说?你不就是看到自己的弟子碰到一个弱手,怕比过一场,不能再多比试呗。”

  于是,欧鹏故作思考状,说道:“那就依大师所言,若是败了一场就不能再参加比试,而比试的胜者,还可以参加下面的比试。”

  其实,就在欧鹏故作思考的时候,元了就启动了他的点穴大计,只不过,这等身手在欧鹏和长庚和尚眼中,尚不值一哂的,所以他们边说边看,而张小花搞怪般左顾右盼,没被点住时,欧鹏正在开口说话。

  等欧鹏的话说完了,张小花也正好讲元了踢下了擂台!

  这两人的配合,不能不说是默契的。

  反观长庚和尚,看到元了被踢下擂台,不由心中大惊,居然有些失态,身体竟然站了起来,可刚站到一半,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失仪,等他再次坐下时,正听到欧鹏的话尾。心中不由的大怒,心中暗道:“这厮是不是跟擂台上的小家伙串通好了,等我把话说完,他才动手的,若是早动手,我不是还能重新定个规则,让输了的选手能再次复活,可现在话已经说出,就似泼出去的水,还如何收回?”

  长庚和尚无奈的看看擂台那边,沉重地点点头,万分的不乐意。

  欧鹏看着长庚和尚的囧样,心中大乐,想到:“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人算不如天算?”

  这时,张成岳也走回了芦席棚,刚才他跃下擂台,不好在众人面前施展轻功回来,只好一步一步的走回,他是背对擂台的,还没等他走到芦席棚,五号擂台那边的比试就结束了,听到身后的欢声雷动,张成岳很自然的回身观看,只看到张小花孤零零的一人站在那里来回的抱拳,得意洋洋,心中更是大惑不解。

  欧鹏见张成岳回来,招手他过来,然后凑了嘴在张成岳耳边问道:“那个张什么的,是怎么回事儿?”

  张成岳也是附耳说道:“是张小花,弟子也没闹清是什么缘由。左右时赢了,以后再问吧。”

  欧鹏满眼笑意的点点头。

  不多时,五个擂台的比试结束,缥缈派的弟子都跃下擂台,大林寺的三个小和尚走回到到芦席棚,三个小和尚都依次站定,双掌合十向长庚和尚施礼,其中两人面有惭色,那个僧衣似雪的小和尚更是面红耳赤。

  长庚和尚倒也光棍,难得有些笑颜,道:“无妨,无妨,带你们来缥缈派就是为了切磋武艺,省得你等只闭门造车,不能开阔眼界,只认为自己就是武林中的翘首,如今跟缥缈派的弟子比试过一回,方知自己就是井底蛙吧,回去之后更得多加努力,方能不负今日之败呀。”

  三个小和尚也不知道能否听的进去,只是施礼回到长庚和尚的后面。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大唐终极交易商春暖花开遇见你凶残弗利萨神雕群芳谱废后为妃女子监狱里的男人仙朝凡途我的房间通向星际垃圾场医色生香:我的院长美如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