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八十五章 演武(二十)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1:3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校园护花高手洪荒祖龙青春从遇见他开始异能小神农神秘男神,求休战!校花之古武高手极品透视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三国重生马孟起网游之奴役众神
  第一百八十五章 演武(二十)

  张小花紧接着问:“那这镇派神功的秘籍,你觉得会记载错误吗?”

  何天舒犹豫了一下,说道:“应该不会,即便有一些错误,也不会像你施展那般错误百出。”

  张小花抚掌道:“这就对了,何队长,若是缥缈步的功法记载有错误,那欧大帮主他们怎么能修炼成功呢?若是单说这几张纸记录的有误,可能性也不是很大,毕竟您也练会了不少。”

  何天舒还是不解,道:“可是,你为何就施展的跟这个步法不是完全一致呢?”

  张小花想了想说:“何队长,您看我的武学基础如何?”

  何天舒笑了,说:“你哪里有什么基础呀,根本就是一无所有。”

  张小花紧接着问:“那您的武学基础跟我比呢?”

  何天舒斜了张小花一眼道:“你到底要说什么?你的武学基础哪里能跟我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呀。”

  张小花赔笑说:“您先别着急,既然您知道自己的基础比我好,想必也是知道的,我看这个秘籍的时候,根本就是瞎看的,还是您先教我第一层后,我才能看懂这个秘籍的,我能施展,那纯粹就是我自己琢磨的,肯定是不能完全按照秘籍里记载的,我是能施展到什么地步就施展到什么地步,完全不是秘籍的照搬。您跟我不同,这个秘籍记载的缥缈步,就是为您这样的缥缈派精英量身打造的,若是您按照我那个野狐禅的思路去参悟,肯定是跟秘籍的记载所悖逆,哪里能参悟成功?”

  何天舒听了,不觉眼睛一亮,微微点头。

  张小花见此,又说道:“何队长,再往深了说,您是不是看我在擂台上能完全的施展缥缈步的第二层,您还有很多没参悟,心里觉得很别扭呢?”

  何天舒听了,一丝的脸红,摇头否认道:“哪里,哪里,根本没有的。”

  张小虎听到这些,不由想到了自己,也在旁边暗自摇头。

  张小花也不反驳他,只是又说:“其实,何队长,虽然古人云的好,学有百长,达者为师。可您想想,我学拳法时候的囧样,您也不必为我能在缥缈步上稍微有那么一点成就,就这么嫉妒我吧。”

  何天舒一听,一巴掌拍在张小花的脑袋上,含笑道:“小家伙儿,我可没有嫉妒你,只是感到,欧大帮主让我教授你身法,可我还没学会,你倒先弄懂了,觉得有负他老人家的重托而已。”

  张小虎也在旁边说话了,他凝重的说:“何师叔,我知道这内功心法的修行,若是一味苦研,钻了牛角尖,很是容易走火入魔,却不知这步法的修炼是否也是如此?”

  这句话似一记重锤,砸在何天舒的心上,他的脸色立刻一凝,说道:“张小虎,你说的很对,不止是内功心法,其它武功的修炼也是如此,武学一道最忌走入死胡同,不仅容易造成瓶颈,难以突破,严重的还真是容易入魔,不能自拔。我今天真是陷入一个走不出去的怪圈了,还真是要感谢你们来找我,若是再这样几天,说不定会对我有很严重的影响呢。”

  张小虎和张小花一愣,同时问道:“这么严重呀!”

  何天舒苦笑道:“这武学一途,艰难无比,远不是你们能想象的,以后随着你们的提高,就会知道了。”

  既然放下了心中的包袱,何天舒把秘籍放入怀中,暂时不去想它,然后又问道:“对了,张小花你还没跟我说呢,都在飘渺山庄呆了不少的时日,还是赶紧回去看看药田吧,别出什么篓子。”

  张小花不以为然摇摇头,道:“能有什么篓子,不就是锄草吗?这一段时间,田间的草好像不这么长了,也不用这么清除的。”

  “咦~”何天舒有些奇怪,道:“药田的草从来都是密密麻麻,不好清理,哪里像你说的,居然不长,那样倒是好了,咱们种药草的,旁边看看就行。”

  张小花见何天舒不信,就说:“何队长若是不信,现在就去看看呗。”

  何天舒摆摆手,笑道:“你办事我放心,好容易能躲在药剂堂里,我还不多呆几天?”

  随后,又醒悟般,问道:“我问你的,小子儿,你怎么不赶紧回去看药院子?”

  张小花摊摊手,一脸的无奈,道:“不是我不想回去呀,别人不让我回去。”

  “谁?”何天舒怒了,道:“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拦住你?快来告诉我,我给你做主。”

  张小花狡黠笑道:“这个人恐怕您老是惹不起的。”

  “惹不起?”何天舒转起了眼珠子,试探道:“难道是欧大帮主让你留下的?或许是鸥庄主同意的?”

  “噗嗤”张小花笑出声来,自嘲道:“何队长,您老以为我是什么人呀,没事儿就能在两位大人物前瞎晃悠呀。”

  何天舒有些急了,道:“那你也说明白嘛,到底是谁不让你回去的?”

  张小虎有些看不过去了,嗔怪道:“小花,别再逗闷子了,快把事情跟何师叔说清楚。”

  张小花听了,这才“嘿嘿”笑着说道:“跟您说个好消息,我昨日九战九平,进了演武大会的第二关,何队长呀,您老昨日没看,可是实在可惜的,没能大饱眼福。”

  何天舒听到这个消息,确实有些吃惊,道:“九战九平只积九分,凭着区区的九分,你也能闯入第二关?”

  张小花一拍胸脯,说:“如假包换的!”

  何天舒撇嘴笑道:“那只能说明你运气好,就算是过关了,也是最后一名。而且,就你那缩头乌龟似地打法,还真没什么好看的,我有什么可以饱眼福的?”

  张小花讪讪说道:“您老可真是慧眼如炬,我的号牌果然是最后一个。”

  听到这里,何天舒突然醒悟,旋即会心一笑,道:“今天是第二关的比试,张小花,今天是不是被别人揍得很惨?”

  然后,也不等张小花接话,说道:“这进入第二关的弟子,都是有布衣一阶的实力,而且,比试的时间延长,恐怕你的拳法招式未必够用吧,他们多是内力有成的弟子,想必对你的力气也有自己的克制之法,再说了,若你还是一味用缥缈步,想必最后领队还是会判你输的。这怎么看,你都逃不过失败这两个字呀。”

  “嘿嘿”,张小花龇牙,不服气说道:“何队长,难道你就这么不看好你最疼爱的弟子吗?难道你就这么认为你教的武功就这么被我糟蹋?”

  何天舒也是嘿嘿,笑道:“这个嘛,我也是就事论事的。况且,雏鹰堂的弟子都习武那么多年,你这才学多久,不是对手也正常。”

  不过,他随即就看到张小虎笑眯眯的神情,不由惊异的长大嘴,用手指着张小花,问道:“不会吧,难道你居然能胜一场?“

  张小花一甩头,一副自恋状,道:“何止是胜一场,我现在已经是挑战第三关的选手之一了!”

  何天舒听了,赶紧就往外面跑,开了门,探头在外面瞧了瞧,这才回过身来,张小花和张小虎一脸的不解,追问道:“何队长,怎么了?难道怕外面有人偷听?”

  何天舒却说:“那倒不是,我只是看看今天的太阳是从哪里落下的。”

  张小花诧异道:“那还用说,肯定是往西面落得呗。”

  何天舒哈哈大笑道:“听了你的消息,我还以为今天的太阳是从西边升起的呢!”

  张小花撇撇嘴道:“至于嘛,我的武功就那么逊?”

  何天舒笑,说道:“不是至于,而是一定呀,我以为你能胜一场就是烧了高香,却不料你居然能全胜过关,厉害呀厉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英雄出少年?快,跟我说说你都是怎么过关的!”

  张小花恼他笑话自己,怎么都不说,何天舒只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张小虎,张小虎哪里受得了他那种“哀怨”的眼神,不一会儿就招架不住,将今日在擂台上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

  听了张小花用不同的方式过关,甚至还能轮空过关时,何天舒大喊天道不公,当年自己怎么就没有遇到如此的好事?

  当张小花问道何天舒当年第二关是怎么过的时候,他支支吾吾不肯言明,最后被逼得无奈,才说出来,却是在第一轮的时候就被一个人一脚踢下擂台的。

  张小花不由捧腹笑得哈哈哈。

  虽说何天舒对张小花能如此过关,耻笑不已,可毕竟是自己一手教授的“弟子”,何天舒也是高兴,想到明天还要挑战布衣二阶的弟子,何天舒就仔细的交待了一些注意的细节,然后就催促着张小花早点休息,好养足精神,恢复气力,迎接明日健康的一战。

  张小花虽说并没有对明天的挑战抱什么期望,但毕竟也是一场比试,总不能不认真的,所以也不敢怠慢,早早的就来到药剂堂的客房,闭门休憩。

  这时的时辰尚早,平日间,张小花一般都是在看关于药草的书籍,这客房虽然是药剂堂的,可也没有丝毫关于药草的书籍,张小花颇为不习惯,左右走走,突然想到怀中的《无忧心经》。这本书自从缥缈派的藏书阁中拿出,只熟读过第一层功法,张小花本来的想法是,等真正练完第一层,到了开始练习第二层的时候,才准备开始看第二层的心法,古人云的好:循序渐进,方为读书之道。可看看最近何天舒的纠结,就是因为没有细看整个缥缈步的秘籍,才在参悟缥缈步的时候,出现一些纰漏,甚至在张小花的提醒下,才有所补足,所以张小花准备以何天舒为鉴,先通读一遍《无忧心经》,将心经所讲的一十八层功法都记住心中,各层的不同,各层的注意事项等等,也要铭记在心。

  至少,若自己一不小心将心经遗失,也不怕自己无法修炼。

  《无忧心经》中的记载不是很多,但也有足足十八次的功法,这次张小花是铁了心要细细的刻在心中,不像是上次的囫囵吞枣,所以,直到夜深人静,也并没有读了多少,这也是张小花如今头脑聪明,几乎是过目不忘的,否则,早就头晕脑胀,昏昏欲睡了。

  待燃着的灯火爆出一个灯花,张小花才眨着有些生涩的眼睛,合上秘籍,闭上眼睛,仔细回味刚才的所学,直到确认都完整的记忆了,才回到炕上,盘膝而坐,运功调息起来。

  不多时,那药剂堂弥散的天地元气就把张小花牵引过来,慢慢的引入体内,淬炼起来,而那夜空的星光,也是如约而至的。

  次日清晨,张小花依旧很早就起来,在院中练习北斗神拳,刚打到第一遍流动出现淬炼骨头的时候,张小虎也起床了。

  看到张小花如此的闻鸡起舞,张小虎自然不能怠慢,也练起了自己钟爱的六合拳法。

  反倒是何天舒,昨日似乎真得是解开了心结,昨夜睡得香甜,直到太阳都升起来,这才懒懒得起床。看到张小花兄弟两人都在练武,他讪讪笑道:“你们挺勤快的啊,你们练你们的,我去堂内看看有没有别的事情。”

  张小花听了,收了拳脚,奇怪的问道:“何队长,今日是演武大会闯第三关的日子啊,您不参加吗?”

  何天舒一拍额头,道:“倒是把这事儿给忘记了,我以前从来都没过这第三关的资格,所以也没有记在心里的,你若是不提醒我,还真给忘记了。那个,张小花呀,这第三关,是你今日的任务,我却是不用的。我们这药剂堂主要是培养药材,炼制丹药,武功固然重要,却不是首选,我们练功的时间比派中的旁人要少,若是跟别人比,肯定是要吃亏的,所以,在演武大会中,我们药剂堂的选拔和比试,跟别人不大相同,我早在前几天就连晋两阶,今日这第三关可是不用闯的。不过,我今年进了阶,却是有资格去议事堂前观战的,收拾一下,我陪你们一起过去。”

  张小花奇怪道:“这么说,并不是所有的弟子都能到议事堂的广场来观战了?”

  何天舒点头道:“是呀,其我们缥缈派弟子众多,那广场能有多大?自然是只有部分资格的弟子,可以观战的。聂小二他们就不能去的。”

  张小花听了,甚是欢喜,他们不去,自然是少了人看自己失败的狼狈。

  而张小虎也是若有所思,不经意的问道:“何师叔,除了药剂堂,还有哪些弟子跟你们一般,不用闯这个第三关?”

  何天舒不假思索道:“至少还有鸣翠堂。她们是女弟子,气力、内功跟我们这帮男弟子不同,若是同台比试,都是弱了几分,所以这演武大会的比试,跟我们有些区别。其实,这个演武大会,主要是跟布衣低阶弟子准备的,他们人数最多,而且也容易进阶,一般都是一年一阶的,他们也乐意参加,而高阶的弟子,有时候,两、三年都未必能进一阶的。”

  张小虎点点头,张小花又问道:“那今天闯第三关的,都是布衣低阶的弟子吧。”

  何天舒想了想说:“也是未必的,每年都不同,也许今年有不少的高阶弟子越阶挑战呢?”

  张小花露出满脸的期待,说道:“还真想看看高阶弟子的比试,不知他们的比试是什么样子?”

  何天舒笑道:“去看了不就知道了?”

  等张小花等三人来到议事堂前的广场,太阳已经升了老高。

  议事堂前的广场不是很大,所以也没有搭更多的擂台,不过是六个而已,靠着议事堂的门前是个稍大的擂台,其它五个擂台则称众星拱月式,半圆的包围着,这六个擂台比雏鹰堂的要大一倍有余,足有一个半人高。

  广场上的人不少,却没有张小花想象的多,而且,也并没有什么护卫把守,验看腰牌或号牌,来确认弟子的身份或者资格,张小花不由回头问何天舒:“何队长,这广场不大,若是没有资格的弟子都过来观看,岂不是盛不下?难道就没人管吗?”

  何天舒对张小花的疑问嗤之以鼻,道:“你以为我们缥缈派的弟子都跟你一般,无组织无纪律?我们的帮规甚严,演武大会的规矩就是,有观看资格的弟子能到广场来观看。那些没有资格观看的弟子,当然是不会来的!”

  张小花讪讪的点点头,真正感觉,自己还真是问了愚蠢的问题。

  张小虎听了,笑笑,问道:“何师叔,我也有个问题,不知道该讲不该讲。”

  何天舒扭头道:“有话就说吧,你是嫡传弟子,自然是有资格来看的,这个你想必是不知道的,我现在就告诉你。”

  张小虎摇头说:“我问的不是这个,而是一个很实际的问题。”

  何天舒奇道:“那你说来听听,到底是什么很实际的问题?”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位面之召唤大军斗破之远方的团扇时光煮雨,我在等你思念是一种病青玄道主美漫世界霸王轨迹直播之盗墓大师来自仙门的败类扛上八大太子玄天魔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