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八十四章 演武(十九)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1:3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逆天神医妃:鬼王,缠上瘾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异世无冕邪皇九幽天帝
  第一百八十四章 演武(十九)

  就在张小花的拳头即将打到唐石身上,不管是唐石举起相迎,或者是被张小花击中身体,唐石都是不可避免的要被张小花击下擂台。

  可望着张小花这必全功于一役的一拳,唐石居然静下心来,右手举拳迎了上来,只是到两拳相交只是,突然变拳为掌。用右掌搭在张小花的拳头之上,身形一侧,用尽全身气力,揪住张小花的拳头,顺势往外一带,张小花的身形不由自主的就从唐石的身侧冲过,直直的向擂台外面冲去。

  这不正是聂小二当年对张小花施展的四两拨千斤之术?

  这四两拨千斤的技巧,在对方气力比自己大的对手是,颇为有效,不过呢,也是一个比较高深的技术,唐石由于气力很大,在跟内家高手比斗的时候,也没少遇到过被人拨打的情况,于是打着打着,也就习惯了,他自己也对这个技巧有了一些心得,可毕竟他自己内功不太深厚,对内力的运用远没有他人灵活,所以,虽然知道如何使用,却也没实际施展过的,而且也没想到会有实践的机会,毕竟在缥缈派雏鹰堂中,还没有人比他的气力大,也就没值得他去拨打。

  可恰恰,今日遇到张小花,居然跟他一般的气力,都是比试到第四轮,自己气力将尽,人家还有力气,打到最后竟将自己逼到了死角,正是张小花这最后的一拳,瞬间让他想起了这个从来没有实践过的技巧,于是,唐石也是死马当活马医,把别人经常对付自己的方法,转身用在张小花的身上。

  而偏偏,张小花也是经验缺缺,一下子就上了当,当他的身形被扯过唐石的身侧,才在心中大叫:“哎呀,四两拨千斤,我中计了。”

  可这时他想稳住身形,已是不能,两人的力气用到一处,就像是张小花和唐石合力推张小花般,将他推出擂台。

  眼见张小花从自己的身侧掠过,唐石赶紧送了手,将胳膊缩了回来,他的眼睛也不由的跟着胳膊离开张小花的身形,在他的心中,既然张小花是沿着扶梯上了的,连轻功都不如自己,这身形已经出了擂台,哪里还能回来?就算是张小花轻功绝顶,出了擂台,没有借力的地方,他有如何能从擂台之外回来?

  可,就在他刚刚转头,还没转身之际,就听得后面一阵惊讶的叫声传来:“小心!”

  唐石赶紧回头,却并没有看到任何的异常,擂台的空空之处,并没有张小花的踪影,他心中大定,正要向台下抱拳,就感觉到一股巨力从肩头袭来,他再也控制不住身形,从刚才张小花冲出擂台的地方,再次冲了出去。

  唐石跌下擂台,只是在空中稍微校正一下失衡的身形,立刻问问的站在台下的地上,等他再回头向擂台上看时,那本应该被他四两拨千斤拨下擂台的张小花,却稳稳的站在擂台之上,兴高采烈的向台下抱拳致谢。

  唐石一脸的不解!

  其实,就在唐石将张小花拨下擂台之际,张小花的身形已经出了擂台的边缘,这时的张小花一边懊悔自己上当,一边脑袋不停的转动,想要挽回败局,可他根本就不会轻功,又如何在空中转折回去呢?

  可就在这紧要的关头,张小花立刻想到了缥缈步第三层的漂浮之术,当日在被常领队扔出擂台的时候,不是已经有了漂浮的趋势,这时不使用,更待何时?于是,想到这里,张小花立刻按照功法所示,运转经脉中的真元,而这时,功随人动,就在张小花身形出了擂台的瞬间,他的身形竟然漂浮起来,旋即张小花立刻用真元带动身形,施展缥缈步的身份,整个身体如陀螺般转动,借机消除了身体外冲的力道,并顺势改变了方向,向擂台内部,唐石的另外一侧飘落,而此时,台下众人的眼中,张小花的身形并没有离开擂台,只是脚不知道用什么法门,在擂台上借力旋转身形,这才变换了力道的方向,于是众人立刻惊叫起来。

  待唐石回身,张小花已经旋转到唐石身后的半空,借了旋转的劲道,张小花出腿向唐石的肩膀踢去,此时正是唐石不设防的时刻,正正被踢中,这才有了唐石跌下擂台的一幕。

  待唐石落地,举头不解地望向擂台上的张小花,那台下的半柱香堪堪燃尽,那领队看看落下地的唐石,还有擂台上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的张小花,悻悻的宣布:“二百五十号,胜!”

  台下的众弟子,也是“嗡”的一声,各人也不知道是赞叹还是辱骂,一哄而散,那唐石也是一脸的懊悔,耷拉了脑袋,也准备随了人流往别处去。

  “唐石,你站住。”

  突然,有两人异口同声的叫了出来。

  唐石回头看时,正是张小花还有台下的领队,同时叫他。

  唐石不解的问道:“领队,还有什么事情吗?”

  那领队说道:“唐石,莫急着走啊,这场你虽然是输了,可并不说明你不能通过第二关呀?”

  那唐石一脸的迷茫,道:“既然我已经输了,还有什么资格过第二关?”

  这时,台上的张小花也顺着扶梯下来,笑眯眯地对唐石说:“唐老弟呀,这就是你傻人有傻福呀,就算是败了,也能过关。”

  唐石不乐意了,说道:“你才傻呢,别看我练外家功法,可我的脑子不在外面,你休想骗我。”

  张小花笑嘻嘻说道:“我若是骗你,那领队也要骗你吗?”

  望着唐石尚有稚气的脸,领队解释道:“是这样的,唐石,这二百五十号,不是咱们雏鹰堂的弟子,他只是参加笔试,并不侵占咱们雏鹰堂过关的名额,也就是说,你虽然败了,可你这个名额二百五十号,并不能从你那里抢过去。反倒是你赢了,二百五十号,就不能过这第二关。”

  唐石这才恍然道:“怪不得呢,我觉得你面生,从来都没在雏鹰堂见过你,原来你不是我的师兄呀。对了,这么说,这最后一场比试,我不管输赢,都是要过关的呀。”

  张小花和领队一起点头,异口同声道:“正是这样。”

  那唐石一脸的坦然,道:“嗯,看来我的人品还真是不错!”

  张小花和领队,“咣当”一声,皆是倒地。

  这第二关的比试加上张小花一共有十七人过关,雏鹰堂的过关弟子皆是喜笑颜开,这第二关的奖赏很是丰厚,关乎以后的习武前途,哪能不让人兴奋?当然若是明日能挑战布衣二阶过关,更有难以想象的奖赏,是故,等徐管事交代众人一番,言明第三关的挑战是在议事堂前面的广场后,众人那是一哄而散。

  废话嘛,今天都比试了四场,累得是死去活来,哪一个不想赶紧回到自己的住处调息养气,以求明天有更好的成绩?

  只有张小花一脸不解的问张小虎:“二哥,是不是雏鹰堂的饭厅小呀,这些小孩子们都去抢着吃饭?”

  随后也不待张小虎回答,自己先自顾自的点头道:“肯定是这样的,一方面能开源节流,减少浪费,一方面能时刻锻炼这帮小子的轻功,唉,还真是一个好主意呀。”

  张小虎听着张小花的自言自语,不由笑道:“小花,是不是又想吃红烧肉了?”

  “红烧肉?”张小花听了,不禁暗自咽口唾沫,说道:“是啊,有段时间没吃了,二哥,要说也怪啊,你不提红烧肉,我还想不起来的,而且,我也很长时间都不怎么像以前那样喜欢吃肉,吃好吃的东西了。不过,你现在提起来,也怪想那诱人的味道呢。”

  张小虎微微一笑,说道:“可惜这里不是郭庄,不能随时给你做红烧肉吃,若是在家,或许娘亲会给你做吧。”

  说到郭庄的爹娘,两人都有些黯然。

  不过,张小虎强打笑颜,道:“等过了这演武大会,咱们找机会回去看看吧,都出来一年多了,也是该出去看看的时候。”

  张小花也是点头,说:“好的,就这定了。对了,这何队长回去练缥缈步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今天一天都没来看我比试。”

  张小虎一拍他的肩膀,说:“那咱们还不去看看?你现在也有药剂堂的令牌,现在不用更待何时?”

  想到药剂堂,张小花笑了,摸摸怀中的令牌,说道:“我也正有此意,有令牌不用,过期作废,若是等他们堂主收了回去,咱们想去都去不了了。”

  兄弟二人商量完毕,这就一路向药剂堂走去。

  若是将演武大会比作是一个节日,这场热闹的节日已经到了尾声,享受过节日喧闹的缥缈派弟子神情犹留兴奋,随处可见或三三两两,或一簇一簇的弟子,聚在一起,或窃窃私语,或神色激昂,或围了圈子比试拳脚,缥缈派中是不禁止弟子间的比试,但这种比试都必须在练功室内进行的,唯独在演武大会期间,是允许弟子们在空地见进行简短的切磋,加深比试的感悟。张小花兄弟两人一路行来,若是碰到有切磋的场子,也都饶有兴趣的停下,站在外围看热闹,有时看到酣处,也禁不住抚掌叫好,惹得旁人侧面,不过,张小花哪里有兴趣看别人的脸色?也好在张小花年纪尚小,伪装成雏鹰堂的弟子绰绰有余,想必张小花的心中觉得,反正你们也未必记住我的样子,都把这些不屑和轻视留给雏鹰堂吧。

  而一路之上,前几日常见的小擂台,也都拆除,那擂台上留给弟子的悲欢和哀乐都已经成了记忆,一丝明悟自张小花心头升起,世事如浮云,不管有多喧嚣,不管有多繁华,总有逝去的一刻,留下的呢,又剩下几分?

  直到走近了药剂堂,张小花依旧停留在那片刻的感悟中,张小虎感觉到张小虎的异常,有些担心的问:“小花,怎么不说话呢?是不是累了,要不咱们还是回我那里休息吧。”

  张小虎这平常的、淡淡的一句关切,瞬间将张小花的感悟画上了句号,一股暖流自张小花的心底升起,同时张小花也感觉到一种“咔嚓”的声响自脑海中的某处传来,似乎是挣脱一种束缚般,张小花有种大自在的感觉,是啊,也许世事如云,变幻莫测,可亲人间的担忧,关切,牵挂,不管何种环境,不管你是否在意,它都是实实在在的存在,让你有安全的倚靠,伴你人生的一路。

  这个平淡的下午,这个平常的行路,张小虎哪里想了那么多?等他问罢,张小花抬头淡然笑道:“二哥,不用担心,就是想些事情,我并不累的,走吧,赶快进药剂堂,我忍不住要看看何队长的进步了。”

  张小花还是那个张小花,笑容还是那般的可爱,可看在张小虎的眼中,自己这个幼弟却是有些不同了,具体在哪里呢?他也说不出来,似乎是长大了,成熟一点,佯或是气势有些变化,逐渐开始有高山仰止之感?

  张小虎是说不清楚的。

  因为,张小花正在一点点的蜕变,在不经意间。

  药剂堂的门口依然有护卫看守,已不是上次见到的那个。

  张小虎拿出腰牌,张小花出示了令牌,那护卫很是仔细的检查令牌半天,这才放两人进去。

  等两人进去,又不晓得该去哪里找何天舒,是他的房间还是直接去练功房?

  张小花略微思索一下,就对张小虎讲:“这缥缈步是欧大帮主亲赐的,言明不能私传任何人,想必何队长也不能在练功房明目张胆的修炼,估计还是在他的住处,独自修炼。”

  张小虎听了感觉有理,就循着记忆,找向何天舒的住处。

  张小花还是了解何天舒的,以何天舒的谨慎,哪里会去人多的地方练习?躲在自己的住处都觉得不自在。

  好在,他练习的是缥缈步的步法,对于空间的要求不大,若是真的要练习第三层的轻功,这小屋的空间,可是不够他施展的。

  当何天舒开门看到张小花的时候,彼此都很是意外。

  何天舒问道:“张小花,你怎么还在飘渺山庄?演武大会都完事儿了,你怎么不赶快返回浣溪山庄呢,那边的药田还是需要人照看的呀。”

  而张小花看到何天舒蓬头垢面,眼窝深陷的样子,也是大为吃惊,之前何天舒也不是没参悟过缥缈步,可没有到如此痴迷的程度,如今看来,那脸色萎靡,决计不是这一两天就能造成的。

  张小花没有直接回答何天舒的问话,反而关切的问:“何队长,您怎么成这个样子了?怎么就两天不见的工夫,就如此的憔悴?”

  旁边的张小虎也是吓了一跳,说道:“何队长,若是身体不舒服,还是要去医馆看看的,莫要耽搁了。”

  何天舒用手搓揉了一下眉心,挤出一丝笑容,道:“没事儿的,就是参悟那个步法,这夜里没有合眼,才成这样的,等我参悟透了,好好地休息一下就好。”

  张小虎却是不依,道:“何队长,前几次您不是也参悟嘛,也没见着您如此,是不是这次不顺利呀。”

  何天舒苦笑一声,说:“来吧,先进屋再说吧。”

  三人进了屋,何天舒这才说道:“这次的参悟跟前次不同,昨日见你施展缥缈步,跟我参悟的不同,甚至跟秘籍上记载的亦是不同,我想,既然你都能施展出来,想必是正确的,于是我一边参悟秘籍,一边强迫跟着你施展的步法思考,可偏偏就是这样,让我心力憔悴,百思不得其解。我若是跟着你已经施展的步法思考,不仅没能更深一步,参悟更多的东西,就连我已经参悟透的步法,也是错误百出的。”

  何天舒舔舔有些干裂的嘴唇,又接着说:“可若是,屏弃了你的思路,单凭我自己的参悟,却也是一步都不能再进,这可是让我为难了。”

  随后,他看看张小花,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而且,张小花,你这缥缈步起先就是我传授的,可想不到你现在居然比我参悟的都多,你说,这不让我上火吗?所以……”

  张小花一听,乐了,自己刚刚教育了一番自己的二哥,好容易让他树立了自信心,这会儿,又要教育一个被自己的修炼速度击垮了的便宜师父,唉,还真是,祸不单行?

  看来自己修炼还是要慢点,稍不留心就伤了一群人的自尊心,这个责任可是自己不能承担的呀。

  张小花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能苦口婆心的劝住自己的二哥,让他认识到自己的处境,已是难能可贵,他哪里又有什么言辞来开解何天舒?

  这还真让他为难。

  想了想,张小花问道:“何队长,这缥缈步是你们缥缈派的神功之一吧。”

  何天舒看了张小花一眼,道:“明知故问嘛,那是一定的。”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神脉穿越之我是耿精忠网游之疯狂另类非娶不可:神秘老公隐婚妻医妃惊天:王爷,求恩泽极品世家子快穿系统:攻略黑化男神人生只若如初见综艺大亨闯花都网游之暗黑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