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八十三章 演武(十八)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1:2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官路青云梯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永夜君王九幽天帝
  第一百八十三章 演武(十八)

  张小花一边和张小虎讨论着严肃的人品问题,一边慢慢的往回走。

  既然知道不用自己动手,就能平平安安、轻轻松松的进入第四轮,那又何乐而不为呢?张小花那个心情呀,无比的轻松,很难得的哼起了乡间的小调。

  张小虎细听,却是“妹妹你坐船头,哥哥我岸上走!”

  他不禁一愣,暗道:“郭庄哪里有这等歌谣?我怎么没有听过呢?”

  等两人回到原来的地方,第三轮的比试差不多已经近了尾声,有不少的弟子躲在一边调息。

  张小虎心生羡慕,轻轻说道:“小花,你看他们多好,年纪这么小,就有机会修炼深奥的内功心法,精妙的拳法,咱们这么小的时候,还在田间地头忙着帮爹爹和娘亲干活呢。”

  张小花却不以为然,微微摇头道:“二哥,各人有各人的路,不一而同,他们固然能一窥武功的神奥,可也失去了跟家人享受天伦之乐的机会,古人云的好:得失之间,焉知祸福?”

  然后又安慰张小虎道:“现在呢,二哥,你看,你有你的温大侠教你武功,我呢,也有自己的北斗神拳和缥缈步,嗯,还有你给我的《莽牛劲》,比之咱们刚来平阳城的时候,可是云泥之别的。这做人一定要知足才对。”

  张小虎点头,道:“是啊,不论如何,咱们是从乡下来的泥腿子,能走到这一步,委实的不易,还是要有感恩的心才好。”

  张小花转头瞧瞧张小虎,说:“看来,二哥是相通了。”

  “是啊,”张小虎长长出了口气,道:“想与不想,不是个问题,想不想得通,可是个很现实的问题。师父既然把我列入门墙,自然是对传授武艺的,否则他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挺身而出,这一段时间的冷落,想必是有道理,我自做回我自己,管它世间几多沧桑事?”

  “好样的,二哥,”张小花抚掌赞道:“那你小院的大门,还要紧闭吗?”

  张小虎一脸平静,说道:“闭就是开,开就是闭,何必再去计较?”

  “晕~”张小花一脸不解:“关着就是关着,开着就是开着,哪里像你这般说得矛盾?”

  张小虎也解释,低声说道:“以后,你自然会懂的。”

  兄弟二人正说间,就听到场内又是一阵的叫号之声,演武大会第二关的最后一轮比试,终于开始了。

  张小虎拍拍张小花的肩膀,鼓励道:“小花,这已是最后一场,尽力去做吧,不论失败还是胜利,你都在演武大会上留下了坚实的脚印。”

  张小花拍拍屁股上的尘土,龇牙笑道:“二哥,就看我的吧。”

  等两人还未走到场地间,就听到里面有个悠长的声音:“二百五十号,哪里呢?快过来。”

  张小花和张小虎彼此对望一眼,快步向里面跑去。

  如今演武大会已经进入第二关的最后一轮,整个雏鹰堂晋级的弟子只有三十二名,最后一场比试是同时开始的,只有十六场,也就是说,只有十六个擂台上有比试,自然,这些擂台都是集中在中央的。

  这时,在这十六个擂台边上,早已聚集了很多的人,正期待精彩的比试。

  张小花一边应着,一边向里面的擂台跑去。

  张小虎也跟在后面,不过,等他路过刚才比试的擂台时,他还是很细心的,跑了过去,把擂台边上搭着的扶梯,背在了身后。

  笑话,这可是张小花上擂台的必备,自己这个做二哥的不操心,又能指望谁?

  别看张小花没学会轻功,这厮跑得却不比别人慢,等张小虎再回首时,早就不见了他的踪迹。

  好在广场里都是小萝卜头,张小虎的身高,也不怕找不到张小花的身形。

  可不,瞧那边,不正是张小花吗?一脸焦急的站在擂台下,左顾右盼,正等着上擂台的法宝呢。

  张小虎赶紧排开看热闹的众弟子,在众人惊异的眼神中,把扶梯靠在擂台上,看到这个情形,一阵窃窃私语声轰然而起,不用说,都是在议论这个扶梯的作用,张小花的脸从没像今天这么红过,心里暗下决心,回到浣溪山庄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赶紧把这个轻功练会,要不出门在外,是在是丢不起这个人呀。

  在众目睽睽之下,张小花沿着扶梯走上了擂台。

  张小花最后一轮的对手,早已等候在擂台之上。

  这是一个看起来很憨厚的少年,身上肌肉发达,身材也是很高,比张小花还要高上一头,若不是张小花知道只有他和上官云、余得宜是外卡选手,否则早已上前去套问对手的来历了。

  等张小花在擂台上站定,台下的领队就高喊道:“可以开始了。”

  于是张小花对面的弟子拱手施礼,瓮声瓮气说道:“在下雏鹰堂弟子唐石,请师兄多关照。”

  张小花自然也是拱手施礼。

  随后两人都摆了起手式,那唐石见张小花准备停当,就出声道;“张师兄,我的气力有些大,您小心了。”

  说完,拿起大拳头就向张小花砸了过来。

  张小花一听,心里暗笑,想到:“这唐石看来跟石牛是一路的,走得都是外家功夫,看他的性格,想必也是如石牛一般,是个爽朗的汉子。”

  张小花在缥缈派的演武之旅,所碰到的对手,无一不是内家弟子,都是以内功见长,张小花还以为,外家功夫在缥缈派已经凋谢,难有卓越的弟子,可不料在最后一轮,却遇到了,不必过脑子就能知道,眼前的这个对手,想必也是出类拔萃之极,否则也不会单凭外家功夫就能闯入第二关的最后一轮!

  不过,张小花对自己的气力也是自傲不已的,眼看对手的拳头近前,并不躲避,也是欺身而上,攥紧拳头,迎了上去。

  那唐石的拳头居然比张小花的拳头还大了一圈。

  就听得“彭”地一声闷响,两个拳头碰到一起,一股巨力传来,张小花身形不稳,连退四步,这才拿桩站定,稍稍甩甩有些酸痛的手臂和手腕,张小花这才重新打量眼前的对手。

  那唐石也是诧异,他之前的对手都是熟悉的师兄弟,几乎每人敢跟他对拳,就是那些内功已经很深湛的弟子也是如此,眼前这个陌生的弟子,看起来很是文弱,竟然敢跟他对拳,说实话,他怕把对手打得受伤,已经收减了几分的气力,可张小花居然没有受伤,仅仅后退几步,而自己也是后退了两步,关键的是,张小花仅仅甩甩手,而唐石却感觉自己的手腕和拳头已经有些麻木了。

  唐石也是抬起了头,重新打量眼前这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对手。

  两人的目光在擂台上相遇,彼此都起了火花。

  看到对方的眼神中都有惊异、敬意和不服,两人心中顿时都升起了英雄惜英雄的感觉,旋即,两人都是眼睛稍微眯了眯,同时大喝一声,又都疾步上前,挥拳碰到一起。

  擂台下的众人,就听得台上“嘭嘭嘭”一连将近十声的闷响,再定睛看时,擂台上的两人又已经拉开一定的距离,都是用左手不断的按摩右手,嘴里“呵呵”的倒吸冷气,想必两人的右手都是疼痛不已。

  见到如此情形,擂台下的众人不由都是惊讶,议论之声再次大起。

  唐石是何种人,武功如何,台下的弟子和领队实在是如雷贯耳,不说他的武功,即便是手上的千钧之力,雏鹰堂的弟子中就很少有人比得上他,而今,一个身形消瘦的平凡少年,居然跟他实打实的用拳头对撞十来下,竟然不落下风,真的是出乎众人的预料。

  而其他一些,见过张小花比试,或者跟张小花比试过的弟子,在此之前还是有些鄙视张小花的,第一关九战九平的战绩,实在是不能信服于人,而第二关前几场的比试,在众弟子看来,莫不是靠取巧得胜,很有胜之不武的味道。

  这与唐石的对拳,却是铁铁的显示了张小花的实力,就这双臂的力气,都是让人刮目相看的。

  只不过,这力气并不能代表武功,这一点,张小花很是清楚,说实话,刚才的比拳,他实在是逊了半筹的,而张小花也有了一丝的明悟,怪不得自己双臂千斤的实力都落不到缥缈派的法眼,就仅仅雏鹰堂一个十岁的弟子,气力都不在自己之下,就更不用说那些已经布衣几阶的弟子了,自己这点气力,在人家缥缈派的眼里确实还不算是一根葱!

  对面的唐石,见单纯凭气力并不能真正的折服张小花,再次起身,左手做掌状,右手握拳,攻了上去,正是大力金刚手。

  张小花见状,心里大喜,也是挥拳上迎,用北斗神拳对敌。

  两人又斗片刻,还是不分胜负,眼见那头柱香已经染到一半。

  以张小花有限的拼斗经验,前几场都是用自己的力气和拳法,逼迫对方,让对方疲于奔命,而今次却是人家用这等法门逼得自己占不了上风,于是张小花眼珠一转,收起了北斗神拳,脚步顿时飘逸起来,身形也是一轻,缥缈步顺势起来,随着那唐石的招式,潇洒无比的躲避起来。

  张小花这一转攻为守,台下没有跟他交手的众弟子,没什么反应,那些在他缥缈步下吃过亏的弟子,则一脸的悲愤,皆曰:“这厮又来了,又是那卑鄙无耻的步法!”

  而那第二轮跟他交手的弟子,也是赫然在列,更是痛苦,大声叫道:“抄袭,抄袭,又见抄袭!”

  游走的防守战术在演武大会中的确是不鲜见的,不过,这也只限于在第一关中,而第二关没有平局,若是一直处于劣势,到了最后即便是平局,也会被判失败的,而进入第二关的弟子,莫不是优秀之辈,武功水平也差不太多,绝大多数弟子都愿意硬碰硬的对敌,很少有人使用轻功游走,上次张小花的对手就是因为轻易使用了游走战术,才被判失败,现在张小花乍一使用,还是让很多人都是不解的。

  不过,张小花的游走之术跟他人却有不同之处,缥缈派的弟子,但凡使用游走躲避对手的攻击,都是使用轻功,而轻功是要耗费内力的,只不过比对手一味的进攻要耗费的少。张小花根本就不会内功,他所使用的是缥缈步的步法,只是一种轻功的技巧和纯粹步法的使用,对于内力却是分毫都不损耗的。

  张小花之所以又重新拾起缥缈步,并不是说他的北斗神拳比大力金刚手差到哪里,而是他想到,第二关的四场比试,他刚刚轮空歇了一场,听徐管事说过第二场也有一个轮空,想必这个唐石的人品还没有好到能轮动的地步,所以,唐石应该是已经经过了三场的鏖战,唐石使用的是外家功法,不能调息恢复体力,想必也是不能如自己般通过打拳恢复,那么张小花从心底已经断言,唐石现在已经体力消耗的很厉害,若是自己跟他硬碰硬,说不得由于气力、拳法都比不过人家,还要落个下风,既然如此,还不如现在就示弱,通过游击战术,再次消耗他的体力,自己则攒足气力,到第二柱香的时候,给他迎头痛击,想必会有奇效的。

  张小花想得是没错的,那唐石又强攻了一阵,没有摸到张小花的半根毫毛,不由得有些沮丧,步履沉重起来,鼓荡的拳风也弱了几分,见到此景,张小花立刻又放弃缥缈步,举拳攻来,唐石一惊,赶紧收镊心神,加强了攻势,而张小花见唐石招式又见凌厉,立刻就施展缥缈步,如此几回,弄的唐石疲惫不堪,这个疲惫不仅仅是体力,更是精神。而唐石经过早先三场比试,都是费尽气力,他可没有张小花那般轻易回复体力的办法,这最后的一场早就外强中干,特别是起初的几次对拳,更是让他体力大损,其实他的算盘打得也是乒乓响,就是集中优势力量,在初期就把对手打下擂台。

  可偏偏,张小花在他鼓足气力的时候准备硬拼的时候,竟然耍起了游击战术,敌疲我扰,敌进我退起来,弄得唐石心中火起,他渐渐的感觉到体内的力气慢慢的流逝,他真的疲惫起来,很想就此一拳结束战斗,可自己面对滑如泥鳅的张小花,这一拳怎么都打不到他的身上。

  很快,一炷香就燃尽,另外一炷香也快燃到一半,张小花和唐石不约而同的瞥了香烛一眼,两人同时生成两种不同的念头,唐石心中一喜,自己这场自上了擂台,一直都是处于优势,即便是张小花后半柱香加强进攻,只要自己能扛得过去,弄个平局,这场就算自己胜利,还别说,若真如此,这场可就是张小花前次胜利的翻版。

  张小花看到还剩半柱香,心里也是一喜,眼前这唐石的气力也耗得差不多,自己的气力却还有大部分,这此消彼长的,自己已经是占了优势,此时不进攻,更待何时?

  于是,张小花停了缥缈步,挥拳袭来,那唐石虽然身高体壮,也非无脑之人,立时也避闪起来,可他轻身功法不强,更没有缥缈步的身法,这区区几步的擂台,又能躲避到哪里?

  不消几招就立刻被张小花逼到擂台的一隅,若是再不对拳,想必就要被逼下擂台的,于是,唐石只好紧要牙关,拼了小命,跟张小花较起劲儿来,要说这唐石也确是奇才,到了最后的关头,这拳头的气力和招式的气势,竟不比张小花输上半分,几招之下,还逼得张小花后退好几步。不过,有了早先跟唐石对拳的感觉,张小花已经知道唐石已经处于贼去楼空之境,自己只要再加把劲儿,即可将之击败。

  张小花精神一涨,那拳头如雨打芭蕉般不停的击落,打得唐石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可就在这暴风骤雨般的进攻中,唐石竟也韧劲儿十足,不论张小花如何使劲,如何进攻,他只一味招架,静待最后时刻的到来。

  唐石不急,张小花自然就急了,他可不想重蹈覆辙,被人用平局把自己淘汰,于是他深吸一口气,更加卖力的进攻,拳拳都是打在唐石必须招架的地方,一步一步把他逼到擂台的边缘,唐石背对台下,虽然看不到身后的情景,但退得多了,心里也大致有谱,而且,台下也有很多唐石的师兄弟,不时有人提醒道:“不能再推了,还有四五步就要被逼下去了。”

  唐石也许躲避,可张小花这次是铁了心,根本不给他任何躲闪的机会,而他这是的身上也没了更多的气力,招架张小花的拳头已经很是费劲儿,更别说要逼退他了。

  眼见就到了擂台的边缘,张小花心中暗喜,鼓起全身的力气,大喝一声:“你就下去吧!”

  说着,运足全身气力的拳头就打向唐石的胸口。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大唐终极交易商春暖花开遇见你凶残弗利萨神雕群芳谱废后为妃女子监狱里的男人仙朝凡途我的房间通向星际垃圾场医色生香:我的院长美如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