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八十二章 演武(十七)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1:2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青春从遇见他开始校花之古武高手绝世邪神之纵横异界异能小神农神秘男神,求休战!极品透视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三国重生马孟起超品教师
  第一百八十二章 演武(十七)

  张小花的对手,那个小算盘打得是叮当响,人的力气有时而穷,自然是无法持久的,张小花自然也不例外。

  只是,这个持久性,就要因人而异了。

  张小花刚刚的一场比试,就是因为刚开始滥用力气,最后才差点精尽人亡(精力的精!),这场的比试,自然是很小心的分配气力,见对手一味的游走,就更是尽用虚招,从刚开始的七个实招三个虚招,到后面的七个虚招三个实招,再到最后的十个虚招,反正你又不进攻,我干嘛全力以赴?

  再加上张小花刚刚练了北斗神拳,全身充满力气,比之刚上场时还要强盛一分,这样的状态,哪里是两三柱香就能消耗的了?

  于是擂台上又出现了让张小虎难以置信的场面,张小花居然追着对手满场的跑。

  虽然明眼人看得清楚,人家这叫游走战术,如乳燕在擂台上穿梭,避开张小花的拳头,身形也是美妙,但毕竟是防守,气势上弱了几分,场面上也不好看,而张小花没显轻功的步伐,比起对手还嫌笨拙,却显得大工不巧,颇有雄赳赳的味道。

  就这样,两人边打边走,边走边打,斗了将近一炷香的时间。

  虽说那轻功不需要太多的内力,可毕竟也是耗费内力的,否则,张小花早就练会轻功了。那与张小花比试的弟子,经过一炷香时间的游走,早就背上见汗,而反观张小花,也是喘气粗粗,那弟子看了心里欢喜,自己的策略初见成效,张小花耗费了不少的气力。

  本来那弟子看比试的时间过半,自己的策略若是没有明显的效果,就要再变换方式进攻的,可这会儿见张小花脚下已经变慢,不由的高兴,又是深吸口气,经脉中内力流动,身形更加的快捷,不断游走起来。

  他坚信,张小花只能再坚持半柱香,等张小花没了气力,就是自己摘取胜利果实的时刻。

  果然,张小花不负所望,脚步愈发沉重,喘气也是愈发粗重,那弟子又耐心等了半柱香的时间,算算时间差不多了,就长啸一声,停下满场飞舞的步伐,笑道:“二百五,你上当了,且看我的。”

  说完,身形一转,飞身跃起,左右腿不断变化,交替向张小花踢来。

  张小花听了,咧嘴一笑,露出白森森的牙齿,脚步不再移动,两腿稍微分开,腰身下沉,竟是扎了马步,举起拳头,向飞过来的腿影,横击过去。

  就听得“砰砰砰……”连续好几声,如击败革的声响,那满含内力的腿影和张小花充满气力的拳头,碰撞在一起。

  张小花的身形如山般稳,丝毫不动,那腿影却似击中砥柱的流水,几经冲击不得建功,等那弟子收了身形,站稳在当场,两腿不由微微颤抖,竟觉得两腿生疼,而对面的张小花也松开拳头,双手连甩,应该是跟对手一般的感觉。

  那弟子望着张小花,诧异道:“你还有气力接我的无影脚,你刚才根本就没有耗费多少气力?”

  张小花嘿嘿笑了,一脸的人畜无害,说道:“你猜?你猜?你猜猜猜?”

  说完,不待那弟子回话,又是欺身而上,举拳向那弟子胸脯攻去,那弟子以为又是虚招,本想躲闪,可拳头近身,劲道内蕴,拳风凛冽,那弟子脸色一变,立刻举掌相迎,拳掌相接,身形一晃,才知道,张小花居然是用了全力。

  张小花见拳头被接住,更是不停顿,又是一招逼近,逼得那弟子不得不立即接招,竟连游走都是不能。

  那弟子一招后手,招招落后,张小花也是仗势欺人,拳拳进逼,逼得那弟子每招都要全力以赴的运内力应对。

  张小花的拳法经过这段时间的磨练,早没了当日的青涩,就连聂小二现在上场,单凭以前的那个四两拨千斤,也早不是对手,而这弟子的内力比起聂小二更是不可同日而语,张小花这双臂现在也不知道多少斤的力气,足以应付了。

  是故,这最后的半柱香,那弟子可是被张小花真真切切的压着打了,就连半招都偷闲不得。

  那弟子那个气呀,自己本以为造了个陷阱让张小花跳进来,却不知道张小花将计就计,反倒是让自己落入了他的圈套,三十六计呀,自己还是没有研究透彻。

  就在张小花得意的进攻,享受得计的快感,他的对手无尽的懊悔,不得不全力应付的时候,就听得擂台下一声高喊:“时间到。停手!”

  张小花立刻高兴的蹦了起来,对着台下的张小虎叫道:“二哥,哈哈哈哈,又是平手,又是平手。”

  可对面的那弟子,却是脸色死灰,垂头丧气般。

  就在张小花为了这个平局心满意足,准备走下擂台的时候,台下的领队却宣布:“这场二百五十号胜!”

  张小花一愣,吃惊的问道:“领队,不是没分胜负吗?这么说是我胜呢?”

  那领队哪里有时间跟他磨叽,摆摆手说:“说你胜,你就胜,哪里那么多的废话?还不赶快去休息一下,准备下一轮的比试。”

  说完,有招呼另外一对选手,上擂台进行比试。

  张小花悻悻的跳下擂台,拉住旁边观看的一个少年,没心没肺地问道:“这位兄弟,你说我什么怎么胜的呢?”

  那少年冷冷问道:“你贵姓?”

  张小花又是不解,道:“免贵姓张。”

  随后反问道:“这跟我胜了有关系吗?”

  那少年道:“跟你的胜败没关系,不过,我不姓张,麻烦不要叫我兄弟,等我下辈子姓张了,你再叫我不迟。”

  张小花不由腹诽道:“现在的孩子怎么都这样,叛逆呀,代沟呀!下辈子,我还未必姓张呢。”

  随后又嘻皮笑脸道:“先不说称呼,你能告诉我为什么算赢吗?”

  那少年不屑的看看他,说道:“其实你的武功未必比得上高师兄。”

  “哦,”张小花出声道:“就是刚才跟我动手的吧。”

  那少年诧异:“刚才你们施礼的时候,他没说嘛?”

  张小花挠挠头,道:“也许吧,我忘记了。”

  那少年就更没好气了,说道:“高师兄知道你不懂轻功和内功,就想先耗你的气力,等你气力尽了,再收拾你。可惜啊,他打错了算盘,居然没耗尽你的气力,反倒是他先是游斗,后是被你压着打,落了下风。若是他一开始就全力拼斗,这胜负未知,却至少不会一直都处于下风,被领队判了失败。”

  张小花更是不解,道:“明明是平局,干嘛说是失败呢?”

  那少年皱眉说道:“你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这演武大会第二关是淘汰制,只有胜负,没有平局,若是打到两柱香的时间不分胜负,就要判台上处于劣势的弟子为负。”

  张小花恍然,还有这个规矩呀。

  那少年接着解释:“高师兄初时游斗,比你追着打,也不能算是劣势,只要把你打败了,这些都不算什么,可偏偏最后也被你压着打,这前面的游走可就落实了被动的口实,最后你们平局,自然要判你胜啦!你很侥幸呀,习武下场不要被人打得很惨。”

  张小花听了,仰天长笑,道:“哈哈哈,人品呀,人品问题!”

  那少年见状,赶紧离开数步,一副“我不认识他”的表情。

  张小虎也在旁边听着,笑着恭喜张小花:“小花呀,恭喜你,真是侥幸,又过一关。”

  张小花止住笑声,对张小虎说:“走,二哥,旁边休息一下,一会儿还有比试呢。”

  于是兄弟两人又回到刚才的地方。

  见张小花一屁股坐下,张小虎有些奇怪问道:“小花,你不再打你那个北斗神拳了?”

  张小花笑道:“二哥,我根本就不累,稍微休息一下,就能恢复力气的,刚才你别看我在擂台上逼着他打,也就是后面的一会儿我真的出力了,最前面的一段时间,我就是拿了花架子出来糊他的。”

  这时,就听到旁边“咣当”一声响,张小花兄弟二人回头一看,不正是刚才擂台上跟张小花比试的弟子吗?

  想必是听了张小花的说话,晕倒在地吧!

  兄弟二人就呆在场外,边聊边留意场内的动静,过了一阵,场内的比试结束,不少的弟子也都过来跌坐了,调息内力。

  又过一段时间,第三轮的比试又开始了,随着场内的叫号,场外的弟子越来越少,逐渐都走入场内。

  可是,张小花和张小虎就是没有听到场内叫那个不太好听的号码,甚至,场内的比试都过了许久,张小花他们也没听到。

  突然,张小花叫了声:“糟糕,二哥,这比试可是到时见没到就按弃权处理的,莫不是我们没有听到?可别白白就丢失了机会呀。”

  张小虎也是焦急,道:“我也没听到呀,估计是漏过了,赶紧进去找找吧。”

  可是,场内的擂台上,似乎都有比试,并没有哪个擂台正在等人,张小花着急了,道:“二哥呀,看来咱们真的是错过了,人家根本就没等咱们呀,唉,好容易进了第三轮,怎么就弃权了?不知道白白便宜谁了。”

  张小虎说:“可咱们也注意听了,真得没听到念二百五十号呀,这个号码听起来还是很刺耳的,没理由听不到呀。”

  张小花也是纳闷,说:“是啊,我也这么想的。”

  这时,正好路过一个擂台,张小花拉住一个领队问道:“这位师叔,我问下,我怎么没听到叫我的号牌呀,这是怎么回事儿?”

  那领队正专心的看擂台的比试,哪里有工夫理他,心不在焉说道:“你输了,自然就不叫你了。”

  张小花说道:“我没输呀,领队判我赢了。”

  那领队随口说:“那就是你没听到呗,算是弃权,你倒霉呀。”

  张小花有些想哭了,道:“可,可,我确实没听到呀。”

  张小虎也帮腔道:“是啊,我也注意的,真没听到。”

  那领队稍稍侧了脸说道;“我没时间,你还是去问徐管事吧。”

  “徐管事?”张小花听了,立刻醒悟。

  拉住张小虎就往场间那个最大的擂台跑去。

  果然,远远的,就看到徐管事在津津有味的看比试。

  张小花走到近前,施礼道:“徐管事。”

  徐管事看着这个少年,似乎不认识呀,不由问道:“你是雏鹰堂的?我怎么没见过你?”

  张小花小心解释道:“那个,徐管事,我是浣溪山庄的。”

  “哦~”徐管事明白过来,笑着说:“我知道了,你是浣溪山庄派来参加演武大会的,呵呵,怎么样,演武大会还不错吧,这第二关的比试,可是比第一关刺激多了,你看的如何?”

  张小花赔笑道:“是啊,真的很刺激,水平很高呀。”

  徐管事骄傲道:“那是,我们缥缈派雏鹰堂的弟子哪一个不是人中龙凤?不过你能参加第一关的比试,也是不错的,不要管胜负如何,重在参与嘛,比试第二,友谊第一,缥缈山庄跟浣溪山庄的友谊地久天长。对了,你还真有时间啊,浣溪山庄那边没有事情,居然能让你从第一关看到第二关呀。”

  张小花知道徐管事误会了,解释道:“是这样的,徐管事,我也闯入第二关了。”

  “啊!”徐管事眼球都要跌落在地,说道:“你说什么,你闯入第二关了?”

  随即好像想到什么,说道:“哦,你还真不错,不过,第二关都是精英,你输了就输了,来,在我这里呆着,好好的看看,别人是怎么比试的,对你肯定有借鉴的意义,回去好好的练武,争抢明年多胜几场!”

  张小花依旧还要解释,说道:“是这样的,徐管事,刚才我已经连胜两场。”

  “两场!!!”徐管事呆住了,吃惊的,不敢相信的说:“你真的连胜两场?”

  “真的!”张小花一脸的肯定,道:“都是领队宣布的。”

  徐管事不相信道:“既然是连胜两场,那就应该再比试第三场呀,你怎么跑我这里来了?”

  张小花一脸的无辜道:“可是,我就是想比试第三场呀,可是,没有领队叫我的号牌,我不知道去哪里比试啊,我才来找您呀。”

  “啊?”徐管事也是不解,说道:“怎么可能呢?这第三场比试已经开始了,早就该叫号了。对了,你的号牌是多少?”

  “二百五十号!”张小花丝毫不扭捏。

  “二百五!”徐管事也丝毫不掩饰的叫了出来。

  “进入第二关的也就是二百五十个弟子呀,看来你可是最差的一个。”

  “好吧,你跟我来,我去看看怎么回事。”徐管事叫了张小花,一起走到擂台的一旁。

  擂台的一旁是几张桌子,桌子上放了不少的纸条,几个领队正在那里整理。

  徐管事走过去,将事情跟领队讲了,一个领队小心的在纸条中翻了翻,从里面拿出一个,看了看,对徐管事说了几句。

  那徐管事看看纸条,神色古怪的又望了望张小花。

  然后把纸条又还给那个领队,笑容可掬的走了回来。

  张小花赶紧迎上去,问道:“徐管事,是不是我听漏了呀,我可真不想听漏的,是不是领队的声音太小了,这可不怪我呀。”

  徐管事笑着说:“你没听漏,领队的声音也不小,而是,领队根本就没叫你的名字。”

  张小花愣了,着急说道:“那不对呀,我第二轮胜了的,领队亲自宣布的,虽然是平手,可我占优势的,没理由不让我参加第三轮呀。”

  徐管事笑了,又说:“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恭喜你呀,二百五十号,你顺利进入第四轮!”

  “第四轮!?”张小花一脸的不解,说道:“可是,我还没参加第三轮呀。”

  徐管事见张小花不明白,解释道:“你第三轮轮空了,直接进第四轮!”

  “轮空?”张小花更是不解,问道:“什么是轮空?轮空就不用比试吗?”

  徐管事听了,暗道:“这都是什么水平呀,什么都不知道,运气还挺好。唉,只好给他扫扫盲了。”

  接着解释道:“第二关一共是二百五十个弟子,第一轮正好是双数,能捉对比试,第二轮就剩下一百二十五个对子,是个单数,无法一一捉对比试,所以就有一个弟子,不用比试,直接进入第三轮,这就叫轮空,而第三轮依旧是六十三名弟子,也必须有个弟子不用比试,直接进入第四轮,你很幸运,正好是这个弟子,所以你轮空了,直接进入第四轮!”

  张小花惊叫起来:“还有这种事情呀,我的人品没这么好吧。要不,第四轮,第五轮都轮空多好呀!“

  徐管事摇摇头道:“第四轮是三十二人,是双数,自然不用轮空,第五轮是十六名弟子,不用再比试了,就算是比试,也不用轮空的。”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我的道侣天下第一了了随笔江南第一媳大枭雄系统放浪形骸歌慈悲城西厂世界修仙行凡人生存秘籍结爱:南岳北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