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七十九章 演武(十四)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1:2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永夜君王官路青云梯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九幽天帝
  第一百七十九章 演武(十四)

  被张小花戏弄一把的聂小二等人,再也无心看擂台的比试,几个人又呆了一会儿,就告辞回去。

  张小花目送他们蹒跚的离开,不由心里有些内疚,心里暗想,自己做得是不是有些过分呢?

  这雏鹰堂中颇为耀眼的擂台,算是恢复了平静,常领队也松了口气,上午的喧闹,想必徐管事也是看到的,也不知道自己的处置是否恰当,应付是否稳健,是否能入了徐管事的法眼?

  台下的其他孩子却是很高兴的,任谁被一堆人围住,滋味都是不好受的,况且这群人还是自己比试对手的后援团,现在好了,天高云淡,清净了,可以专心的比试。

  且不说,张小花的内疚,常领队的忐忑,还有孩子们的放松,但说聂小二等人蹒跚着走出雏鹰堂,转过路口,立刻都挺直了腰板,有人说道:“想不到这张小花现在如此的难缠,本想套套他的话,让他漏点口风的,结果可好,比何天舒都难办,老何只不过是闭口不说,他倒好,用三个字换了八套剑法!”

  另一人也说道:“是啊,张小花如今是今非昔比,不再是那个咱们以前刚见到的那个乡下孩子啦。”

  “呵呵,是啊,当年看他被马景儿欺负的样子,现在还历历在目呢。”

  “那是呀,人家也是要成长,要成熟的。若是还那副被人欺负的样子,还能在江湖中混吗?不让早早的洗洗,回家种田的好。”

  “话是这么说,不过,被这小子这么耍了一把,心里总是别扭。小二哥,难道咱们真的要每人教他一套剑法?”

  聂小二点点头,一脸的“奸笑“,说道:“为什么不呢?都答应他了,干嘛不教人家?”

  “拉倒吧,这可不是我们心目中睿智的小二哥的形象呀,快说吧,您老有什么好计策?”

  “嘿嘿。”聂小二还没说话,嘴里先就发出得意的笑声,惹得众人更加的心痒。

  看众人着急的样子,聂小二才慢条斯理的说:“咱们说教授张小花剑法吧,可也没说怎么教授吧,这教授的方法多了去,言传身教只是其中的一种,况且,就张小花那小子的悟性,若还是以前那般,你教他十招拳法,他给你忘掉八招,累也把咱们累死的。还有,咱们只是说教授,可并没有说必须要教会他呀?我想呢,有两种办法。第一,就是当他的面,练两套剑法,管他是否能学会呢?第二,就是找几本剑谱,扔给他,让他自己看,自学,也是教授武功的一种办法呀。总之,古人云的好:他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张小花又奈何我等?”

  众人皆抚掌赞一个,这才欣欣然,挺了胸脯而去。

  雏鹰堂的张小花哪里知道自己又被人家算计,还在为自己做的有些过分,而暗自内疚呢。

  唉,古人云的好:姜是老的辣。不余欺焉。

  张小花余下的比试,说实话,真是乏善可陈的,虽然对手不同,可他对敌的手段相同,游击的策略相同,那个,比试的结果自然也是相同的!

  若不是按照流程必须要动手比试,他的对手,还有常领队,几乎都是要跟他商量一声,按平手论处的,何必要浪费时间?

  那一炷香也是铜钱呀,浪费了,多可惜!

  等常领队宣布平局,张小花和对手从擂台上跳下来,张小花这组的演武大会擂台比试算是结束了。

  张小花以九战九平的战绩完成了自己在演武大会的比试之旅。

  然后,常领队和李领队在抄录和计算着什么,旁边的一群孩子都焦急着盯着他们,百无聊赖的张小花突然明白,这群孩子正等待自己的比试成绩,辛苦的习武几年,艰难的比试了三天,不就是想通过这个布衣一阶的考验?

  突然,张小花有些不安起来,自己来参加这个比试,只不过是为了检验自己,甚至说白了,就是好玩!可,会不会因为自己的参与,影响这群孩子中的某一个人呢?

  若是影响了,岂不是很不美哉?

  这时的张小花也似乎明白了,第一天来时,雏鹰堂的弟子盯着自己看时,有些意见的眼神了。

  不过,当张小花想到自己惨不忍睹的战绩时,也就释然,这样的成绩,怎么能挡了谁的路呢?

  不多时,常领队停下了笔,拿起了一张纸,脸上的神情复杂,看了看眼前一群仰着的小脸,又有些古怪的扫了一眼离自己稍微远些的张小花,这才开口说话:“这次的布衣一阶比试成绩出来了,有四名弟子直接进阶布衣一阶。他们分别是……”

  随后,常领队年出了包括木堂春在内的四名弟子的名字,叫到名字的四个人立刻容光焕发,喜形于色。

  另外的几个弟子不乐意了,纷纷问道:“常领队,不是有五个弟子直接进阶的吗?怎么只有四个呀?”

  常领队解释道:“每年规定是五个成绩排在前五个的弟子直接进阶的,可今年这第五名……”

  说到这里,常领队指着远处站着的张小花,无奈说道:“这第五名是二百五十号弟子,从浣溪山庄来参加咱们演武大会的张小花!”

  听了这话,余下弟子都愤怒地望向张小花,若是把那眼光换成长剑,张小花的身上立时就要被戳上无数个透明的窟窿,就算是施展缥缈步都无法逃避的。

  而张小花听了这话,说没有喜悦那是假话,能在这群天资卓越的弟子中间,取得这样的成绩,还真是让他骄傲的,也是出乎意料的,可若是因为自己就占了人家一个进阶的指标,那也是张小花所不愿意的。

  见到众弟子都要迁怒于张小花,常领队又赶紧说道:“虽然,有四人直接进阶,可根据演武大会的规定,我们可以推荐两名有布衣一阶实力弟子进阶,刚才我跟李领队商量了一下,考虑到我们组的特殊,我们准备推荐三名弟子,把张小花占据的那个直接进阶的指标补回来。”

  众弟子一听,又欢声雀跃起来,张小花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张小花走到常领队面前,准备施礼告辞,说道:“常领队,谢谢您这几天的照顾,这演武大会完了,我也该会浣溪山庄了。希望明年我还能来参加比试。”

  众弟子皆晕,心中都是暗道:“这厮够坏的,今年捣乱还不够,还惦记着明年。我们一定要好好练武,等明年揍他个满地找牙。”

  那常领队很是奇怪,问道:“张小花,你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你明明已经过了第一关呀,听你的口气,你是要回浣溪山庄,不准备参加明天的比试?”

  “明天还有比试?”张小花愣了,追问道:“演武大会不是今日就结束了嘛,我们的比试都完了,明天还有什么比试?”

  常领队这才知道,眼前的张小花似乎还真不知道演武大会的内容,于是就耐心的跟他解释:“咱们这缥缈派的演武大会分为三个阶段,俗称过三关,第一关就是你这三天所进行的比试,就是在小组比试中获胜,确定弟子的阶数,比如木堂春他们,现在就是布衣一阶。第二关则是由第一关的获胜者,这个获胜者不包括我们刚刚说的获得推荐进阶的弟子,由他们进行一对一的比试,决出前十名,这十名弟子,有特殊的奖励。然后这十名弟子有了过第三关的资格,第三关则是挑战关,由这十名弟子任意挑战上一阶的一名弟子,若是获胜或者平手,就获得更高的阶数。”

  这次,张小花明白了,原来自己不过是刚过了第一关啊。

  他很好奇的问道:“常领队,我只是浣溪山庄来参加演武大会的,并不涉及你们缥缈派弟子的进阶,是不是也参加以后的两关比试?”

  常领队点点头,说道:“自从你参加我们这组的比试,我就特地查了一下以前的记载,虽说这数十年都没有外人参加演武大会了,可在百十年前,还是有不少的外人踊跃参加的,而且,也有不少的人都进入第二关和第三关。不过,有一点,我看过记载,这些进阶的外人,大多都是在江湖中有一定名气的人,投身莲花镖局后,参加这个演武大会的,他们的武功本身都是相当的高,成绩呢,说实话,比你要好很多的。”

  张小花点点头,并不否认自己的成绩,说:“就是说,我可要参加明天的比试了?”

  常领队笑了,说:“当然,要不我干吗提醒你呢?不过,按照你这个成绩,不来参加也行,以后两关的比试中,一关是限制在三炷香,一关是不限时间的,你这个比试的方式,可能不会再占便宜了,反正你能过了第一关,已经是不错的,我建议你还是不用过这以后的两关了。对了,跟你一起来参加演武大会的那两个莲花镖局的弟子,昨日就已经退出了比试。”

  其实,张小花根本不知道明天还有比试,也没有打算再跟这群孩子争夺什么名额的,不过,这上午刚从何天舒手里拿到药剂堂的令牌,若是明天不比试,今晚估计就要还给人家,想想药剂堂的天地元气,张小花就有些不舍,而且,这常领队也是的,你不告诉我明天有比试就罢了吧,你先是告诉我,又劝我不要参加,不就是我老是平局嘛,想到这里,张小花有些不太高兴,问道:“那,我若是参加的话,要是进了前十名,是不是又要占你们雏鹰堂的一个名额呀?”

  常领队很是喜欢张小花问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问题,正好能考究他的学识,就说道:“不会的,帮志上记录的很是清楚,若是你能进十强,就会单独给你一个名额,我们雏鹰堂的弟子还是会选十名弟子的。”

  张小花听了,斩钉截铁道:“那我明日还来参加。”

  “哦?”常领队有些诧异,道:“你确定吗?”

  张小花皱眉说:“我当然确定了,我输了又没什么关系,若是赢了还能跟布衣二阶弟子比试,我又不吃什么亏,干嘛不来呢?”

  常领队见张小花已经决定,也不再劝说,告诉他明日还是照常来雏鹰堂就行,张小花这才告辞出来。

  出了雏鹰堂,张小花的一个念头就是去药剂堂,可细一想,自己的二哥还在缥缈派呢,自己没理由先去别的地方,只好沿了原路回到张小虎的住所。

  张小虎的小院,大门还是紧闭,张小花走到门前,拍拍门,不见动静,不耐烦的喊道:“二哥,是我。”

  果然,大门应声而开,张小花走进大门,不悦的说道:“二哥,你至于嘛,每天都是闭了门,若他们不停地来找你拍马屁,难道你就关一辈子的大门?”

  此时的张小虎满脸是汗,他略微擦擦,说道:“唉,我也不知道,先关门再说吧,我此时的武功太过低劣,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实在是没什么好的办法,只有这样了。”

  张小花这才注意到二哥满头的大汗,吃惊的问道:“二哥,你怎么出了这么多的汗?在干嘛呢?”

  “干嘛?”张小虎苦笑一声,走到小院的空地上,一招一式练起了他得心应手的六合拳法。

  张小花不敢打搅他,就坐在小石凳上,静静的看着,可是看了许久,张小虎打了一遍又一遍,不停歇,那汗水如浆般流下。

  张小花觉得不对劲儿,就喊道:“二哥,二哥,停下来休息一下吧。”

  可张小虎置若罔闻。

  张小花看着,急了,从小石凳上跳起来,一个箭步就跳入张小虎的招数范围之内,用左手挡住张小虎的拳头,右手一招北斗神拳,攻入张小虎的身侧,张小虎见弟弟拳头近身,也不答话,挥拳迎了,张小花并不回避生硬的一碰,感觉二哥的拳头力道很沉,似乎,他是真的要用全力了,张小花哪里怕了,手上也是重了几分,于是两人就战在一起。

  足足又打了两柱香的时间,张小花并没有感觉有多么的吃力,毕竟他现在两臂的力气很大,不用什么内力都是拳风呼呼,而张小虎则不然,以前还有内力做个底子,现在完全抛弃了低级的内功心法,这会儿全凭体力跟张小花对打,哪里是张小花的对手?若不是张小花有心让了几分,张小虎早就被弟弟打翻在地的。

  见二哥的拳头已经没有刚开始时候的沉重,而且已经面露疲惫之色,张小花不敢再打下去了,他卖了一个破绽,在腋下露出个空挡,正好迎着张小虎的拳头,就听“彭”地一声,张小花应声摔了出去,嘴里叫道:“哎哟!”

  这声痛叫落在张小虎的耳中,立刻收了招式,跑到张小花的跟前,小心的把他扶起来,着急问道:“伤在腋下了吧,怎么样,是不是很痛?”

  张小花见二哥着急的样子,心里暗笑,可也不敢露了破绽,只粗了眉头,说:“二哥,我好心陪你喂招,你怎么就这么狠心呀,我可是你的亲弟弟,你武功高也不带这么欺负我的呀,哎哟,好疼呀。”

  张小虎连忙陪着笑脸说:“小花,都是哥不好,哥今天的心情不好,一不小心啊,你深吸口气,看胸中是否憋闷,若是不行,咱们还是赶紧去药剂堂吧,可别把你给打坏了。”

  张小花故意深吸一口气,然后吐了出去,闭目一会儿说:“没事儿的,二哥,好像胸中也没什么不舒服的,就是你打的地方生疼,哎,二哥,有什么心情不好的呢?冲自己的弟弟下狠手,对了,你这满头大汗的,是不是上午回来就一直在练拳?”

  张小虎想了想,默默地点点头。

  张小花摸摸自己的腋下,说:“二哥,你扶我过去,咱们还是坐在石凳上,好好说吧。”

  张小花一番受伤的样子,张小虎只好又小心的把他扶到石凳旁。

  待坐好了,张小花又说:“二哥,我比试一天了,给点儿水喝行不?”

  张小虎听了,又默默地从屋里拿了茶杯和茶水,张小花接了,倒出两杯茶水,递到张小虎面前,说:“二哥,你也喝点。”

  张小虎看看张小花说:“你也喝吧。”

  等张小花拿起了杯子,张小虎才喝了起来。

  两人都喝了水,把杯子放下,张小花才又问道:“二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让你一回来就不停地练拳法?”

  张小虎抬头望了望天,似乎在思索什么,然后又倒了杯茶水,边喝边说:“其实,小花,也没什么的,只是,唉,只是我觉得自己很没用,你看你,也没有拜师,学拳法也都学不完整,可仍然坚持不懈的习武,把那些残缺不全的拳法招式拼凑到一起,居然还练习成功,而且,你看你现在的武功水平,居然连缥缈派的弟子都不是对手,比我就更强很多了,我,我觉得自己很没用。”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嚣张王爷:呆萌王妃快入怀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溺爱成瘾:少将霸宠小甜心霸王硬上弓:总裁惹不起重生之老婆大人你不乖道士不好惹一世专宠:冻龄男友已上线三国之龙图天下步步诱婚:总裁狂宠契约妻唐先生,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