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七十六章 演武(十一)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1:1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第一百七十六章 演武(十一)

  张小虎也是眯了眼,冷冷的盯着他。

  常彪脸色有些尴尬,说道:“既然何师弟听到了,我也不想再掩饰,我从外面归来,就见张小花在门外溜达,贼头贼脑的,谁知道他是来找你的呢?而且,这时间正是演武大会,人来人往的,难免有些宵小混入,咱们药剂堂又是派中重地,我当然要上一份心的,我让护卫小心些,他又说我多事,我能不生气?我回来提醒堂主,也是为咱们药剂堂着想的,若是出了什么事情,在大帮主面前,都是不好说的呀。”

  何天舒气急而笑道:“张小花你不认识吗?若是他品德上有欠缺,人家浣溪山庄能留用他?况且,他一直都跟我在一起,任何人,只要他长了脑子,里面不是浆糊,看到他在药剂堂门口,就应该想到,他肯定是来找我的。”

  常彪冷笑道:“何师弟,这可是往自己身上揽事儿,谁能说在门口看到一个你认识的人,就是来找你的?那这任何跟你认识的人在药剂堂做的事情,都应该有你的一份责任?”

  何天舒正要反驳,白堂主开口了,说道:“你们两个不必争吵了,天舒啊,你拿这个令牌去领张小花进来吧,除了堂中的禁地,其它地方任他参观。”

  说完,白堂主从怀中掏出一块令牌,就要递给何天舒。

  常彪听了,立刻急了,废话嘛,自己在这里告了半天的黑状,这把令牌一给,自己不是白费功夫了。

  常彪说道:“堂主,千万不要这样,咱们药剂堂是重中之重,哪能就随便让一个不相干的人参观呢?若是有什么差池,咱们也不能担待的。”

  白堂主那个气呀,心中暗道:“你丫上午输给何天舒,心里有气,来我这里告状,我就当你是心理调节,给你免费做咨询,我也就认了,可你也不能阻碍我做出决策吧。”

  而且,张小花在欧大帮主心中的印象,他也不能直接告诉常彪,欧大帮主对待张小花的态度,白堂主在议事堂中可是看得清楚,说张小花是欧燕的救命恩人,那是一点都不为过的,欧燕在欧鹏心中的地位如何,那是整个缥缈派都是心知肚明的,就这么一个嫡亲的妹妹,顶在头上怕摔,含在嘴里怕化。虽然欧鹏在议事堂上已经说明还了张小花的救命之恩,可,人家张小花毕竟是救过了,这件事情事已经发生了,永远不会被抹煞,这张小花的位置已经被摆好,不可能有什么变动的。若说张小花对药剂堂有什么歹心,打死他,他都不会相信的。

  正待白堂主要呵斥常彪,旁边的张小虎站了起来,说道:“我来提张小花担保。他在药剂堂中的任何行为,我都负完全的责任。”

  常彪心里“咯噔”一声,暗道不好,这人果然与张小花有关联。

  张小虎说完,接着冲常彪又拱拱手说道:“在下张小虎,是欧大帮主座下弟子温文海刚刚收下的徒弟,这张小花正是在下的嫡亲弟弟。”

  常彪一听,如被雷击,脸色惨白,心里暗暗埋怨:“这张小花怎么突然咸鱼翻身,丑鸡跃上了枝头,居然冒出一个大帮主嫡传弟子的哥哥,这该如何是好呢?自己怎么就平白得罪了一个嫡传弟子,唉~”

  常彪心念一转,立刻堆上笑脸,说道:“哎哟,张师侄,还真是头次相见呀,幸会幸会。我真不知道张小花就是你的弟弟,误会误会呀,这个,刚才实在是有些冒昧的,若是早知道张小花跟咱们缥缈派有这层的渊源,我一定会亲自来提张小花求堂主这个令牌的,呵呵。”

  “这厮的脸倒是变的真快!”堂上众人这时的想法那是惊人的一致。

  既然常彪都不再阻止,何天舒就接了令牌,赶紧去接张小花。张小虎进来寻他已经时间不短,在白堂主这里又是耽误了不少的工夫,想必张小花在外面已经等的心烦。

  等何天舒和张小虎拿了令牌风风火火的走出去,常彪这才稳过心神,张张嘴想再说些什么,可也什么都说不出,只好向白堂主和何长老拱拱手,寂寥的离去。

  等常彪离开,一直都没有说话的何长老,不解的问道:“老白呀,这常彪的小心眼儿可是由来已久的,他的武功一直都压了何天舒一头,这次一下子给掀翻在地,心里必定是难受的。”

  白堂主皱眉道:“我知道的,所以他说了半天,我都没打断,就是让他说出来痛快的。”

  何长老又说:“何天舒在咱们药剂堂的人缘也不算太好,没有常彪会来事儿,常彪在这里说何天舒朋友的坏话被何天舒逮到,这就是常彪的不是,为了安慰何天舒,你给那个什么张小花令牌,我也可以理解,不过,那张小虎虽说是大帮主的嫡系弟子,可也刚入门,您也不用这么就给他的弟子这么大的面子,除了几处禁地,药剂堂所有的地盘都随意参观呀!”

  白堂主苦笑一声,这何长老也不是外人,跟他一同打造这个药剂堂许多年,真正是可以值得信任的,但里面的很多东西却不是他这样的人应该知道的,于是,白堂主压低了声音说道:“你知道何天舒为什么能赢常彪吗?”

  何长老皱眉道:“不就是学了缥缈步嘛,我又不是不认得。”

  白堂主又接着问:“那你知道他为什么能学到缥缈步呢?”

  何长老道:“不就是上次何天舒去趟南方的奖赏?”

  白堂主神秘一笑,又问:“那石牛,秦大娘,还有那个蓝东,岂不是都应该奖励的?为什么他们没学到缥缈步呢?”

  何长老愣住了,道:“这个…,你这么说,还真是的呀。”

  白堂主笑了,更加的小心说:“就是因为那个张小花,何天舒这厮才撞了狗屎运,习得我派的缥缈步法。”

  何长老更是诧异,问道:“这是何天舒告诉你的?”

  白堂主喝了口茶水,悠然说道:“我早先就见他施展过,仔细的盘问过他,他支支吾吾不肯说实话,只推说是欧大帮主的恩典,言辞之中隐隐点明了跟张小花有关。”

  “哦~”何长老这才恍然。

  然后,白堂主又说了句话,可是如千斤的石头投入何长老的心湖:“而且,张小虎能入得温文海门下,也是因为有张小花的缘由。”

  何长老听了,不由大惊,道:“这……这这么可能呢?”

  白堂主摆摆手,一副了然在胸,处乱不惊的样子。

  何长老一阵的心服呀,果然不愧是堂主,真够强。

  且说,何天舒领着张小虎一路急行,等到来到药剂堂的大门口,就见一个小小的身影,正乖乖的坐在门前的台阶上,一动也不动,不知正在想着什么。

  看到张小花的背影,张小虎低声喊道:“小花。”

  张小花听到二哥的喊声,一下子就从台阶上跃了起来,本来有些阴沉的脸,瞬间露出了微笑,欢快的喊道:“二哥,你可回来了。”

  随即也看到了何天舒,叫道:“何队长,你总算是出来了,你们这个药剂堂还真是难进呀。”

  何天舒笑道:“谁让你不早点过来呀,况且,我也不知道你会来的,你打了一天的擂台,还不累呀,不去你二哥那里好好休息,准备明天的比试,跑我这里干嘛?”

  张小花道:“这不是几天没见到何队长嘛,怪想的,这才来看看。”

  何天舒拍拍他的小脑袋,道:“就你嘴甜。走吧,进去看看,这可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

  张小花看看门口的护卫,说道:“算了,还是不进了,进你们药剂堂的门,太难,刚才还有个人要赶我走呢!”

  “赶你走?”何天舒一愣,随即问道:“是不是在浣溪山庄见过的那个姓常的?你跟我讲一讲”

  张小花点点头,把刚才的事情跟他说了。

  何天舒那个气呀,他刚才在白堂主那里听常彪高黑状,本以为他是挤兑自己,当着堂主的面编排一番罢了,却没想到他真的是当面这么呵斥张小花的,这时的何天舒胸口气的要炸,你说你这么个大人,纵然是有气的,可也不能这么对孩子呀。

  张小花见何天舒不高兴,连忙说:“何队长,没关系的,想必是这个常师叔好久没见我,估计忘记了吧。”

  何天舒咬咬牙,说:“不用叫他师叔,你也不是缥缈派的弟子,高兴了叫他一声常彪,不高兴理也不用理他的。”

  张小花不解,看看旁边的二哥,张小虎也是满脸不高兴,并不说话。

  何天舒又拉着他的手说:“走,既然他不让你进去,咱们就偏偏进去。”

  张小花连忙抽手说:“别,何队长,护卫说没有堂主的令牌,谁都不让进,咱们还是别找麻烦了。”

  何天舒从怀中摸出那个令牌,笑着说:“走吧,张小花,我都把这个令牌给你拿过来了,今天你就光明正大的进这个门,把药剂堂看个遍!”

  “看个遍?”张小花不明白了,说道:“天都这么晚了,我还这么看个遍?”

  “啊!?”听了这话,何天舒和张小虎都楞了一下,对视一眼,都哈哈哈大笑起来。

  是啊,这天都快黑透了,即便是药剂堂内有灯笼和火把,哪里又看得清楚?自己两人跟常彪置气,却是忘记了这一层。

  何天舒捏着令牌,寻思一下说:“这样吧,张小花,这令牌既然已经拿来,你就进去看一眼吧,而且咱们这药剂堂离你二哥住的地方也还很远,这时辰已是不早,不如到里面稍微看看,今晚就住在药剂堂吧。”

  张小花是无所谓的,哪里住不是住呢?

  他看了一眼张小虎,张小虎想了想,说:“也行的,小花,既然来了,就进去看看嘛,总不能让人说咱们进不得药剂堂的大门吧,咱们今晚还就住在这里了,让人也知道,咱们不仅进了大门,还住了一宿,看药剂堂会不会出事儿!”

  张小花一听,心里大乐,大声说:“同去,同去。”

  说完,何天舒拿了令牌递给那护卫验过,带两人昂首进了大门。

  药剂堂的布局其实跟浣溪山庄差不多,有不同的小院,只不过,人家药剂堂的弟子有多少啊,这不同的小院却是浣溪山庄的很多倍,张小花听着何天舒的介绍,如书阁、药馆、炼药间、练功房等地方,再看着庭壁辉煌、灯火通明的建筑,张小花眼中闪烁出无数的小星星,真是气派的很呀,多想能在里面看看书、习习武。缥缈山庄,张小花来过两次,一次是直接到的议事堂,还有藏书阁,一次是到的张小虎的住处,缥缈派弟子真正生活的地方,他今天还是第一次来,自然新奇不已,也是羡慕不已的。

  心里不停的念叨,不虚此行啊。

  药剂堂除了弟子使用的高大建筑,还有不少的种了药草的田地,只是,种了草药的药田并不是很多,在黑夜里也是看不清楚的,张小花有些奇怪,问道:“何队长,药剂堂的药材就这么多吗?虽然看不清楚,可是我觉得怎么比浣溪山庄多不了多少呀?”

  何天舒听了,笑笑说:“现在咱们看的药田,只是药剂堂弟子试验用的药田,用于给弟子讲授知识的,真正的药田并不在这里。”

  “那在哪里?”张小花有些奇怪。

  何天舒并不回答,反问道:“你猜猜?”

  张小花歪着脑袋想了一下,指着旁边黑黝黝看不清楚的大山,试探道:“是不是在旁边的山上?”

  何天舒抚掌赞道:“正是,张小花,你可真是聪明。”

  张小花不好意思了,说道:“也没什么的,我在郭庄的时候,就在山坡上开田种过地的,自然是知道一些的。”

  何天舒恍然道:“还有这么回事啊,怪不得你知道呢。”

  张小花惋惜道:“唉,可惜是晚间,否则我还真想去看看,那广阔的药田。”

  何天舒神秘的说道:“夜间不行,可以白天看吗?”

  “白天?”张小花和张小虎有些不解。

  何天舒小声说:“我明天没有什么比试,若是有时间就去看你的比试,等你比试完了,还可以来看的啊。”

  张小花说道:“那个令牌不用明天就还吗?而且,我比试完了也就天黑了呀。”

  何天舒说:“没关系,明天不行,还有后天呢,反正这个令牌先不还堂主就是了。”

  张小花差点跳起来,道:“真的呀?那以后让我用得了,不要还了。”

  何天舒说:“拉倒吧,用几天还好,时间长可就不合适了。”

  张小虎呵呵笑道:“小花估计就是说着玩呢。他天天来药剂堂干吗?”

  张小花嘿嘿笑笑,也不答话。

  于是三人就边说笑边顺着小道往前走,正走过一个岔路时,张小花沿着那条上山的路径,就往里面走。

  何天舒见了,赶紧一把就拉着他,说:“这条道走不得。”

  张小花一愣,望着漆黑的前方,问道:“为什么呀?”

  因为刚才一路走来,都是张小花在前面瞎走,何天舒并不阻止,反正他也是这里长大的,走到哪里都行,最后都能绕回来。

  何天舒也是望着小道漆黑的尽头,说道:“那是往山上去的,夜里什么都看不到,去那里干嘛?”

  张小花听出了内中的不同,小声说:“何队长,刚才不是也有段上山的路嘛,你不是也没阻止我?怎么这段路就阻止了呀?这个山道跟那个山道有什么不同吗?”

  何天舒咳嗽两声,说道:“这嘛,确实是有不同的。不过……”

  何天舒有些为难的样子。

  张小虎虽然看不清楚何天舒的脸色,不过,听那个口气,还是赶紧说道:“何队长,没关系的,有问题,我们就不过去了,反正这天斗黑透,还是赶快找住的地方吧。”

  何天舒想了想,还是解释说道:“这样的,这个小径通往咱们缥缈派后山的一处禁地,不仅是两位不能近前,就是我自己,也从来都没到里面去过的。”

  “禁地!?”张小花和张小虎不由都叫出声来:“什么是禁地?”

  何天舒赶紧阻止道:“你们俩个能不能小声点儿?我可受不得惊吓的。让白堂主知道我带你们到禁地附近,肯定又要说我的。”

  张小花两人赶紧轻声说:“我们知道了,声音小点儿。”

  何天舒也轻声说:“这个禁地呀,就是禁止人靠近的地方。也就是说,这个地方呀,咱们缥缈派的弟子都是禁止过去的,谁过去,都是违反帮规的,要被帮规惩戒的。”

  张小花好奇心大起,轻声问道:“那你知道这个禁地里是什么东西吗?”

  何天舒瞪了他一眼,道:“既然禁止人进去,自然是不想让人知道里面的东西,我哪里知道?”

  张小花的八卦之神突然觉醒,问道:“那,关于这个禁地一定有什么小道消息吧。”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那么大条白素贞豪门盛宠:神秘老公晚上见重生之公主有毒妃我绝代:拐个魔王当夫君乡村透视小神农暗夜囚欢:总裁老公,超任性!外星科技狂潮法爷的英雄联盟重生好莱坞名媛我终是他的人间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