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七十五章 演武(十)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1:1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逆天神医妃:鬼王,缠上瘾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异世无冕邪皇九幽天帝
  第一百七十五章 演武(十)

  张小虎看张小花一脸的不高兴,就对那护卫说道:“那我能进去吧。”

  护卫道:“您当然能进去的。”

  张小虎对张小花说:“小花,你再这里等上一会儿,我进去找何队长。”

  张小花却说:“算了吧,二哥,不让进就不进了,反正明日演武大会就要结束,回到浣溪山庄依旧是能见到的,我今日不过是想到药剂堂看看,他们的生活环境而已,既然不让进,就回去吧。”

  张小虎知道弟弟想进去,那眼中尽是失望,其实张小花还是少年的心性,这药剂堂也没什么好玩的地方,只是跑了老远过来,却被人拒之门外,好奇之心可是越发强烈。

  进与不进,这不是个问题,可拂了弟弟的意,张小虎是不想的,毕竟自己也算是缥缈派的弟子,在自己的地盘上,还是想让张小花如愿的。

  他笑着拍拍张小花的肩膀,说道:“我进去找找何队长吧,你在门旁稍等片刻。”

  张小花张张嘴,想阻止二哥,可张小虎并没有再多说,转身就问那护卫何天舒的住所,于是张小花只好挠挠头,乖乖的站在一边。

  护卫简单的讲了大致的方位,张小虎回头冲张小花点点头,就进了大门。

  张小虎进去半晌儿,也没见出来,张小花有些无聊的在药剂堂的门口瞎胡转悠。这时的天色早就黑了,药剂堂进出的人,更少了。

  张小花正走间,正好看到有个中年人打老远从外面回来,正走向药剂堂的大门,远远的借着灯光,张小花看那人眼熟,不过,有些想不起来,他也没在意,自己在缥缈派就认识那么几个人,也许是自己看错了。

  而那人也注意到张小花,你想啊,空荡荡的门前,就一个少年在那里溜达来溜达去的,想不注意也不行。

  那人刚开始看了一眼,并没在意,继续前行,可没走几步,好似想起什么,盯着张小花又看两眼,嘴里“咦”了一声,眉头稍皱,这时的张小花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已经转身溜达到另一个方向,那人见张小花看见他并没有上去来见礼,微微有些恼火,当他走到大门口的时候,板了脸,呵斥那护卫道:“你什么怎么做事的?怎么让门前有闲杂人等随意溜达?”

  “闲杂人等?”那护卫有些吃惊,赶紧探头看去,只有一个寂寥的人影在外面闲逛。

  那护卫赔笑道:“常执事,那少年不是咱们缥缈派的弟子,可也不算是外人,就是浣溪山庄的人,可不是什么闲杂人等。”

  不听这话则已,一听到这句话,那常执事愈发的恼怒,大声呵斥道:“什么?是谁告诉你浣溪山庄的人不是外人?难道浣溪山庄的人就是缥缈派的弟子吗?”

  那护卫很是诧异,不知自己说的话有什么错误的地方,自己得到的指令,浣溪山庄的腰牌可以进飘渺山庄,并不能进药剂堂,再说,人家少年在你药剂堂门口溜达又怎么了?难道就是有不良企图?

  就算是有不良企图,人家不也还没有做吗?你凭什么赶人家走?

  不过,那护卫还是小心翼翼的说:“常执事,在下不管浣溪山庄的人是不是缥缈派的人,在下的职责就是看护这道门,但凡不符合规定的闲杂人等,不能让其进入,至于门外面有什么人溜达啦,打架啦,都跟在下无关。”

  这时,张小花也再次溜达到了门口,见那中年人和护卫争吵,甚是好奇,就凑了上来。

  那常执事碰了钉子,很是恼火,更是高声说:“什么?你竟敢这么跟我说话!你,你……”

  那护卫也来了火气,凑近一步道:“我怎么了?常执事。”

  听到“常执事”这三个字,张小花的脑海一亮,立刻想了起来,这个中年人不就是去年到浣溪山庄视察药田中的一个吗?

  张小花不由一阵高兴,脸上对着笑走上前施礼道:“常师叔,您老好啊,您还记得我吗?”

  那常执事正一腔的怒火无处发泄,人家护卫虽说只是看门的,但毕竟不归药剂堂管理,就算是自己的职位比他高,也是没有发号施令的权力,如今被护卫扫了面子,也只有打落了牙齿往肚子里咽,这张小花好巧不巧的凑上来,正好是撞了枪口,常执事狠狠瞪了张小花一眼,“呸”地一声,吐出一口浓痰,说道:“谁是你的师叔?怎么不好好地照照镜子,你那里有做我子侄的资格?不再浣溪山庄的土疙瘩里好好看田,跑到我们缥缈派来干嘛?也不看看这是是不是你来的地方?”

  说完,一拂袖,转身进去了。

  护卫见状,大声喊道:“常执事,你怎么这么没有公德心呢?欧大帮主不是一直倡导整洁卫生的口号,您怎么还能随地吐痰呢?小心我罚你银钱!”

  走远的常执事,身形略微顿了顿,并没有停下,径直地走了。

  大门前,只留下张小花孤零零的站在那里,眼泪在眼圈中转悠,险些都要流了下来,他真得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了这位所谓的师叔,自己不过就在浣溪山庄见过他一面,这回只第二次,仅仅过来见个礼罢了,怎能这么对待自己?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热脸贴上凉屁股?

  看到张小花的模样,护卫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他,今日这常执事也是怪异,平日也不是这般,这么就如此不待见这个少年?可今日自己跟常执事发生的争执,也是有他而起,看了确实还有自己不知道的辛密吧。

  暂且不说张小花受了欺负,再说先前张小虎走进药剂堂的大门,药剂堂的大门内并不像雏鹰堂,进门就是一个大的广场,反而是一个雕刻了大量花鸟虫鱼的影壁,转过影壁也是一处挺大的所在,这个所在有很多一人都怀抱不过来的古树,黑夜里,风吹过,树叶哗哗作响,古树的间隙很大,有平整的路可以通过,张小虎按照护卫的讲述,向里面走去。

  又行一会儿,里面更加的安静,黑夜里,恍惚能看到山峰的影子,张小虎恍然,怪不得走了这么远的路,这药剂堂竟然是依着山庄后面的山峰,这时,正巧前面有人过来,张小虎再次确认了一下何天舒的位置。

  那人听到是找何天舒的,笑道:“这时去他房间找,却是不妥的,他今日比试过关,正在练功房那边呢。”

  张小虎听了,连忙打听练功房的位置,那人想了想,说:“练功房离这里还有段距离,我们药剂堂依山而建,路径不太好找,我还是带你去吧。”

  张小虎听了,连连称谢。

  练功房果然离这里不近,七拐八拐的,走了不少的路程,而且,关键是这依山而建的药剂堂,并不是平整的,直来直去的道路,若是张小虎自己来走,还真不好找到的。

  一路上,两人随便的闲聊,张小虎不由的好奇问道:“都这么晚了,何天舒干嘛还呆在练功房呢?”

  那人笑笑说:“都是演武比试惹的祸,这何天舒已经好几年都没有进阶了,在药剂堂中也混得不好,这才被派到浣溪山庄去看护药田,谁知道,他从哪里学来的缥缈步,这次居然连过两阶,上午的时候,居然把常彪也从擂台上打了下来,那常彪可是跟何天舒一起进的缥缈派,两人一直都明里暗里的较劲儿,何天舒从来都没有占得一丝的上风,人家常彪都是执事的职务了,何天舒还仅仅干个队长。这不,今日何天舒赢得了比试的胜利,不少不太服气的师兄弟把他拉到练功房,想好好地跟他切磋一番。”

  “缥缈步?”张小虎心里一动,难道张小花白天所用的那个极为好使的身法就是缥缈步吗?想必是如此的,弟弟整天跟何天舒在一起,估计是何天舒传授给他的吧。

  果然,等他们来的练功房的时候,那平日寂静的练功房现在依旧是人声鼎沸的,里面传来何天舒有些嚣张,还有些爽朗的笑声。

  看来,这厮今日没少赢别人。

  两人进来,看到不少的人站在练功房的空地上,场内有两人,已经分出了胜负,一个是何天舒,另一个是稍微年轻的汉子,那汉子正从地上爬起,笑骂着说:“老何,让你手下稍微留情的,怎么还是把我踢爬下呀。”

  何天舒却笑着说:“拉倒吧,我这不是刚学,控制不住身形的,再说了,平日里,你也没少把我撂翻在地的,今日我也不过是稍稍的报仇罢了。”

  那人嘴里“啧啧”,赞道:“这缥缈步果然是神奇,早先你还真不是我的对手,如今我反倒不是你的对手了,古人云的好: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正是形容你的呀。”

  何天舒拱手道:“一般一般啊,我还刚刚的初学乍练,比人家嫡传弟子差得太远。”

  正说间,就看到张小虎随着那人进来,何天舒不由的一愣,连忙从场内走出,诧异的问道:“张小虎,你是来找我的吗?”

  张小虎施礼道:“正是,何队长,我带小花,过来看看你。”

  “张小花?他在哪里?”何天舒往他身后看去。

  张小虎说道:“不用找了,他进不来,还在大门口等你呢。”

  何天舒这才恍然,拍拍自己的额头,回头说道:“诸位师兄弟,我这里来了朋友,今天就到这里吧,咱们以后有时间再切磋。”

  众人听了,也都一哄而散。

  张小虎笑着对何天舒说:“何队长这是扬眉吐气了呀。”

  何天舒讪讪道:“也没什么的,只是他们早间见我赢了常师兄,觉得奇怪,这才非要拉着我比试,我也是没法子。”

  张小虎说道:“咱们还是赶快出去吧,想必小花已经在门口等的急了。”

  何天舒听了,赶紧随他出来,等走到拐弯处,突然停了脚步,说道:“我这般过去,也只是见张小花一面,他也进不来,得了,干脆你再跟我去趟堂主那边吧,求个腰牌,也让张小花进来看看我们药剂堂。”

  张小虎听了,迟疑道:“时间会不会太长呀,小花可在外面等了很长时间。”

  何天舒一拉他的袖子,说:“走吧,你这个弟弟,我还不知道啊,他就是想来药剂堂看看,想知道我们是怎么种药草的,要不他哪里会想到巴巴的来看我?况且,演武大会也就是几天的时间,回浣溪山庄不一样能见我嘛?”

  张小虎嘿嘿笑笑,也不回答,随了何天舒就往另外的方向过来。

  走了一阵儿,来到一个颇大的庭院,门前也是有弟子把守,何天舒上前低声问道:“堂主可在里面?”

  那弟子赶紧施礼道:“何师叔,堂主在呢,还有长老,对了,常师叔也刚刚进去。”

  说着,嘴角泛起一阵的笑意。

  何天舒一巴掌打在他的脑袋上,道:“你这小子,有什么好笑的,别在后面说什么花花。”

  那弟子摸摸脑袋,说:“何师叔,我也没说什么呀,你说是不,反正您上午赢的很是过瘾,我们也都替您高兴地。”

  何天舒口中说道:“你们这帮唯恐天下不乱的小子们呀。”口气虽然有些怒气不争,脸上却有些高兴。

  说完,带着张小虎走进了庭院。

  还没等何天舒和张小虎走进大厅,就听到大厅里面常执事的声音响起:“堂主啊,你看我说的对不对?那张小花是什么东西,不过是浣溪山庄的小厮罢了,就凭了浣溪山庄的腰牌就混到咱们缥缈派中,还在咱们药剂堂的门口瞎溜达,他是干嘛呀?别的地方不去,偏偏来咱们药剂堂?是不是存了什么别的心思?咱们药剂堂可是帮中的重地,若是被他偷点东西出去,咱们可是不好向上头交代的呀。我看他在门口鬼鬼祟祟,就想让护卫把他赶走,可护卫居然帮他说话,您说这不是典型的内外勾结吗?堂主啊,您可是要小心了,赶紧把那个护卫给替换掉吧。”

  张小虎听了这话,怒从心中生,这堂中姓常的是何人呀,竟然如此编排自己的弟弟,不由的脚步快了几分,何天舒见状,赶紧拉了他的袖子,低声说道:“别急,听我的。”

  张小虎看看同样恼怒的何天舒,只好点点头。

  何天舒带着张小虎走到大厅的门口,并没有闯进去,而是静静的站在那里。

  药剂堂的白堂主坐在大厅当中的椅子上,慢条斯理的品着茶水,旁边的下首正是坐了须发皆白的何长老,常执事正站在大厅的当中,指手画脚说着。

  就听常执事又说:“这张小花在浣溪山庄一直跟何天舒在一起,也不知道做些什么,就连药草的种子都不会发芽,何天舒也是的,好像挺护着这个小厮,就练怎么药剂堂的藏书也想让他观看,也不想想,一个小厮居然异想天开的想走偏门进药剂堂,不看看自己的德性?”

  正说间,白堂主抬眼看到了何天舒,放下茶杯,笑着说道:“何天舒,你怎么有空过来?不是被那群小子围着切磋去了吗?”

  常执事听了这话,赶紧停了话语,回头看时,正看到何天舒和张小虎两双目光狠狠地盯着自己,不由有些不自在,喃喃说道:“何天舒,我这可不是说你,只是说浣溪山庄的那个小厮。”

  何天舒并不理会他,先是上前给白堂主和何长老施礼,身后的张小虎也赶紧上前,说道:“后辈张小虎,给白堂主和何长老施礼。”

  其实,张小虎也不知该怎么称呼堂上的两人,只好口称晚辈。

  白堂主早在张小虎拜入缥缈派的时候,在议事堂中就是见过的,知道他是温文海的弟子,而何长老也在随后举行的拜师仪式上见过,知道张小虎的身份,所以并不敢怠慢,略微的欠身还礼,让张小虎坐在下首的椅子上。

  听到张小虎的名字,常执事心里咯噔一声,暗道:“难道这个张小虎跟张小花有些瓜葛?”

  不过,他旋即想到:“这药剂堂可是非药剂堂的弟子和核心弟子是不能进入的,这人不是药剂堂的,自然就是核心弟子,既然是核心弟子,那就不会跟一个浣溪山庄的小厮有什么瓜葛的。”

  随即就放下了心。

  何天舒站在常彪的旁边,并不理会他,只是对白堂主说:“堂主,在下的一个朋友想来药剂堂参观一番,这个人您也见过的,就是浣溪山庄的张小花,您看是不是能给个腰牌,放他进来呢?”

  常彪一听,立刻出言反对说:“何师弟呀,这张小花就是浣溪山庄的一个小厮,虽说在山庄跟你很亲近,但咱们这药剂堂可是派中的重地呀,怎么能随便放他进来?若是出了什么事,你能承担的了吗?”

  何天舒笑眯眯的看着他,说道:“常师兄,先不说张小花的身份,也不管他是不是浣溪山庄的小厮,我就想问一句,您凭什么说他居心叵测,要来药剂堂做偷鸡摸狗的营生?”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神脉穿越之我是耿精忠网游之疯狂另类非娶不可:神秘老公隐婚妻医妃惊天:王爷,求恩泽极品世家子快穿系统:攻略黑化男神人生只若如初见综艺大亨闯花都网游之暗黑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