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七十四章 演武(九)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1:1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异世无冕邪皇九幽天帝万兽战神
  第一百七十四章 演武(九)

  张小花此场的对手,看起来比前几场的都要弱一些的,年纪也要稍微小一点的,此前几轮都是输多平少,估计是本组中,除了张小花之外最弱的一个。

  在长歌和陈晨的眼中,想必是几招几式就能搞定的吧。

  可惜现在场上的是张小花,并不是鸣翠堂的女弟子。于是,场上的比试又出现了跟前次相同的局面。

  那雏鹰堂的弟子虽然实力最弱,可拳法、掌法和内力等,都是可圈可点的,最关键的是,人家的轻功也是不错,遇到这种情况,张小花只有望洋兴叹的份儿。

  唉,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遇强不弱,遇弱不强!

  长歌和陈晨同时在心中泛起这样的念头。

  既然如此,场上的比试不管如何,结果就早已注定,除了打过一炷香的时间,做平手算,台下的众人实在是想不到还能有别的什么结果!

  看着场上张小花拳头蛮横的击来打去,他的对手施展轻功,飞来飘去,长歌的心里突然产生一个词语:牛嚼牡丹!

  对,就是牛嚼牡丹。

  就是张小花这头牛,狂嚼缥缈派精妙武功这朵牡丹。

  缥缈派的武功那是多么的神妙,各种拳法,掌法、轻功等武功异彩纷现就像是一朵美丽的牡丹颤然盛开,而遇到张小花这个对手,并不是用相同的招式对敌,反倒是借助自己一身的蛮力,一套拳法,横冲直撞,逼得对手四处躲避,而遇到自己对付不了的武功,张小花也就一个字:躲!等躲过一阵,立刻就用蛮力和拳法继续的摧残对手,这种野蛮的比试方式,完全与其他雏鹰堂弟子的比试不同,若别人都是通过美丽的绽开来比试高低,他就是通过摧残和破坏这个美丽,来表现自己的实力了。

  除了牛嚼牡丹,还真想不到有更好的词来形容张小花的比武。

  不过,张小花这头牛,也真有称为牛的实力,双臂的力气自不可说,那北斗神拳虽然招式不多,仅仅一百单八招,可在张小花的手中,却是化平凡为神奇的,面对雏鹰堂的弟子各种招式、招数,都是以不变应万变,见招拆招,不落下风。

  其实,长歌和陈晨却是在心中要求张小花过高了,她们见过张小花惊艳的一剑,自然是认为张小花武功非凡,可是她们却选择性的忘记了,

  张小花习武才多久?缥缈派雏鹰堂的弟子习武又有多久?

  张小花拥有的习武资源有多少?缥缈派雏鹰堂的弟子的习武资源又有多少?

  这些都是不可比较的!

  因为,所有的这些,跟擂台上一高一低,一大一小比起来,都是让人想不起来的。

  只能感觉,张小花这个身材上高人一头的,正在欺负对面那个乳毛未退的小孩子,若是张小花赢了,那是应该,可若是不赢,就是不应该。

  难道年纪大,个子高,就必须要赢?

  当然不是。

  至少,同在一个广场的,余得宜和上官云,就不是这样的。

  上官云自不必说了,昨日就连输三场,今日这两场也是不见起色;余得宜呢,昨日两平一负算是积了一分,本以为今日会芝麻开花节节高的,却不料一上台就遇到了劲敌,也是连输两场,连昨日的积分也搭了进去。

  这时,两人都是耷拉了头,如鸵鸟般,缩在一群孩子中间。

  今日两人的颓废正好与昨日相反。昨日,上官云颓废的异常,感觉到自己来这里绝对是个失误,可经过昨夜的不眠,他真正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自己虽然在家乡练过几年的武功,可毕竟是野狐禅,并没有得到别人的认真传授,而在莲花镖局的习武馆,固然是认真的教授,认真的学习,刻苦修炼,但毕竟时日还短,由此,他深深知道自己的失败是正常中的正常,倘若是赢了,反倒是不正常的,今日的失败,他是有了充分的准备,两场或者三场的失败,他也都是可以接受,毕竟自己不比缥缈派那群天资卓越孩子,天赋、资源都是缺缺。

  而昨日,余得宜颓废的同时,还是有丝丝的兴奋,毕竟难得有机会跟缥缈派的弟子切磋,纵然是布衣一阶的弟子。昨日的失败,他也仅当是一时的疏忽,或者是先行碰到了高手,昨夜经过一夜的调息,还准备今日好一展身手,赢他个一塌糊涂,当然以大欺小是不合适的,但为了面子,也顾不得许多,可现实却结实的给了他教训,今日的对手才是高手,昨日只不过是开胃的小菜。

  于是,期望越大,失望越大,今日的余得宜是彻底的蔫了。

  由于余得宜和上官云挑选的号在本组中是较小的号,所以在张小花还刚刚结束第二轮的比试时,他们两人的第三轮比试已经开始。

  第三轮依旧没有奇迹发生,余得宜坚持了大半场,最后还是被对手一连串的进攻逼下了擂台。余得宜狼狈的跃下擂台,站在地上,有些茫然的回头望望台上骄傲示意的少年,显然那里并不是自己的舞台,放飞希望的不是自己,而是那个神情振奋的少年,余得宜定定神,又低头看看自己脚下的土地,看来,自己真的来错得了地方。

  似乎是已经决定了什么似地,余得宜抬起头时,眼神已经清澈,而擂台上,另外的舞者已经上演新的风采,余得宜有些依恋,却也决然,慢慢走到一个领队面前,低声说了些什么,那领队听了,也没用任何的诧异或者异常,似乎余得宜的这些话,都是在他的意料之中似地。

  领队听完余得宜的话语,微微的点点头,又重新抬头看擂台上的比试,余得宜举手施礼准备离开的时候,那领队仅仅摆摆手。

  余得宜离开了,很是决然的离开这个不是属于自己的舞台。

  待他脱离喧闹的人群,走向大门时,听得后面有人叫自己,回头看时,正是上官云,看着上官云有些寂寥的神情,余得宜笑了,余道不孤也。

  莲花镖局的两名参赛的选手就这样走了,挥挥手没有带走一片注意的云彩,想必此后很长的一段时间,莲花镖局又不会有人来参加演武大会了。

  余得宜和上官云一路上也没有再谈论演武大会,也没有心思去注意和议论另外一个外卡选手张小花,想必在他们心中,就连自己这样的水平都是不堪一击,那在他们眼中乡巴佬一般的张小花,又能有什么作为?估计是一上台就被人凌空抽射下来吧。

  他们两人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于伦这厮是按了什么念头,居然撺掇自己来参加什么狗屁的演武大会,让老子的脸面丢的一塌糊涂,回去第一个收拾的就是他!而莲花镖局正在使劲拍文四爷马屁的于伦更是喷嚏连天,很是不解的扪心自问,昨夜在飘香楼也还安分呀,毕竟余得宜打赏的银两自己还花的节省!

  且不说演武大会的两个龙套终于觉悟,完成自己的使命,弃权归去,雏鹰堂的广场上,另一个龙套却没有任何作为配角的觉悟,很有些洋洋得意的向那个对自己有些崇拜的姐姐吹嘘自己的拳法。

  其实,若是说到吹嘘,倒是有些说张小花的过了,这厮的话不多,可架不住人家陈晨不停的询问,张小花的北斗神拳跟现下流行的拳法皆不相同,又十分的相仿,很多的招式陈晨也都是学过的,她很是奇怪这个在自己心中有些神秘的少年,是怎么能把这一百零八式的拳法,都改得这般一塌糊涂,还这般的和谐。

  架不住这个好奇宝宝的一再追问,张小花实在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拼凑的,只好疲于应付,于是在陈晨刻意的奉承之下,张小花的尾巴有些翘了起来。

  难道自己真的就是传说中的天才?

  跟陈晨不停的说话不同,旁边的长歌可是沉默寡言的,也不是说她不爱说话,可陈晨霸占着张小花,长歌就只有跟张小虎说话了,长歌对张小虎了解不多,并不知从何说起,而张小虎更是如此,对长歌更是一无所知,无从找到话题,就只好有些冷场了。

  两人皆专心的看擂台上的比试。

  看了一会儿,张小虎眉头微皱,斜身问长歌道:“长歌师妹,哦,不对,长歌,你能给我讲讲擂台上这两位小师弟的武功招式吗?我毕竟是刚刚入得师门,并不了解派中的武功,若是能趁这个机会好了解一下本门的武功,我想对以后的修炼会有益处吧。”

  长歌听了,微微一笑,她也不太喜欢这种冷场的局面,见张小虎如此问,也激起了她好为人师之心,手指场上的选手,向张小虎娓娓道来,细细的讲起各人的招式,以及招式使用的优缺。

  于是,张小虎和张小花兄弟二人,史无前例的享受了一个记忆深刻的完美下午。

  等到夕阳西斜,张小花才恋恋不舍的,再次踏上梯子,干起了野蛮践踏人家优美招式的营生。

  结果是自不言语的,台下的众人也都木然的看着那香烛一点一点的燃尽,都失去了观看比试的兴趣,笑话,都看了你四场这样的比试,第一场还能惊叹,第二场也还能欣赏,可架不住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就那么几招,谁还稀奇?

  就连是两人比试完毕,众人也都懒得抚掌,直到常领队宣布平手时,大家才悻悻然,各自散去。

  张小虎等一行四人出了雏鹰堂,行到分岔路口,张小虎自然是想邀请了一起共进晚餐的,其实说到共进晚餐,也不过是一同到饭堂坐在一起吃罢了,缥缈派的弟子众多,饭堂自然是很多的,比如鸣翠堂、雏鹰堂等都是有自己各自的饭堂,而张小虎这等嫡传的弟子,也是有他们专用的饭堂,人家长歌却不给他这个机会,只推托嫡传弟子的饭堂她们不方便去的,而且自己都一天没回鸣翠堂,还得赶快回去看看比试的结果,总之,理由多多,抚却了张小虎的好意。

  张小虎也不强留,众人施礼告别。

  等长歌和陈晨远去,张小虎才收回目光,随后一巴掌拍在张小花的肩膀上,笑道:“好小子,昨天居然骗我。”

  张小花一愣,摸摸被张小虎拍过的肩膀,做疼痛状,咧着嘴道:“二哥,我昨天怎么骗你了?”

  张小虎呵呵笑,说道:“你昨天明明没有败过一场的嘛,干嘛告诉我都败了呢?害得我昨天还安慰你半天,都不敢提起比试的事情,早知你这么强,能在我们缥缈派的弟子面前能连平三场,昨日就要大浮三大白的。”

  张小花也笑眯眯的说了:“我没说我败呀,我只说我没赢,可这没赢,不表示就是败呀,平,不也是没赢?”

  张小虎一愣,心中暗道:“说的也是啊,平,也是没赢,不过,这平和负却是差别太大的。”

  接着,张小花又说:“而且,我没赢,这是事实呀,等明天我赢了,你再高兴不迟的。”

  张小虎哭笑不得,有心想跟他说:“拉倒吧,你才练几天的拳脚,人家都练了多少年的,能跟人家比吗?”

  可又不愿意打消他的积极性,只好说:“那行,明日就看你的身手,可别再一平再平了!”

  张小花拍拍自己的胸脯,说道:“二哥,明天看我的吧。”

  张小虎哪里会相信,明天除了一个字,还能出来第二个字,那才叫怪呢。

  两人又片刻,张小花突然说道:“二哥,明天就是演武大会的最后一天了,我估计明天晚间就要回浣溪山庄的,今日看时辰还早,我想去看看何队长他们,想必他们今日也都差不多完事儿了,你看行吗?”

  张小虎想了想,既然长歌等人今天都有大把的时间泡在雏鹰堂,想必何天舒他们应该也都比试完毕的,于是就点点头,带着张小花向药剂堂的方向走去。

  药剂堂的所在张小虎自然是不明了的,不过古人云的好:鼻子底下有条路。这问来问去,就找到了药剂堂。

  这药剂堂的所在很是奇怪,居然在飘渺山庄的最里面,从雏鹰堂到药剂堂,可是有一段不短的路程,一路之上也遇到不少兴高采烈的弟子,毕竟是每年一次的盛会,很多人是有收获的,而且,不少的广场,也都在拆除擂台,想必是比试完毕,需要收拾的。

  各个小院,广场也都燃起了灯笼和火把,想必又是一个喧闹、有序的夜晚。

  又按照别人的指引行了许久,人迹都有些稀少了,才来到一排青色的大墙边,也是一个朱红色的大门大开着,门前挂了几盏硕大的灯笼,正照在门上的金色大字:“药剂堂”。

  跟雏鹰堂不同,这药剂堂的门口居然是有护卫的,从门中进来出去的弟子,也都是要验证腰牌的。

  这时的夜色还早,也有不少的弟子出入,看他们习以为常的神情,想必是惯例的。

  张小虎带着张小花来到大门,那护卫见张小虎看起来眼生,不觉神情警惕起来,上前拦住,张小虎也不见怪,老老实实的出示了自己的腰牌,张小花没有腰牌,只是把演武大会的号牌递了过去,那护卫仔细看看张小虎的腰牌,有详细的询问几句,这才归还,但是,看看张小花的号牌后,却是摇头道:“这位小兄弟,演武大会的号牌只是说明你能参加演武比试,并不能表明你的身份,你有腰牌吗?”

  张小花灵机一动,拍拍自己的脑袋,自己不是还有浣溪山庄的腰牌嘛,自从上次回到山庄,秋铜就给了自己一个腰牌,说是以后出入浣溪山庄就不用再从护卫那里拿什么出门的腰牌的,自己揣着怀里早就忘记了,以前也听何天舒说过,凭浣溪山庄的腰牌也是可以进入飘渺山庄的,自己怎么就忘记了?

  于是赶紧把浣溪山庄的腰牌从怀中找到,递了过去。

  那护卫接过,仔细看过后,笑道:“小兄弟是浣溪山庄过来参加演武比试的吧。”

  张小花连忙点头称是。

  可那护卫还是一脸的遗憾,道:“这浣溪山庄的腰牌自然是能进我们缥缈派的,可惜,药剂堂是派中的重地,非药剂堂的弟子和核心弟子,其他人都是不能随便出入的,小兄弟的这个腰牌虽然能证明身份,却不能进去。”

  张小花一听,大急,道:“药剂堂很重要?我只是想见见何天舒何队长罢了。”

  那护卫还是一脸爱莫能助的样子,道:“不是我不帮你,小兄弟,我们的确有这个规矩的。除非你有我们药剂堂长老以上级别发放的特许令牌,否则,就是何天舒亲自过来领你,都是不行的呀。”

  张小花郁闷了,不就是来看看何天舒和聂小二等人,怎么就这么麻烦呀,算了吧,还是回二哥那里吧。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全能大玩主学园都市某触手虅的新生活七零之就宠你上膳书纵意人生游戏发展中我的贤者大人男颜醉人[星际]叶小姐,你很坑!重活之我欲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