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七十三章 演武(八)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1:1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校园护花高手洪荒祖龙青春从遇见他开始异能小神农神秘男神,求休战!校花之古武高手极品透视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三国重生马孟起网游之奴役众神
  第一百七十三章 演武(八)

  古人云的好:害怕什么,就来什么。

  张小虎一听到这个声音,心中立刻就叫:“不好。”

  自己这个窘样,如何能让这人看到呢?这可怎么办呢?

  正想间,那人已经来到身旁,正是昨晚刚刚见到的师妹长歌。

  长歌依旧是劲装打扮,英姿飒爽的样子,旁边还跟了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圆圆的大眼睛,配上婴儿肥的圆圆脸蛋儿,煞是让人看了怜爱的,这会儿,那圆圆的、能说话的眼睛正奇怪的盯着张小虎,疑问的神情表露无疑。

  张小虎有心编个谎话,可面对长歌的那张脸,他一点谎言都说不出来。其实,张小虎却是忘记了,在这满是小萝卜头的广场上,他的举动也不知有多少人都看在眼里的,人家长歌远远地都仔细的看在眼里,说了谎话反倒是麻烦的。

  张小虎想了一下,随即坦然说道:“没什么的,我帮弟弟上擂台。”

  那圆脸女孩细声细气问道:“上擂台也要帮忙吗?用轻功稍稍一跃不就上去了?”

  张小虎看看台上刚刚站定的张小花,说道:“我弟弟还不会轻功呢。”

  那圆脸女孩又说了:“净瞎说,你看他刚才翻身上擂台的姿势,怎么能不会轻功呢?而且,那晚他在河边……”

  这话听着,还真是暧昧,张小虎不由眯了眼睛,难道这个是弟弟的熟识?

  这时,长歌赶紧插话,打断了女孩的话语,说道:“陈晨!”

  那圆脸的陈晨似乎明白自己说漏了嘴,不由自主吐吐舌头,又用手捂了小嘴,一脸的精灵古怪,长歌这才介绍道:“师兄,这是我的师妹,叫陈晨,前次跟着秦堂主和我一起出去的。”

  “哦。”张小虎恍然,这也是跟张小花一起南下过的同伴了。

  于是,张小虎抱拳施礼道:“陈晨师妹,在下张小虎,是张小花的嫡亲二哥。”

  那陈晨也赶紧抱拳道:“小妹陈晨,见过师兄。”

  随后,又不相信的问:“张小花,真得不懂轻功吗?”

  张小虎苦笑着说:“是的,他真的是不懂轻功的,昨天上台还是让常领队用内力扔上去的呢。”

  张小虎说完就后悔了,自己干嘛这么多嘴,回答不懂轻功就是了,干嘛还解释昨天的事情啊。

  果然,那陈晨一听,立即说道:“师兄啊,那你干嘛不也运内劲把他扔上去?”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的。

  张小虎有些不好意思了,红了脸说:“这个,我的内功练的不好,还不能把他扔上去。”

  陈晨更是不解,道:“师兄似乎在说谎话吧,您年纪比我们大,练内功的时间也比我们长,不至于练这点功力都没有吧,这点事情,我都能做的。”

  张小虎大窘,正待解释,旁边的长歌开口了:“陈晨,闭上你的嘴,不说话没人知道你是哑巴,若是再问就让你现在回鸣翠堂。以后,再也不带你出来。”

  古人云的好: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也。

  陈晨立刻闭了嘴,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张小虎热泪盈眶,真是知音呀,解围的太是时候了,再问下去,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他越看长歌越是顺眼,真是善解人意的女孩子呀。

  长歌向张小虎笑了笑,抱歉道:“师兄,陈晨师妹就是这个样子,喜欢刨根问底儿,您别见怪才好。”

  张小虎连连摆手,表示不会介意。

  不过,随即,长歌又问起:“刚才张小花踩你肩膀上去的姿势,看起来很是熟练,想必你没少给弟弟当人梯吧?”

  张小虎听了,呵呵笑了起来,把小时候兄弟二人一起去树林中掏鸟蛋的事情跟长歌说了,听得长歌满脸的好奇,满眼的向往,旁边的陈晨也是小脸憋的通红,急切的想问点什么。

  说来也是可怜,缥缈派的弟子,如长歌等,别看都是天之骄子,处处享受人间的富贵,待遇极佳,可他们的生活都是以练功为主,反倒是张小花儿时的趣事,他们是没有机会享受的,张小虎这一描述,哪能不引起长歌和陈晨的好奇?

  张小虎正说间,突然嘎然而止,想起了什么,赶紧回头,果然,擂台之上,张小花已经跟对手交上手了。

  张小虎赶紧说:“长歌师妹,先不说别的事情了,等小花比武过后,咱们再讲吧。”

  长歌也赶紧说:“好的,师兄,还是先看张小花比试吧。”

  张小花点头,然后说:“那好,师妹,你呆在这里,我去那边吧。”

  长歌奇道:“干嘛不呆在一起?”

  张小虎说:“你呆在这里,我呆在那里,若是小花被人打下擂台,咱们好接住,他不会轻功,怕是会摔坏的。”

  “被打下擂台?”长歌大为惊讶,道:“这怎么可能呢?张小花的武功我是见过的,即便上次的事情,如他说言是侥幸遇到,可这布衣一阶的孩子,他不至于也打不过吧。”

  “不可能!”张小虎斩钉截铁道:“昨日,他还说他一场未胜呢。肯定是被打下擂台,不好意思说罢了。”

  两人见对方跟自己的观点相差太远,也不知该听谁的好。这时,陈晨在旁边摆摆手,示意有话说。

  长歌没好气地点点头,说:“有什么话,快点说,别啰嗦。”

  “先看看擂台上张小花的表现,再决定怎么做吧。”陈晨一口气把话说完,又紧紧的闭了嘴巴。

  张小虎和长歌听了,皆是点头,相互看了一眼,就都往擂台上看去。

  擂台之上,张小花正和对手打得火热,而且也打得可笑。

  昨日跟张小花首轮比试的对手,木堂春,他的内功可是在这九个孩子中名列前茅的,据他所言,昨日他最后三拳可是使了十成十的内力,并没有任何的保留,可即便是这样,也没在张小花的手下占到任何的便宜,而且,他昨晚跟这些小伙伴交流心得的时候,还一再强调,估计张小花的力气还不止如此的,他感觉张小花至少还有三成的力气没有使出来。

  这个消息也得到了其他两个跟张小花交手的孩子的肯定,他们每每跟张小花硬碰硬的对拳,都会被张小花震的胳膊发麻,手腕酸痛。

  所以,今日,他们对付张小花的时候,都是拿出百分百的精神来跟他拼斗,但只要张小花真得要使出百分的气力跟他们硬抗,他们也立刻躲闪。

  于是,擂台之上,又见好笑。

  首先,并不像张小虎想象般,张小花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就见场上,张小花跟对手,拳来脚去,打得很是热闹,甚至当张小花发火,拼上了力气,跟对手拼斗时,对手就会躲躲闪闪,并不硬接,当然,也不是长歌所想象的,张小花是入了的狼,能占尽便宜,张小花固然力气很大,拳头很硬,可他的招式有限,怎么也比不上缥缈派的弟子所学很多,可他也有自己的防守之道,每当对手招式巧妙,自己无法应付式,张小花就会施展缥缈步,也是躲躲闪闪,让对手一切妙招扑空。

  由此,擂台之上就有了这样的好笑局面,但凡对手比张小花逼上绝路,他的对手就立刻施展轻功身法,轻易的躲避;而但凡张小花被对手的精妙招式逼到无路之处,也是立刻施展缥缈步,更是轻易地躲避。

  如此一来,等到一炷香的时辰到了,两人也仅仅是平手之局。

  正等诡异,好笑之局,长歌和陈晨可是首次看到,真真的是诧异之极,满脸的惊奇,更是满心的疑问,看着少年虽然拳法老到,步法精深,可招式之间并没有内力鼓荡,招式也是重复不已,若是自己持剑上前,几招之内必定取了他的性命,这少年还是那黑夜间,一剑挽救众多性命,一剑击杀武林高手的张小花吗?

  而张小虎更是面脸的不可思议,这有怎么可能?张小花什么水平,自己这个做哥哥的怎么能不知道?去年还在自己镖局的房间中养伤呢?被余得宜的内力震碎指骨的,而这才几天不见,怎么就这么厉害?张小虎虽然武功不行,可在镖局中跟余得宜一起在习武馆学习的,自然知道余得宜的水平,这些缥缈派的孩子中任何的一个都不比余得宜差,自己的弟弟,张小花,如何能跟他们打成平手呢?这个少年,还是那个小时候站在自己肩膀上掏鸟蛋的弟弟吗?

  等张小花轻盈的从擂台上跃下,走到跟前跟长歌打招呼时,三人这才回过神来。

  长歌如梦初醒的看着眼前张小花,连忙介绍陈晨。陈晨跟张小花一同去过南方,张小花自然是有印象的,不过那时陈晨是鸣翠堂的女弟子,跟随保护欧燕,如何会跟张小花这个小厮般的人照面呢?这时,在这里见到,张小花也是欣喜,赶紧上前施礼。

  陈晨满眼的小星星,涨红了脸,害羞般拱拱手施礼,可也紧闭了嘴,并不说话。陈晨这般崇敬也是有理由的,试想当夜,陈晨也跟在长歌之旁,剑刺那黑衣老者,陈晨的长剑也是刺在老者的身上,并不能刺入分毫,反倒被人抓住长剑,捏断了剑尖,而张小花,在众人绝望的时候,挺身而出,一剑,仅仅一剑,就刺入那老者的咽喉,救了欧燕,救了众人,虽然是黑夜,陈晨看得不是真切,可事实就是发生在她面前的,这等英雄的行为,难能不引起女孩子在的崇敬?

  长歌见状,笑着说:“陈晨,可以说话了。”

  陈晨听了,并不像长歌所想,立刻如乳燕般叽喳不停,反倒是闭了嘴,微笑不语。

  张小虎并没有注意到这些,看得张小花过来,跟长歌和陈晨施礼后,就拉住张小花问道:“小花,你几时变得这么厉害呀,那拳法不就是你自己拼凑的拳法,别人怎么不敢跟你硬拼呢?而且,你那躲闪的步法又是什么呢?”

  张小花笑笑说:“二哥,我什么样子,你还不知道?昨晚不也切磋了吗,不过是我现在的力气很大,他们还小,内力不足,不敢跟我直接对抗罢了。至于,那个步法嘛,你回头问问温大侠就是了。”

  旁边的长歌不乐意了,说道:“张小花,这就是你不厚道了,不就是步法嘛,告诉我们不行?”

  张小花苦笑着,小声说道:“欧大帮主不让说的,你们自己琢磨去吧。”

  长歌和陈晨听了,脸上立刻收起了笑容,也不敢再多问。

  张小花见状,赶紧又小声说:“这个事情吗,长歌姐姐,你有机会可以问问秦堂主,她也知道的。”

  长歌和陈晨对望一眼,都点点头。

  张小花这时才问起:“长歌姐姐,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我还以为你会下午才来的。”

  长歌笑道:“今年我参加布衣七阶的比试,我们鸣翠堂的女弟子人数有限,比试的场次也是不多,我昨日基本就取得了进阶的分数,今日上午也是再赢一场,肯定能进阶的,就找堂主告假,秦堂主听说来看你的比试,就欣然同意了,你瞧,陈晨听说要看你比试,也缠住我,非要来的。”

  陈晨有些脸红,说道:“我这不是想看看你到底有多厉害嘛,上次天黑,并没有看清楚。”

  张小花乐了,问道:“那今日一见,是不是挺失望的?”

  陈晨倒是快人快语,说道:“是啊,看你这个样子,似乎连我这个布衣五阶都打不过的呀。”

  张小花苦笑道:“本来就是呀,我那天就是凑巧的。真的!”

  这时的张小虎却是脸色有些不正常,他心里想了许多:“这长歌看起来比自己年纪小,现在已经是布衣七阶,而自己还没修炼内功心法,就是练布衣一阶都不是对手,甚至,现在看来,连自己的弟弟都有可能随手收拾掉自己,自己也不知道何时才能赶上长歌,进阶布衣七阶?想必等自己到了布衣七阶,长歌早就进阶锦衣了吧。”

  长歌见张小花和陈晨相谈甚欢,不禁笑了,这才注意到张小虎低头不语,不由地很是奇怪,问道:“师兄想什么呢?”

  张小虎抬头,勉强笑道:“没想什么,就是在想我什么时候才能参加演武大会,什么时候才能进阶布衣七阶呀,长歌师妹年纪如此之轻,武功却是比我高强很多,真不知道何时才能赶得上你,我这个师兄的头衔,听起来真是惭愧呀。”

  长歌笑道:“人的际遇各不相同,你若是如我们般专心习武,就没了刚才你所讲的童年的乐趣,你既然已经有了这般的乐趣,还要贪心我等的武功,那我们还有什么好值得骄傲的?彼此都有各自的不同和骄傲,这才是真正的生活。”

  张小虎听得明白,说道:“长歌师妹说得真好,很有哲理呀。”

  长歌抿嘴一笑,说道:“这是我们秦堂主说的,我不过是稍微改动一些罢了。而且,你现在既然已经入了温师叔门下,专心习武就是,付出了汗水以后必然会有收获的。”

  张小虎点头,道:“所言甚是啊,不过,老是觉得武功不如你,你这么叫我师兄,心里很是不踏实。”

  长歌稍加思索,道:“说来也是,其实你老叫我长歌师妹的,听着也是繁琐,不若这般吧,咱们直呼姓名如何?”

  张小虎抚掌道:“如此甚好,我就叫你长歌,等到我武功比得上你,在叫你师妹不迟。”

  长歌笑道:“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等你武功追上的那天吧。张小虎。”

  张小虎坚定的点头,道:“有那么一天的,长歌,你等着吧。”

  四人在台下闲谈,也没有忘记台上的比试,长歌和陈晨是从布衣一阶过来的,眼光也是独到,每场的比试都是,略加评判,对这些弟子很是赞赏,缥缈派的男女弟子是分开教授的,幼年的女弟子也在鸣翠堂,而不是雏鹰堂,平日里,长歌等人也很少来雏鹰堂的,可即便是这样,长歌对这批弟子的资助还是极为看好,甚至认为自己那时都没有如此的实力。

  擂台之上没有张小花的比试,都很精彩,八场比试各有各的特点,长歌连连感慨后浪推前浪,自己当年是比不过的。

  午后不久,又该张小花上台,这次有长歌在场,自然不用再让张小虎当人梯了,跟长歌商量好后,就在长歌准备扔张小花上台的时候,常领队过来了,他阻止了长歌的动作,笑着对张小花说:“二百五十号,不用再让别人帮你忙了,我让别人拿了梯子过来,你从侧面上擂台就是了,这样扔来扔去的,不太好看,若是被徐管事看到了,必定会责怪的。”

  张小花一听,大喜,有现成的梯子怎么能不用呢?有谁会喜欢被人抓住脖子往天上扔的感觉呀。于是,他连忙向常领队致谢,从侧面的梯子上了擂台。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位面之召唤大军斗破之远方的团扇时光煮雨,我在等你思念是一种病青玄道主美漫世界霸王轨迹直播之盗墓大师来自仙门的败类扛上八大太子玄天魔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