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七十二章 演武(七)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1:1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异世无冕邪皇九幽天帝万兽战神
  第一百七十二章 演武(七)

  早上醒来,张小虎一睁眼,就看到眼前一个无限放大的脸,正认真地盯着自己看,那脸上的眼角尚余眼屎。

  张小虎吓得也没看清是谁,赶紧的往后躲去,等远了,才知道,正是自己的弟弟张小花托了腮帮子,一脸谐戏的看着自己。张小虎赶紧又摸摸脸,揉揉眼,问道:“我脸上长花了?”

  张小花笑道:“脸上是没有长,不过,嘴上长了。”

  张小虎一听,不由自主的摸了一下嘴,诧异道:“怎么可能呢?”

  张小花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反倒说:“二哥,你昨天做什么梦了?”

  “梦?”张小虎微皱眉头,道:“没有啊,没做什么梦。”

  “嘿嘿~,还没做梦呢。”张小花嘻皮笑脸说道:“若是没有做梦,怎么听你叫一个人的名字?”

  “谁呀?谁的名字,我怎么不知道?”张小虎依旧的一头雾水,自己的梦境依稀,哪里还记得许多?

  张小花听得二哥不认账,长身而起,望望窗外的阳光,一本正经的说:“那就奇怪了,今晨有人还在梦中叫‘长歌师妹,长歌师妹’的,难不成是我?”

  张小虎的脸腾地就红了,不由自主嘟囔说:“这个,这个,是真的吗?”

  张小花笑着说:“古人云的好: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也没什么的。”

  张小虎红着脸,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然后,想了想,咬咬牙,问道:“那个,小花,你跟长歌师妹很熟识吗?”

  张小花歪了小脑袋,想了想说:“也没有什么熟识的,就是上次跟着庄主出去的时候,一起去的罢了,也没怎么说话的,仅仅混个脸熟。”

  “哦,这样啊。”张小虎有些失望。

  张小花眨巴眨巴眼睛,笑眯眯的说:“我虽然跟‘长歌师妹’不熟,但我跟鸣翠堂的秦堂主还是很熟的。”

  “真的?”张小虎喜出望外,眼中泛出希望的光芒。

  “那是当然!”张小花不置可否。

  兄弟二人吃完饭,张小虎熟知自己弟弟的路痴,左右自己也是闲人一个,就跟着一起来到雏鹰堂,

  刚走到堂前的大道,迎面就遇到两个熟人,正是上官云和余得宜,两人的脸色皆是不好,正在嘀嘀咕咕说些什么。张小虎昨晚已经听得张小花说过,这里遇到,也不惊奇,很自然的上前施礼,而上官云和余得宜也不管怠慢,早没了当然在莲花镖局的倨傲,赶紧的还礼,张小虎知道两人昨日的战绩不会理想,也不深问,寒暄一会儿就要进去,那两人好容易遇到张小虎哪里愿意放过呀,把张小花撂在一旁,拉住张小虎的袖子,着实的问了番近况,又表明了敬仰之意,这才拐弯抹角的问起他是如何入了欧大帮主的法眼,张小虎哭笑不得,只一味的敷衍,哪里肯说实话?张小花这个始作俑者却被两人挤在外边,笑眯眯的看两人表演。

  又说片刻,张小虎咳嗽两声,说道:“两位仁兄,这天色已是不早,还不赶快进去,作下准备,一会儿还要比试的。你们虽然不用进阶,可这好不容易争取到的机会,还是应该珍惜的,多跟我派的弟子切磋,对以后的武功进步,也是很有裨益的呀。”

  上官云惨笑一声,道:“张兄错了,先前我是不知,若是知道演武比试如此之难,就是打死我,我也不回来的,昨日战罢三场,居然一场不胜,我这脸面不知都丢到哪里去了,说实话,若不是余兄拉住我,昨日我就想返回莲花镖局的。”

  余得宜却是笑笑,道:“也许昨日的对手实力太强呢?这刚刚参加三场就要退却,脸面岂不是更难看?今日再看看吧,说不定,今日就有改观呢。”

  上官云撇撇嘴道:“拉到吧,我跑就跑了,谁人说我,我也是不知,有什么可丢脸面的?今日若还是被那些小孩子丢下擂台,那才是丢人的。”

  张小虎见两人都如此说,更加为张小花担心,回头看时,张小花却东张西望的,并不在意,自己不禁一声自嘲,自己这个弟弟在武学的道路上,也不知遇到了多少的挫折,被人丢下擂台这等小事,想必是不会放在心上的。

  在张小虎的催促下,莲花镖局这两位昨日自尊心倍受打击的武林高手,这才一步一挪的走进了雏鹰堂。

  雏鹰堂的门口照例是有人把守,张小花等三人皆有号牌,张小花就不必说了,年纪虽然比雏鹰堂的弟子大不少,可个子也差不多的,护卫还没有厉害到能看出年龄的程度,验明了就通过。

  余得宜和上官云哪里有半点雏鹰堂弟子的样子?护卫自然是不让进去的,余得宜只好把自己两人的身份说了,好在护卫中有人知道这件数十年都没有发生的事情,这才放行进去。

  这个小波澜却弄得余得宜和上官云神情很是不悦。

  张小虎出示了自己的腰牌,护卫看看那个真价实货的腰牌,很是诧异,这是哪里来的师弟呀,这演武大会的时候不在自己的地方好好的比试,跑到雏鹰堂看什么热闹?若想看热闹,那议事堂门口的大擂台,岂不是比这里热闹百倍?

  不过,再看看这两位比雏鹰堂的弟子高不少,年纪也是大了不少的外籍选手,心里也大概明白一些。

  等进了雏鹰堂,看到广场上乌压压一片小孩子的脑袋,张小虎哑然失笑,自己所见不过是几人的比试,心中就有了怯意,这面对如此多的、比自己武功都要高很多的小孩子,没有一点厚黑之心,还真不容易面对!

  余得宜和上官云的心思,可以理解!

  三人的擂台不在一起,张小虎自然是陪着张小花,四人走了一阵就拱手告别。

  待张小花来到自己的擂台跟前儿,常领队等人已经差不多都到齐了,张小虎怕弟弟犯错,先行上前跟两个领队见礼,说明了身份,那两个领队一听是帮主的嫡系弟子,也不敢怠慢,赶紧拱手还礼。

  心里不约而同想到:内幕,内幕,里面一定有内幕。这个靠裙带关系进入缥缈派的张小虎他们自然也是知道,今日却陪着一个会缥缈步的弟弟来雏鹰堂,任谁都会想到,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潜规则!

  张小虎哪里知道对面的两位这转瞬之间就想了如此之多,还诚恳的跟两位领队解释,说昨日张小花去找自己,自己也是好长时间没有见到这个弟弟,就留下来多说了一阵,耽搁了时辰,又没有问明安排的房间位置,这才只好留宿自己哪里,请两位领队多担待。

  两位领队见了,心中暗笑,这等便宜的人情哪能不卖呢?就把演武大会的规定大致说了一下,原来这演武大会的规矩,以前莲花镖局和浣溪山庄都是很多人来的,缥缈派一般都是安排食宿,可这两个地方离缥缈山庄都不是很远,很多人也还是愿意回自己的住处,所以,演武大会也没有限制就一定要住在缥缈山庄的,就算是张小花昨夜回浣溪山庄住,也是可以的。只不过,今日就没人去浣溪山庄接他了,他自己还要准时到雏鹰堂的,要不就按弃权处置。

  张小虎听了,心里这才放心。旁边的张小花一阵高兴,道:“太好了,那今天晚上就去药剂堂找何队长他们去。”

  张小虎狠狠瞪他一眼,说:“等你赢了再说不迟。若是还是不赢,你好意思见何队长?”

  张小花缩缩脖子,吐了小舌头,装作一副害怕的样子。

  过不多时,第二天的演武比试正式开始,还是按照早就排好号牌次序,依次上台。

  张小虎突然问道:“小花,你的号牌是几号?”

  张小花举起号牌,笑道:“二百五十号。”

  张小虎撇撇嘴,心里暗道:“这个号还真二百五呢。”

  然后又问:“余得宜和上官云他们呢?”

  张小花不假思索道:“二号,和一百一十一号。”

  张小虎点点头,呵呵,还几个号,还真二。

  擂台之上,两个小孩拳脚生风,斗在一起,惊险之处看得张小虎目瞪口呆,这还是不到十岁的孩子的武功吗?怎么比上次见到的要厉害许多?不过,略微思考,他就明白了,场下的拼斗不过是切磋武功,并不涉及利益,很多的绝招、险招都未必使用的,而这演武比试却是真真要见识你的武功水平,这时不拿出来晒晒,更待何时?

  所以,即便不是生死相拼,也是全力以赴,不带一丁点儿的相让。

  一炷香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这擂台上的两人却是打了个平手,皆是不服气的跳下擂台,各人拿了一分。

  张小花的号在最后,所以跟昨天一样,他的比试也都放在每轮的最后,所以他也一样的站在张小虎旁边看擂台的比试。

  不知道张小花的感觉如何,反正,不仅仅是第一场比试,后面的七场比试,有赢有平,但每场比赛都看得张小虎心旷神怡,心情鼓荡不已,这些孩子的武功皆是自己难以望其项背的,可想而知这缥缈派的“板凳儿深度”,随即也想到了当年自己和弟弟贸然来缥缈山庄拜师学艺的事情,那时也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就这么直接上门,看看眼前的小孩子,再想想当年的自己,人家怎么可能就会收自己呢?

  自愧不如的同时,再看看旁边聚精会神看比试的张小花,心中温暖无限,若没这个自己看着从婴孩儿长大的幼弟,自己怎么可能投入门槛儿如此之高的缥缈派呢?

  若不能习得高深武功,在高手如林的缥缈派占到一席之地,自己又有什么脸面面对自己的弟弟?

  蓦然,那自愧却是被自傲打得烟消云散,缥缈派的过去自己来不及参与,缥缈派的未来就在自己的眼前,不若舍弃了自卑,惭愧,用热血和汗水,换取未来无限的希望!

  正想间,就听到常领队叫道:“二百五,上台。”

  张小虎心里一动,自己的弟弟要上台了,不过,他心里却是没有抱任何的侥幸,自己都自愧不如的比试,张小花又哪能是对手?想想昨日张小花的不好意思,想必上台不久就被人家扔下来的,于是,张小虎挪挪脚步,准备找个好的地方,接住会被丢下来的张小花。

  可他还没动的时候,却看到身边的张小花也没动,他不由奇道:“小花,叫你的号呢,该你上去了。”

  这时的张小花好像刚拿定主意,回头一脸的灿烂,笑着说:“二哥,你过来帮我一个忙。”

  张小虎奇道:“帮忙?我能帮你什么忙,难道是让我帮你上擂台?”

  张小虎连忙摆手,先不说人家雏鹰堂是否乐意,就算是人家同意了,自己也不能上去丢那个人!

  张小花笑了,又说:“不是让你上擂台,是让你帮我上擂台。”

  “帮你上擂台?”张小虎有些不解,可看到张小花的对手一手漂亮的轻功纵上擂台,他恍然,打眼这么高的擂台,若是没人帮忙,张小花还真的上不去呢。

  张小虎问道:“那怎么帮你呀?你昨天是如何上去的?”

  张小花斜眼看了两个领队说:“昨日是常领队把我扔上去的,第一次居然把我扔到擂台那边去了,今天可不能让他帮我了。二哥,你帮我吧,运劲儿把我扔上去就是了!”

  “运劲儿?”张小虎大窘。

  兄弟啊,你可是我的亲兄弟呀,不带你这么害人的,你明知我内功不行,还让我帮你这么忙!你这不是让我丢人吗?你还让那个领队扔不就是了,干嘛改规矩呀!

  看张小虎依旧不挪窝,张小花有些急了,拽了他的衣袖说:“没关系的,二哥,你放心扔就是了,就算跟昨天一样把我扔过了,我也不会怪你的。”

  张小虎无法只好咬着他的耳朵把情况解释了一下,张小花听了,眉头一皱,依旧那个嗓门,说道:“这样啊,二哥,原来你的内力还没练到那种地步,这可这么办呢?”

  张小虎气得差点想一手捂住张小花的嘴,一手掐着他的脖子,把他给掐死,你小点声不行吗?没看我跟你说的时候,都凑到耳朵边呀。

  张小花却是全不管旁人的眼光,略微思考一下,就说:“这样吧,二哥,还记得咱们小时候掏鸟蛋的事情吧。”

  张小虎更是气急,这会儿你提什么掏鸟蛋呀,没好气的说:“记得,怎么了?”

  张小花说:“那就跟以前一样,我站你肩膀不就行了?”

  张小虎白了张小花一眼,说:“不好!就不能找领队再让你一次?”

  张小花倔强的摇摇头。

  张小虎见挨不过他,只好陪他走到擂台跟前,那擂台一人多高,张小花站在张小虎的肩上,双手正好搭了擂台的边缘,只见张小花双手一使劲儿,小身形“蹭”地一声,就飞到半空,然后一连在空中翻了几个空心的跟头,这才飘然落地。

  张小花这厮,那是存了卖弄的心,笑话,轻功小爷是不会的,可这轻功的身法,轻功的技巧,也是学过两天的,若是不施展岂不是让人小觑了?

  张小花的轻功身法本就来自缥缈步,又是存想卖弄,那身姿自然是飘逸潇洒,等这厮悠然落地,众人这才回过神儿来,心道:你这是干嘛?若是你自己自台下施展轻功上前,这身法必然是应该抚掌赞一个的,可看看台下正郁闷往回走,准备找个好角度来接住张小花的张小虎,众人哪里还能称赞的出口?

  张小花闭目等待半晌儿,不见抚掌之声,很是纳闷,这时听得对面的小孩说道:“这位师兄,是不是身子不舒服呀,您都闭眼许久了。”

  张小花郁闷的睁开眼睛,开来这刚才的表演时白瞎了,没人欣赏呀,古人云的好:曲高和寡,不余欺焉。

  于是他没好气的说:“没见我调息呢?再稍等片刻。”

  其实,跟他一般心思的,还有台下的常领队,也是一样的明珠暗投的心思,不同的是,常领队想的是:这缥缈步的身法如此神妙,就连一个没练过轻功的人,身姿都如此飘逸,若是我练了,又该如何?

  他又眯了眼,看看不远处的张小虎,想到:这厮居然也没练什么内功心法,也不知会练什么神功的,看来还应该好好的交结一番。

  常领队看到张小虎不自然的神情,眼珠一动,拉过一个刚刚比试过的弟子,对他低声嘱咐几句。

  那弟子一脸的不解,回头又看看台上的张小花,快步跑走了。

  再说张小虎,等张小花踏着他的肩膀上了擂台,他才慢慢的举步离开擂台,偷眼看看台下众人都是一份“这人我们不认识”的表情,偷偷抹了额头上的一把汗,唉,丢人啊,好在这里没多个人!

  正想间,就听得旁边有人,说道:“张小虎师兄,你刚才在干嘛呢?”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全能大玩主学园都市某触手虅的新生活七零之就宠你上膳书纵意人生游戏发展中我的贤者大人男颜醉人[星际]叶小姐,你很坑!重活之我欲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