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七十一章 演武(六)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1:0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校园护花高手青春从遇见他开始校花之古武高手绝世邪神之纵横异界异能小神农神秘男神,求休战!极品透视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三国重生马孟起网游之奴役众神
  第一百七十一章 演武(六)

  抬眼望去,长歌正站在不远处,倩笑兮望着这兄弟二人。

  缥缈派的女弟子本就是出类拔萃,哪一个都是美丽无比,气质非凡的,那长歌又是一身的劲装,黑夜之中分外的英姿飒爽,而这时,漫天的乌云突然散出一条缝来,皎洁的月华撒下,正正铺了长歌一身,月光下的长歌见张小虎看向自己,抿嘴一笑,起步走上起来。

  张小虎蓦然感觉心中如电击般一阵心疼,随即一阵的火热,那眼睛就盯着长歌,嘴里再也说不出话了。

  张小花却是没注意到自己二哥的样子,赶紧招呼长歌说:“长歌姐姐,这就是我的二哥,张小虎,呵呵,他现在是温大侠的弟子呢。”

  言语间,有无限的自豪。

  长歌笑着走上前,冲张小虎施礼,道:“你好,张小虎,不知道我是改叫你一声师弟呢,还是该叫一声师兄呢?”

  其实,按照缥缈派的规矩,先入门者为长,张小虎还真得向长歌叫声师姐,可欧鹏这一系的弟子也有一些特殊的地方,有些时候也是以年纪论长的。不过,就张小虎这种情况,以如此大年纪拜入缥缈门墙,可是鲜见的,所以长歌有此一问。

  张小虎看着长歌如花般容颜,张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好,若是以他平日的性格,大抵会叫一声师姐,谦逊一番,可面对这个姑娘,师姐这个词,可是死活都叫不出来的。

  张小花见状,很是不解,冲长歌说道:“我二哥比我大五岁,今年应该是十九,长歌姐姐,你多大呀?”

  长歌听了,笑着说:“这么说的话,应该是你二哥大了。”

  说完,冲张小虎拱手施礼道:“在下鸣翠堂长歌,见过师兄。”

  张小虎见长歌如此大方,心里更是欢喜,也是施礼道:“在下张小虎,见过长歌师妹。”

  两人施礼完毕,长歌就问道:“师兄就是最近刚刚投入门中的那个弟子吧。”

  这话说的很是含糊,可张小虎却是听得明白,苦笑着点头。

  长歌笑了,道:“我说最近怎么老是传言,有个弟子靠裙带关系投入缥缈派的嫡传弟子中,心中很是不解,咱们这欧大帮主也不是偏听偏信的主儿,怎么能犯这样的错误呢?现在看到张小花,我可是知道了缘由。”

  张小虎有些不太明白,张小花连忙解释道:“长歌姐姐跟我一起陪我们欧庄主出去过,这才会跟我认识的。”

  张小虎也是恍然,然后赶紧让开大门,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还请长歌师妹里面请。”

  那长歌却摆摆手道:“不用了,师兄,堂主让我送张小花过来,我还得赶回去的,明日还有比试,我得早点回去做准备。”

  张小虎一听,赶紧道:“听说演武大会的比试很重要,师妹还是早点回去吧,就不请你进来一叙了。”

  长歌又冲两人施礼后,转身就要离去,张小虎突然问道:“那个,长歌师妹,你明天在哪里比试呢?”

  听了这话,长歌掩嘴笑道:“我们鸣翠堂的比试自然在堂内的,你们男弟子是不让观看的。”

  张小花不由大囧,挠挠头。

  长歌看看张小花,又说道:“张小花明天不是也比试嘛,你可以去给他打气。我看看明天结束的是否早,若是早的话,我也去雏鹰堂给张小花加油鼓劲!”

  张小虎听了,心中大喜,目送长歌远远而去。

  待长歌走远,兄弟二人这才进了院子,还没等张小花坐稳,张小虎就迫不及待的问道:“小花,你怎么也参加演武大会了?”

  张小花只好耐了性子,把事情的原委又说了一遍。

  张小虎听了,不禁不安起来,说道:“小花,你怎么由着性子来呀,这件事情怎么也得跟我商量一下吧。”

  张小花一愣,纳闷问道:“这个事情有什么商量的?不就是比试武功吗?”

  张小虎跺跺脚说:“小花啊,你没在缥缈派呆过,你是不知道缥缈派的厉害,我以前在莲花镖局的时候就觉得自己资质不凑的,只要有了吃苦的劲头,咱们自己不会比别人差的。”

  张小花道:“是啊,二哥,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张小虎又苦笑一声,说:“我在缥缈派这段时间可是长了见识,先不说锦衣几阶和布衣高阶,就你参加的这个布衣一阶来说吧,我还真看过几个年幼弟子的比试,不瞒你说,我的自尊很受打击的,我觉得我学的那点武功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你想想啊,一个个子刚到我胸脯的小孩子,武功招式比我好,内功修为比我高,若是到了擂台比试,我被人家打下来,这个脸面往哪里放?”

  听到这里,张小花微皱眉头,打断了二哥的话,说:“二哥,我觉得你说得不对,这武功比试跟面子有什么关系?若是为了面子,就不去比武,那你的武功就永远不会有进步的。古人云的好:达者为师。不管别人是年幼还是年老,只要有我们能学习的地方,就应该虚心的向人家学习,你觉得呢,二哥?”

  张小虎听了,脸上微红,低声道:“你说的有道理。”

  不过,旋即又板着脸说:“可你为什么参加这个演武大会呢?你的武功底子我是知道的,若单纯为了学习,你可以让何队长等人先好好地教你嘛,等练个三年五载的,再来参加也是不迟,你现在能打得过谁呀,又如何能从里面学到东西?”

  说到比试的成绩,张小花也不再多言,毕竟他也还是少年,刚才责怪张小虎的时候,振振有词,其实他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否则,就不会想着要跟那些个子高的布衣弟子分到一组了。

  张小虎见弟弟不说话了,心疼的问道:“是不是今天一场都没赢?”

  张小花只好点点头。

  张小虎摸摸他的脑袋,安慰道:“没关系的,小花,咱们的基础差,比不得他们,刚才不是说了嘛,只要咱们有颗上进的心,刻苦修炼,今年不行,还有明年呢,明年不行,还有后年,总有一年你会取得胜利的。”

  张小花听了,使劲儿的点头。

  正点头间,就听得张小花的肚子咕噜噜一阵的雷鸣。

  张小虎笑着说:“我说你怎么往我这里跑呢,原来还没有吃饭呢。走,去尝尝我们的伙食。”

  说完,拉着张小花,昂首出了小院。

  吃完饭,张小花意犹未尽的摸着自己的肚子,随着二哥走在缥缈派中整洁,热闹的大道上,张小虎看着自己的弟弟,很是欣喜,笑着问:“小花,我记得你最喜欢吃红烧肉的,刚才怎么不多吃一点?而且,感觉你的饭量比以前小了不少,你现在可正在长身体,一定要多吃才对呀。”

  张小花一边看着路边茂盛的花草,一边说道:“二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的,也就是这一段时间吧,感觉一吃就饱似地,就好像今天吧若不是比试费了体力,我晚上就吃的更少,红烧肉的味道还行,可我越吃越腻。”

  张小虎想了想,说:“也许是现在吃的好了,不再爱吃吧,若是在家的时候,看你比谁抢的都快。”

  说到家,兄弟二人都有些黯然,张小花小声问道:“二哥,我想回家看看,你呢?”

  张小虎点头,道:“我也想的,咱们都出来一年多了,也该回去看看的,虽说李公子已经给家里报过平安,可爹娘总见不到咱们,心里也是惦记的。”

  张小花眼巴巴的望着张小虎说:“那什么时候能回去呀?”

  张小虎想想道:“再等等吧,你那里应该随时都能回去吧。”

  张小花连忙说:“是的,我也没什么事情的,就前一段时间,离不开,何队长他们要参加演武大会,我盯着药田一段时间,等过了演武大会,他们就回去了,我就轻松没事,应该随时可以回吧。”

  张小虎沉吟道:“我这里倒是有些麻烦,这才刚刚拜入缥缈派的门墙,师父等人的习性都还没有摸透,前一段只是让我熟悉派中的环境,估计过了演武大会才会有具体的武功教授吧,所以,我也不敢轻易向师父告假的。”

  张小花点点头,说:“我知道的,二哥,要不,我就等着你吧,回去的时候,还是两人一起回的好,一人回去,一人不回,家里的爹娘更会担心的。”

  张小虎微笑的看着张小花,说:“小花,你也长大了。”

  张小花自豪的仰了小脑袋,说:“那是,二哥,我都十三岁了,当然是大人啦。”

  两人就这样一边闲谈,一边往回走,快走到张小虎的住处时,张小花突然想到:“二哥,知道药剂堂在哪里么?我想去看看何队长和聂小二他们。”

  张小虎看看天色,摇头道:“算了,今天就别去了,眼见着天色已晚,人家都是要参加演武比试的,想必这会儿都在修炼,你去了也见不到人的,平白打搅人家,而且你明天不也要比试嘛,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养足精神,就算是明天还是输,也要拿出十分的力气对付。”

  “哎哟!”张小花叫了起来,说:“二哥,我倒是忘记了,我离开雏鹰堂的时候,徐管事说已经给我留了房间的,我也没问清楚,晚上不回去行不行,这么晚了,我该怎么办呢?”

  张小虎想了想,说:“都这么晚了,还找谁去问呀,这个徐管事我也不知道在哪里,雏鹰堂我倒是大致知道方位,算了,晚上就在我那里凑合一宿,明天见到人家,好好解释吧。”

  张小花想想,点头道:“也只有如此了,但愿不要有什么问题。”

  兄弟二人边聊边回了小院。

  张小虎现在并没有蒙受师父的传授,想必是温文海正在思考要教授张小虎什么武功吧,而且温文海已经不让张小虎在修炼在莲花镖局学会的垃圾功法,所以张小虎现在也只能练练拳法之类的。

  于是,两人就在小院中,一人占一个角落,各自练了起来。

  张小虎一套拳法练完,见张小花还在练,就笑呵呵的站在那里,美滋滋地看着弟弟练拳,很快,他就发现,张小花就练那套拳法,一遍一遍的练,翻来覆去的练,心里很是奇怪,不过,随即,他心里又是一动,喊道:“小花,你停下来,咱们哥俩儿对练一番。”

  张小花拳脚稍微停了一下,欣喜道:“好的,二哥,你稍等啊,我再练几遍就停下来。”

  等练够遍数,那淬骨的凉流出现,张小花这才收手。

  张小虎很奇怪的问:“小花,你怎么一套拳法翻来覆去的练呀?”

  张小花不解道:“没什么奇怪的呀,二哥,我就会练这一套拳法,不翻来覆去的练,我练什么呀。”

  张小虎解释道:“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知道你就会这一套拳法,我是说我刚才叫你停的时候,干嘛不停下来,反而要练到好几遍才停下来呀?”

  张小花想了想说:“是这样的,二哥,这套拳法练到固定的遍数时候,会有一种凉凉的流动流遍全身的骨头,若是不练到火候,是不会出现的,所以,我才要一直不停的练。”

  “咦?”张小虎睁大了眼睛,问道:“真的?就你这套拼凑起来的拳法?”

  张小花听听小胸脯,自豪的说道:“真的,二哥,要不我也教你,你试试看?”

  张小虎倒是不怀疑自己的弟弟说谎话,但现在张小花正参加演武大会的比试,而且,自己刚入缥缈派,估计马上就要修炼新的武功,哪里有更多的时间修炼别的东西?于是,他只好摇摇头,遗憾的说道:“算了吧,现在也没有多余的经历学更多的武功,还是等师父教我缥缈派的武功之后,再说吧。”

  张小花没能卖弄出自己的“玩具”,撅撅嘴,说:“那好吧,等你想学的时候就来找我啊,嘻嘻。”

  然后,张小花摆了一个架势,说:“来吧,二哥,让我也试试你的武功。”

  张小虎一听,也是高兴,撸了袖子说:“好吧,看我的六合拳。”

  于是兄弟二人都放马上前,一招一式的对练起来,兄弟二人对招,自然是彼此想让的,张小虎知道张小花不懂内功,自己也就招式之中不带一丝的内力,而张小花知道张小虎力气没自己大,在拳招中间也仅仅用了三成的气力,总之两人打得和谐,张小花就连缥缈步也没有用上。

  两人对练一阵,张小花居然是有招拆招,打得一丝不苟,张小虎虽然几度强攻都没有占得上风,他心里感到很是欣慰,自己在拳法上下的工夫,他自己是心知的,弟弟居然在这拳法中没有处了下风,自然也是平日练武用心的。

  两人又练片刻,张小虎看看天色不早,这才停下手,笑着说:“小花,你的进步很大啊,我都快打不过你了。”

  张小花的“小尾巴”顺势翘了起来,笑眯眯的说道:“也不看我是谁的弟弟,能不行吗?”

  张小虎呵呵笑了,说:“可惜你的内力不行,否则还真能跟那些雏鹰堂的弟子过上几招的。”

  张小花不乐意,说道:“不就是咱们小时候没这个机会嘛,否则我也不会比他们差的。”

  张小虎安慰道:“好了,不说这个了,慢慢的进步吧,总有时间能追上他们的。走吧,进屋睡觉吧,夜都深了,明天你还要参加比试呢。”

  张小虎的小院不小,屋子也不小,可屋里的炕却只有一个,不得已,两人只好挤到一起,其实,也不能说不得已,想必就算是有两个炕,兄弟二人也必然会挤在一起的吧。

  兄弟二人在炕上又嘀咕一会儿,等张小虎再说话的时候,那边却是没了声响,张小虎用脚踢踢张小花,丝毫没有反应,不由苦笑道:“这小子,还跟以前睡得一样死。”

  于是张小虎也闭上眼睛,没过一会儿,也就恬然入梦。

  整个小屋之中响起了两个呼吸声,其中一个的频率甚是奇特,正是张小花特有的“九浅一深”的呼吸,张小花的无忧心经在他睡着时,又悄然运转起来,无尽夜空中,飘渺的星力又如约而至,无形无踪的布满张小花的全身,慢慢地被他引入全身的毛孔,随之被纳入经脉,淬炼起来,而今夜的星力也与往日不同,那星力投射半晌,竟然在缥缈派的上空,也引来丝丝的天地元气,随了星力的轨迹,也被张小花引入体内。

  那天地元气的数量比之浣溪山庄也是多了数倍,被星力牵引到张小花的毛孔之中,再经过张小花的引气和淬炼,不停的融入它体内正欢快流动的真气,而真气每流动一个周天,就有微不可见的增长,那增长虽然毫不起眼,可经过张小花一夜的“辛苦”,也能让他感觉出有一丝的变化。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盛世溺宠:帝少蜜爱小甜妻泰佛秘闻独家婚宠都市桃色医仙我妻娇艳同妻的逆袭已经习惯拥抱你无敌村医系统没有神奇宝贝的精灵大师大明血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