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七十章 演武(五)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1:0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校园护花高手青春从遇见他开始校花之古武高手绝世邪神之纵横异界异能小神农神秘男神,求休战!极品透视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三国重生马孟起网游之奴役众神
  第一百七十章 演武(五)

  古人云的好:有人欢喜有人愁。

  张小花演武大会的首日虽说不很欢喜,但,至少没有发愁。

  莲花镖局的那两个难兄难弟,那就不好说了。

  上官云的脸色极其难看的站在一座擂台的下面,望着旁边那群比他矮了一头,叽叽喳喳讨论首日比试心得的少年,或者说孩子,心里泛出苦涩异常的滋味,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莲花镖局数十年没有人参加这个演武大会的缘由,不过,为了这个简单的缘由,他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好在这时的天色已经黑了,没人去注意这个一连输了三场的年轻人,否则,上官云宁愿现在地上裂出一条缝,自己躲在里面的。

  想想自己也是的,干嘛就听了余得宜的怂恿?来趟这趟子的浑水,难道是自己的好奇,还是对于缥缈派的憧憬?古人云的好:好奇害死猫。自古到今无数的例子表明,冲动和好奇都是会付出惨重的代价,自己的猫没被害死,自尊心却完全被扼杀。

  再想想刚刚经过的三场比试,本以为自己的武功早就有些底子,再加上近一年在莲花镖局的习武馆刻苦修炼了内功心法,对付这些小孩子,虽说不能绰绰有余,至少也得有还手之力吧。可在下面看起来有些天真幼稚的孩子,到了擂台就完全变了个人,比试起来毫不留情,拳法老到,身形优美,就连内力也都有小成的,而反观自己,除了跟最后一个实力稍微弱点的孩子,争斗了半柱香的时间,才被逼到擂台一角,不得不举手认输,其他两人可都是数十招之内,就把自己打下擂台。

  想到这里,上官云微微摇头,心里暗道:“这趟缥缈派之行,算是来错的!这般的丢人,不过,也不知道余得宜成绩如何?”

  这时他的心底也掠过一个小小的影子,不过,旋即就被他驱走,自己都惨败如此,那少年还用说?肯定是被揍得鼻青脸肿。

  而另外一侧的余得宜,日子也并不好过,他是二号,第一轮就上场的,余得宜刚开始也是有轻视之意,毕竟他有家传的内功心法,已经修炼很长的时间,这内功的威力他也知晓,莲花镖局把张小花的手打残,不就是自己惹得事情吗?所以,这刚上擂台,并没敢使用十分的内力,只用了五成。可对面的缥缈少年并不卖帐,一上来就用十成的内力跟他比拼,那少年虽说比余得宜年纪小,修炼内功心法的时间也没他长,可架不住人家天资高,内功心法高级呀,内力的深厚居然并不比余得宜差了多少的。

  于是,看到情况不妙的余得宜立刻就提前十二分的精神,拿出十分的内力,把眼前的少年真正当做是平等的对手,这才堪堪平分秋色,那少年见自己不占便宜,就立刻变了比试的章程,施展轻功身法,使用一手精妙的掌法,跟他游斗起来,而余得宜招式没有人家精妙,轻功身法没有人家轻捷,只好靠自己的内力深厚,采取守势,才在对手的进攻中,稳稳地守了一炷香的时间。

  等领队宣布平手时,余得宜才暗暗出口气,若是再有半柱香的时间,自己必输无疑的。

  可惜余得宜高兴地太早,由于他第一轮消耗过多的内力,到再次上场时候,还没有完全恢复,而第二轮的对手更是变态,是一个比余得宜上个对手内力更浑厚,招式更精妙的少年,一上来就不给余得宜喘气的机会,直接占了先手,不停的进攻,余得宜内力不济,招式、身法也都比不过人家,一边后退防守,一边心里哭泣,兄弟,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好不好,怎么也给我留点面子呀!

  然而他的对手没有特异功能,并不知道余得宜的想法,只是闷头进攻,那燃着的香烛还没过得四分之一,余得宜就被对手一个凌空抽射,踢出擂台。

  跌落擂台的余得宜并没有气馁,暗自掩住失败的忧伤,赶紧运功恢复内力,争取第三轮能全取三分。

  古人云的好:人算不如天算。余得宜的命运其实在跟张小花和上官云抽取号牌的时候,已经注定。

  余得宜的第三轮简直就是第一轮的翻版,一直被人压着打,直到一炷香后,才能长长松口气。

  两平一负积一分的余得宜站在擂台下,作为难兄难弟之一,不禁升起了跟上官云同样的想法,这自尊心实在是太受打击!同时,心底也是想到,自己况且如此,那上官云和半吊子、右手残废的张小花,又能有什么好的结果?

  不过余得宜的心中还是有别的滋味,这缥缈派不愧是名门大派,仅仅是布衣一阶都有这等实力,自己修炼多年都不是对手,若是自己能投入这等门派深造,那过不得几年,自己的武功就能有长足的进步呀。只是,自己的年纪已大,资质未必能比这些矮自己很多的少年强到哪里,缥缈派未必会破例收自己的。

  想到这里,余得宜立刻在心底浮现出张小虎的身影,这个乡下土包子,怎么就入了缥缈派的的法眼,竟能成为缥缈派的弟子?想想张小虎的土样,再看看自己的劲装打扮,余得宜不禁抬头往黑沉沉的天,从心底大叫:“天呀,我这么帅,怎么就不多眷顾我一点呀。难道是我太帅了,才这么对我?上天实在是不公呀!你为何就不降下雷霆,劈死那些……”

  刚想到这里,就听到半空一阵雷鸣,余得宜心中一跳,难道上天听到了我的祈祷?然后偷眼看看旁边的少年,别人都没有丝毫注意他的样子,他才放下心来。

  突然,余得宜不无恶意的想,若是其他人都吃得拉肚子,明天自己岂不是……?

  余得宜又暗自祈祷起来!

  张小花却没有如两人般的心思和烦恼,一天的比试他可是有些饿了。

  缥缈派的众人虽说不是锦衣玉食,但也都是天之骄子,来到缥缈派之后,衣食住行都是有人安排的,根本就不用他们自己操心,这时听到张小花问这么个蠢问题,不由地把张小花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悄悄的调低了几档。

  于是,张小花本就不佳的形象,更加不堪,众少年都远远的离开他,一幅他跟我们不是一拨儿的样子。

  常领队不晓得他的底细,看看周围异样的目光,还是硬了头皮说:“这个嘛,一会儿就跟我们一起吃吧,我也不太清楚你该如何安排,若是一会儿徐管事过来找你,你再做其它打算吧。”

  张小花一听,眼睛就亮了,凑到常领队身前问道:“那咱们是什么标准?有红烧肉吗?我在浣溪山庄吃的可是一等餐,咱们缥缈派不会比他们差吧。”

  常领队听了,赶紧跟他拉开距离,一幅我跟他不熟的样子,嗓子咳嗽两下说道:“这个嘛,我也不晓得跟你们浣溪山庄的一等餐有什么区别,这个红烧肉嘛,也不知道今天是否预备的,平日我们也吃得不多。”

  张小花有些失望,道:“竟然连红烧肉都吃的少啊。看来标准高不了。”

  常领队哭笑不得,道:“那玩意儿太油腻,容易长肉,会影响身材,所以我们吃得不多。”

  张小花这才恍然,点头道:“原来如此呀。不过,红烧肉很香的,比别的都好吃呀。”

  不过,常领队似乎没心思跟他说这个,招呼李领队和其他弟子,准备收拾东西离开。

  突然,张小花又想到什么似地,快步走到常领队身前,问道:“常领队,再问您一件事情?”

  常领队后退一步,犹豫地问:“你说吧,看我能不能回答。”

  张小花神神秘秘的说:“像我们这种外面过来参加演武大会的人,能不能在缥缈派内随便的走动呀,或者说我想去其他地方找熟识的人,能行吗?”

  常领队看张小花神秘兮兮的样子,却问出这么个问题,差点吐血,只好咬着牙说:“这个嘛,我还真不知道,要不你稍等一下啊,我派人过去问问。”

  说完,他招手对一个跟张小花比试过的小孩,道:“木木,你快去找徐管事,把二百五十号的问题跟他说一下,看怎么处理?”

  那小孩答允一声,蹦跳着远去。

  不多时,就回来道:“徐管事说了,可以在缥缈派内随意走动,不过,一些禁地等处,是不能去的,还有些护卫把守的地方,不允许进入的,也不要硬闯,另外,外面来参赛的三人已经安排好住宿的地方,晚间最好住在派内,要早点休息,准时参加明日的比试。”

  常领队点点头,回头问:“二百五,你可听明白。”

  张小花笑着说:“知道了,常领队,那我就找人去了。”

  常领队心花怒放,道:“怎么?不吃完饭再去?还是先吃饭吧。”

  张小花摇头,说:“还是先找人吧,对了,欧大帮主嫡传弟子住在什么地方呢?”

  常领队一惊,心中暗道:“看看,我说里面有猫腻吧,果不出我的预料。好在刚才没怎么得罪他。”

  于是常领队用和蔼异常的声音,将去的路径,讲得是详详细细。

  张小花等听得明白,这才施礼告辞。

  看着张小花远去的背影,常领队也长长出口气,麻烦终于自己走了。

  这时的天色已经黑尽,缥缈派中却是灯火辉煌,很多人都在四处的走动,三三两两,都兴致勃勃的讲比试的趣闻和心得。

  张小虎的住处,虽然常领队讲的很详尽,可架不住张小花的路痴,不一刻,他就迷了路,不知去向何方。

  然而缥缈派不缺的就是热心人,特别是听到张小花要去嫡传弟子们的住处,很多人都毛遂自荐要亲自送张小花过去,张小花被他们的殷勤弄得满身的鸡皮疙瘩,又想到上次来时二哥的处境,赶紧拒绝了无数人的好意,表示自己不敢打扰他们晚上用饭的乐趣,只要告诉,方位自己一个人去就是。

  于是,在无数人幽怨的目光和被拒绝无奈的心情中,张小花走一步算一步,总算是来到了张小虎的住处附近。

  可,就在这时,迎面来了一群莺声燕舞的女弟子,当前走的不正是鸣翠堂的秦大娘秦堂主?

  张小花眼尖,早就看到,不由心里一喜,举起手来叫道:“秦大姐,秦大姐。”

  秦大娘领了一帮年轻的女弟子,到处都是男弟子火辣辣的眼光,自然是不可能注意到无数人中的张小花,这时听到有人叫自己,还暗自纳闷:“谁这么大胆子,敢这么叫自己?”

  等看到人群中的瘦小身形,这才惊喜道:“张小花,你怎么来这里了?”

  张小花走上前,施礼后,说道:“我来参加演武大会呀。”

  秦大娘诧异,问:“你不是我们缥缈派弟子,怎么能参加演武大会?你难道也能进阶?”

  张小花把情况详细的说了,秦大娘才明白,说道:“这个东西我还真不知道,不过,这演武大会已经比试一天了,你的战绩如何?即便是布衣一阶,那些少年的武功也是极其厉害的啊。”

  张小花听了,耸耸肩,微微摇头。

  秦大娘见状,自然知道是战绩不佳的,连忙安慰:“张小花,没关系,输就输了,就当是来见世面了。哦,对了,你现在干嘛呢?要去哪里?”

  听到张小花要去找张小虎,就笑着对后面的一个女弟子说:“长歌,你认识张小花的,你就带张小花过去吧,别再让他找错地方了。”

  那女弟子从人群中走出,看着张小花,眼中泛出神异的目光。

  张小花听还有别人认识自己,心中诧异,等长歌从众女弟子中走出,眉头稍皱,随即随即松开,笑着说:“是啊,长歌姐姐我认得,不就是一起去……”

  秦大娘不等张小花说完,立刻打断了他的话道:“你还认识长歌就好,让她带你去吧,省得再迷路。”

  张小花“嘿嘿”一笑,一语双关说道:“我知道的,秦大姐。”

  随后跟秦大娘施礼道别,由长歌领了向张小虎的住处走去。

  一路上,长歌很是好奇张小花当日是怎么杀死黑衣老者的,毕竟她可是亲身体验过那人的厉害,亲眼看到张小花将那人杀死的,而自从南方回来,关于南下河欧燕的消息就被严密的封锁,就连张小花活着回来的消息也是后来长歌才知道的。她就一直很好奇,张小花到底有什么绝技,竟然能不怕黑衣老者的铁布衫和淡金掌。

  今日居然如此之巧,被她逮个正着,哪里还能放过张小花,就像个好奇宝宝般,问这问那。

  张小花跟她一同南下,虽说并没有交谈过,可也算是共过患难,张小花的事情对她也并不用太过保密的,于是张小花就把那天跟渝老说的和做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说了。

  那长歌还是犹自不信,睁着圆圆的大眼睛,问道:“真的就这么简单?就是那人的疏忽”

  张小花一幅“我就知道你不相信”的样子,说:“本来就是这样子的,我若是厉害,今日就不会连平三场了。”

  “连平三场?”长歌一听,“噗嗤”一声笑出了声,道:“你还真行,我过布衣一阶的时候,也没听过有几个人连平三场的。”

  正说间,长歌突然说道:“哎呀,正跟你说话了,这不已经到地方了,这就是嫡传弟子们住的地方,你二哥住哪里你知道吗?不知道的话,我们还得找人问呢。”

  张小花想了想说:“我二哥的小院前有棵小树。瞧,那边那个应该就是的,我白天的时候来过一次,还有一点印象。”

  说完,张小花领着长歌就来到了张小虎的小院门前,笑着指着那棵小树道:“就是这棵小树,没错的,我认不清路,树还是有印象的。”

  说完,张小花就走上前,敲起大门。

  门内依旧是静悄悄,没有什么响动,长歌小声说:“莫非你二哥不在?今日是我缥缈派的演武之日,想必是去哪里看热闹了,或者是帮主那里有什么事情,让他去了吧。”

  张小花却诡秘一笑,说:“这你就不知了吧,长歌姐姐,你且看我的。”

  说完,也不再敲门,而是把嘴对着大门的门缝,大声唱道:“张小虎啊张小虎,你的弟弟叫张小花,他叫我跟你问一问,你到底还在院子没,在院子没?”

  歌声刚落,那大门“知啦”一声就打开了,里面传来欣喜的声音:“小花,是你吗?你怎么这时候来了?”

  从大门里走出的,不正是张小虎?

  张小虎看到眼前的人正是自己的小弟,很是意外,走过去,揉揉他的脑袋,说:“你怎么现在跑来了?”

  张小花委屈说道:“别老摸脑袋,会影响生长发育的。对了,我不是一个人来的。”

  “是吗?”张小虎一愣,抬头往外面看,问道:“还有谁?是李锦风李公子吗?”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盛世溺宠:帝少蜜爱小甜妻泰佛秘闻独家婚宠都市桃色医仙我妻娇艳同妻的逆袭已经习惯拥抱你无敌村医系统没有神奇宝贝的精灵大师大明血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