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六十九章 演武(四)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1:0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校园护花高手青春从遇见他开始校花之古武高手绝世邪神之纵横异界异能小神农神秘男神,求休战!极品透视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三国重生马孟起网游之奴役众神
  第一百六十九章 演武(四)

  张小花立刻举手反驳道:"常领队,你这是武功歧视,我反对."

  "武功歧视?"常领队不解.

  张小花接着说:"我不会轻功不代表我不能参加演武大会,我还会其它的武功呢,轻功不好就不代表其它武功不好,而且,我想练外家功夫的人,轻功未必就好吧,难道贵派的石牛,轻功也是很好?"

  "石牛?"常领队笑道:"你还认识石牛,不过,我可告诉你,石牛轻功虽然不好,可他小时候,也是自己跳上这个擂台的,至少他会轻功!"

  "这样啊."张小花无言以对.

  常领队见张小花不语,接着问:“对了,你练的也是外家功夫?看起来不像啊。”

  张小花道:“我不是练外家功夫的,我也练内功。”

  “哦。”常领队点头,说:“你过来,我送你上去。”

  张小花不解的走过来,问道:“你送我上擂台?怎么送?”

  常领队待张小花走近,眯眼一笑,脚下一用力,立刻欺进张小花的身前,张小花眼前一花,就被常领队用手揪住脖子,然后就觉得有股大力拍在自己的后背,身形不由自主就往擂台上飞了过去。

  背后响起常领队的笑声:“哈哈,就是这么送你上擂台!”

  张小花的身形腾云驾雾般向擂台上飞去,常领队见此效果,很是满意,他一向对自己的武功都有自信,这小小的手段还是不在话下的。

  可突然,他发现不对,那张小花的身形并没有在擂台上停下来,反而是越过了擂台的中央,又往擂台的另一边飞过去,张小花的身体似乎没有落在擂台的迹象!

  正相间,张小花的身体已经飞过擂台,正正得跌落向擂台的另外一侧,这,是怎么回事儿?

  常领队也懵了,自己几时内力大进?

  空中的张小花可是不干了,大声嚷道:“常领队,你这是干嘛?你也阴我?!”

  常领队无语,这,从何说起呀!然后,赶紧向擂台另外一侧跑去,想要看看张小花摔成什么样子。

  且说张小花身体在半空之中,在越过擂台中央的时候就觉得不妙,可他控制不住自己,眼见就像飞人般越过擂台,跌落向另一侧的地上,不由的大急,这才叫喊出声。

  叫完之后,突然脑海中灵光一现,想到缥缈步中的浮空之法,也忘记了何天舒的叮嘱,死马当作活马医,立刻就依了那秘籍所言,施展起来,可说时迟那时快,他的身形已经下落,临时抱佛脚哪里来得及,当天刚刚运转真气稳住身形,他的双脚已是落地。

  不过,还好,稳稳地站在那里,并没有缥缈派牌楼前的那般狼狈。

  这时,常领队也奔到身前,问道:“二百五十号,这是怎么回事儿?”

  张小花扭头反问:“常领队,我还想问问您呢,您刚才是武功歧视,现在又搞帮派歧视,我浣溪山庄怎么得罪您了,您就把我从那边扔到这边?”

  常领队一听上升到山庄的高度,立刻就换了副笑脸道:“二百五十号,抱歉啊,我这不也好心帮你上擂台嘛,谁知道一下子就运劲儿过大。”

  张小花皱眉道:“您帮我就帮我嘛,说一声会...呀,悄默声的吓我一跳,要不我也能做个思想准备不是?”

  常领队赔笑说:“好的,我这就再帮你上去,你看可好?”

  张小花点点头,说:“好吧,姑且原谅你一次。可以开始了。”

  那常领队这次可谨慎许多,托了张小花的腋下,一运劲儿,感觉手上颇轻,跟十岁的孩子差不多的,他不由恍然,自己刚才运劲儿的时候是按照自己的估计使得劲儿,哪里知道张小花身体如此轻飘?怪不得一下子就飞出去呢。

  这次常领队可是用了很小的劲儿,张小花很轻松,很正常就跃上了擂台,等张小花在擂台上站稳了,常领队这才回过味儿,自己这是好心的帮张小花上擂台,刚才张小花的言语,仿佛是自己求他上去,这是哪儿跟哪儿呀,你上不去就自己弃权呗,我操哪门子的心呀。

  擂台之上,那七八岁的小孩早就等得不耐,毕竟也还小,看着张小花从擂台上空飞过,落到另一侧,又从另一侧上来,很是费解,现在见张小花落在擂台上,立刻站稳脚步,抱拳施礼道:“在下木堂春,这位师兄,请手下留情,请。”

  张小花见状,知道这是缥缈派同门比试前的礼节,刚才四场也是见过的,于是也连忙施礼道:“在下张小花,师弟请了。”

  木堂春见张小花做好准备,也不再多言,深吸一口气,双手一张,一个起手式,随后,脚下用力,一掌就向张小花的胸前印了过来,张小花见状,也是不假思索,举拳相迎,第一招,两人皆是存了试探实力的样子,立时就拳掌相交,张小花知道自己力气大,看对方是孩童,也不敢全力以赴,只用了一半的力气,本以为自己一半的气力也有二、三百斤的,肯定能抵挡的住对方的,却不料拳掌相交,那小小的手掌之上竟然有大力传来,张小花心里一惊,立刻想到,这不是内力嘛,唉,大意啊,自己怎么就忘记了,对手可是万里挑一的神童,虽说年纪小,那内功心法也是修炼多年的,自己怎能小觑呢?

  但等手掌上的劲道传来,张小花又增加了一成的力气,这才堪堪抵住,于是张小花心中有了计较,这第二拳也就不再直接正面跟对手的手掌相碰,而木堂春也是如此,似乎知道了张小花的力气不小,也并不做正面交锋,于是两人你一拳我一掌的对打起来。

  刚开始时,两人打得火热,张小花也是招招相迎,妙招不断,可是时间一长,台下的众人可就看出了端倪,为何?

  张小花那一百单八式拳法,不多时就被人连底都给掏得干干净净,重复的招式不断地出现,而反观木堂春,年纪虽小,可心中所学却是很多,连续跟张小花斗了将近半柱香的时间,并没见有重复的招式出现,从开始的掌法,到后来的拳法,一直又到了现在的腿法,一直都让人看的眼花缭乱,张小花边打边感慨,古人云的好,英雄出少年啊。

  不过,虽然张小花招式不行,可招式的威力还在,这些被张小花涂改的一塌糊涂的拳法招式,在实战中居然还是很神妙的,进攻防守都是滴水不漏,木堂春虽然不断地变化招式,试探找到张小花的破绽,可一时也是毫无建树。

  木堂春打眼一看燃烧了一半的香烛,两腿一较劲,高高的跃起,左腿凌动向张小花踢了过去,正是缥缈派秘传的腿法,张小花的比试经验不足,对于掌法和拳法还是有一定的心得,看到这个腿法,不由的就想躲闪,只见他左脚用力,右脚一滑,身形就想侧面飘去,缥缈步身随意动,施展了出来。

  就在张小花施展缥缈步的同时,台下观看比斗的马领队不由的“咦”地一声,叫出了声,他连忙回头看李领队,那李领队也是正往他这里看,于是两人四目相交,彼此交换了一下诧异的眼神,毫不掩饰两人脸上的神情,看来他们已经认出了缥缈步。

  雏鹰堂的授拳弟子跟其他弟子不同,他们的任务就是教授布衣弟子的武功,所以他们必然对本门的武功了如指掌,这缥缈步虽说是镇派神功,他们自然是不能得到传授的,但这不表示他们没有见过,反而,就连缥缈七剑和缥缈神功,他们也都是见识过的。

  张小花以浣溪山庄的身份参加演武大会,本就少见,刚才说刚学了一年多的武功,马领队自然是不以为然的。再加上上擂台的风波,张小花在马领队心目中的形象早就降到了极低点。

  然而,张小花在擂台上的表现,却是让马领队耳目一新的,这家伙儿,都使得是什么招式呀,这个好像是罗汉拳,那个好像是六合拳,还有那个,似乎是南拳,也像是截拳,总之,对打了许久,马领队就没见过一招自己熟识的拳法,可偏偏就是这些不着调的拳法,被张小花使得是虎虎生风,攻防有致,令对手一时也找不到好的进攻途径。

  另外,马领队是什么样的眼光?早就看出张小花并不会什么内功心法的,而且,两人第一次对招,他就看在眼里,木堂春的内力如何,他也清楚,见张小花在对招中并没有吃亏,就知道张小花双臂有过人之力。

  不过,这些也并没有让他有刮目相看的想法,单凭这些,根本就不是木堂春的一盘菜,只要持续的进攻,不怕耗费内力,定能将张小花逼下擂台的。

  可张小花缥缈步的施展,却是在马领队的心中投下了巨石,掀起了巨浪,缥缈步是什么功法?缥缈派的镇派神功呀,自己这个雏鹰堂的弟子都没修炼过,这时却在一个浣溪山庄的弟子身上出现了,那马领队的心里立即生成一个念头:“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猫腻!”

  就在马领队心思万千的时候,台上的张小花已经施展缥缈步连接躲过对手的多次攻击,那木堂春见腿法不凑效,也就不再施展,又是变换招式,一路拳法向张小花攻了过来。张小花见拳头迎面而来,心中也是大喜,迎头而上,依旧是那老几路北斗神拳。

  又拼斗一会儿,木堂春又偷眼瞄了香烛一眼,眼看着那一炷香的时间就要到了,他心中不由大急,这二百五十号也忒可恶,明明就翻来覆去的一套拳法,自己却找不到明显的破绽,自己换了几套拳掌功法,都不能建功,好容易发现他对付不了腿法吧,对方有施展出一套很深奥的身法,自己的进攻竟然连他的衣衫都没有沾上半星儿。

  眼见着时间就要到了,自己难道要跟这个半路杀出的对手打个旗鼓相当?

  他隐隐有些不服,于是,木堂春一咬牙,暗运心法,小脸上泛起一阵淡金之色,一闪而逝,小手攥拳,身形跃起半空,嘴上大喝一声,向张小花面门狠狠击去。

  “檀金拳!”马领队心中低喝一声,不由对木堂春称赞不已,不过,他也并不对木堂春的进攻抱太大的希望,要知道只要张小花施展缥缈步,他肯定是立于不败之地的。

  可眼前的景象似乎有脱出了他的预料之外,张小花见木堂春的拳头越来越大,就要到了跟前,也是大喝一声,并不施展什么招式,而是双脚一分,扎下马步,一个拳头就迎了过去。

  就听得“彭”的一声响,两人的拳头生生碰到一起,张小花后退了一步,而木堂春也被击飞上天,那木堂春也是了得,身体被击飞,也不慌张,一个空心跟头发了过来,立刻就稳住身形,用脚一踩擂台边缘的柱子,施展了轻功又是向张小花一拳击来,张小花大笑,道:“好,也吃我一拳。”

  这时的张小花似乎已经忘记对方是七八岁的小孩子,身形也是向前一冲,双臂一较劲儿,拳头自下往上迎向木堂春的拳头,两人拳头相交,就在一刹那间,接连对撞了三下,台下众人就听得“嘭嘭嘭”一连三声,那木堂春被张小花拳击的倒飞回去,一连数个空心跟头翻出,方才稳住身形,身体轻飘飘的落在擂台的边侧,而张小花也是“蹬蹬蹬”连接几步后退,直到退到擂台的边缘,这才堪堪收住脚步。

  就在这时,马领队台下一声高喊:“时间到,平手。”

  这时的木堂春早已换下轻视的心情,满眼的惊奇,两人各自走到擂台中央,再次施礼,这才各自跳下擂台,好在这擂台不是太高,张小花跳下来时只稍微犹豫一下。

  木堂春刚跳下擂台,就被其他八人围在当中,七嘴八舌的问了起来,不用说,就是在打听张小花的真正实力,比试的过程大家都看了,但真实的感受还是要听当事者的话语。

  而张小花跳下擂台,则默默地走到一边,马领队神色复杂的看看他,想过去说句话,可举步又止,以为是他因为打了平手,没有全取三分在懊恼呢,就没过去安慰。

  其实,这会儿的张小花并没有考虑刚才擂台上的事情,他想的却是刚才被马领队扔过头时,自己施展浮空之术时的感受。

  何天舒不是说过,那个浮空之术只是口诀,自己万不能施展的,可刚才自己在心急之下,明明是施展成功的呀,虽说没有漂浮起来,可毕竟是有了那么一点点的意思,这可是本质的区别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若是,自己能施展浮空之术,那自己也就会了轻功,这个擂台,自己也能上去,何必被人揪了脑袋扔上去?想着,张小花不由狠狠地看了那个擂台和台下的马领队。

  休息一下,张小花这组的比试依旧开始,以后的两轮比试跟第一轮没太大的区别,不过,各种拳法、掌法还有腿法的出现,让张小花打开眼界,就连张小花最期待的轻功身法,每个人施展的都不一样,张小花不禁摇头,这缥缈派的底子也太深厚了吧。

  而对于张小花的比试,众小孩已经知道他力大招沉,自然不再去惹他,尽管使了轻功的身法来避开他的某些大力的招式,而且也知道他对腿法不熟,刚开始的几人都用腿法对付张小花,张小花只好用缥缈步来应付,可是打了两场,张小花就适应了他们的腿法,不再光是躲避,而是用北斗神拳迎敌,那翻来覆去的拳招居然也抵挡地了腿法,不由不让人说,很是奇迹。

  于是,就这样,若是张小花用绝招,使大力进攻,他的对手就用轻功闪避,而遇到张小花抵挡不了的武功,张小花就用缥缈步来躲避,结果很是了然,大家皆大欢喜,彼此从对方身上拿到一分。

  于是乎,张小花的九场比试,无论是对手武功的优劣,拳法的精妙仰或是内力的深厚,他都跟对方打了足足的一炷香的时间,最后握手言和。

  这比试看得台下的马领队那个郁闷呀,他恨不得揪住张小花的耳朵,跟他说:“你施展缥缈步的时候,只要反手一拳,就能击中对手,就你那个力气,只一拳就是能取胜的!”可他哪里知道,张小花只要一施展缥缈步,就不能施展北斗神拳,他还没有把这两个武功好好地融合到一起的。

  马领队感觉这个缥缈步在张小花的手中是明珠暗投,心中很是恨他的朽木不可雕,以至于最后,连扔他上台的心思都没有,又差点把张小花给扔出擂台。

  等张小花的第三次平手,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张小花跳下擂台,第一句话就是问道:“马领队,咱们去哪里吃饭?”

  台下众人皆“咣当”倒地!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盛世溺宠:帝少蜜爱小甜妻泰佛秘闻独家婚宠都市桃色医仙我妻娇艳同妻的逆袭已经习惯拥抱你无敌村医系统没有神奇宝贝的精灵大师大明血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