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六十八章 演武(三)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1:0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第一百六十八章 演武(三)

  欧鹏洋洋洒洒讲许久,最后才说道:“雏鹰堂的弟子们,布衣一阶是缥缈派弟子的开始,你们通过了布衣一阶的比试,才能算是我缥缈派的真正弟子,从演武大会开始举办的第一届开始,历届帮主都是在你们这个地方宣布大会开始的,今日也不例外,我现在宣布,演武大会正式开始!希望你们能取得好的成绩,不辜负帮中关心你们的人,不辜负你们流淌的汗水!”

  说到这里,台下一片的欢声雷动,掌声四起。

  张小花在这掌声中也似乎明白了,何天舒奇怪的神情,姜某人的样子,还有上官云和余得宜青红的脸色,这布衣一阶分明就是缥缈派十岁弟子的考究比试,人家小孩子的比试,你们莲花镖局和浣溪山庄瞎掺和什么呀,甚至看着周围的孩童,很多也只有七八岁的样子,这些可都是天资绝顶之辈呀,说不定手下都是有真功夫的,让余得宜等人跟这些孩子比试,输了自然是脸面无存,即便是赢了,那又有什么好说的呢?很骄傲吗?

  张小花瞬间也明白,为何莲花镖局和浣溪山庄已经数十年没有参加这个演武大会的真正缘由了。

  这个制订规则的缥缈派前人,可真正是龌龊到了极点,谁会跟这些不到十岁的孩子比试武功?

  你到底是欢迎浣溪山庄和莲花镖局的人参加吗?若是不欢迎,直说就是,还绕个弯子,只允许参加布衣一阶的比试!?

  张小花彻底的无语。

  不过,看看眼前这群被欧大帮主鼓动的眼睛充血的小孩子,比比他们的身高,呵呵,自己似乎并没有比他们高到哪里去的,再看看上官云和余得宜束手站在那里的样子,张小花一阵的偷乐。

  看一会儿,你们怎么跟小孩子比试?

  难道,余得宜还能把人家小孩子的手掌打得骨折不成?那欧大帮主的脸色?张小花不无恶意的心中暗道。

  且不说张小花心里的小恶魔在偷乐,那场中数百名少年有条不紊的被一些年纪看着不小的弟子引领着分成不同的组,分别涌向各自的擂台。只有张小花等三人游手好闲似的站在一旁,又没少收获那些少年的白眼。

  大擂台上的人早已散去,欧鹏也是不见,估计是去外面接着忽悠别的帮众了。广场上只有脚步声匆匆,并没有平日张小花在郭庄看到小孩子走路时的吵闹不断,张小花心中暗暗称奇不已,这天之骄子就是与众不同,想想若是自己那个年纪,早不就雀跃般欢喜起来?这些孩子确实如此沉着,仿佛见惯般,莫不有大器之样。

  突然,张小花想起一事,怪不得二哥不参加这个演武大会呢,若是他来跟这些孩子争抢布衣一阶,那该有多么的好笑?

  不多时,广场中移动的人流就静止下来,众少年都各就各位,那徐管事才着急忙慌的跑过来,手里拿了三个小牌子,满脸歉意的对张小花等说道:“三位久等了,由于浣溪山庄和莲花镖局数十年没有参加这个比试,专用的号牌早就找不见,这是刚从别处拿来的,恰有几个弟子生病,不能参加,这个号牌就请三位使用吧。”

  说完,就把牌子递了过来,张小花眼尖,早就看到上面的数字,分别是:二、二百五十和一百一十一,他见徐管事把牌子送到眼前,正想伸手拿那个一百一十一的牌子,却不料身旁的上官云和余得宜皆上前一步,站在张小花的身前,那张小花的个子如何能跟他们比,这前行的一步,一下子就把张小花挡在了身后,等两人挑完,徐管事手中就剩下一个二百五十的号牌,正举着手中,眼神中充满了笑意,饶有趣味的看着张小花。

  张小花无奈,只好接了这个二百五十号,偷眼看看上官云和余得宜手中的号牌,不无恶意的想:“一个是二,脑残的很,一个是一百一十一,让你丫一辈子都是一个人!让你们敢跟我争?”

  徐管事见三人已经分好号牌,就拍拍手说道:“好了,三位,这就跟我过来吧,咱们一起参加演武大会的比试。”

  说完,转身带着三人朝广场中央走去,走到中央一个小擂台前,这里有一群看起来跟张小花一般大小的少年,有一半人的个子居然比张小花还要高一些,张小花心中高兴,若是自己分在这一组,岂不是很平凡?就算是输了也不太难堪的。

  可恰巧,徐管事说:“这是小数字的一组,谁是二号,留在这里,跟他们一组。”

  听了这话,张小花一脸的遗憾,余得宜则是极其不情愿的站了出来,站在那群少年堆里,足足高过人家一头!

  张小花又是偷乐,哈哈,让你跟我抢号牌。

  接着上官云的情况也是相同,不过,他那群少年的年纪明显要小一些,个子也矮一些,但上官云同样的高人家很多。

  最后,只剩下张小花跟着徐管事接着往一个角落里走,其实看到上官云那个组,张小花心里就有一种不祥的感觉,而且,看着身边各组的年纪和个子,张小花心中的预感更浓。

  等徐管事在一个角落的小擂台前停了脚步,张小花的心立刻就凉了,他的预感成真!

  眼前是一群半大的孩子,足足比他矮了一头,看着他们尚有乳毛的脸庞,张小花心里暗暗叫苦,这群孩子莫非只有七八岁?

  看护这群孩子的两个弟子是跟徐管事年纪差不多大的两人,那两人正在收拾一应的事务,徐管事对他们说:“老李,老马,这是浣溪山庄参加笔试的人,你照顾一下吧。”

  那其中一人愕然抬起头,道:“浣溪山庄的人,怎么到我们这组?不如让他去第一组吧。”

  徐管事笑道:“哪组都是一样的,老马,他的号牌是二百五,正好在你这组。”

  老马看看张小花,摇摇头,说:“好吧,你说这组就这组,反正我无所谓的。”

  徐管事冲张小花点点头,说:“那你就在这组吧,听马领队的安排。”

  张小花赶紧抱拳致谢。

  徐管事笑了一下,转身走了。

  老马指着站在旁边的一群小孩,对张小花说:“你先过去跟他们站一起,我们这里马上就好。”

  张小花应了一声,乖乖的站了过去。

  张小花站在比自己矮了一头的小屁孩当中,左看右看,很是无趣,就低声喊道:“诸位小兄弟。”

  话音刚落,旁边一个看起来年纪稍大点的孩子,清澈的大眼睛,望着张小花,好奇的问道:“你姓常?”

  张小花一愣,笑眯眯的说道:“小兄弟,哥哥不姓常,哥哥姓张。”

  那小孩听了,立刻收起笑脸,板着脸说:“既然不姓常,那就不要叫我小兄弟,等你姓常了再说吧。”

  蓦然,张小花的笑容凝结在脸上,心里哭笑不得,刚刚给了那个姜某人一个钉子,这会儿就被人还了,自己还不能说什么。

  于是,张小花自嘲道:“难道,这里就没有姓张的?”

  众小孩皆是不语,那姓常的孩子眯了眼睛说道:“有倒是有。”

  张小花一听,紧接着问:“哪个是呀?”

  那小孩笑道:“本是有的,可惜昨夜偷嘴吃,今晨拉了肚子,不能来比试,才让你拿了这个二百五的号牌。”

  张小花心里不禁一阵的哀鸣,可怜的孩子,早不偷嘴晚不偷嘴,怎么就现在偷嘴呀,真够倒霉的!

  唉,却不知这个倒霉是说自己呢?还是没见面的偷嘴小孩?

  过不多久,马领队和李领队就准备好一切,走了过来,对张小花等人说:“好了,大家都准备好了吧,今年的比试跟往年一样,咱们这个小组是十个人,采取循环赛制,队中的每人都要跟其他的九人交手,被打下擂台或者没有还手之力的算输,比试超过一炷香,不分胜负的,算平,胜了得三分,平了得一分,输了扣一分,最后取前五名进入下一阶段的比试。对了,比试当中,不能伤人性命,若是伤人性命自动失去比试的资格,而且也要注意下手的轻重,尽量不要伤人,若对方已经认输,或者失去还手能力,就要立即停手,若是动手伤人,就要判为失败,扣一分。你们明白了吗?”

  众小孩皆曰:“明白!”

  于是,张小花参与的演武大会比试正式开始。

  李领队在旁边点上一炷香,随后点了两个数字,立刻从人群中走出两个孩子,快步走到擂台前面,皆是一个纵身,施展轻功跃身上来一人多高的擂台。

  看到这个情景,张小花立刻就明白了自己刚才在外面广场中,看那些擂台有什么别扭的感觉了,这些擂台都没有梯子!

  张小花不由的叫苦,这可怎么办,轮到自己,自己该怎么上去呢?

  然而,擂台上的比试很快就让他忘记了这个烦恼。

  古人云的好:对于敌人的重视就是对自己的重视。张小花从始至终一直都是不敢小视缥缈派的对手,就算是刚开始打算参加演武大会的时候,也一直都把缥缈派的对手当做对手的,可就在刚刚,面对年纪比自己小很多,个子也比自己小一头的小孩子,他实在是没有把他们当做对手的念头。

  说实话,他轻视了这群缥缈派的孩子!

  然而,擂台上的孩子却结结实实的给张小花上了一课,人是不可貌相的,正如海水不可斗量般!

  擂台上的两个孩子,虽然年纪不大,个子不小,可施展起武功来,毫不含糊,一个拳头大开大合,正大光明的进攻,拳头沉重,内劲十足,另外一个轻功极好,如乳燕投林,飞蝶恋花,左右躲闪,游刃有余。

  看得擂台下面的张小花是目瞪口呆,这,还是不到十岁的孩子吗?

  看那招式巧妙,步法轻盈,莫不是练习多年的苦功,而且,看那拳头虎虎生风,掌势也是凶猛,不用说也是含有内力,这么大的小屁孩就练有如此厉害的内功心法,这,还让平常人活吗?

  张小花却是忘记了,人家缥缈派一年就招收一次弟子,招收的都是万里挑一的天才,你一个平常的乡下少年怎么能跟人家比?

  而且,这缥缈派的雏鹰堂,本就是培养缥缈派后备弟子的摇篮,并不参与帮中的事务,堂中多是有丰富育人经验的武师,他们因材施教,又有大把的珍贵药材,还有江湖中难得一见的内功心法,拳法等一系列的有利条件,能不有这么强劲的武功吗?

  其实,这才是莲花镖局和浣溪山庄数十年不参加演武大会的真实缘由!

  莲花镖局的趟子手和镖师,大部分都是带艺投入镖局的,他们的资质和条件绝对是比不上这群天才少年的,若是比试起来,还真的不好说谁胜谁负的。而浣溪山庄能参加演武大会的,自然比莲花镖局更是不如,比试更是处于下风,时间久了更不参加了。

  唉,想想也是的,任谁年纪一大把了,还比不过一群刚刚十岁的少年,谁的自尊不受到严重的打击?

  好在张小花一直都是被人打击的,也不在乎这一次了,不管是少年,还是幼童,左右就是多一次少一次打击的区别罢了。

  很快,一炷香的时间到了,擂台上的两个孩子没有分出胜负,马领队按照平手处理,随后又有两个孩子上场。

  接下来的一场比试倒没有平手,可两人的实力也是相差无几,最后,还是一个看起来稍微年纪大点的孩子用了一个诱招,骗过对手的目光,一个扫荡腿将对手踢翻在地获胜。

  第三场是那个常姓孩子上场,张小花留意起来,那孩子用的是一套掌法,绕着对手周身,般攻击,他的对手显然比不过,只一套拳法迎敌,一会儿的功夫就疲于应付,顾上不顾下了,被常某孩一个偷袭,一章印在胸口,被迫弃权投降。

  常某孩赢了之后,并没有洋洋得意,反而挑衅般看了张小花一眼,这才从擂台之上跳了下来,如柳絮般落地,毫无声息,张小花不禁一阵的艳慕,高妙的轻功呀。

  看了前面的四场比试,张小花心中大概对自己这组其他八个孩子有了大致的印象,有三个孩子是最厉害的,然后是两个孩子差点,还有三个孩子,张小花感觉跟自己差不多,应该是最差的。

  却不知最后一个跟自己比试的孩子,武功如何呢?

  等张小花看向旁边那个孩子的时候,却发现,那人也在盯着自己看。

  张小花不由一阵的好笑,这小屁孩!

  不过,他也不想想,人家好好地十个人,有五个名额进阶,你生生的加入,想要抢一个名额走,而且你这个名额也得不到什么好处,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你都能做,人家盯你看两眼,又有什么不行的呢?

  接着就轮到张小花这组最后两人,那孩子得到马领队的点头后,立刻走上前,一个“鹞子翻身”飞身上了擂台,那身姿很是轻飘,显然轻功相当的好,后面的张小花心里一阵的暗赞,可看旁边那十六只眼睛波澜不惊的样子,想必也是平常见惯的。

  张小花快步走到擂台前,左看右看,不时摸摸自己的下巴,然后,走到擂台下的一个角落,手板了一个支架,就要向上爬!

  那马领队立刻喊道:“二百五十号,你在干嘛?”

  张小花回头道:“马领队,我要上擂台呀?”

  “上擂台?”那马领队也是一愣,奇怪道:“那你到擂台下面去干嘛?”

  张小花一脸无辜,道:“我要爬上去呀,不到擂台下面,我去哪里?你们缥缈派也真是的,这么高的擂台,这么也不搭个梯子之类的?我们鲁镇那边唱戏的戏台还有梯子呢!”

  “咣当~”那常领导险些没有摔倒在当场。

  然后,声音颤抖,稍微试探,犹自不信的问道:“二百五十号,难道你没学过轻功?”

  张小花奇怪的,看着常领队,说道:“没学过呀,有什么奇怪的吗?”

  那常领队好像看怪物似地,盯着张小花看半天,又问道:“那你练武多久了?”

  张小花歪着脑袋,想来想说:“有一年多了吧。”

  “扑~”常领队深深吐出一口血,哦,不对,是一口浊气,随后,有气无力的说:“那你就敢来参加演武大会?”

  张小花更是奇怪,道:“为什么不能参加呢?又不会受伤,又不会要人命,来多学习学习嘛。”

  常领队无语,无力的招招手说:“算了,你也别爬上去了,咱们这演武大会从创始到现在也不知道多少年了,还从来没有一位选手是爬着登上擂台的,你这也算是头一份了,待会儿,我去找徐管事,这个演武大会的规则需要改改,凡是爬着上擂台的,一律算作弃权!”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那么大条白素贞豪门盛宠:神秘老公晚上见重生之公主有毒妃我绝代:拐个魔王当夫君乡村透视小神农暗夜囚欢:总裁老公,超任性!外星科技狂潮法爷的英雄联盟重生好莱坞名媛我终是他的人间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