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六十七章 演武(二)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1:0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逆天神医妃:鬼王,缠上瘾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异世无冕邪皇九幽天帝
  第一百六十七章 演武(二)

  缥缈派那人见浣溪山庄的护卫扑倒在地,也不停下,嘴里说句:“兄弟,抱歉,赶时间。”

  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腰牌,正是刚才进庄时发给他的,甩手扔在地上,然后,一抖马缰,朝前面的张小花追了过去。

  等那人驱马过了偏门,那护卫并不立刻起身,抬头看看,后面再没有飞驰的马儿,这才又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灰尘,走过去捡起腰牌,撇撇嘴,“呸”地一声,吐口水到地上,暗骂道:“xxx,不就是缥缈派的弟子吗,有什么了不起,让老子练两次鲤鱼打挺。等老子有朝一日得了势,让你丫天天做俯卧撑。”

  可惜缥缈派的弟子,早就走远,哪里能听得到?

  也许,正是走远了,护卫才这么说吧。

  再说,张小花边喊边走,居然冲出了浣溪山庄的偏门,张小花不由为自己的急智感到自豪。

  张小花并不知道如何驾驭那马儿,好在那马儿是识途的,并不用张小花操心,眼见坐下的马儿沿着道路出了浣溪山庄,有奔向缥缈山庄,张小花的心就放了下来,路上也有多次发生的碰撞,也许是那马儿神骏,都避了过去,也许是张小花的那句:“快闪开,我是新手。”起了作用,给了别人提示,总之,都安稳的避开。

  等到那马儿奔到缥缈山庄前面那条笔直的大道,张小花的心这才放到肚子里,一路上的叫嚷,让他感觉嗓子都是干的。

  然而,张小花的心放到肚子里还不曾安稳,那马儿已经跑到缥缈山庄的牌楼前,牌楼前也是有一些护卫的,眼看着那马儿就奔到了眼前,张小花见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无奈,只好再次扯起嗓子,高喊道:“快闪开,我是新手!”

  那些护卫见马奔到眼前,并不惊慌,也不闪避,张小花心里更急,嘴里喊的愈发高亢:“快闪开,我是新手,快闪开,我是新手。”

  那些护卫听了,满脸的古怪,依旧笔直的站着,等那马儿到了近前,一人嘴里发出一声“愈~”般的声响,那马儿飞驰的巨大身躯,立刻收势,四蹄稳稳得停在护卫身前。

  马背上的张小花可就惨了,他还想着,自己的喊声已经到了那些护卫的耳朵里,想必人家会闪避的,自己的马儿也会如前般,冲到牌楼里面的,可谁料想,那马儿居然突然就停了下来,不得不说,马儿真得是很神骏的。

  张小花猝不及防下,身形立刻从马背上翻出,腾云驾雾般飞上半空,向前面的牌楼猛冲上去。那眼前的护卫也是一惊,心得:“还真是新手啊。”

  立刻脚尖一点,身形拔起,施展轻功向张小花的方向飞过去,准备在下面接住张小花的身体。

  可就在要接着张小花的时候,异变突生,张小花飞出马背时,手中依旧牢牢的攥住缰绳,等他的身体飞到半空中是,缰绳到了尽头,立刻就扯住了他飞出的势头,所以张小花停止了向前飞,反而笔直的落向地上。

  其实,在张小花从马背上飞出的时候,他就立刻想到了施展缥缈步上的步法,或者技巧,还有提纵之法,来稳住身形,潇洒的落地,但一飞出马背,他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形,那里还来得及施展技巧?

  那护卫施展轻功在张小花飞出的地方等着接他,而且马的缰绳改变了张小花的方向,等护卫看到时,力道已经使老,难以再次移动,只好,眼睁睁的看着张小花笔直的,潇洒的,“啪”地一声五体投地的摔在地上,扬起一阵的尘埃。

  那护卫不由自主滋了下牙,用手掩住自己的双眼,暗道:“惨呀。”

  却不知是说自己还是说张小花。

  这等事情,在缥缈派的建派史上,还从来没有发生过的,真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还好,张小花最主要前冲的劲道已经被马儿的缰绳消去,他从高处跌落,也仅仅是因为头晕脑胀,不知如何处理,否则这等高度连一个小孩儿都未必难得住。所以,等那护卫跑过来时,他已经施施然,站了起来。

  那护卫见张小花站起来,问道:“你,还好吧?”

  张小花拍拍身上的灰尘,道:“哦,没事儿,就是衣服脏了。”

  那护卫听了,微微笑笑,又问道:“你是谁,怎么骑我们缥缈派的马匹?”

  张小花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后面又响起急促的马蹄声,张小花也不用抬头,没好气的说:“问后面那厮吧。”

  果然,等后面缥缈派那人近前,咬着耳朵跟护卫解释过,那护卫也是满脸古怪的微笑,拍拍张小花的肩膀,赞了声:“好,有勇气。”

  张小花不解,可看着缥缈派那人的脸,可是恶狠狠的说:“你敢阴我!”

  那人一摊手,一脸无辜状,说道:“没有啊,我说得都是实话,马儿的性子很温顺呀。”

  张小花咬牙切齿说:“那你干嘛打马儿的屁股?”

  那人耸耸肩道:“兄弟,你秋菊姐姐都说时辰不早,我不也想让你赶紧到我们缥缈派嘛?我也是好心做错事呀。”

  张小花生气道:“您贵姓张吗?”

  那人一愣,道:“我姓姜,不姓张。”

  张小花板着脸道:“既然不姓张,就不要叫我兄弟,等你何时姓张了,再说吧。”

  说完,转身昂着头,走过了那道牌楼。

  缥缈派那人愣了,看看张小花不高的背影,没好气的笑了声,回身牵了两匹马儿,也跟上前去。

  可怜的张小花,还没有参加演武大会,就吃了这么大的瘪,真不是一个好的彩头呀,也不知道以后的演武大会会如何?

  等转过牌楼,迎面是空旷的大广场,张小花不由愣住了,停下了脚步。

  姜某人见张小花止步不走,心中也是纳罕,可脚下却不停下,越过张小花,依旧牵了马儿,向前行去。

  刚走过一个肩膀,就听到张小花一声叫喊:“咦!奇怪。”

  姜某人不由自主转头问道:“怎么了?有什么可奇怪的?”

  张小花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我跟你说话了?怎么这么爱接人话茬儿。这广场怎么如此的冷清?全没有要开大会的样子呀。”

  姜某人还了一个白眼,道:“你以为应该是什么副样子?”

  张小花兴致勃勃的说:“我想怎么着这个广场上也得搭个两人多高的大台子,下面有无数的弟子观战,上面有参加比试的弟子比武呀?”

  姜某人“扑哧”一声,笑了出声,道:“你说的是你们家乡的那个大戏台子吧,我们缥缈派没那么一个的!”

  张小花一愣,心里一想,可不,自己刚才说的可不就是在鲁镇看戏的台子嘛!他不由的小脸一红,诺诺道:“那演武大会是什么样子?”

  姜某人冷笑道:“演武大会是什么样子,你进了缥缈派的大门自然就会知道的。若如你这般在自己大门外的广场摆这么个擂台,我们缥缈派就不用在江湖上混了,脸面都是丢尽。”

  说完,再不理会张小花,径直向旁门走去。

  张小花乜斜了姜某人的背影一阵,只好快步追了过去。

  等过了旁门,姜某人将马匹交了专门的人,这才回身招呼张小花。

  张小花一脸不乐意的样子,迈进旁门,可一进旁门,立刻就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那迎面的广场上,竟然有,很多个小戏台,耸立在那里!

  张小花一脸的不解,转头问姜某人:“你不是说,没有戏台子吗?”

  姜某人一脸的无辜,道:“我只说我缥缈派没有那一个大戏台,可没说有这么多的比武擂台呀?你看,这眼前可不知一个吧!”

  张小花咬咬牙,不再说话。

  眼前的广场很大,错落有致的搭起了不少的、有两人高的小台子,比平常过年时候,在鲁镇上看的戏台要小一些,擂台上都空无一人,广场上人倒是不少,不过却不是想看戏般聚在一起,反倒是一些人急匆匆的走,一些人又聚在一起,比划着说点什么,但整个广场并没有乱糟糟的样子,声响也不嘈杂。

  一派井然有序的样子。

  可,张小花看着眼前的景象,总感觉有些别扭,但是,就是说不上了。

  看张小花一副乡下人进城的模样,姜某人很是鄙视,远远地拉开他一段距离,一副我跟他不认识样子,可等了会儿,见张小花还是不理他,不由微怒,上前道:“张小花,还不快走,在这里呆着干嘛?让人看你这个木鸡?”

  张小花听了,一愣,诧异道:“演武大会不就在这里吗?还有去哪儿?”

  姜某人冷笑道:“谁告诉你演武大会在这里的?我说了吗?走吧,赶紧把你送过去,我还有自己的事情呢,真不知道怎么想的,还让我去山庄接人,让你自己来就是了。”

  张小花恍然。

  他随即说:“您要是有事,就赶紧去忙吧,我自己过去就是了。”

  姜某人连忙摆手道:“你可别害我,看你这样子,不捅出篓子不罢休的主儿,我还是亲自把你送到地方的好。”

  见人如此不信任自己,也没什么好说的,张小花只好老实的跟着姜某人的身后,向飘渺山庄的深处走去。

  这是张小花第三次进缥缈派,情景也前二次大不相同,这一路之上,只要有大点的广场,就搭着不少的小擂台,张小花细心一数,光自己见到的,就有几十个,他不由的心里费解,要这么多的台子有什么用啊,难道都是用来比武的?

  不过看姜某人的脸色,张小花可不愿做个好奇宝宝。

  飘渺山庄也不知道有多大,姜某人领着张小花已经走了好久,可还没有到地方,越走张小花越是奇怪,不就是参加个演武大会嘛,怎么还要走到最里面呢?外面广场不是有很多的戏台?哦,不对,是擂台!

  等有过了几个回廊和小院,这才来到一处高墙大门处,那么朱漆的大门紧紧地闭着,比其它小院的门大了不少,一堵围墙也是很高,竟绵延很远,好似一处独立的所在。

  姜某人走上前,使劲的扣那门环,立刻那门就“知啦”一声,开了,里面探出一个脑袋,见是姜某人,不由怪到:“怎么才到?演武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姜某人立刻赔笑道:“徐管事,浣溪山庄的小子磨蹭,我也是紧赶慢赶才过来的。”

  那人看看姜某人身后的张小花,不满道:“你明知道欧大帮主每年都要先到这里来的,你怎么就不会早点过去?好了,赶快进来吧。”

  姜某人回身一拉张小花的袖子,低声说:“好了,就是这里了,张小花,这是我们缥缈派雏鹰堂的徐管事,你跟他进去吧。”

  说完,冲那徐管事一拱手,赶紧转身远去,似乎一秒钟都不想多呆。

  张小花奇怪的看着姜某人绝尘而去的背影,不由羡慕道:“这厮人品不行,轻功还是很地道的。”

  徐管事见张小花傻愣的样子,心里早就不喜,皱眉道:“小伙子,要参加演武大会嘛?还不快点进来?”

  张小花这才回过神,连忙也拱拱手,从朱漆的大门中进了院子。

  那张小花不进院子则已,一进院子,更是惊异,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是一个比缥缈派牌楼后面的广场还要大三倍有余的广场,广场之上也是搭了无数个小的擂台,只是靠了远方的正中间有个方方正正的,比鲁镇过年时的戏台还要大的擂台,上面已经站了一些人,张小花的眼尖,早就看到其中有欧鹏欧大帮主,其实,这些倒不是张小花惊异的主要缘由,张小花惊异的是,这个广场上站满了人,而这些人,都是脸上尚带着稚嫩笑容,乳毛未退,身材大多都比张小花还要矮一点的,年纪看来只有十来岁的少年!!!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

  正当张小花惊异间,他突然又在人群的最后面,看到两个熟悉的面孔,这两人也是满脸的青红交替,神色甚是尴尬。

  不是莲花镖局的上官云和余得宜,又能是何人?

  那两人虽然是站在最后,可那身高,跟周围的少年格格不入,真真一个鹤立鸡群的,而且那些少年虽然脸色幼稚,可站的直板,竟是训练有素的样子,虽说大家都是一水的向前看,可毕竟也会有人回头偷偷瞅一眼这两个奇怪的外来者,这瞅的人多了,两人心里可就毛了,左右站着都不得劲儿。

  正当两人心里万般懊悔的时候,突然看得门开,进来一个熟识之人,也是大喜,本想招手呼唤的,可看看张小花那跟旁边少年差不多的身形,手倒是举了起来,招呼声却始终没出来。

  张小花看得熟人,也是大喜,那徐管事见状,自然也知道三人熟识,就点点头,指指两人那边,随后赶紧向其它地方去了。

  张小花见人走远,才一溜烟的跑到上官云和余得宜旁边,拱手见了礼,迫不及待地问:“得哥,这是怎么回事儿呀?”

  余得宜张张嘴,正想说话,那台上一阵绵和厚长的声音传来:“现在,我宣布缥缈派演武大会正式开始。下面有请我们的欧大帮主讲话~”

  于是,一阵整齐的鼓掌声响起,广场上一群十岁的少年眼睛中都射出崇敬的光芒,直直的盯着高高戏台,错了,擂台上缓缓站起身的欧鹏。

  欧鹏站到擂台的中央,双手虚按,台下的掌声立刻戛然而止,竟像演习许久般,欧鹏满意的点点头,随后,开口讲话,欧鹏的声音不大,可张小花虽然站在远远地广场这头,也听得甚是清晰,直入在耳边娓娓道来。

  就听欧鹏讲到:“诸位雏鹰堂的弟子们,在这冬去春来,万物复苏,春暖花开的时节,在这阳光明媚,春意盎然的早上,我们迎来了一年一度的演武大会,在这里,我有几句话要跟你们说说,这些话,我是每年都要说,每年都要提,你们不要烦,这是我们老一辈对你们的期望,对你们的关怀。你们是初生的朝阳,这个时代是属于你们的,你们富则缥缈富,你们强则缥缈强,我们这些老一辈的人,都是看着你们长大的,你们是缥缈派的希望。今天,是我站在这里跟你们讲话,若干年后,就是你们中的一员,站在这里跟你们的后辈讲话,缥缈是薪火相传的缥缈,只要你们能脱颖而出,我们不怕死在沙滩上……”。

  欧大帮主一席话,竟然讲了半顿饭的工夫,都不带停止的,那谆谆的话语在广场上空回荡,众弟子的脸色都是绯红,小拳头攥得紧紧,仿佛被鼓动般,看到了欧鹏描述的美好希望。

  只有张小花等人听了绕耳的声音,不禁大骇,这欧鹏的内功也忒深厚了吧!甚至张小花还想,若是广场上有梁,那声音还不要绕梁三日?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神脉穿越之我是耿精忠网游之疯狂另类非娶不可:神秘老公隐婚妻医妃惊天:王爷,求恩泽极品世家子快穿系统:攻略黑化男神人生只若如初见综艺大亨闯花都网游之暗黑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