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六十六章 演武(一)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1:0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永夜君王官路青云梯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九幽天帝
  第一百六十六章 演武(一)

  何天舒笑道:“你知道什么呀,轻功是保命的最根本功法,很多在江湖上走动的人,即便是其它武功不是很好,也得把轻功练的很好才行。你想呀,若是碰上了拼斗,你武功不如人,那还不是要脚底抹油的,轻功好的,肯定溜得更快呀。更何况,轻功好的人,在比试的时候,也能占到先机的。”

  张小花恍然,他并没有跟人比拼性命的经历,更是没有行走江湖的经验,对于轻功的重要性自然是丝毫不知。

  张小花想了想,又问道:“何队长,那这两种轻功……”

  何天舒摆摆手,阻止了张小花的问话,说道:“张小花,这缥缈步虽然记载了两种轻功的功法,不过,说实话,前一种是真正极品的轻身功法,而后者,则是珍贵到极点的垃圾!”

  张小花张大嘴,道:“啊!这是怎么回事儿?珍贵的垃圾?”

  何天舒笑着说:“这前一种功法,是实实在在的武功法门,我也看得懂,若是我潜心修炼的话,经过几个月甚至一年的时间,我想我肯定能掌握的,那时,我也可以好好的教授给你的。而后者呢?怎么说呢,里面说的,简直就是一种匪夷所思的想法,这种轻功功法居然要求真气外放,在体外形成循环,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

  张小花不解道:“什么是真气?”

  何天舒解释道:“就是练习内功的时候,在自己的经脉中产生的那种热乎乎的气体,我们称之为真气。”

  “哦!原来如此。”张小花明白了,说:“我还以为叫内力呢。”

  何天舒说道:“真气,内力和内劲的意思都是差不多的,真气到了攻击的拳头,击打出去的力量就是内力,这种力量不同于单纯的力气,也叫内劲,其实平时都是混着叫的,没太多区别。不过,这个真气的名字是怎么来得,倒也奇怪,我们小的时候,还详细的讨论过呢。”

  张小花见何天舒有些跑题,赶紧又问:“那真气为什么不能外放呢?”

  何天舒看着不解的张小花,问道:“你知道内力外放意味着什么吗?”

  张小花摇摇头,道:“我知道了,还问你干嘛?”

  何天舒解释道:“具体的情节我不晓得,但我知道所有的内力只有一外放到体外,立刻就会消散,不会再接受发功人的控制,而高级的内功心法练到最后,体内的内力浑厚无比了,这才能把体内的内力外放到体外一定的范围内,若是用了拳头,那就是拳罡,若是用了宝剑,那就是剑芒。”

  然后,何天舒小心的看看四周,低声说:“我们缥缈派其他的人,包括欧大帮主,我是不晓得的,我只听到一些小道消息,派中修炼《缥缈七剑》的二长老,才刚刚修炼成剑芒。那可是江湖中神话般的武功啊。”

  看张小花震惊的样子,何天舒又说:“你想啊,这么耗费内力的功法,用在克敌制胜的剑法中,当然是可以的,而用到轻功方面,你不觉得有些浪费?而且,等你修炼到真气外放的地步,那武功已经是高绝的,轻功也必然高深,又何必练这种华而不实的漂浮之术?”

  随后,何天舒又下了结论:“其实,最主要的,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缥缈派或者江湖中,有谁能把轻功施展到漂浮在空中的。”

  张小花犹自不死心,道:“若是没有,干嘛还记载到这个缥缈步中?”

  何天舒挠挠头道:“那谁知道呢,也许是一种构思,并不是真正的功法,也是真的功法,但要到内功心法练习到极致,才能修炼这种轻功。不过,这些都不是我们能关心的,我现在也许有资格修炼前面的轻功提纵之术,你可是练这个都没资格修炼的呀,还是老老实实的修炼你的牤牛劲,把内功的基础打得牢固再说吧。”

  见何天舒这么说,张小花也只好不再说话,说到习武,他确实是小字辈,在何天舒面前没有任何发言的资格。

  随后,何天舒又说到:“眼看着演武大会就要举行了,张小花,你真的决定参加了?准备的怎么样了。”

  张小花听到演武大会,立刻来了精神,兴致勃勃的说道:“当然,我已经让鸥庄主帮我报名了,怎么能不参加呢?我其实也没什么好准备的,本来就会一套拳法的,现在您不是又教了我缥缈步嘛,正好参加大会能用的上。”

  何天舒点点头,说道:“你那个剑招在大会上是不太适合的,也只有徒手用拳法了。”

  随后,何天舒好像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似地,笑着说:“不过用拳法也是挺好的,真用了兵器,倒是不太适合。”

  张小花一愣,很是不解,问道:“不用兵器,何队长,您这是什么意思呀?”

  何天舒大笑了,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说得早了,反倒不好的,哈哈哈哈。”

  见何天舒不说明白,张小花也不再追问,心里暗道:“不就是比武嘛,有什么呀,大不了就是输呗。”

  随后,何天舒又是叮嘱一番,让张小花多多的练习缥缈步法,也许到时候输得有些面子。

  又是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张小花很是不解。

  余下的日子不多了,何天舒虽然也不停的参悟那个缥缈步的第二层,但为了不打搅张小花的准备,并没有再来传授些什么,而张小花也整日都呆在草棚中,修炼自己学会的各种武功。

  这天清晨,张小花盘膝而坐,默念心法,将体内的真气缓缓收到中丹田,才缓缓睁开眼睛,经过十数日的刻苦修炼,张小花隐隐觉得自己经脉中的真气似乎增大了一点,但是,他并不能确认。

  不过,古人云的好:勤能补拙。自己每天都引气入体,淬炼真气,虽然进展缓慢,但毕竟是在进步,早晚有一天,会有所建树的。

  收了功,张小花站起身,刚刚走到草棚的门口,就听到外面有个女声在叫自己:“张小花,张小花,你在这里吗?”

  听起来很是陌生,并不是秋桐的声音,张小花赶紧跑了出来,就见老远的地方站了一个女子,细看时,正是秋菊。

  秋菊有些害羞的远远站了,细声细气的喊着,等看到张小花出来,连忙举起手,招呼他。

  张小花轻轻跑过去,看着这个脸上有些红晕的秋菊,问道:“秋菊姐姐,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秋菊轻声说:“小姐让我来告诉你一声,今天就要举行演武大会,让你收拾一下,到内院那边去,一会儿缥缈派会派人过来接你过去的。”

  张小花惊喜道:“是吗,秋菊姐姐,今天就开始比武了?好的,您稍等,我去收拾下。”

  说完,转身就要去草棚,可刚走几步,又尴尬的回来了,说:“秋菊姐姐,好像没什么好收拾的,咱们这就走吧。”

  秋菊掩嘴一笑,说道:“演武大会是要举行好几天的,你自己虽然不用收拾什么东西,不过,这草棚里的东西,还是要先收到小屋去的,这几天药田可是没人的。”

  张小花听了,脸上不禁也是一红,呵呵笑了两声,感谢秋菊的提醒,赶紧跑回草棚,将一应事物都收拾了,打包带回小屋,这才跟着秋菊来到内院。

  还是上次出发去南方的那个小庭院,早有一个劲装的年轻汉子不耐烦的等在那里,来回不停的踱步,见秋菊呆在张小花走过来,深深的皱起眉头,张小花虽然走在秋菊的后面,却早就看得那人的神色不悦。

  张小花猜想,也许是等得时间久了,心中不耐,于是连忙紧走几步,超过秋菊,向那人抱拳施礼,道:“这位师兄,麻烦你就等了,很是抱歉。”

  那人眉头并没有松开,冷冷的上下打量了一下张小花,回答道:“抱歉得很,你不是我们缥缈派的,这声师兄我可是消受不起的,还请收回。你就是今年浣溪山庄参加演武大会的人选?”

  张小花听了,很是尴尬,平日里叫聂小二等人,也是师兄的,看这人年纪跟他们差不多,自己这才叫的亲近,没想到一下子就碰了钉子,看来这缥缈派中也并不都是和蔼可亲的人物。

  见那人问话,张小花赶紧回答道:“是的,就是在下参加演武大会。”

  那人嘴角下拉,一声冷笑,道:“听说浣溪山庄有许多年都不去做这等扫兴的事情了,今日却是奇怪,居然有人不知趣,不过,看你这个年龄,倒也无妨,呵呵,就当是长个见识吧。”

  张小花不解,本想问个究竟,可眼前这人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是在不能让他生起亲近之念,索性也就懒得问了,反正一会儿就会知道,干嘛这时讨个没趣儿?

  秋菊在旁边,看那人的一幅嘴脸,心里不爽,可惜她不是秋桐,没有欧燕撑腰,加之性格柔弱,倒也不知道如何指责那人,只看看低她半头的张小花,道:“张小花,我就送你到这里了,你跟他去吧,缥缈派那边自然有人安排的。”

  张小花笑呵呵的说:“好的,秋菊姐姐,谢谢你,等我赢了,回来第一个告诉你。”

  秋菊抿嘴笑道:“好的,我们都等你的好消息。比试的时候,加点小心,若是不敌,就认输,被伤了身子。”

  张小花道:“我知道了,秋菊姐姐,你回吧。”

  旁边那人从鼻子中“哼”出一声,冷笑道:“赢?别被打惨就是了。不过,你这位姐姐叮嘱的好,不若让她给你绣个白手帕,上面几个大字‘英雄饶命’,等到不敌,把手帕扔出即可。”

  秋菊听了,脸上气得涨红。

  张小花也是气急,盯着那人道:“我姐弟说话,干你何事?我浣溪山庄的人,有你说的那等孬样?不如让我禀报我家庄主知道,你看如何?”

  那人听他提到欧燕,不免心虚,道:“这个……”

  秋菊倒是好心人,在旁边连忙打圆场,道:“行了,浣溪山庄跟缥缈派本就是一体,这时辰亦是不早,还是赶快启程吧。”

  张小花见秋菊如此,也笑着说:“知道了,秋菊姐姐。”

  然后对那人说:“还不快走?我还等着被人狠揍呢。”

  那人也不再多言,回身走到大树旁,解开拴在树上的缰绳,牵过两匹马儿,拉到张小花的面前,道:“那就请大英雄上马吧。”

  看着眼前神骏的大马,张小花有些傻眼,迟迟不肯上前。

  那人笑道:“还请大英雄上马。”

  张小花摆摆手说:“算了吧,左右也是几步路,走过去即可,这马就不用骑了吧。”

  那人不依不饶说道:“那那行呢?若是不骑马过去,岂不是显得我缥缈派没了礼节?还请上马吧。”

  张小花挠挠脑袋,喃喃说:“可是,可是,我还不会骑马呀。”

  那人眯着眼睛,说:“没关系,这马儿最是温顺,坐上去即可,没什么会跟不会的。”

  张小花不相信,问:“真的吗?”

  那人拍拍胸脯,道:“真的。还是赶快走吧,再晚就赶不上了。”

  张小花这才上前一步,说:“那好吧,你可别骗我。”

  那人见张小花连上马都不会,就走到张小花身边,将缰绳交到张小花手中,然后双手架了他的腋下,稍微一使劲,就把张小花举到马背之上,然后将他双脚放到马镫之上,用手一击那马儿屁股,说道:“不会的,我怎么能骗你呢?”

  心里却是暗道:“不骗你才怪呢。”

  随即心里又是诧异:“这少年看着体格也不瘦弱的,怎么如此的轻呢?真是怪异。”

  那马儿吃了那人一击,立刻“稀溜溜”一声长嘶,前蹄扬了起来,差点把张小花扔到地下,吓得张小花紧紧抓住缰绳,小脸都有些白了。

  马儿前蹄落地,后蹄随即用力,箭般飞射出去。

  旁边的秋菊见状,也是变了脸色,道:“你怎么能这样?不怕张小花受伤吗?”

  那人笑道:“张小花,哈哈,一个小丫头的名字。没关系,秋菊,是吧,这马儿很是温顺,我没说错的,不过就是速度快了点,而且,老马识途,它不会去别处的。”

  说完,自己也是扯了缰绳,甩镫上马,缰绳一拽,两腿一夹,并不曾用力,那马儿就撒开了蹄子,扬尘而去。

  只留下秋菊看着空荡荡的小院,跺了几下小脚,转身进了内院。

  且说张小花上了那人的套儿,差点摔倒马下,接着又被马儿风驰电掣般载了,奔出小院。

  刚开始,张小花死死的攥住马儿的缰绳,自己的身形左右的摇摆,每每都险些摔下,唬得张小花魂都要摔倒地下的。

  等马儿出了小院,上了笔直的小道,张小花的身形这才稳了下来。身形稳了,张小花的心神也稳了,缥缈派那人说的倒也没错,那马儿很是神骏,性格也是温顺,骑在马上,速度虽然很快,可很是稳当,不多时,张小花就适应了这种速度,小屁股还左右的摇摆,慢慢熟悉的调整自己的重心,他很是喜欢这种将一切都抛到身后的感觉。

  然而,还没等他享受完这飞驰的快感,眼前就是浣溪山庄的偏门所在了,张小花突然想到,自己还不知道怎么让马儿停下呢,这可怎么办?

  眼见偏门愈发的近了,护卫脸上的黑痣都看得清,张小花心里一动,立刻高喊道:“快让开,我是新手,快让开,我是新手。”

  那浣溪山庄的护卫,早就听到马儿的蹄声,看到两匹神骏异常的马儿从内院的小门中驶出,这两匹马儿进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检查过的,知道是缥缈派的人带进来的,可这马儿要出去,自己还是要拦住检查一番的,毕竟是职责所在的,而且前面的马儿坐的是谁,自己也不知道,那高头大马只有半个脑壳露出来,也看不清楚面容的,谁知道是谁呀?!

  可眼见那马儿都跑到近前了,也不停下,自己正纳闷间,就听得有人喊:“快让开。”

  那护卫心里冷笑,暗道:“让开,我怎么让开,不检查一番,怎么能让你出去?”

  而后面的那句话:“我是新手。”就更让他不解,这是什么意思?

  可当那马儿冲到脸前,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才瞬间明白,这就是“新手”的意思啊!

  那马儿笔直的冲了过来,力道莫有千斤,谁干直接截住?好在护卫武功也是极好,立刻闪身扑倒在地上,这才堪堪闪过那马儿。

  等那马儿自身上跃过,那护卫才偷眼看清,马儿身上骑的不就是药田的少年吗?这是怎么回事儿?

  等马儿飞驰过偏门,护卫才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跃了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正待要说话,却听得又有人说话:“快让开,快让开,我有急事。”

  那护卫心里暗道:“又是让开,难道还是个新手?”

  等他抬头,就见后面的那匹马儿也奔到眼前,也是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只好,又是一个懒驴打滚,扑倒在地上。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嚣张王爷:呆萌王妃快入怀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溺爱成瘾:少将霸宠小甜心霸王硬上弓:总裁惹不起重生之老婆大人你不乖道士不好惹一世专宠:冻龄男友已上线三国之龙图天下步步诱婚:总裁狂宠契约妻唐先生,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