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六十五章 准备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0:5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校园护花高手青春从遇见他开始校花之古武高手绝世邪神之纵横异界异能小神农神秘男神,求休战!极品透视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三国重生马孟起网游之奴役众神
  第一百六十五章 准备

  整个上午,张小花都是在药田中度过的,雨水过后,田中相当的泥泞,干起活儿也是很吃力的,而且,药田中的杂草又是疯长,忙得张小花不亦说乎,真是不知道为何,前几日都已经见少的杂草,今日又如此之多?

  等忙完工作,已经是时近正午,太阳高照,可地面依旧湿滑,张小花没有合适的地方习武,只能端坐在草棚之中,修炼无忧心经,那凉凉的细丝般的真气流过张小花全身的经脉,让他很是受用。

  待到暮色,张小花才走出草棚,眼前的土地经过一天的暴晒,有些地方已经干了,张小花迫不及待地练起北斗神拳,活动一下筋骨。

  其实人都有种惯性,习惯了某些事情,若是一天不做,就觉得心里空空的,很是不适应,此时的张小花就是如此,若是说他勤奋,也是不错的,可每日的练拳已经形成了习惯,若是一天没有练拳,想必他的骨头也是痒的。

  草棚旁的干净土地不是太大,但足够张小花打拳的,这几遍北斗神拳打下来,张小花发现自己进阶了,北斗神拳居然进入第三层,当他打第七遍的时候,就出现凉凉的流动淬炼自己的骨头。

  而且张小花很真切地体会到,那凉流的感觉跟自己经脉中凉凉的真气,并不是相同的。但具体不同在什么地方,他却是说不出来。

  短短的几天,北斗神拳就能进阶,让张小花很是高兴,可仔细的想一想,却是不知道进阶的法门,就是张小花自己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只能还是盲目的练拳,期待下次进阶。

  以后的数天,张小花的生活又恢复了平静,药田的杂草又在慢慢的减少,何天舒也没有来打扰张小花,想必是埋头于参悟缥缈步了。

  而张小花的步法,在以后的几天,经过树林中的练习,已经将脑海中的理论转换成了脚下的实际,将缥缈步第二层的步法完全都掌握了,只是,他在参悟的时候,本就跟秘籍上记载的有些出入,而练习的时候,就更加的有出入,不过,大致还是跟人家记载相似的。

  除了连续新参悟的步法,张小花实在是没什么好准备的,那北斗神拳他是练习了无数遍,招招式式都是铭刻在脑海之中的,自从回了浣溪山庄,虽然在没跟人比试过,但他还是很确信,不会在拳法方面吃亏的。而那渝老教授的左手剑,他依旧练习,他很是喜欢那暖流滑过左臂的感觉,可他也知道,这个剑招就算是再练习,也是不能拿上演武大会的,于是,他能拿得出手的,只有北斗神拳了。

  等缥缈步的步法学会之后,张小花也曾尝试着把北斗神拳和缥缈步结合起来,可独自练习一阵之后,就发现,缥缈步仅仅是一种步法而已,你可以单独练习,甚至可以在比试中使用,可若是平时就一边脚踏步法一边练习拳法,很是不协调,就好像要把两种不同的东西拧在一起似地,张小花略一尝试,就放弃了。

  于是,每日间,除了练习北斗神拳,张小花就把全部的精力放到无忧心经的修炼上。

  经过几日的修炼,张小花经脉内的内力还是如丝般,并没有明显的增长,而他引气入体时,那些元气到了体内也还是不见踪影,不过,此时的张小花倒不担心什么的,他大概也知道自己牵引的元气太过细微,入了体内就感觉不到的,那在体内毫无呆滞流淌着的内力,想必就是在不停地吸引那些渺不可视的丝丝元气吧。

  不过,这功力的增长也忒慢了吧,真不知道何时才能达到心经的第二层。

  修炼中的张小花偶尔抛了锚,奢望一下以后的前景,不禁砸吧砸吧嘴,没奈何的稍稍摇头。

  有过了十数日,何天舒还是没有出现,安静修炼的张小花心里有些急了,难道何天舒还没参悟透这个缥缈步吗?

  不过,马上,他就想到一个问题,自己干嘛等何天舒呢?

  是要他教授自己第二层的缥缈步吗?

  可第二层的缥缈步自己已经学会了呀,还用着人家来教自己?

  张小花想到这里,不禁以手覆额,深深皱起了眉头,自己这是依赖别人惯了,陷入一种思维的怪圈中,即便是已经学会的武功,也要跟人家请教一番,确认自己是否学得正确,说得再白一点,就是得到别人的肯定,在自己心里给自己一个肯定,瞧别人都说你练的对,就不要再怀疑自己了。

  这样的方式固然有一定的正确性,古人云的好:三人行必有我师。可以取长补短,但就缥缈步而言,何天舒也是第一次学习,也在参悟的阶段,而且,自己参悟的东西已经跟秘籍中的记载有些出入了,若是何天舒的教授跟自己的参悟有所不同,那自己又何去何从呢?

  于是,张小花不得不停止了心经的修炼,开始考虑这个问题。

  还好,没过多久,他皱着的眉头就放松了,其实说来也简单,即便是何天舒再来教授张小花缥缈步的功法,张小花自己也不会改变已经参悟透的东西,就如北斗神拳一般,很多的招式跟江湖中的流传已经不同,他断不会因为模仿而改变自己的习惯,改变属于自己的东西,而且,张小花也深深知道,有一点他是很确信的,北斗神拳有淬骨的功效,其它的拳法有吗?若是自己仅仅的追求学习,自己能有这般境遇吗?

  古人云的好:世间本无路,走得人多了,就有了路。

  也许别人的路上,走的人多,自己的前方并没有路,可自己往前走了,就有了路,也许自己落下的仅仅是脚印,可在后人的眼中也许就是标志,等后人也走得多了,自己的方向自然也就是路了。

  想到此,张小花似乎轻松了很多,整个精神都是焕发的,仿佛又成熟了许多。

  其实古人云的好:学而不思则罔。张小花以前只是一味的学习,总觉得自己比别人资质差,任何人都是他要仰视的,所以总是埋头,而这段时间的积累,给了他抬头的台阶,这片刻的停滞,没有练功,仅仅是思考,就是一个厚积薄发的起点,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转折点,对于张小花以后的路,有很深远的影响。

  既然是放下了求人的心态,张小花马上考虑的就是缥缈步的第三层功法,那真正的轻功。

  这可是张小花梦寐以求的功夫啊,想想就是过瘾的,一个人在丛林中自由的跳跃,再不用脚一步一步的丈量土地,似乎整个天地都是自己的。

  至少,轻功练成了,自己想回郭庄,不用再坐车马行的马车吧,这不是又能省下一笔?

  想得心热,张小花巴不得赶紧到树林中去练习轻功,可刚刚起身,他就心里一凛,暗叫惭愧,刚才还深深思考过,要走前人不曾走过的路,可这路不是轻易能走的,一定要一步一个脚印,才能看到终点,若是总这般毛糙,没了镇定,说不得刚刚起步就要折戟的。

  于是,张小花有折回草棚,盘膝而坐,静心下来,修炼了一番心经的功法,这才从脑海中捡起记忆的轻身功法。

  那缥缈步记载的提纵之法张小花虽然没有形成一个影像,但其中的口诀还是记得很清楚,他依照口诀细细的冥想,一点一点的推敲,直到确信没有什么遗漏,这才起身来到树林。

  然而练习的结果,既出乎他的预料,也没出乎他的意料。

  张小花居然连提纵之法的第一步都练不会,不管他是怎么使劲儿,想尽了办法,都不能让那内力想缥缈步中所讲的,在经脉中流动,产生轻身之功。

  出乎他的预料呢,是因为他以为内力就是轻功的基础,只要有了内力,只要按照功法所讲,搬运内力就能施展轻功的,可现实告诉他一个残酷的事实,任何臆想都是虚幻,只有实践才是王道。

  没有出乎他的意料呢,是因为他学习这么些武功,基本都没有一蹴而就的,莫不是坎坎坷坷,经历不同的曲折,这轻功若是一帆风顺的练习成功,那张小花还真得怀疑自己的人品有多崇高了。

  修炼轻功失败的张小花走出树林,不由的,很自然地就想到了何天舒,虽说自己已经认定自己的路,不过,看看别人这么走的,也好借鉴嘛,呵呵,况且,好长时间没得到自己这个便宜师父指点,张小花还是很想听听他的意见呢。

  张小花一边心里说服自己,一边向小院走去。

  可惜何天舒居然不在屋里,让虚心求教的张小花碰了壁,只好悻悻的回转自己的草棚,打坐练功。

  等见到何天舒,已经是第二日的午后。

  坐在张小花面前的何天舒,红光满面,精神的很,丝毫没有以前那种熬夜参悟步法的颓废,张小花很是诧异,难道这步法参悟道圆满,还有大补的功效?

  细问下来方知,缥缈步第二层的功法,何天舒还没有完全的参悟完毕,但最近他回了一趟药剂堂,仅仅就凭他参悟的那部分功法,就在一场比试中轻松地战胜了他以前一直都赢不了的一个人,那情景可是满堂皆惊的,本来都是抱着看他热闹的人,立刻就变换门庭,跟他套起近乎,想知道其中的缘由,这让总是在药剂堂不被人待见的何天舒,大大的出了口窝囊气。

  可惜缥缈步的事情,打死他都不敢跟别人说的,只有回来才能跟张小花分享一下其中的快乐。

  看着何天舒因为一场胜利,就得意洋洋,或者心满意足的样子,张小花有些心酸,这江湖永远都是弱肉强食的主题,缥缈派也是如此,若没有坚挺的实力,到了哪里都是被欺负的对象。

  等何天舒绘声绘色讲完药剂堂发生的事情,张小花也陪着笑毕,这才问起轻功的事情。

  何天舒听到张小花说起轻功,很是奇怪,道:“怎么突然想到轻功呢?你在草棚中住了不少日子,得到气感了没?”

  张小花点点头说:“有了气感,不过……”

  未等张小花说完,何天舒就抚掌,赞道:“好呀,张小花,你真是不错,我以为你在内功方面难有寸步的,如今你借着《莽牛劲》居然也有了气感,这门功法还真是有可取之处的。”

  张小花听了,有心想纠正一下,可张张口,还是没说出来。

  何天舒倒没注意张小花的样子,接着说:“不过,若仅仅有了气感就想练轻功,可是还早的很。我记得我小的时候,也是练了两年的内功之后,才修炼轻功的。你得先巩固气感,把内力修炼到一定的程度,才能调动内力,施展出轻功的身法。”

  张小花听了,试探道:“那何队长,您练轻功练了多长时间?”

  何天舒不假思索道:“一年。我记得很清楚,整整一年,算是中等水平吧,不过,我们练的轻功虽说是缥缈派的不传之秘,不过,我们缥缈派中有很多的轻功功法,那个算是中等的。”

  张小花傻眼了,道:“这么长时间呀。”

  “对呀,怎么?你以为要多久?一天,半年?”何天舒有些好笑。

  接着说:“轻功是内力是内力使用的一个技巧,不必拳法的内力,那些拳法的行功经脉是固定的,只要按照拳法的招式,将内力按照经脉送到地方就行的。”

  “拳法有自己的行功经脉?”张小花诧异道。

  “是啊,”何天舒解释道:“很多的内家拳法同时都是内功的修炼法门,一招一式都要有专门的内力配合的。当然,还有很多的拳法不是的,不过,这些拳法的威力都小,而且,后者是大多数人可以修炼的,前者则是很多门派的秘传。”

  张小花若有所思,看了自己北斗神拳不能用内力,想必也是这个缘由吧。

  就不知道等北斗神拳练到第九层,那股淬骨的内力能不能帮上忙。

  随后,何天舒又问道:“你怎么又问到轻功了?是不是你二哥给你淘到内功心法了?”

  张小花一愣,问道:“何队长,那个缥缈步的三层功法你都看过吗?”

  何天舒不解道:“我刚看到第二层呀,怎么?有什么问题?”

  张小花哭笑不得,说:“您还是好好看看第三层吧,看了就知道了。”

  何天舒听了,小心地把步法从怀中取出,拣出自己没看的第三层功法。

  第三层的功法就两页,仅仅第一页,何天舒就看了很长的时间,越看他的神情越是激动,两眼都要放光般,张小花很是不解,难道这个功法很厉害?

  自己好像没感觉到呀。

  过了半晌儿,何天舒才恋恋不舍的把目光从那页纸上移开,看起了第二张秘籍,这次可跟第一页不同,何天舒刚看第一行字,就神色大变,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嘴里嘟囔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随后一目十行的往下阅读,这两页记载的内容差不多,第一页何天舒用了很长的时间,第二页则一会儿就看完了,等何天舒看完,又重新坐回椅子,闭目思考起来,良久,他才睁开眼睛,有些疲惫的看着张小花,问道:“张小花,这两页纸上记载的轻功你都看过了吧。”

  张小花点点头,说:“是的呀,何队长,上次我拿过去的时候,看过了,不过,我练习第一页的时候,总也控制不了内力。”

  何天舒微笑一下,说道:“你呀,有点好高骛远了,才得了气感,哪里来的内力供你驱动?”

  然后,他扬了扬手中的功法说道:“张小花,真是要谢谢你的,我这也是沾了你的光,才有机会习得如此高深的轻功身法,我欠了你的人情。”

  张小花听了大惊,连连摆手道:“何队长,千万别这么说,您费力那么大的劲儿教我拳法,我还没感谢呢,而且,您救庄主也是功劳很重的,还是感谢欧大帮主吧。”

  何天舒笑笑说:“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心里有谱的。算了,不跟你客气这么多了,你的事情我记在心里。刚才我不是说过嘛,我当年练习的轻功是我们缥缈派的基础功法,几乎每人都要修炼的,你知道这个轻功的价值吗?”

  张小花摇摇头,心里暗道:“看起来,也没什么呀。”

  何天舒笑眯眯说道:“不同轻功的优劣,主要看内力的运用效率,和轻功的可发展性,这缥缈步的轻功功法,可谓是我们缥缈派轻功功法中的翘首,跟我以前修炼的,不可同日而语的。有了这个功法,不仅能把我现有的轻功提升一个档次,而且,随着我内力的修炼,这个轻功还会有更多的潜力可以挖掘,这轻功的优劣在很多时候,可能就是比试胜败的关键,甚至可以影响性命的。”

  张小花愕然,道:“有这么严重呀!”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盛世溺宠:帝少蜜爱小甜妻泰佛秘闻独家婚宠都市桃色医仙我妻娇艳同妻的逆袭已经习惯拥抱你无敌村医系统没有神奇宝贝的精灵大师大明血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