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六十三章 质疑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0:5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官路青云梯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永夜君王九幽天帝
  第一百六十三章 质疑

  张小花感激道:“秋桐姐姐,这等小事情等有时间见到我,或者让别人给我捎个信儿就行了,何必亲自跑来一趟呢?”

  秋桐抿嘴一笑道:“原也是这么想的,不过你这草棚这几天在山庄中很有名气,我特地来参观一下啊,说不得我也在院子中搭一个,好让小姐也注意到我。”

  张小花大窘,抓抓头皮,道:“秋桐姐姐拿我开心了,我这搭个草棚不过是为了练习内功的,谁知道就惹起这么多的波澜,让人误会很多。”

  秋桐点头说:“你的本意,我早已问过小姐,自然是知道的,别人却是不知,你如此的标新立异,当然特别的吸引别人的眼球,特别是你现在在山庄混得风生水起,那些不明就里的人当然会更多的注意你。”

  张小花大惊,道:“不会吧,秋桐姐姐,搭个棚子引出这么多的事情,要不,我还是把它拆掉吧。”

  秋桐摆摆手道:“不用了,你这草棚不就用到演武大会开始嘛,都搭起来,左右也没几天了,何必再麻烦?况且小姐已经让管仓库的人呵斥那些小厮了,你这一拆,小姐倒没了脸面。”

  秋桐左右看看那个小草棚,笑着问:“这个草棚是你自己搭的?”

  说起自己的草棚,张小花立刻来了精神,小胸脯一挺,骄傲说道:“是的,秋桐姐姐,是我亲手搭的。”

  秋桐表扬道:“搭得很不错,真看不出你还有这么一手呀。”

  张小花听了,反倒不好意思,说:“没什么的,在郭庄的时候,经常帮爹爹和哥哥搭,他们搭得才叫好呢。”

  秋桐笑笑,又问道:“那你那个内功心法练得如何?找没找到气感呢?”

  张小花想了想,说:“差不多了吧,晚上呆在这儿,挺安静,对练内功很真有好处,我想在演武大会开始的时候,应该有突破吧。”

  秋桐点头,劝他说:“刻苦习武是好事儿,姐姐也不阻止你,可是一定要适可而止的,不要把因为要参加演武大会就死命的去练习,那样反倒是不好的。”

  张小花听了,认真的点点头,说:“我知道的,秋桐姐姐,其实,您也知道,我就是想废寝忘食的练习,都是不能的。”

  秋桐一愣,旋即明白他的意思,不禁掩口笑了。

  两人又闲谈一些,秋桐才告辞回了内院。

  张小花目送秋桐远去,又下地干活,可还没浇多少地,就又听得外面有人叫道:“张小花,张小花,你在哪里?”

  张小花就纳闷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平日这药田见不到几个人,最近更是人迹罕至的,可今日刚片刻工夫就有两人找自己,这次又是谁呢?

  待他直起身,仔细看时,原来是他的便宜师父,何天舒。

  张小花又是一阵的奇怪,何天舒的嗓音自己是熟悉之极,可刚才明明听得陌生啊。

  张小花走到田埂,笑着说:“何队长,是你叫我?”

  何天舒沙哑着嗓音说道:“当然是我了,左近还有其他人?”

  张小花问道:“您的嗓子怎么回事儿?”

  何天舒皱眉道:“谁知道呢,昨天还好好的,今日一大早就成了这样。”

  张小花又看看何天舒两个大大的黑眼圈,问道:“您昨夜又没睡觉?”

  何天舒挠挠头说:“睡了,看着看着就睡着了,也不知什么时辰睡的。”

  张小花也没问何天舒为什么找他,先是从怀中掏出那两页秘籍,还给何天舒,说道:“何队长,这个先还你吧。”

  何天舒好像早就知道这个结果,伸手接了,说道:“怎么?就一晚上就要还我呀,知道里面有多难了吧,以后可别说什么风凉话了。这习武要的就是踏踏实实的作风,务虚肯定是一无是处的。”

  张小花张张嘴,想反驳什么,不过,何天舒说得也对,里面当然是难的,自己没有内力自然是无法修炼的,想反驳,却也不知说些什么,干脆就做个闷葫芦吧。

  何天舒见到张小花的态度谦逊,什么话都没说,很是高兴,说道:“你还真在这里搭了个草棚啊,我以为你是说着玩呢。对了,那个《牤牛劲》得了气感没?”

  张小花摇摇头,何天舒脸上堆着万分的同情,拍拍他的肩膀,说:“别着急,这个《牤牛劲》最是简易,想必在夜深人静时候,多体悟,会有收获的。”

  随后,何天舒又从怀里掏出一个书页,说道:“经过我昨日的呕心沥血,弄得嗓子都哑了,这才又参悟了一些步法,刚才取你屋找你,却不知你居然在这药田安家了,看来你是铁了心要参加演武大会呀,走我们去树林,我把刚才参悟的传授给你,希望在一个月的工夫里,你能有所建树。”

  张小花听了,心里腹诽:“辛苦的参悟步法,居然能把嗓子弄哑,您也是天底下的第一份啦。”

  听到何天舒要去树林,劝道:“何队长,就在药田这边吧,树林还有一段距离呢。”

  何天舒听了,板了脸,一本正经说道:“大帮主一再嘱咐,这《缥缈步》只要咱们两人练习,这药田四周也没有什么遮挡,若是让人偷学了去,咱们可是要帮规伺候的,大意不得呀。”

  张小花无奈,只得跟了他去。

  树林中,何天舒将自己昨夜的参悟演示一遍,就让张小花跟着学习,本以为前次张小花学得很好,几乎没有什么困难就学会,这次也应该是一帆风顺,可谁知,张小花刚学到一半,就出了纰漏,明明是一个简单的步伐,张小花就是这么学都是无法踏出的,勉强把脚放到位置,身形又变了,根本就无法继续下一步。

  何天舒郁闷了,看来自己的好日子到头了。

  于是,何天舒耐住了性子,一步一步的教他,然而,无论何天舒如何解释,如何的指点,张小花就是不能按照他的要求,把步法学会。

  何天舒有些急,当着张小花的面,一步一步演示,看着他的眼睛,问道:“张小花,你看懂了吗?”

  张小花也是无奈,说道:“我看懂了,何队长”

  “那你干嘛就不能把脚放到这里呢?”何天舒指着自己的脚步问道。

  “我知道放那里就行,可我就是放不下去呀,一种惯性推着我,我的脚无法按照我的心念放在您说的那个位置。”张小花也是一脸的无辜。是啊,自己明明就知道应该放到何天舒指点的那个地方,可整个身子好像不听指挥一般,真是邪门了。

  何天舒又想训斥一下张小花,可立刻又想到张小花学拳法的情形,不由叹了口气,张小花资质不行,学拳法时,自己可以让聂小二等人教他,自己应付一下,可这次学《缥缈步》,自己可是沾了张小花的光,才能有机会的,无论如何是不能像教拳法那般的敷衍。

  何天舒想了会儿,摆摆手,说:“这样吧,你先在这里练练以前学会的,我回去休息一下,等明日又足够的精力,我再认真的教授你。”

  说到最后,似乎是发了狠,有一种不教会张小花誓不罢休的味道。

  张小花应了声,何天舒转身就出了树林,刚想走,就听到后面张小花怯怯地声音,小声问道:“那个,何队长,您回去休息呀,能不能把第二层的步法让我看看。”

  何天舒应声而停,稍微思索一下,就从怀中掏出几页纸,转身交给张小花,说道:“你细细的看吧,希望你能发现什么,反正我今日是不打算看了,我先去休息了,但愿明天我醒来,能看到一个全新的张小花。”

  “全新?”张小花不懂了,问道:“我的衣服旧了,身上脏了?”

  何天舒“哈哈”大笑,道:“是一个不再笨的张小花。”

  说完,嘶哑地笑着走出树林,似乎碰到了十分有趣的事情。

  张小花听着自己便宜师父的欢笑,撇撇嘴,小声说:“我也没说自己不笨啊,看您笑的,破锣般,有什么好自豪的!”

  等何天舒走得看不见身形,张小花才仔细看手中的秘籍,这薄薄的几页纸是全部的第二层步法,包括张小花已经学会的一些。

  张小花挑出刚才练习的那一部分,仔细地看了起来,等他看完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的地方,都是如何天舒所参悟,丝毫不差。这是什么缘由呢?张小花不禁挠头了。

  想了一会儿,张小花想出一个办法来,他把前面学的那页纸跟后面刚学的这页纸,一起看,将它们所记载的步法连接在一起参悟。

  看着秘籍上的注释和步法,张小花的脑海中慢慢的就又浮现出一个施展缥缈步的身形,那身形正按照缥缈步秘籍的记载一步一步的走着,等施展到张小花今日的难点时,那身形竟不是按照张小花的理解,走在何天舒教授的位置,而是依了惯性踏在另外一个地方,张小花想到这里,眼睛一亮,这步不就是难点下面的一步吗?!

  难道这里凭白多了一步?

  满腹疑问的张小花接着往下存想,那脑海中的身形重新按照张小花的理解施展时,到了这里先是忽略了这步直接踏出另外的一步,而接下来的一步也没有按照秘籍中的记载,而是又返回到张小花那始终都无法踏出那个地方。

  张小花恍然,难道这两个步法记载颠倒了?他赶紧看旁边的蝇头小字,果然,那里对这两个步法的记载很是简略,一说而过,并不详细,纵是颠倒了,那注释也是说得过去。

  张小花嘴边带了微笑,在树林的空地中施展起来,结果,正是合了张小花的猜测,若是这两步颠倒过来,他就就能很顺利的施展出来。一刹那,张小花在心中就把这两个步法颠倒过来了。

  这个步法的颠倒,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是难的,若是何天舒在此,就断然不会如此。倒也不能说张小花如何的聪慧,或者说何天舒的思维如何的惯性和死板。只是两人受到的教育不同而已,张小花从习武开始,都是自己琢磨,自己决定,仅有的一套北斗神拳也是自己拼凑,他自始就有一种怀疑一切,打破一切的习惯,什么招式自己用着合适,自己就怎么用,练人家练习多少年的拳法他都敢改,更何况这个步法?

  而何天舒自小就在缥缈派中接受正规的武学教育,习惯了教科书式的思维,这缥缈派三大神功的威名在他脑海中早已打下神话的烙痕,他见到这个缥缈步,只能用一种虔诚的心去学习,去模仿,他从来都不敢去怀疑和质疑这个步法的权威,就算是错了,他也只会兢兢业业的去按照错误的学习,接受。

  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教育的悲哀。

  既然有了这个发现,张小花也就不再客气,早先学习的一段,他就有几处跟何天舒教授的不同,这次一并改了,而且,看看时辰尚早,张小花就没再回药田,想在树林中一鼓作气参悟剩下的第二层缥缈步法。

  当然,他可不敢奢望,自己能把何天舒多日都没能参悟透的缥缈步在这短短半日间,就参悟完毕的。

  可结果却是出外张小花的意料,因为已经有过参悟很多种拳法的经验,还有《缥缈步》第二层刚开始一些步法的参悟,后面的步法虽然很多,但在张小花强悍的记忆力和脑海中身形的帮助下,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他就把余下的步法完全的纳入到自己的小篮子中,整个第二层的步法在脑海中都有一个流畅的轮廓,可是,毕竟理论和实践有些差距的,虽然他都参悟出来,知道如何去练习,真正让张小花去按部就班的施展,还有些困难。

  对于这个结果,张小花已经是万分的满意,《缥缈步》是什么,缥缈派三大神功之一呀,前三层虽然是步法的基础,那也是奥妙无比的,就是何天舒的水平也都步履艰难,自己却在这短短的半日之内就能读懂它,自己还有什么好说的?如今步法已经在自己的脑海中,慢慢的熟练就可以学会了。

  正待张小花要再次练习,突然远方一声轻雷,一阵凉风吹过,点点雨线从天上飘落,树林中瞬间想起了“噼里啪啦”的响声。

  下雨了。

  张小花熄了趁热打铁的念头,快速奔跑向小院而去,刚到半途,他又想到草棚中的书籍,没奈何,又奔向药田的草棚。

  等到了草棚,那雨已经大了,张小花略微一检查,还好,自己这个草棚子质量还行,不是豆腐渣工程,那雨水竟没有漏进来半点。

  站在草棚中,望着外面如注的雨水,张小花断了回小屋的念头,点起一豆油灯,安心看起书籍。

  雨滴打在草棚的上面,“噼里啪啦”地的响声不断,远方的雷声,也是不停,不时有闪光传来,如此夜光,雨打草棚,张小花挑灯夜读,纵没有《》,也是别有一番的风味。

  至少,那冷风吹入,就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清冷。

  也愈发的深了,雨却没有听下来的迹象,草棚的声响更加的密集,竟有愈大的迹象,那远方的轻雷声响也大了,像是也愈发的近。张小花合上书籍,小心的放到怀中,随即吹熄油灯,盘膝坐下,正是每日引气入体的功课。

  待张小花入定,小心感知外界的天地元气,他欣喜地发现,这雨天的元气居然比平日多了几分,而且每丝元气都是活泼泼的,似乎多了一点的活力,张小花有种感觉,一个念头从脑海中冒出,这些天地元气是很新鲜的。

  可就是这些新鲜的、活泼的天地元气给张小花的引气造成了一点的困难。

  这些元气并不似平日般自上而下,反倒是如游鱼般四处乱窜,张小花的感知无法如平日般很轻松的就能将他们引入到自己的身体,于是张小花只好加大了感知的力度,将自己感知如渔网般,成片的放出去。

  古人云的好,功夫不负有心人。张小花耐心的牵引一段时间,就成功的将一缕新鲜的元气引入自己的体内,这丝元气果然与以前的有些不同,虽然张小花不能完全感知它在体内的样子,却能隐隐感觉到它的那种活泼,知道它就是在身体的那个地方。

  成功的引入第一缕元气,好像让张小花的身体跟外界搭了一座桥梁,更多的新鲜元气,如飞蛾扑火般向张小花的身体涌来,源源不绝的被引入。

  就在张小花高兴的引气入体,那种活泼遍布全身,这时张小花的存想就更加的容易,他默念心经的功法,将这种活泼的感觉沿着以前存想的经脉流动起来,很快就运行一个周天,而体内又有更多的元气被引入,加入这个微不可见的细流。

  而这时,意外发生了,一声巨响,“咔嚓”,一个响雷正正砸在张小花那个坚固草棚的上方。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大唐终极交易商春暖花开遇见你凶残弗利萨神雕群芳谱废后为妃女子监狱里的男人仙朝凡途我的房间通向星际垃圾场医色生香:我的院长美如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