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六十二章 奇怪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0:5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校园护花高手青春从遇见他开始校花之古武高手绝世邪神之纵横异界异能小神农神秘男神,求休战!极品透视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三国重生马孟起网游之奴役众神
  第一百六十二章 奇怪

  树林还是那片树林,并没有多余的人,张小花却不再是以前的张小花了,他一进树林就有成竹在胸的感觉,只见他稳了一下身形,再次深吸口气,按照何天舒的指点,尽情的在树林的间隙之间熟练轻功的技巧。

  江湖中的轻功也分很多种的,简单的就是一种轻身之术,可以让身形敏捷,速度超人,深奥的则是由专门的呼吸方法和内力的流转方式,缥缈步所传授的则是在此之上的对于人本身潜力的挖掘。

  张小花此时固然已经对于缥缈步的技巧了然于心,熟练之至,可惜他并没有学习过轻功,别说是深奥的功法可以匹配,就连那简易的轻身之术也是没有窥见过的,他现在所练习的,还是上次何天舒简单的给他讲的轻身的技巧和注意的事项,何天舒本是的轻功是缥缈派的不传之秘,自然是不能教他的,其它的轻身功法何天舒也不知道花是否知晓的,总之并没有教授张小花。

  可是,仅仅就这一点点对于轻功的了解,此时的张小花在树林中自如的穿梭,如蝴蝶在花丛中飞舞,身形无比的缥缈,竟有几分飘飘欲仙的味道,只是那身稍显粗糙的衣物,将他拉下了凡尘。

  练习片刻,张小花有些心情索然,他所练习的,只能在树林的空隙间游走,固然是迅捷,但毕竟离不了地面,不能高来高去,跟轻功有本质的区别,哪里能引起他的兴致?

  接着张小花又将缥缈派的第二层步法稍微熟悉,就停了下来,这步法虽然玄奥,但毕竟刚被何天舒参悟一点,张小花这刚一热身就练习完毕,没了下文,让张小花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他略一思索,就步出了树林,向小院走去。

  边走边想,也不知道何队长又参悟了多少?

  何天舒的屋子是半掩的,张小花探头看时,何天舒还是那个姿势,手里捏着纸张,伏案睡着,满屋都是油灯的味道,想必昨夜何队长又是废寝忘食了。

  张小花的眼珠转了一下,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到了桌子前面,小心的从何天舒的手里抽出那几页纸。

  可是,刚等张小花使劲,就听得何天舒一声怒吼:“谁?”

  然后,何天舒眼睛还没有睁开,身形一转,左手攥拳迎面砸向张小花的面门。张小花本不想惊醒何天舒,本就轻手轻脚,那声大吼倒是吓了他一跳,还没出声,就见一个拳头自远而近,越来越大,一股劲风迎面而来,不假思索,张小花赶紧松了那书页的手,连忙后退,可那拳头依旧追来,逼近了面门,张小花无奈,脚步一错,身形飘忽起来,一闪身,正好让过何天舒的拳头,这时,张小花才有机会喊出声来,叫道:“何队长,是我。”

  何天舒一拳落空,正想趁势弯了胳膊,用肘部击出,听了熟悉的叫声,连忙收势,这才睁开朦胧的眼睛,诧异道:“张小花?怎么是你?”

  张小花远远的站在一端,讪讪说道:“当然是我啊,何队长。”

  何天舒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说道:“你什么时候跑进来的?我怎么没听到脚步声啊。”

  张小花这才走上去,笑着说:“您老正睡的酣,哪里听得到呀。”

  何天舒皱皱眉道:“怎么可能?你以为内家高手都跟你一般,睡的比谁都死,怎么叫都不会醒?我睡觉的时候,有人走近我三尺之内,我都是能感觉到的。”

  何天舒的嘴吧叽了几下,不好意思的说:“不过,昨夜我看了一宿,早晨也没停下了,也许是太累了吧。”

  突然,他好像又想到什么,惊奇的问道:“对了,张小花,你刚才居然能躲过我的拳头,是不是用的缥缈步?”

  张小花也是醒悟般,欣喜的说道:“是啊,何队长,好像是的,您刚才打我的时候,我也是吓了一跳,没想到是怎么躲开的,现在想来,就是那个缥缈步呀。”

  何天舒眼睛都弯了起来,兴致勃勃的说:“这缥缈步果然名不虚传,就你那个水平,居然能躲过我的拳头,说出去别人都不敢相信的。哈哈哈,我一定要把这个缥缈步参悟到底。”

  张小花听了,也是高兴,兴奋的问道:“何队长,您又参悟多少?快教教我把。”

  听了这话,何天舒的笑容凝结在脸上,气愤地说:“张小花,你以为这个是罗汉拳呀,这可是缥缈派的三大神功之一呀,我这几天参悟的已经够多了,想让我在几天之内完全学会,再教授给你,这不太可能吧。你就知道吃现成的,要不你自己看看吧,这步法有多难,我从昨天看到今天,还没参悟多少呢。”

  说完,就要把手中的书页交给张小花,不过,递了一半,又收了回来,自言自语道:“这些我还刚看一半,才不给你呢。”

  然后,指着炕上的一张书页说;“那边那个,你自己看吧。”

  张小花哪里想自己看呀,有人教是很幸福的事情,他可不想自己动手,可看这会儿何天舒有些怒火,只好走过去,把那页纸拿在手里,装模作样的看着,说:“好的,何队长,我也看,咱们一起看。”

  何天舒鼻子里“哼”了一声,嘟囔着说:“这还差不多,也看看我的辛苦。”

  张小花赔笑道:“好,向何队长学习,向何队长致敬。”

  书页上满是密密麻麻的脚印,写着一些莫名其妙的数字,旁边还有着一些蝇头小字,张小花看得一头的雾水,哪里看得懂呀,这可如何是好?何天舒看他的一脸囧样儿,心里乐开了花,说道:“先看旁边的字,再根据解释,看脚印,那个脚印就是要走的地方,那个数字是要走的顺序。”

  张小花这才明白,慢慢地看了起来,刚开始也还是不大看得懂,可一结合那些脚印,慢慢的,他就明白了,原来这页纸就是《缥缈步》的第二层功法,正是何天舒刚刚参悟的那些。

  张小花看着看着,脑海中就浮现出一个小小的身形,正根据书页的记载和张小花的理解,一招一式的演习缥缈步。等张小花把书页看毕,那身形也演示完毕,基本上跟何天舒教授的一致,只有几处不同,这些不同也并不是步法的不同,而是身形的不同,这个,张小花搞不懂是自己的理解失误,还是什么缘由。

  于是,张小花抬头就问道:“何队长。”

  何天舒正眯着眼睛,看得皱眉,正是参悟的关键时刻,听张小花叫他,不由眉头锁得更紧,不耐烦的说:“什么事情?”

  张小花本来想问:“您教授的,怎么跟我看的有些不同呢?”

  可看到何天舒这个样子,明显就是不耐嘛,这话立刻就咽了回去,只结巴地说道:“这,这个好像是刚学过的呀。”

  何天舒道:“学过就再看看嘛,古人云的好,温故而知新。才是真的学习之道。”

  说着,从张小花手里接过,仔细看了,心里道:“还真拿错的。这小子居然能看懂。”

  有些惊奇的看了张小花一眼,又从书桌的一端,拈来两页纸,仔细看看,递到张小花面前,说:“这是第三层的功法,你拿去看吧。对了,你回自己屋看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张小花接过,准备转身出去。

  何天舒又有些嬉笑地说:“你若是有什么心得,可别忘记告诉我啊。”

  张小花“嘿嘿”笑笑,也不说话,掩了门,回到自己的小屋。

  背后的何天舒,撇撇嘴,摇摇头,自言自语道:“这小子还真心急。不当家啊,不知盐米贵,这秘籍那是随便几天就能领悟的呀。自己看看就知道有多难了。”

  回到小屋的张小花,也并没有浪费时间,坐在炕上,就看起了手中的书页,只见书页上写的明白,轻功提纵之法,张小花一阵激动,这不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轻身功法吗?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抑制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张小花仔细的读了起来,一边对照图形,一边研读文字,等仔细看过,张小花满腔的热情被泼了一盆冷水,这提纵之法的基础就是内力,正是内力的操纵之道,自己没有内力,学这提纵之法岂不是缘木求鱼?

  张小花很是失望的把那两页纸扔在桌子上,砸吧了一下嘴想到,这武功的核心怎么都是内力啊,轻功要,高级的拳法要,剑法也要,看来自己还是要先把那个《无忧心经》好好练练吧。

  等他站起身,拿起书页,这才想起,缥缈步的第三层心法是有两页的,这第二页自己还没看呢,不过,他倒是不抱任何的希望,这第一页自己就练不成,第二页还有可能吗?

  第二页写的也很明白,浮空之术。

  浮空?张小花一愣,这是什么意思?接着,张小花一拍脑门,笑了,刚才那页讲的是提纵,这第二页当然是讲提纵之后的事情,想必是第一页的延续,不过,这轻功能不能浮空,张小花是不知道,既然步法这么写了,想必是可以到吧。

  张小花想当然的这么想。

  可是,等张小花仔细的参悟过,这才发现,自己的理解有些偏差,这浮空之术并不是提纵的后续,而是另外的一种轻功之法,跟提纵有很大的差异,提纵之术讲的是如何运用内力在体内的经脉中流转,达到轻身之功效,而浮空之术则讲经脉中的气如何外放,通过外放技巧的操纵,达到浮空之效果。

  不过,不管是哪种轻身之术,都是以内力为基础,都是跟张小花绝缘的。不过,秘籍上讲得多天花乱坠,张小花参悟的多透彻,都是镜中花,水中月。

  张小花这时才明白当时缥缈派的大弟子张成岳交给他《缥缈步》时说过的话,这《缥缈步》跟内力联系是不大,前两层都是无关的,根本不需要内力,这是这第三层则是使用内力的开始,想必以后的数层心法也都是用内力驱动的吧。

  张小花本想把这两页还给何天舒,可想到他这会儿肯定还在绞尽脑汁的参悟那密密麻麻的步法吧,自己现在去,还不是要触他的霉头?而且,自己不会内功心法,说不定何天舒这次就不会教授自己这个轻身功法的,可自己现在不会,并不一定说以后不会的,等自己解决了元气在穴道消失的问题,不就可以运气了?自己还是趁这个机会,先把这个两个轻功好好的参悟会了才是正经的道理。

  想到此,张小花又安心的坐了下来,专心的参悟起来。

  足足一个下午,等天都要黑的时候,张小花才从他的小屋走出来。

  张小花没有满脸欣喜,反而是满脸的不解,整整一个下午的参悟,他基本上把这两种功法都记熟,悟透,若是体内有内力,张小花有很大的信心,能把这两种轻功施展出来。

  张小花之所以不解,却是因为,第一种轻身提纵之法,他在脑海中不论如何的参悟,都是不能形成一个清晰的身形,虽然他很是确信,自己是真的学会了;而第二种浮空之术,倒是很清晰的在脑海中展现。

  这是为什么呢?

  由于是先参悟第一种功法,所以张小花在提纵之术上花费的精力更多,足足参悟了三遍之多,直到他确认自己已经学会,这才开始参悟第二种浮空之术的。而浮空之术的参悟大大出乎张小花的意料,也许是刚刚参悟过提纵之术的缘由,浮空之术参悟的异常顺利,仅仅只两遍,张小花就参悟完成,在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清晰的身形,张小花能从这个身形中看到经脉中的气势如何的外放,如何的操纵。等到这时,张小花方才想到,提纵之术还没有出现身形的,于是他又回头去看提纵之术,可这次,无论他如何参悟,那提纵之术的身形怎么都不会出现,直到天都黑了,张小花才无奈的放弃。

  也许自己哪里参悟错误了吧,张小花如是想。

  用晚饭时,张小花依旧满怀的心思,全然没有注意到其它饭桌上,满脸敬仰的神情,而且他的胃口也不太好,以前他刚到山庄的时候,刚练完拳法,吃得都很多,而且张小花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每次吃饭都是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的,很多时候都是遭到小厮们的嘲笑。

  可最近的一段时间,张小花吃得明显没有以前多,这似乎有些不太正常,毕竟他现在习武还是很辛苦,运动量也大,应该比以前更能吃才对的。

  也许是:

  为伊消得人憔悴?

  少年张小花的烦恼?

  故乡水,故乡情?

  旁边的小厮们窃窃私语,议论不休,似乎找到了新的话题。

  张小花对此倒是充耳不闻的,机械的扒了几口饭,吃了几筷子的菜,就匆匆出去了。

  只留下背影供人笑谈。

  出了小院,张小花并没有去树林,直接回了药田的草棚,路过其它药田的时候,张小花还特别的留心一下,并没有他想象的满田埂都是草棚子。

  看来,其他小厮的卖弄之心,明珠暗投了。

  夜间,张小花依旧在草棚之中做自己的功课,就在他一如既往的存想内力在经脉中运行的时候,他突然有了一个新的想法:既然自己用存想的方法学习无忧心经,那为何不能用存想的方式来实践轻功呢?

  反正自己已经学会了两种内功心法,为何不存想内力在经脉中的流转,来尝试一下轻功呢?不过,第二种的浮空之术,可能无法存想,自己本就没有内力,如何能外放,再操纵呢?

  想着想着,张小花就朦胧入睡,身体很快就调整到一种频率,天外的星力立刻被吸引过来,天地元气也同时更有效的被吸引入体,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

  第二天是个晴朗的骄阳天,张小花只是在草棚边练习了拳法和剑招,因为需要给药田浇水,张小花并没有更多的时间去实践他昨夜关于轻功的想法。

  药田的一切依旧,杂草又少了一些,倒是又减少了张小花的劳动,若是按这种减少的架势,过得一俩个月,也许田中就不长杂草了。

  日上三竿,张小花正在浇水,就听到田埂上有人叫他,抬头看时,正是秋桐。

  张小花赶紧走过去,笑着问道:“秋桐姐姐,今天怎么突然过来?这大热天的,莫要晒黑了皮肤的。”

  秋桐则说道:“还不是因为你的事,姐姐才要过来的。”

  张小花奇道:“有什么事啊,秋桐姐姐。”

  秋桐看着他,笑眯眯说道:“你猜猜吧,你真的不知道?”

  旋即,张小花明白过来,试探道:“是不是缥缈派演武大会的事情?”

  秋桐抚掌赞道:“没错,张小花,就是这件事。小姐让我来告诉你一声,已经给你报名了,等到那天她会让人来通知你的。”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盛世溺宠:帝少蜜爱小甜妻泰佛秘闻独家婚宠都市桃色医仙我妻娇艳同妻的逆袭已经习惯拥抱你无敌村医系统没有神奇宝贝的精灵大师大明血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