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六十一章 淬骨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0:5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第一百六十一章 淬骨

  看张小花变了脸色,渝老也感觉自己说得有些重,似乎打击了这个勤奋的乡下少年的心,又稍微措词了一下,接着说:“你练拳法,我也看了,悟性极差,始终是不能学全一套拳法,不过,这也不妨,不会就不会,并不能影响你什么。而这内功心法却是不同,它纯粹是性命交关,一个不慎走火入魔,轻则身受重伤,重则性命危亦。这《莽牛劲》是个好东西,浅显易懂,对你很是合适,但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若是多次尝试,没有得到气感,就别在钻牛角尖了,不如放弃,古人云的好,退一步海阔天空,你也可以尝试一下外家功夫嘛,那也是很不错的。”

  听了许久,张小花这才明白,渝老还是关心自己,并没有把自己当做外人,才这么直截了当的说话,他很是感激,对渝老说道:“渝老,您的好意,我知道了,搭草棚子却是有这一层的含义,这几日,何队长也跟我讲了很多的注意事项,我会小心的,我现在就是找找气感,还没有行功运气,不会有太大问题的,您老放心吧。”

  然后,有转头对欧燕说:“欧姐姐,搭草棚的主要意思也还是看药田,这练功也是次要的。”

  欧燕看他如此有心,哪里会去怪他,说:“没关系的,张小花,就算是你要练武,姐姐也愿意支持的。只是,要小心为好的,不要为了演武大会取得胜利,就在夜里不要命的修炼。”

  张小花施礼道:“知道了,欧姐姐。”

  欧燕又问:“那草棚子怎么搭,需要庄子上的人帮忙吗?”

  张小花笑道:“不用的,搭草棚可是我从小就干过的,不用旁人帮忙,我一个人一个下午就能搞定的。”

  欧燕笑道:“那你忙去吧,需要什么材料到仓库中领取就是了。”

  张小花得了准信,心里大喜,这就告辞出来,兴冲冲到仓库领东西了。

  田间的草棚,张小花小的时候,没少跟着爹爹和大哥搭,自然是熟门熟路,而且,也仅仅就是为了遮挡露水,并不考究,那就更是容易,张小花用了一个下午就完成了。而且,由于很长时间并没有干什么重活儿,张小花下午拿木材的时候,似乎觉得自己的气力又打了不少,很多粗重的木料,他一只手就能拎起来。

  张小花有些不解,难道这个力气会随着自己的年纪不停的增加?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力气有多大。另外,张小花在铺稻草,栓草绳的时候,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右手指头更加的灵活,看来自己骨头上的伤势,已经痊愈了。

  喜事连连,真是张小花的幸福生活啊。

  草棚子搭成了,就在药田的旁边,孤零零的,看起来很是不协调,不过,这里除了张小花,其他人并每人来看,又会有谁提异议呢?

  整一天,张小花都没有看到何天舒,估计是在屋里揪着头发参悟吧,但愿他出来的时候,头顶不会早早的秃掉。

  暮色,如约而至。

  张小花盘膝坐在草棚中,面对西下的夕阳,染红了远方的云彩,绚烂无比,他默默的看着,心中无比感慨,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眼前的美景,只是片刻吸引张小花的注意,旋即,他就闭上眼睛,按照《无忧心经》所记,开始运功引气。

  元气还是那般,不是很多,丝丝下行,张小花引入体内就消失不见,他也并不着急,只慢慢的牵引,又过片刻,张小花的身体似乎就成了磁铁般,自动的吸引起元气,于是,张小花就有了更多的时间,来体味引入体内的元气。

  毛孔中的元气说如此的细微,张小花还是一无所得,而《无忧心经》中也并没有讲如何来感知进入体内的元气,只是讲元气到了体内,该如何的搬运,所以张小花自然也是不懂的如何去做。

  琢磨半晌儿没有收获,张小花就有些不耐,思想有些抛锚,想到那《牤牛劲》跟这个《无忧心经》的区别,正想间,突然一个念头出现在张小花的脑海,似闪电般照亮了他,记得何天舒说过,内功心法气感的产生,最开始的时候,并不是真的有暖流自额头淌入,经脉中的暖流是由修炼者存想而产生的,那,自己毛孔中的元气,虽然感知不到,是不是也可以存想呢?

  这时的张小花这才明白,这几天脑海中老是觉得想到什么重要的事情,可总也找不到头绪,原来就在这里啊。

  说到这里,也不得不抚掌一个,赞张小花一下,这世间之事,大多无常,正如这土地上的小路,本是无所谓无,无所谓有的,只是人走动的多了,自然就成了路。

  心经中并没有讲如何去感知那无踪的元气,张小花却借用了存想,用存想来推动元气的修炼,不可不谓之天才呀。

  不过,这种天才的举动,若是落在内功大师的眼中,必然会嗤之以鼻,暗自摇头,只有一句评论,无知者无畏。

  心里有了定计,张小花就开始着手试验起来,他想象着毛孔中充斥着元气,按照心经所讲,将他们都纳入体内的经脉,然后依旧是按照心中的参悟,将那不可感知的元气,顺着体内的经脉运行起来,经过一个周天搬运,回到中丹田,张小花并没有接着运功,而是先感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这说明,存想虽说不知道是否有效,但至少是没有坏处的。

  于是,张小花又接着运功,行了三十六个周天,这才罢手。

  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黑夜,想到自己的拳法和剑招还都没有练,张小花就走出草棚,外面的天又阴下来,并没有月亮和星星,趁着夜色,张小花练习了剑招和北斗神拳,当那凉流游走全身,张小花感觉到无比的舒畅。

  等收了拳法,张小花又发现了新的问题,以前自己总以为拳法带动的流动就是在经脉中,而今日刚刚存想了元气的流动,这可是心经中记载的经脉,应该是真正的经脉,这个经脉可是跟拳法中涉及的经脉是不同的啊,这是为什么?

  而且,渝老教的剑招,在自己的左手中施展,也是能带动暖流的,这个并没有流遍全身,只在左臂流动,也许是经脉的一部分吧,可也不在心经中的记载呀,这又是为什么呢?

  为了探求缘由,张小花又打了几遍北斗神拳,仔仔细细的体会了一下流动的部位,等张小花收势,回头想来,却赫然发现,北斗神拳带动的流动,所经过的部位,似乎并不是体内的经脉,或者更确切的说,这个流动所经过的,竟然是张小花全身的—骨头!!!

  一百零八式拳法,每个招式都带动流动流过一块骨头,等拳法施展完毕,正好流过全身一百零八块骨头!(张小花也许跟我们不同,若是探花来练,估计是二百零六个招式吧)。

  张小花的脑袋瓜儿这时有些不够使了,自己拼凑起来的拳法居然有这个功效,这个拳法在干吗?

  难道是在淬炼自己的骨头?

  这是个没有答案的问题,没人能回答他。

  张小花摸摸自己光滑的下颌,也就不再费劲的思考,明知没人可以询问,干吗还为难自己?

  女古人云的好,女人何必为难女人。

  那,自己又何必为难自己呢?

  既然不打算为难自己了,那剑招带动的暖流,来得更是突兀,更是不在张小花的考虑范围了。

  张小花怀着说不出的心情,回到草棚中。

  忐忑不安?怎么可能,这可是自己亲自命名的北斗神拳,练了这么久并没有任何的不适,自己又有什么好害怕的?

  欣喜若狂?倒也有些,何天舒和渝老都是要劝自己放弃内功心法的修炼,改修外门功夫,这能炼骨头的功法,想必就是外门功法的一种吧,也没什么好自傲和高兴的吧。

  暗自窃喜?哈哈,那是肯定的!

  张小花不由想到一些武侠小说中所讲到的大侠了,但凡能成大器者,出类拔萃者,莫不是独辟蹊径,其中一类就是内外兼修,何天舒不是也说过,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自己这用这北斗神拳外练筋骨皮,用无忧心经内练那口气,不正是走向大侠的康庄大道吗?

  张小花越想越美,小尾巴慢慢的就翘了起来。

  不过,等他坐到草棚中的地上时,土地的冰冷就把那个尾巴打了回去,也把张小花从大侠梦中拽了出来。先不说自己理解的是否正确,单讲自己刚刚得到的气感,后面的内力还没有踪影,想那么多有用吗?古人云的好,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还是先踏踏实实的做好自己的本分再说吧。

  张小花点亮了草棚的油灯,拿起了一本书籍,津津有味的读了起来。

  古人云的好,技不压身。能多学一点,就有多几分混饭吃的本钱。习武若是没有大的成就,种种药草,也能让自己舒舒服服的过一辈子,不用担心吃不到红烧肉。

  这,就是张小花的远大理想!

  看了半晌儿,张小花意犹未尽的合上书本,古人云的好,知识是人类最好的精神食粮,张小花是心有戚戚焉的。可身体的直觉却明确的告诉他,时辰不早了,马上就要到午夜子时,您老还是合上书本,准备休息吧,张小花只好收拾好东西,吹熄了油灯。

  要说这人也奇怪,张小花以前一直都在郭庄,睡得都是很早,他并不知道自己午夜必睡的特点,也就不觉得如何。出来后,经过几次,知道了,这身体自然就有了一种适应性,快到时辰的时候,就会有一种直觉,虽然没有看夜的人敲梆子,报时辰,他也是知晓的。

  收拾好一切,张小花走到草棚的中间,盘膝而坐,五心朝天,行那“九浅一深”之呼吸,不多时,就进入空明的境界,开始他例行的引气入体的功课。

  一夜无话,张小花清晨醒来,并没有马上起身,而是静心存想,搬运了毛孔中的元气,在全身经脉中运行了三十六个周天,这才站起身来,到草棚的外面练拳法和剑招。

  白天,药田只张小花一人,何天舒还是没有出现,不过,张小花发现,药田中那讨厌的杂草,似乎比平日少了一点,这让张小花万分的欣慰,古人云的好,天道酬勤,这老天也是看得自己就一个人打理药田,特地让杂草回避了,好让自己有更多的时间来习武,不由间,张小花对那即将到来的演武大会,多了一丝的期待。

  轻功和步法应该在树林中练习的,张小花只好离开药田。

  就在去树林的途中,张小花碰到了马景和刘二,马景一见到张小花,打老远就打招呼,直奔过来,一把就要拽着张小花的手,此时的张小花身手是何等的敏捷,立刻就稍稍让了半分,拱手道:“马哥,好久没见了,一切都好?”

  马景的手悬空在那里,脸上也不见尴尬,立刻也是抱拳道:“张小花,你也好啊。”

  随后,冲他眨眨眼,一副心领神会的样子,低声说:“张小花,你小子还真有一手啊,我之前看你到何队长那里,觉得是你走了狗屎运,现在才知道,你还是有真才实学的,老哥实在是佩服你呀。”

  张小花一听,乐了,说:“那是,这不都还是马哥的熏陶嘛,若不是在您的帮助下,我怎么能成长的如此之快呢?”

  马景笑得眼睛都是眯了起来,很是受用,斜眼看了刘二一眼说:“这也是跟你的天资分不开的,你看,我这个老兄弟刘二,跟了我这么久,怎么就一直不开窍呀。对了,张小花,若是以后有什么富贵,可一定要想着我们弟兄的呀,怎么说,我也是跟你同住过的。”

  张小花想想以前,不由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连忙说:“一定的,一定的。”

  马景得了承诺,媚笑着说:“这话儿,我可是记住了,等你有天得了势,我可有了炫耀的资本,说不定我也可以写本《我和张小花不得不说的故事》呢?”

  张小花一愣,赶紧劝道:“马哥,咱们就在一屋住过那么短的日子,您能记住我多少的事情呀,况且,能有那么多的内容让您写书吗?”

  马景一摆手说:“这你就别管了,若是能赚钱,我什么写不出?”

  张小花苦笑。

  马景拱拱手跟他道别,说:“好了,别的话不说了,你还是专心的进步吧,一切都等你有了成就才好说的。”

  张小花笑着点头,说:“是啊,马哥说的好,一切都要靠真才实学,才能有成就的,我一定努力。”

  马景笑笑,摆手走了,身边的刘二憨厚的冲张小花一笑,也是紧追上前。

  可刚走两步,马景又是一个回头,叫道:“张小花。”

  张小花只好停了脚步,回身问:“马哥,还有事儿吗?”

  马景万分崇敬的望着张小花,说道:“张小花,你那在药田搭草棚的举动,实在是太妙了,这个马屁拍得,杠杠的,正是投了咱们庄主的心意,今日,团结在以喜哥为中心的小厮们,都在议论你,大哥我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呀,这等奇思妙想你是怎么想出来的?这等真才实学,大哥我是拍马都赶不上的呀。”

  张小花呆立当场!

  马景也不管张小花的反应,掉头走了,边走还边嘀咕:“我得赶紧去仓库,别被喜哥他们几个占了先!”

  张小花望着马景绝尘而去的背影,不知道说些什么的好,古人云的好,说着无心听者有意。自己虽然没说过什么,可自己做的这些却是让人误解许多,想想这不古的人心,再想想二哥在缥缈派的遭遇,张小花心里五味翻腾。

  不过,他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过了今日,那马景他们负责的药田旁怕不是有很多的草棚?那景象可是蔚为壮观的。可这些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古人不是云的好吗?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君子坦荡荡,反正自己是问心无愧的,别人如何看,那是别人的事情,瞬间,张小花似乎懂了张小虎的心意。

  从药田到树林有段距离,不可避免的从小院附近经过,急匆匆的,有不少小厮迎面而来,不约而同的,都是冲他竖大拇指,张小花好笑,也不多言语,看那些人的方向,跟马景一样,看来今日的仓库,是要热闹一番的。

  树林还是那般的静谧,张小花一步踏入立刻就感觉到一种心安,他轻轻地抿嘴笑了,这才是他喜欢的氛围。

  脑海中回忆了一下何天舒教授他的轻功技巧以及缥缈步的步法,张小花深吸一口气,右脚一使劲,身形就箭一般的向前窜去,如蝴蝶穿花般,自由的在这片树林中放飞自己的自由。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那么大条白素贞豪门盛宠:神秘老公晚上见重生之公主有毒妃我绝代:拐个魔王当夫君乡村透视小神农暗夜囚欢:总裁老公,超任性!外星科技狂潮法爷的英雄联盟重生好莱坞名媛我终是他的人间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