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六十章 草棚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0:5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第一百六十章 草棚

  何天舒也是说说而已,若是把秘籍给了张小花,他自己学什么呀,就凭张小花那半吊子的水平,哪里看得懂这奥妙的《缥缈步》?给了张小花,他自己就是十二分的不放心。

  何天舒见张小花很是识趣,就说:“不是我不想再练,参悟几天的内容这会儿已经练完,若是继续,只有翻炒剩饭的,我还不若再去看看后面。而且……”说到这里,翻翻白果眼,没好气的嘟囔道:“在你面前练步法,我怕打击我的自信。”

  张小花不解,拉了何天舒的衣襟,愤愤道:“何队长,您怎么能这么说呢?我可是专心的想您学习的,您若是不解释清楚,我可要到庄主哪里告你诽谤的。”

  何天舒笑了,说:“张小花,我真是看不透你的,若是你聪明吧,可你就连基本的罗汉拳都学不会,莽牛劲这样浅显的内功心法,你都找不到气感,可以说你根本就不是练武的料,可若说你愚笨吧,看看你扎的马步,在看看你学的缥缈步,我都不知道说什么的好,只能用天才来形容的。”

  张小花摆摆手,道:“何队长太高看我了,这刚才的步法,只是不用内力即可,我这不是正好没有内力嘛,不是凑巧吗?”

  何天舒做不敢苟同状,说:“非也,非也,刚才我练习的步法,其实是我参悟了好多天的,这缥缈步里面的玄奥可是很大的,每一步都有讲究,并不是随便就能轻松地记下,施展出来的,很多的细节我也都是仔细推敲才学会的,哪里如你般,就看我施展几遍,就能模仿,再稍加练习,就能学会,单这份悟性,我都是羡慕。”

  张小花无语,他只是刚刚看到武学殿堂的一点影子,对里面的构造还是丝毫不知,哪里有什么发言权?

  何天舒刮刮自己颌下的短须,若有所思的说:“其实,那个李锦风李公子说的有道理,凭你聪明的脑袋瓜,你还是应该习文的。你现在的手不太好,也不知道何时能恢复,习武出头的机会不大,现在你的拳法已经能够自保,转了习文也是一条很不错的康庄大道呀。”

  张小花拨浪鼓似地摇头,道:“识文断字,博览群书,我当然是愿意的,我也喜欢,不过,我更喜欢舞棍弄棒的畅快感觉,古人云的好,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光想想就是心旷神怡的,这才是我追求的境界。”

  何天舒摇头道:“哪里如你想象般容易,这世间事往往都是想着容易做着难,江湖中的日子都是腥风血雨,你不过是刚刚看到和谐的一隅,说你管中窥豹是不为过的。古人云的好,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办法。只有你自己走了,才知道其中的艰辛。”

  张小花听了,立时想到二哥的处境,不觉有些触动,也就不再言语。

  两人一前一后就走出了树林。

  等到了小院,何天舒对张小花说:“对了,张小花,聂小二他们几个这几天都窝在药剂堂准备演武大会的事情,我呢,也要参悟这个缥缈步,药田的活儿……”

  何天舒这话说的有些勉强,欧燕当日已经明确的交待,张小花若是愿意下田干活,那就去干活,若是不想去,那也由他,这段日子,张小花倒也并不懈怠,很多时间也是在药田待的。可那是何天舒他们药剂堂的人都在,现如今,他们有事,就把所有的活儿推给张小花,这何天舒也是有些汗颜。

  张小花倒是没多想,说道:“没关系的,何队长,你们忙吧,田里的活儿我都包了。”

  刚说完,张小花又突然想到夜间在药田练功的情形,立刻加了一句:“要不,这样吧,何队长,我干脆在药田那里搭个棚子,夜里也住那里得了。”

  这话本是张小花的真心话,可听在何天舒的耳朵里,自然就变了味,他睁大眼睛说:“张小花,你不用这样夸张吧。我有时间也会去药田的,你不要想太多的,这演武大会是缥缈派每个弟子每年都要面对的重大考验,对于他们以后的发展很是重要,聂小二他们也不是真的偷懒,只是放不下那边罢了。”

  如今的张小花已经心智成熟,哪里还听不出何天舒的意思,赶紧说道:“何队长,我说的是心里话,我们郭庄那边庄稼成熟的时候,都是在田边搭草房的,好照顾庄稼,这是习俗,我可没有一点撂挑子的意思啊。”

  何天舒没从事过农活,自然不知,不过他也相信以张小花的为人,也不会干出拆台的事情,只好摆摆手说:“你看着办吧,反正我觉得你那么做,有些夸张。”

  两人各走各路,各回各屋。

  这天的上午,是个大大的阴天,并不见太阳。

  可这并没有影响张小花的好心情。

  说实话,药田的活儿真的不多,铲草,浇水,除虫而已,也不知道这药田是怎么回事,虫子不是太多,这野草倒是疯了似地长,跟郭庄的农田不同,一天不清理就能长出很多的,不过,这些活儿,张小花一个人做,那是足够的,有时张小花都不禁怀疑,药剂堂放这么多人在这个药田,是不是因为缥缈派的人太多,成本也高,这才放几个人让浣溪山庄来养的。

  张小花轻松地干完活儿,又练起他的无忧心经,这药田是个好地儿,不仅能轻松地找到气感,引气入体,而且,这块地方,是浣溪山庄的禁地,一般的护卫,家丁等人都是不能近前的,否则,昨夜张小花在药田旁打坐一晚,早就被人巡查时发现了。

  张小花同样还是很轻松地做引气入体的勾当,可当元气消失在他体内的时候,张小花的心里突然一动,似乎有所触动,可再想时,也是没了痕迹,他不由得纳闷,这两日是怎么回事儿,总一惊一乍的,感觉想到什么,可就是不知道,还真是费解。

  正纳闷间,他突然又想到一桩事情,这搭棚子的事情还得跟人家欧庄主说的,人家不同意,自己哪能自作主张?那不就成了违章建筑嘛。

  想到此,张小花就停止了运功,站起身,快步向内院走去。

  张小花现今是庄主面前的红人,这个事实,内院的人都知道,因为张小花进内院不用禀告的,只要庄主在堂内,由人带着进去即可。但她们极少人能知道内情的,不过,这并不影响她们对于张小花的好感,这不,秋菊就带着张小花进了内院,一边走还一边脸红的,偷偷瞅张小花。

  张小花也是一边走,一边纳闷,不是也偷偷地擦脸,心里想:“难不成是自己刚才洗脸没洗干净?”

  这厮却是忘记了,自己头次来内院,在人家秋菊院中随手做的好事了。

  等到进来大厅,里面正坐了欧燕和渝老两人,在谈论些什么。

  欧燕见张小花进来,很是热情,问道:“小花,今天有什么事情找我呀?”

  张小花笑着说:“今日闲来,进来看看欧姐姐。”

  欧燕道:“谁相信呢,药田这边有什么事情,你以为我不知道?现在聂小二他们都在药剂堂苦练武功呢,没有多余的精力放到这边,依你的性格,也是不会放手,定然在药田忙乎儿,哪里来的闲暇?”

  张小花嘿嘿一笑,丝毫没有谎言被戳穿的觉悟,拱手说道:“欧姐姐果然是慧眼如炬的,这点小心思都被你看出来了。”

  渝老也在旁边笑道:“张小花,你刚来的时候,多淳朴,这才几天,也会油腔滑调了。”

  张小花脸上微红,道:“渝老,看您说的,俺这是成熟的表现。”

  欧燕道:“算了,以后少跟马景他们几个在一起,他们都是不着调的。对了,到底有什么事情吧。”

  张小花正色道:“是这样的,欧姐姐,您刚才不是说药田那边人手不够嘛,我想我平日闲着也是闲着,不若晚上也在药田旁边搭个棚子,就当是看夜了,你看如何?”

  渝老和欧燕两人对望一样,很是奇怪,欧燕问道:“张小花,我知道你为山庄可是全心全意的,这药田再忙,也不用连夜都要劳作吧,你这也太夸张了。”

  渝老也是摇头。

  张小花低声解释道:“欧姐姐,是这样的,在我们乡下,到了夏天或者秋收的时候,也都是在田间搭个草棚的,一边为了看着庄稼,一边也是为了就近劳作,我这不也是有点想家了,这才想到一个办法嘛。”

  欧燕神色缓和,说道:“张小花,你出来多长时间了呀?”

  张小花不假思索的说:“一年零四个月了。”

  欧燕道:“嗯,像你这样年轻的孩子,这么长时间哪里能不想家呢。要不这样吧,我准你一段时间的假,回家看看可好?”

  “真的吗?”张小花惊喜的站起来,问道:“那,扣月钱吗?”

  欧燕哭笑不得,说:“不扣,不扣,就当是带薪年假吧!”

  张小花想了想,说:“太好了,若是欧姐姐派我去鲁镇公干,那才最好。”

  欧燕奇道:“那是为何?”

  张小花诡笑道:“那不是还有补助嘛。”

  渝老用独臂抚额,满脸无奈,自己的剑招绝技所托非人呀。

  欧燕道:“好,就让你去鲁镇公干,你不搭那个草棚了吧。”

  张小花歪头想了想,道:“还是不行,欧姐姐,且不说何队长他们现在有事情要忙,药田那边没人,我不放心走开,而且,我独自回家也是不好,怎么也得跟着我二哥一起走的,可他刚入缥缈派现在就请假,很是不妥当的,最后呢,我还有件事情想问问欧姐姐呢,怕是这段时间也没空回去的。”

  欧燕一愣,道:“你还有什么事情?干嘛不一起说了?”

  张小花说道:“等欧姐姐先答应了我第一件事,我再说后面的。”

  欧燕“扑哧”笑了,好似看自己调皮的小弟,说:“好吧,好吧,搭个棚子也不是什么打紧的事务,我答应那就是了。不过,现在天气还凉,晚上可不要冻着的。”

  张小花大喜道:“谢谢欧姐姐。”

  欧燕嗔笑道:“还不快说另外的事情?”

  张小花赶紧说道:“欧姐姐,现在缥缈派正在举行演武大会,我听何队长说,他小的时候,好像见过浣溪山庄的人参加,我想问问,咱们浣溪山庄是否也能参加这个演武大会呢?”

  欧燕听了,神色一愣,道:“是的,不仅是我们浣溪山庄能参加,就连莲花镖局也是可以参加的,我小的时候,也跟着浣溪山庄的代表去参加过的。不过…...”

  张小花一听可以参加,大喜道:“能参加就好,太好了,欧姐姐,我想参加这个演武大会,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呀?”

  这话说出来,不仅是欧燕奇怪,连渝老也是莫名其妙的,渝老问道:“张小花啊,这演武大会是比试武功的,你武功很好嘛?就算是你曾杀过武功高强的黑衣人,可那种剑招不出则已一出是必伤人的,你可不能拿剑招对缥缈派的兄弟呀。”

  张小花笑道:“渝老,看您老说的,这事情我还能不知道吗?我参加演武大会肯定是不会用剑招的。”

  渝老道:“不用剑招你用什么?你还会别的?”

  张小花无辜的说:“渝老,您老不是也见过我打拳嘛,我总也会一套拳法吧。”

  渝老有些好笑,可是不忍心打击他,只是说:“呵呵,就你那套残缺不全的招式拼凑出来的拳法呀,我倒是见过,看起来也是一般。”

  欧燕在旁边,好心的提醒,道:“张小花,不是我不同意你参加演武大会,可咱们山庄已经好久都没人参加了。而且我们参加演武大会跟缥缈派的弟子不同,人家参加演武大会,是为了进阶,可以有新的功法,高级的拳法等可以学习,我们山庄的代表纯粹就是为了交流武功的,赢了固然光彩,可也没有什么好处的,若是输了,那可就脸面扫地的。”

  张小花听了,当然明白,说道:“我知道的,欧姐姐,我也就是为了热闹,去跟别人切磋切磋,并不是为了什么好处。您也知道我的资质,练内功,一点气感都找不到,就是会那一套拳法,也没有奢望能赢人家的。”

  欧燕听了,还是说道:“可张小花,你要知道,你若是参加演武大会,因为不是缥缈派有阶数的弟子,你只能跟第一阶的弟子比试、切磋的,若是……”

  还没能欧燕说完,张小花就插嘴道:“我知道的,欧姐姐,我这也不是初学乍练嘛,输给谁都是好说的,没关系。”

  欧燕听了,就说:“那好吧,既然你都知道了,也愿意参加,我找人去问问这个演武大会怎么参加的,毕竟咱们浣溪山庄有好久都没派代表去参加了,里面的规矩我也是不懂的。不过,张小花,你之中知难而上的精神,还是难能可贵的,我也不能不成全你。”

  这时,渝老轻声问道:“张小花,你刚才说练内功没找到气感?你练的是哪门子的内功心法?谁教你的?”

  张小花一听,从怀里掏出那本《莽牛劲》,递给渝老,讲张小虎帮他求了本内功心法的事情说了。

  渝老接过那本《莽牛劲》仔细翻看一番,又递还给张小花,示意他收好,笑呵呵地说道:“我就说嘛,我听说你运气好,得了本无上的内功心法,以为你真从里面练出了内力呢。原来是在练这本呀。”

  张小花心里一动,却是没有接口。

  欧燕却也心思聪慧,立刻就想到了什么,问道:“张小花,你跟我说实话,你在药田旁搭棚子是真的为了好久近干活儿吗?”

  张小花张了张嘴,不知道怎么说好,难不成真得说自己在那里好引气入体?

  这时,渝老开口了,很是和善的说:“张小花呀,练这个《莽牛劲》没有找到气感吗?”

  张小花点头应是。

  渝老又问:“那你是不是请教何天舒了,他劝你多尝试,或者在夜深人静的空旷地带尝试呀?”

  张小花听了,心中暗喜,看来渝老有些误解,不过,自己正找不到理由呢,把这个缘由推给何天舒,反正他也算自己的便宜师父,而且古人云的好,死道友不死贫道,这才哪儿跟哪儿,离死远着呢。

  于是,张小花还是点头。

  渝老叹了口气,说:“张小花呀,我从你一开始练拳就注意你,知道你是一个有韧性的孩子,能吃苦,也不怕吃苦,所以我才对你另眼相待,不过,这武学一途讲的就是一个悟字,很多的时候,勤也是不能补拙的。你能有这个心思,想着药田间搭个草棚,等夜深人静的时候,好专心的体会气感,我真的很佩服你的,我小的时候都没你这份的苦心,不过,张小花,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很多的事情,还是要看开的好。”

  渝老一连几个“不过”,说得张小花是脸色连变。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那么大条白素贞豪门盛宠:神秘老公晚上见重生之公主有毒妃我绝代:拐个魔王当夫君乡村透视小神农暗夜囚欢:总裁老公,超任性!外星科技狂潮法爷的英雄联盟重生好莱坞名媛我终是他的人间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