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五十九章 清晨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0:4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校园护花高手青春从遇见他开始校花之古武高手绝世邪神之纵横异界异能小神农神秘男神,求休战!极品透视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三国重生马孟起网游之奴役众神
  第一百五十九章 清晨

  就在张小花梦中的闪烁呼应了夜空的星辰,那无尽的星空,无数的星力如同得到了呼唤,瞬间蜂拥而至,似是穿过时空,穿过空间。

  不多时,张小花身体的周围又是弥漫和缠绕了无数的星力,他周身那嗷嗷待哺的十万毛孔,如同见了美食,皆张了开来,尽情的品尝。

  星力和元气被毛孔吸入体内后,皆是细小不可感知,睡梦中的张小花无意识的运行《无忧心经》第一层的行功法门,推动他们按照行功的路线在体内经脉中流转。

  那星力还如早先,慢慢的炼化为纯净的元气,而一同吸入的元气则是跟这些星力化成的元气融合在一起,又被那闪烁炼化,就剩下一些更为纯净的元气,这些纯净的元气则被存入张小花的中丹田之中,只是那入体的星力和元气虽多,但张小花的经脉在闪烁下,提纯的程度也太过骇人,十停去了七八停,到了最后,也只有细微的元气能留下,不过,那元气的纯度,则是……恐怖!

  一切都在张小花无意识中悄然的进行,只是,那精纯的元气实在是太少,少得还是让张小花无法感知,直到次日凌晨,朝阳初升,张小花睁开眼睛,抖擞了浸满露珠的衣服,却还是依旧不知道,自己忙乎了一夜,都得到了什么样的收获。

  张小花环视一下四周,记起了昨日的事情,不由苦笑,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虽说是打坐一个通宵,他的身体并没有任何的不适,甚至神清气爽,没有一丝的困意,比之躺在炕上,还来得精神。张小花不由得暗想,要不以后就不再睡觉,把小屋中的炕卖了换钱,自己每日只需打坐即可?

  如今时辰尚早,天边的太阳刚刚探头,张小花对着那朝阳做吞咽状,又一口暖流进入体内,突然,张小花好像想到了什么,不过,却隐隐约约并不能想的清楚,歪头又想了半晌儿,依旧不得计,随即就抛在脑后。

  张小花有心在药田旁耍套北斗神拳,可惜这药田旁边并没有什么树木遮挡,张小花练拳以来都是避着人,现在突然在空旷的地段练拳,还真有点不适应。于是,他还是决定回到树林中练自己的拳法和剑法。

  可刚走到树林的边缘,他又想到一桩事情,自己这拳法早晚是要见人的,先不说自己仅仅会这一套拳法,不管是在人前还是人后,要拼起拳脚来,也就是北斗神拳,虽说是用不同的拳脚招式拼凑而成,可也是拳法嘛,以后似乎也没什么要避人的,再说,自己还想参加那个缥缈派的演武大会,不用这个北斗神拳,能用什么?倒不如自己堂堂正正的练拳,不必管别人如何碎嘴吧。

  而渝老的那个剑招,人家教授的时候一再嘱咐,不能让别人看见,那自己只有练剑的时候躲着点儿人了。

  正想间,张小花就走人了树林,突然,听到一声“啪嗒”的声响,正是一人跌倒的声音,张小花大惊,这青天白日,朗朗乾坤,难不成有人在树林中做什么坏事?

  立刻,张小花就施展缥缈步的功法,快步向树林深处。

  谁知,张小花刚行几步,就听到树林深处那有声响的地方,又传来一阵的咒骂:“xxx,这缥缈步怎么就这么难?这步法明显不对呀!”

  那声音很熟,正是张小花的便宜师父何天舒。

  张小花不由得喜道:“何队长,你怎么起来的这么早?”

  等张小花奔到当场,何天舒正从地上爬起,拍着身上的尘土,一脸的尴尬,道:“张小花?你怎么过来了?我怎么没听到你的脚步声?”

  张小花笑着说:“我一般都在这片林子中练拳法的,刚才听到一声异动,这才过来瞧瞧,许是何队长练武太过聚精会神,没有听到脚步声吧。”

  何天舒样样眉毛,“异动?嗯,刚才我也听到了,似乎是一只小鸟把树枝踢断了吧,别去管它了。”

  张小花一阵好笑,道:“嗯,估计是的。不过,何队长今天怎么起的如此早?”

  何天舒从怀里掏出几页纸,随手扬了扬,说道:“还不是这几张缥缈步的秘籍嘛,昨日你走之后,我又仔细的看过,在心里怎么都是想不明白,这个步法如何走,一夜都没有睡好,这不,天还没亮,我就来这里练习,可这步法还真跟我想的一样,很多地方都是无法走得通,也不知道这些是不是写错了。”

  这话儿不仅张小花听了不信,就连何天舒自己说得都不是很理直气壮,也许是为了给那个踢断树枝的小鸟找个理由吧。

  张小花好奇心大起,问道:“何队长,有这么神奇吗?就连您都看不懂?您可是我心目中的天神啊,您一定要继续努力,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呀。”

  何天舒撇撇嘴道:“真的,你可别不相信,唉,我要是张小虎就好了。”

  张小花奇道:“为什么是我二哥呢?”

  何天舒羡慕道:“我要是张小虎,肯定可以拿着这个缥缈步去找他师父啊,一定能告诉我这里的奥秘。你不懂的,张小花,这自己摸索跟有师父带着,那是天壤之别的,古人云的好,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正是这个道理的。”

  张小花听到如小鸡啄米般点头,此言极是呀,若是有师父在一旁,哪里用得自己这么辛苦的琢磨,随便问问就能得到答案,岂不是快哉?

  只是,若自己拜了这个师父,二哥就还要在镖局过朝不保夕的生活,相比之下,张小花还是满意现在这个结果。古人云的好,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这自己跟自己斗,是不是也一样其乐无穷呢?

  话虽这么说,不安分的想法也是可以有的,但这步法还是要琢磨,何天舒就对张小花说:“张小花,你在一边练你的拳法吧,别打搅我,我再尝试一下,还真不信了,以我当年两天就得到气感的资质,这基础的步法不可能就悟不通的。

  说完,摆摆手,示意张小花各忙各事,自己又看起了那薄薄的几页纸。张小花想了想,知道自己并不能再次帮上什么忙,就准备转身离开的。

  可这时,何天舒边看那步法,边在原地走了起来,不由地,吸引了张小花的目光。缥缈步的第一层他已经学会了,只是差了基础的内力,无法施展,这比武用的步法,他却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何天舒这一施展,自然能引起他的注意,想看看这号称缥缈派镇派之功的真实面目。

  就见何天舒一边看着步法,一边在一个狭小的范围内,东一脚西一脚,有时在原地点一下脚,有时又是远远的踏出一大步,看得张小花莫名其妙,正看间,就见何天舒的两只脚踏向同一个位置,何天舒身形失衡,就要跌向一方,好在何天舒似乎早有准备,身体一晃,一脚踩在旁边的地上,步法演练就此结束。

  张小花心里明白,何天舒估计就是这个地方不知道如何施展,这才造成刚才的跌跤,正想间,何天舒又是锲而不舍的开始了再一次的练习。

  这次,张小花就集中注意力,仔细的看何天舒的步法,这步法甚是繁杂,饶是张小花现在已经有些开窍的脑袋瓜,也仅仅记住了十之三四,同样的,还是到了那个地方,何天舒又是出了纰漏,差点跌倒。

  “呸“何天舒狠狠地往地上吐口唾沫,把手中的纸页小心的放入怀中,发狠道:“我就不信,我还整治不了你。”

  这才抬头,看到张小花在一旁看着,不由诧异道:“张小花你怎么还不去练拳呢?”

  张小花笑道:“何队长,我刚才看您练的挺好的,要不,我也先跟着学一点?”

  何天舒不悦道:“我都还没练会呢,怎么教你?你还是再等一段时间吧。”

  刚说完,何天舒突然眼珠一转,改口道:“好吧,既然你如此的好学,那我就先把我刚悟得的一些步法教给你吧。”

  说完,摆了个姿势,道:“你就在后面,照着我的步法,一步一步的练习吧。”

  张小花高兴的跑到何天舒的身后,道:“好了,何队长,可以开始了。”

  何天舒笑着说:“好,我开始了,你跟着做。”

  然后,就按照自己的领悟,把刚才施展的步法,再一次用很慢的速度,施展起来。

  张小花在他身后,也是亦步亦趋,似乎是刚才已经看过两遍的缘由吧,张小花施展起来并没有太多的困难,何天舒见状,就越来越快,直到施展到那个难点时,何天舒两只脚先是踏向同一个地方,但也仅仅是做个姿势,然后一个转身,跃在一旁,眼含嬉笑,望着张小花。

  学艺心切的张小花哪里有别的心思,跟着何天舒练到这个难点,突然见何天舒收势站在一边,心里一惊,却不知为何,两只脚就很自然的顺着刚才自己看过的何天舒的姿势,同时向一个地方踏去。

  何天舒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静静地等待张小花的跌跤!

  就见这时的张小花,身形已经歪向一边,正如刚才何天舒一般,可这时的张小花正茫然的看着立在一边看热闹的何天舒,并没有刻意的控制自己将要跌倒的身形,可就在这时,将要踏上另外一只脚的右脚,很是自然的想前微微一踏,将将错过,旋即右腿顺着身形向旁边一划,正将那失衡的身形扶了直,且移形换位,身体到了另外的一个地方。

  这个很自然的变故,让在旁边想看张小花出丑的何天舒,眼珠子都掉在了地上。这,这是怎么回事?

  何天舒激动的走上前,问道:“张小花,你事先看过这个步法吗?”

  张小花愣楞的站在那里,不解道:“何队长,我当然是没有看过的,我又看不懂。”

  何天舒拿出那几页薄薄的纸片,指着上面某一处说道:“你既然没看过,怎么这个步法施展的如此正确?这最后的一步居然跟秘籍上写得一模一样?这个姿势,和角度我可是刚才施展了好几遍都没有成功的,还累得我都摔在地上!”

  到了这时,何天舒也顾不上自己的脸面,一股脑儿都说了出来。

  张小花皱眉说:“我哪里知道的,我只是按照您教的步法施展出来的。”

  何天舒不信,说道:“张小花,那你能再施展一遍吗?”

  张小花在脑海中略微回忆一下,说:“我试试吧,应该可以的。”

  说完,就在原地按照自己的记忆,结合刚才跟着何天舒的印象,一步一步施展起来,虽然张小花还没有施展到刚才的那个难点?可说就先前的这些步法,就看得何天舒一阵的汗颜,这缥缈步的繁杂,可是何天舒深深知晓的,自己闭门造车若此几日,方能对这步法有个大致的了解,刚才也还是看着秘籍,这才能流利的施展,张小花,这厮似乎是第一次看自己施展吧,刚刚看这么几遍,就能很完美的学会?

  这,似乎跟自己印象中那个学拳法笨笨的张小花,很不一样呀!

  然而,最后的结果,还是让何天舒的自信心再一次受到打击,那张小花居然把难点施展的完美无缺,很是圆满、华丽的一个转身,停下了脚步,笑着问道:“何队长,你看是不是这么施展的?”

  何天舒有些结巴了,不可思议状,道:“是,是,是这样的。”

  旋即,就把张小花扔在一边,不相信的自己又练习一遍,可惜的是,他还是在那个难点停了下来,差点跌倒。

  何天舒很是奇怪,自己怎么就做不好呢?这张小花怎么就一次就过?

  于是,何天舒走到张小花的身边,搓着手,问道:“张小花啊,你刚才是怎么做的?就这么轻松的踏出了那一步?看你滑步滑得还挺漂亮的,真是有我的风采呀,能告诉我是怎么控制要摔跤的身形的?”

  张小花歪头想了想,道:“何队长,我具体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的。不过,你说的那个控制身形,我并没有控制呀,只是很自然的就伸出脚的,那个滑步也是我随便做的,感觉身形那样是很合适的。”

  何天舒不解道:“你的身形都已经歪了,怎么能不管呢?任由自己跌倒吗?”

  张小花点头道:“是啊,就是这样的。”

  何天舒若有所思,道:“我知道了,只要顺其自然,左脚就一定能让过右脚,做滑步的动作吧。”

  张小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就说:“应该是吧。反正我什么都没做的。”

  何天舒一边点头,一边又开始练习,可是,这才我们的何队长更惨,身形横着就摔倒了地上,结结实实的。

  何天舒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起,气急败坏的嚷:“你不是说什么都不做嘛,我怎么就会摔跤,你就不会?”

  张小花挠挠头,道:“也许说人品问题吧,何队长,我昨天从缥缈山庄回来还扶了一个老大娘过马路呢。”

  何天舒哪里能信这个儿?一边比划一边说:“先是左脚踏这里,再是右脚放这里,身形是歪了,既然你说随着身形踏步,我自然是运劲往这里走了,然后,身形还是歪,我越是想用劲儿,身形就越歪,这是怎么回事呢?”

  看何天舒有些入魔般的嘀咕,张小花很是不解,问道:“何队长,干嘛要运劲儿往前踏呢?你运的是什么劲儿?”

  何天舒有些不耐,说:“当然是内劲了,没有了内劲你的踏步怎么能快速、飘逸呢?”

  张小花撅着嘴道:“何队长,我几时有内劲了啊,我的气感还没找到呢!”

  何天舒听了,脸色阴晴不定,一拍额头,似乎明白了,自己这个便宜弟子根本就没有内力,如何能运劲儿到脚呢?

  找到了缘由,何天舒迫不及待再一次练习,果然,这次很是顺利的就施展成功。何天舒心里不仅有喜悦,更多的是怪异的感觉,这步法竟然还排斥内力?

  “唉”何天舒叹口气,也不知道感慨什么,然后就举步,准备走开。

  张小花赶紧追了上来,问道:“何队长,咱们不练了吗?这个时辰还早的,早饭都没有准备好呢。”

  何天舒没好奇的说:“我参悟了好久,也只会这么一点,还怎么往下练?要不,我把这个秘籍给你吧,你看着先修炼如何?”

  说完,作势就要从怀里掏东西。

  张小花一听,连忙摆手,开玩笑,就刚才稍微看看,就见图上满是小脚丫,看了都是头疼的,自学成才的难处自己是万分的知晓,既然有人愿意教,自己干嘛还非要走偏门?

  张小花笑道:“我只是关系何队长的身体嘛,这早饭还早,为何不在锻炼锻炼呢?古人云的好,做事是山庄的,身体才是个人的,一定要保重身体呀。”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盛世溺宠:帝少蜜爱小甜妻泰佛秘闻独家婚宠都市桃色医仙我妻娇艳同妻的逆袭已经习惯拥抱你无敌村医系统没有神奇宝贝的精灵大师大明血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