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五十七章 气感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0:4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洪荒祖龙青春从遇见他开始异能小神农神秘男神,求休战!校花之古武高手绝世邪神之纵横异界极品透视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三国重生马孟起网游之奴役众神
  第一百五十七章 气感

  张小虎看张小花着急,笑着对何天舒说:“弟子刚入师门,对本帮了解还少,还请何师叔帮忙解释一下?”

  何天舒想了想,对张小花说道:“这些算是一些江湖的常识,跟你说说亦是无妨,我缥缈派的普通弟子分为布衣弟子和锦衣弟子两类。”

  张小花听到这里,忍不住打断了,道:“不公平啊,何队长,怎么缥缈派也搞歧视呀,有钱就能当锦衣弟子,没钱就只好做布衣弟子吗?”

  何天舒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说:“你能不能听我说完?不知道打断别人说话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李锦风笑吟吟的看着张小花,毕竟正是少年时,有自己的二哥在旁,还有相当于师父的何天舒,张小花这个少年习性,表现无遗。

  张小花吐吐舌头,没敢再接话。

  何天舒接着说:“这个布衣跟锦衣的区别,并不是在于有没有钱。缥缈派的弟子都是四五岁即被收入门中,有专门的人对其进行培养,他们也不经商,没有父母在跟前儿,哪里来的银钱?这个根本的区别,还是在于武功修为和对缥缈派的贡献上面。所有的弟子,起步都是布衣,布衣弟子分为十阶,每阶都有要修炼的内容,包括拳法、剑法、掌法和内功心法等,布衣弟子不能越阶修炼其它的功法,等本阶的功法都修炼完毕,经过专门的人进行测试后,就可以进行下一阶的修炼,其实,很多的内功心法和掌法、剑法等也都是分层的,布衣弟子每阶也都对应一些功法的一层,只有进阶了,才能得到修炼下层功法的机会。”

  张小花奇怪了,问:“何队长,这跟演武大会有什么关系?”

  刚问完,好像明白什么似地,自语道:“难道,这个演武大会就是你说的测试?”

  何天舒一脸的孺子可教,欣慰道:“张小花的脑瓜还是很灵光的,你猜的没错,这演武大会就是弟子门进阶的测试,每年都要举行一次的。”

  张小花得意道:“那么说,这弟子的进阶是不是也一年进一次?”

  何天舒笑道:“说得很对,能入我缥缈派的弟子,莫不是天资卓越之辈,再加上派中因材施教,大部分弟子都是能每年进阶一次的。”

  李锦风恍然,大笑道:“何队长,这听起来,跟我们学院的学生一般,每年都要考试,考试成绩合格就可以到更高的地方学习。”

  何天舒一愣,道:“估计是差不多吧,毕竟习武和习文的本质,都是要进步的,若是进步就要有一个考核的标准,标准虽说不同,本质都是一样的吧。”

  这时,张小虎开口了,问道:“何师叔,刚才您都在说布衣弟子,那锦衣弟子呢?”

  何天舒喝了口茶水,接着说:“这布衣的十阶若是都学完,经过测试合格,即可成为锦衣弟子,锦衣弟子却是分为五阶,也是每年都通过演武大会进行考核的,不过,这锦衣弟子的修炼跟布衣弟子有所区别,布衣弟子每阶的修炼内容都是一样,锦衣弟子则是根据每人的资质,教授不同的功法,比如张小虎,若是进阶到锦衣,在拳法上有独到的兴趣或者见解,可能会修炼缥缈派高级的拳法。”

  李锦风点头,道:“古人云的好,学无涯而我生有涯。只有学有专攻,才能有傲人的成就,贵派的锦衣弟子,估计就是根据自己的特长,专攻一术吧。”

  何天舒笑道:“还是习文的好,开口就是文绉绉的,说的很是在理。我派前人制订这些规则,也许就是这个道理吧,不过,锦衣弟子与布衣弟子的考核还有不同之处,布衣弟子虽说是通过比武测试,胜出者固然是要进阶的,而失败者若是功力足够,得到裁判的认可,同样可以进阶。锦衣弟子则相反,标准更加的严格,就算是比武胜出,若是得不到裁判的认可,同样不能进阶。”

  随后,有些口气怪异的说:“而且这个锦衣弟子的测试是没有次数限制的,只要测试不过,就要接着测试,直到测试通过为止,若是一直都测试不过,就一直不能进阶,不管你修炼多少年。”

  这是,何天舒感觉张小花一直都在盯着自己看,很奇怪的问:“张小花,你看我干吗?我脸上有花?”

  张小花嘻嘻笑道:“我想知道,何队长现在是几阶呀?”

  何天舒眉毛一样,一脸的严肃,道:“这个嘛,张小花,刚才跟你讲的,算是缥缈派的常识,江湖中很多人都是知道的,说了也是无妨,至于我是几阶的问题,可就涉及我缥缈派的机密,我不能随便透漏给你的,你也不要多打听,这个影响可是不好的。”

  张小花一听,心里一凛,他对缥缈派的事情很不了解,赶紧说道:“好的,我知道了,何队长,您接着说吧。”

  何天舒道:“知道就好,不过,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李锦风问道:“那何队长,能告诉我们,布衣弟子和锦衣弟子如何区分?我好像听人说,江湖的帮派都是用传衣服的颜色,来区别身份的尊卑,还有用什么袖口的标志等物来表示级别的呀。”

  何天舒听了,嗤之以鼻,道:“这等方法粗略之极,好像我缥缈派很久之前也是这么做过的,不过,后来就废除了。”

  张小花好奇心大起,赶紧问道:“那是为什么?这样不是挺好的?”

  何天舒道:“首先,你们想想,我缥缈派偌大的帮派,弟子有多少啊,级别又有多少?每个级别都要用不同的颜色衣服来标示,那整个帮派不就是五彩缤纷了?还当什么名门大派,梨园还差不多。况且,若是在袖口等处做标示,不就是特殊化了嘛,这跟现在我派提倡的标准化差异太大,其实,还有一点……”

  何天舒做神秘状,低声说:“以我的看法呀,这每个衣服都做标示,成本太高,派中虽然有钱,可古人云的好,很多时候,地主家也没余粮的。还是量入为出的好,这武力和财力是帮派发展的两大因素,不能平白为细枝末节就浪费银钱对吧。”

  张小花听了,心有戚戚焉,抚掌道:“何队长如此说,深得我心,银钱就要用到刀刃上的。”

  其余两人也是恍然。

  不过,何天舒又接着说:“而且,若是一个人的实力但从衣服就能看出,从我门派内看来,就会有明显的尊卑之别,不利于和谐和团结,而且也极易促成小团体小山头的形成,不利于弟子的竞争和发展。最关键的,你想呀,对于缥缈派的敌人来说,若是能从你的衣服就看到实力,那人家还费劲巴拉的找什么情报?你一堆人穿了不同的衣服,衣服上有不同的标示,人家一看就知道你是什么修为,功力如何,人家自然就会派比你厉害的人找你的麻烦,你不是总处于人家的掌控之中,没有了任何的隐私?”

  众人听的是连连点头,何天舒得意的说:“所以,我缥缈派的先人就很明智的废除了这等以衣区人的陋习,普通的弟子衣物大致一般的。”

  张小花又问道:“那何队长,今年的演武大会在什么时候呀?”

  何天舒道:“估计是一个月之后吧,这是我派的盛况,真是期待呀。”

  张小花趁机问道:“何队长,你准备好了吗?”

  何天舒得意的笑道:“本来没把握的,这不刚学了《缥缈步》嘛,我有……”

  随后,醒悟到什么,说道:“这是派中机密,不好多问的好。”

  张小花讪讪笑道:“那到时候,我能不能来看看呀?”

  何天舒笑道:“浣溪山庄本就是缥缈派的一支,平日里你凭山庄的腰牌就能进到缥缈派的,那几日守卫固然严密,想必也是可以进来的吧。”

  张小花听了,甚是欣喜,又问道:“那我能不能参加这个演武比试呀?”

  何天舒皱眉道:“这个演武大会是我派测试弟子专用的,你添什么乐子?咦,对了,好像以前还真听说有浣溪山庄和莲花镖局的人参加吧,时间久了,那时我还小,隐隐有些印象,不过,现在已经没有旁人参加的。”

  张小花奇道:“这是为什么?那我怎么参加呢?”

  何天舒笑道:“这我怎么会知道呢?你若是想参加,回头问问欧庄主吧。”

  张小虎关切的问:“小花,你真得要参加吗?你就会那套拳法?也没练过内功?”

  张小花看着自己的二哥,笑着安慰:“二哥,我就是说说而已,过来看个热闹嘛,况且,我的拳法也不错呀,上次还教训了一群街头小痞呢。”

  众人苦笑,古人云的好,初生牛犊不怕虎,这张小花还真不知道天高地厚呀。

  不过,若真没有了这股锐气,那还叫少年郎吗?

  即便是乡下来的少年郎。

  三人又同张小虎聊了片刻,这才告辞出来,张小花把那本《莽牛劲》小心地藏人自己的怀中,这才跟送到院门口依旧恋恋不舍望着自己的二哥道别。

  自己固然已经开始修炼《无忧心经》,可毕竟资质有限,没有任何的进展,而这《莽牛劲》又是二哥辛苦从温大侠那里求来的,是带着张小虎浓浓的亲情,张小花断没有不珍惜的道理。

  何天舒把他们带到牌楼前,并没有跟他们一同出去,他回派中是有事情的,自然还要去药剂堂。

  张小花和李锦风跟何天舒道别,又一同来到“疾驰”车马行,李锦风是文弱书生,不比张小花,体力充沛又小心银钱,自然是坐了马车的。

  等张小花送别李锦风回到浣溪山庄已经时近正午,药田中渺无一人,缥缈派的演武大会近在眉睫,这是关系弟子前途的事情,就练何天舒这个队长都关切,就别说聂小二等人,在药田的时间很明显的就少了。

  好在这药田的药材,依旧茁壮的生长,只除了锄草等杂事,也并不烦劳,张小花也不介意多干一点。

  张小花下了药田,不多时就收拾干净,这才一屁股坐在田埂之上,小心拿出了张小虎给的那本《莽牛劲》。

  这本名为《莽牛劲》的内功心法,秘籍很薄,张小花怎么说也不是个初哥了,大致一看,心里就有了谱,这《莽牛劲》的行功之法就是跟以前张小虎说过的那个方法相似,内力在体内的行走路线也是简洁,比之《无忧心经》第一层,差了很多,果然不愧是江湖中极易入手的内功心法!

  等看过《莽牛劲》,张小花心中默念一遍,又对照秘籍,觉得没有纰漏,这才依秘籍所言,盘膝而坐,五心朝天,闭目静心,这般动作前段时间张小花做了无数遍,如今做来,熟门熟路的。

  张小花闭目,脑海中存想有暖流自额头入,然后和了玉津做吞咽状,如此反复,反复,再反复。

  直到张小花额头见汗,内心烦闷,也不觉到任何的气感。

  没来由的,张小花一阵的烦躁,真真咽口唾沫,睁开了双眼。

  望着眼前茁壮的药材,在看看旁边那片依旧光秃秃的没露芽的药田,张小花暗道:“自己难道就是那不露芽的种子?没了出头的机会?”

  张小花苦笑,暗嘲自己,也许真得是很笨吧。

  张小花抬头,看看天色,离中饭还有时间,就收拾心情,重新盘膝,闭目,行那“九浅一深”的呼吸之事。

  起初,张小花还没有从先前《莽牛劲》的失败中摆脱,不免呼吸急促,难以入巷,可张小花也许愚笨,可不缺的就是韧性,一种愈挫愈勇的心性,过不多时,他就渐渐进入一种莫名的状态,他那“九浅一深”的呼吸,渐渐地就合了夜间的频率,一点一点的引动了张小花的全身,那身上的毛孔渐渐地打开,很自然,张小花就施展心经中的方法,感知外界的天地元气。

  刚开始,并没有任何的触觉,但张小花并没有气馁,或者说他这时的无喜无悲,心境平和,并不感觉气馁,他只知道,外面无尽的空明,只有无尽的求索,才能有一线的结果。

  也不知过了多长的时间,蓦然,张小花突然感知到有一丝类似心经中描述的那种天地元气,他心里一喜,正待施展心法吸收,却因为心境失守,再也感知不到。

  张小花睁开眼睛,嘴边却是微笑,虽说第一次吸收失败,可对于一直没有感知到天地元气的张小花来说,却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一个里程碑的进步。

  他张小花,终于,有了气感!!!

  张小花正想再运功,可一看那天色,不由大惊,“哎哟”一声,立时从地上跃起,正午早过,却不知还有午餐可吃?

  过不多时,就见张小花手里拿了几个包子,嘴里吃着一个包子,慢慢地又走了回来。张小花如今的餐食还是如前,并不曾如渝老般有专人相送,自然没人会等他的,那桌一等餐食也在马景等人眼巴巴的艳慕中,变冷,回收。等待张小花的只有几个残冷的包子,而等张小花知道聂小二等人也并没去吃饭的时候,不禁大为顿足,若是早去,岂不是由自己一人享用一桌的美食?

  正在充饥的张小花,心中依旧没有忘记刚才的感觉,抑制不住再次尝试的冲动,这就边吃包子,边回了药田。

  重新坐回田埂,张小花深深吸口气,先是平息心情的波动,刚才的体验让他有了几分的感觉,这引气入体,必是要有平和的心境,直若古井般不惊,放能成功。

  过了片刻,张小花感觉自己的四周慢慢的静下来,知道是时候了,这才盘膝而坐,五心朝天,运“九浅一深”之事,果然,这次又很顺利的就进入一种颇为安谧的境界,于是,张小花又以心经说教,感知起外界的天地元气。

  不多时,张小花就有了新的感觉,他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如游鱼般在身外的世界不停地游走,似乎在寻找美味的食物。

  张小花很是喜欢这种感觉,一种寻寻觅觅,自自由由的翱翔。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张小花又一次感知到了一丝的天地元气,这次他并没有特别的喜悦,似乎这正是他预期的一般,他依着心经所讲,感知化为游鱼,若即若离的引那元气向自己过来。

  那元气本是向下行般,有了张小花这个意识的牵引,立时就改变了方向,徐徐向张小花飘来,行到近前,还不待张小花有别的念头,那元气好像得到什么吸引般,飞速冲入张小花的身躯,也不知通过的是哪个毛孔,可这是的张小花哪里还有这等心思,他还等着这个天地元气在体内运行,好一探内功心法的奥秘呢。

  可惜,那丝元气入体,却没有心经中描述的那样,张小花竟然感觉不到它去了哪里!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那么大条白素贞豪门盛宠:神秘老公晚上见重生之公主有毒妃我绝代:拐个魔王当夫君乡村透视小神农暗夜囚欢:总裁老公,超任性!外星科技狂潮法爷的英雄联盟重生好莱坞名媛我终是他的人间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