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两难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0:4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洪荒祖龙青春从遇见他开始异能小神农神秘男神,求休战!校花之古武高手绝世邪神之纵横异界极品透视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三国重生马孟起网游之奴役众神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两难

  张小花听了,一阵默然。

  自己只是想让二哥投入缥缈派中,摆脱镖局那刀头舔血的生活,顺便也修炼高深的武功,并没有别的奢求,人家温文海也是一片的好意,加之先前的一点前缘,这才收入门下,算是机缘巧合吧。

  只是,这所有的好事在旁人眼中,则是嫉妒的柴火,只能让人昏了头,从心底排斥这个鸿运当头的浅薄村汉。

  这一刻,张小花深深感到,这人心,真是世间最莫测的事物,即便是在自己心目中称为圣地的缥缈派,也难以脱俗。也不知道自己把二哥推到这个风口浪尖之上,到底是对还是错呢?

  前一刻,还是活泼泼,欣喜的心情,这时,有些阴郁了。

  福,祸之所依也,古人不余欺焉!

  细心的李锦风早已觉察张小花的异动,笑着拍拍他的肩膀道:“小花,不必太过介意的,他们毕竟不知道其中的辛密,难免不会多加猜测,捕风捉影的事情世间是不鲜见的,你一定要学会淡定,这是是非非总是最好的试金石,最能磨练人的心性,经历的多了,自然就学会坦然。一件琐事,都比得你读万卷书,若只在故纸堆中,谁能很好的成长?”

  张小花还是强自笑了,道:“我知道了,李大哥,我只是有点不舒服而已,我为自己的二哥做这点事情,居然能让人说出这么多的是非,他们当着何队长都这么说,背后还不知道怎么说呢?”

  李锦风笑笑,也不再劝解,这种事情,只靠自己的体悟,多说也是无益的,张小花只还是少年,能有这般想法也是不错,若他现在就能洞彻人心,无动于衷,那倒是怪异的。

  何天舒听了,嘿嘿笑道:“张小花,你这是想多了,他们只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罢了,这种涉及大帮主的事情,哪里轮到他们指手画脚?只是过了干瘾而已,多说半点都是不敢,你就放心吧。”

  但凡旁观者清,局中者迷,大抵是如此的,张小花也知道是这个道理,心中却依旧不能放怀。

  牌楼之后是个巨大的广场,正对着一个雕梁画柱的正门,那门却是紧闭,何天舒带着两人,边走向旁门,边解释道:“这正门一般都是帮主或者来帮中的贵宾才能走的,平日帮中的来往,都是走旁边的几个偏门。”

  李锦风点头说道:“这些规矩在书中早已看过,本以为是陈规陋习,如今与时俱进的年代,许是看不见的,贵帮如今还保留如此的古风,难能可贵呀。”

  何天舒微笑道:“李兄弟是习文的,自然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我等习武之辈可是遵循旧制,安于古风,这等规矩在江湖中并不鲜见。若是时间久了,自然知晓。”

  李锦风拱手道:“受教,受教。”

  两人说来说去,张小花则是心不在焉,三人行了一阵,来到一处郁郁葱葱的所在。

  何天舒停步道:“这里就是大帮主和诸位长老亲传弟子的起居之地,张小虎住在哪里,还得等问过才知道的。”

  正说间,从一个精舍的门中,就走出一个面如满月,神情倨傲的年轻人。

  何天舒赶紧走上去,拱手道:“在下药剂堂何天舒,想来这里拜会温文海师兄刚收的弟子张小虎,却不知道他住在哪里?这位兄弟是否能告知一二?”

  那人本就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听了何天舒的话,更是紧皱眉头,仿佛见了苍蝇,勉强还了礼,不耐烦的指着左面说道:“往前五十步,那个门前有棵小树的就是。”

  也不待何天舒道谢,拂袖走了,边走还边低声嘟囔:“又是一群势利之徒,好好练武不成吗?老想走旁门左道,看来得找管事的在那边立个牌子,没来由的这几日就当了几次指路人。”

  何天舒看着那人的举止,也是莫名其妙,自己中规中矩的跟他问路,也不曾失了礼节,怎么就这么冷淡?

  三人往前又行,果见一个院子的门口,有棵小树。

  张小花急行几步,上前拍门。

  过了一会儿,从门里面传来张小虎的声音:“张小虎不在,他去练功场习武去了。”

  张小花愣了,掏掏耳朵,惊异的喊道:“二哥,我是小花啊,我都听到你的声音了,你怎么会道练功场呢?”

  立时,里面也是惊喜的声音,道:“哈哈,小花啊,等会儿啊。”

  门“知啦”一声打开,探出脑袋的,正是张小虎,见到门前的三人,很是欣喜,赶紧让三人进来,然后又小心的看看外面,确认没人,这才紧闭院门。

  何天舒三人站在张小虎的旁边,看着他一系列的奇异举动,很是纳罕,张小花甚至问道:“二哥,你这是干嘛?欠人家多少银钱?”

  张小虎回身苦笑道:“里面坐,一会儿详细说。”

  这是一个颇为精致的小院,墙角有一片的空地,放了兵器和石锁这类练武的器械,院子的当中也如浣溪山庄院中的布局,有个石桌,还有石凳。如今正是天气温和,四人就在院子坐了,张小虎又给众人倒上茶水,这才开始说话。

  张小花首先迫不及待地问道:“二哥,这是怎么回事儿呀?你是不是真的欠了人家的债?”

  张小虎瞪了他一眼,说道:“你几时见你二哥欠人银钱的?”

  张小花吐吐舌头,道:“那你刚才偷偷摸摸的样子,就好像咱们村中二愣子他爹欠人家银钱的样子。”

  张小虎苦笑道:“我这也是被逼无奈呀。”

  何天舒问道:“张小虎,你能拜到温师兄门下,就是欧大帮主帮中的嫡系弟子,谁能逼你呀。”

  张小虎无奈道:“正因为是大帮主的嫡系弟子,这才如此的。”

  见大家都是面露诧异,张小虎喝了口水,接着解释道:“那日在议事堂被师父收入门下,随后又行了拜师礼,就被安排到这个小院子。”

  何天舒插了话,道:“啧啧,还真是待遇有区别啊,我刚入门的时候,是几人住的小屋,等积功晋级,到了成年,也还是两人一间,你这刚入门就是一个小院独住,真是天壤之别呀,怪不得大家都强迫了头想当嫡系弟子。”

  张小虎道:“何师叔,您就不要嘲笑了,我倒是宁愿住几人的屋子。我刚搬过来没多长时间,就有几人过来拜访,我也不明白怎么回事儿呀,就热情的招待,可他们什么也不说,就东拉西扯的,我只好陪着。可他们没坐一会儿,就又有人来,我这个小院一整天都没断过人,等到人多了,我才明白,人家感情是来套近乎的,想跟我拉好关系,看能不能给他们一点好处。你们说,他们这不是鸡跟鸭讲?我自己能投入师父门下,还不是托了小花的福,这又不能跟他们说,他们只以为我有什么隐秘的门路,都要来打探,很多人都开出一些瞠目结舌的条件,我只好推托,可我越是推托他们越是以为我拿捏,就越是纠缠不休的。”

  何天舒听了,不禁撇撇嘴。他在这缥缈派中也是一类的代表,认为只要自己武功好就是一切,对于人情世故,疏于走动,只一心习武,虽说现在武功有成,却成了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人了,这才被发配到浣溪山庄,如今听了别人的钻营手段,心里除了仰视,也就是还剩下仰视了。

  张小虎接着说:“于是,我到了第二天,看到人流依旧,就假装到师父那里习武,这才躲了出去,等人都走了,才偷偷回来,这几日我都是闭了门,一律不见人的。有人敲门急了,我就是我是打扫卫生的,反正他们对我也是不熟,听不出我的声音,嘿嘿。”一副奸计得逞的狡猾模样。

  张小花这才放下心,道:“原来这样啊。看来我没当缥缈派的弟子,算是对了,要我每天面对这样的人,烦也烦死了。”

  何天舒再次撇嘴,不屑道:“你要入了缥缈派,也是我的门下,若是有个鬼来找你,我就让你当我师父。”

  张小花“嘿嘿”笑道:“不至于吧,何队长,您这一身武功在派中也算有数的,哪能混到如此地步?”

  何天舒长出一口浊气道:“人心叵测,人情世故又岂是你所知道的?”

  随即作意懒心灰状。

  李锦风安慰道:“何队长着相了,这有人的地方就有势利,就会有人情世故,若没有了这些东西,红尘凡世岂不成了极乐净土?”

  张小虎也是笑道:“李公子说的没错,何师叔看我这样,不也为这类琐事烦恼,躲都躲不及?”

  张小花则皱眉说:“二哥,在我的心中,总觉得缥缈派是一方净土,缥缈派中的弟子都是如何队长,温大侠等的高人,心性必定是高洁的,可听你所说,这里面也有很多的敷衍趋势,阿谀奉承之辈?真是出乎意料呀。”

  李锦风很是理解张小花的心情,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小花的心情就跟我刚到学院时一样的,我第一次看到学院的师长跟别人做权钱交易,也是郁闷好些日子的,后来方明白,师长也是凡人,是凡人必有私欲,做些黑幕的事宜实属正常。”

  张小花也是学何天舒的样子,长出一口气,道:“终于明白,出淤泥而不染是什么意思了,若是没有淤泥,哪里有不染的高洁?”

  随后,张小花又想起什么似地,问道:“对了,二哥,刚才我们在牌楼那边,还听那些护卫的说你呢。”

  张小虎听了,依旧的苦笑,道:“我知道,我平日出去,也听旁人提起的,他们不知道说的是我,自然没有什么顾忌,看来,大帮主嫡系弟子的身份,还真不一般呀。不仅是很多人想投机钻营,也还有很多的人,瞧不起我这个半路杀出的弟子,认为我只是沾了旁人的光,才能有这般造化。”

  听了这话,张小花有些不好意思,说道:“二哥,这事儿要怪我,事前也没跟你商量,让你现在这般两难,真是怪我。”

  张小虎笑吟吟的看着张小花道:“没事的,小花,我知道你为了二哥好,把这么好的习武机会让给我,我当时不也是乐的都傻了?哪能想这么多的东西。二哥感激你都是来不及的,哪能怪你?仰望星空的人并不都是在欣赏夜空的美丽,也许有人是正在流鼻血,还是脚踏实地的好。况且,古人云的好,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我自走自己的习武之路,谁还在乎别人的看法?只要等我刻苦修炼,取得了成绩,这些流言自然就会消失的。”

  何天舒抚掌道:“张小虎,你说的很好,很有潜质,怪不得温师弟能看上你,师叔以茶代酒预祝你在缥缈派中出人头地。”

  于是四人各自举了茶杯,一饮而尽。

  放下茶杯,张小虎神秘兮兮的对张小花说:“小花,你在这里等着,二哥给你拿个好东西。”

  说完,走进房间,不多时,拿了一本小册子出来,递给张小花,说道:“给,小花,这是我特地从师父那里给你求来的内功心法。”

  张小花大惊,立刻从石凳上站起,连忙摆手道:“二哥,使不得,使不得,我不是已经从藏书阁拿了本《无忧心经》嘛,不能再要你们缥缈派的东西了,这不是让你放错误嘛。”

  张小虎笑着说:“你那本《无忧心经》的事情,师父已经原原本本的告诉我了,小花,你还真是厉害,满书阁的内功心法那么多,你怎么就偏偏挑了那本?正是因为这样,我才向师父求助的。其实也不是如你想象的,没什么错误可犯的,这本《莽牛劲》不过是别派的一种浅显的内功而已,虽说外面见不到,但在缥缈派内,却是不值一钱的,你就放心的拿着吧,这可是师父点过头的,我从他的书房拿来的。”

  张小花眼睛望着那本薄薄的秘籍,还是试探道:“二哥,这个《莽牛劲》,真的拿走没事吗?”

  张小虎扬手就扔进他的怀中,笑骂道:“说没事儿就没事儿的,看你那样子,明明想拿,还怕烧手似地。”

  张小花伸手接了,笑嘻嘻的说:“我不是怕你犯错误嘛,听说你们缥缈派的帮规很严格,不是随便什么内功心法都是可以让别人修炼的。”

  何天舒在旁边也是一阵的羡慕,说道:“嫡系弟子就是不同啊,我就是想看这些功法,也得请示长老,你们就可以随便的送人,真是不公平呀。”

  张小虎道:“何师叔说笑了,这功法就算是让您看,您会看吗?”

  何天舒不说话了,嘿嘿笑笑。

  然后,张小虎对张小花关切的说:“小花,听师父说,这个《莽牛劲》极其容易,凡是有一点悟性的人,也都能学会,而且,内功心法不复杂,行功路线也极其的简单,一般不会存在走火入魔的危险,我记得你以前学拳法的时候,看拳谱都是过目不忘的,这点东西相比不会太难为你的。”

  “看拳谱过目不忘?”何天舒听得纳闷,这说得是张小花?

  张小虎接着说:“这本内功心法是师父特地为你挑的,应该没错,不过,你没修炼过内功心法,也是要小心的,若是有什么不懂,多多问问何师叔。”

  转头对何天舒道:“还请何师叔以后多多的照拂我弟弟呀。”

  何天舒笑着说:“派中那么多人都找你拉帮结派,你又何必找我?”

  随后,又说:“这《莽牛劲》我是听说过,很是容易上手,好像还没听人说过走火入魔的,不过,张小花,有什么疑难你随时可以问,但我可不能教你这个东西的,毕竟我修习的不是《莽牛劲》”

  见何天舒答应,张小虎很是高兴,连声道谢。

  随后,何天舒好奇的问:“张小虎,不知道你要修炼什么内功心法?”

  张小虎尴尬道:“何师叔,您也知道,我在莲花镖局练过一段内功的,师父说那些内功太过粗糙,对以后没好处,早就让我停了,好在修炼的时间尚短,并不会影响新的内功修炼,他还没想好要教我什么内功呢。”

  何天舒再次羡慕,心道:“别派的内功心法就被你师父这么随手送出了,你修炼的还能有假?也许是《缥缈神功》吧。”

  不过,这话他又怎能说出来,只是笑道:“那就可惜了,今年派中的演武大会,你估计是参加不了了吧。”

  “演武大会?”正沉浸在得到内功心法的张小花,好像听到什么好玩的事物,问出了声。

  张小虎笑道:“何师叔这又是说笑,弟子才刚刚投入师门,拳脚,内功和剑法还没学得半分,哪能参加这个大会?那不是给师父丢脸吗?”

  本来要好好看那本《莽牛劲》的张小花,立时来了兴致,把以前朝也思暮也想,都拿不到的内功心法,仍在石桌上,好奇的看着两人,问道:“快说说,这个演武大会是什么东西?”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那么大条白素贞豪门盛宠:神秘老公晚上见重生之公主有毒妃我绝代:拐个魔王当夫君乡村透视小神农暗夜囚欢:总裁老公,超任性!外星科技狂潮法爷的英雄联盟重生好莱坞名媛我终是他的人间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