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五十四章 乡音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0:4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洪荒祖龙青春从遇见他开始异能小神农神秘男神,求休战!校花之古武高手绝世邪神之纵横异界极品透视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三国重生马孟起网游之奴役众神
  第一百五十四章 乡音

  何天舒还是很有师父的觉悟,很是负责的再三确认:“你的,真明白了?”

  张小花使劲点头道:“何队长,我确定肯定以及一定,真的明白了,就等您示范给我看看。”

  何天舒见张小花如此确定,还是狐疑的,在树林的空地上给张小花示范了一遍缥缈步第一层的轻功身法,并将内力运用的口诀也一并教授了。

  张小花看后,内力的口诀自然是无法施展,可身法却是能模仿的,就在何天舒的面前,有模有样的模仿一遍。

  曾经教授过张小花拳法的何天舒,自然对张小花的习武资质有很直接的感触,他根本就没想过这一个早晨,能把张小花教会,早就做了充分的思想和心理的准备。

  可眼前的现实,却是让何天舒大跌眼镜,张小花第一次模仿的身法虽说很是笨拙和生分,可那姿势,角度,步法都是实打实的正确,何天舒甚至都怀疑,张小花是不是在把缥缈步给他之前,就已经偷偷练习过。

  看着张小花望着自己,何天舒无语,身法很正确,无比的精确,若不是张小花没有内力,似乎他都可以高来高去了。

  看何天舒幽怨的看自己,张小花身上蓦然起了鸡皮疙瘩,小心问道:“何队长,这是怎么了?我做错了吧,您还是再示范一次吧,不好意思了。”

  何天舒眨眨眼,说:“不用了。”

  张小花赶紧凑上去,体贴状,道:“何队长累了吧,先休息休息,要不我给您倒点水去?等您休息好了,再给我示范?”

  何天舒没好气的摆摆手说:“不用了,你练的很好,真的,你再练几次。”

  听了这话,张小花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的?我练的很正确?”

  看到何天舒点头,张小花欣喜若狂,自己习武以来,这可是第一次,破天荒的一学就会的,难道自己开始变得聪明了?

  趁热打铁,张小花又练习了几遍身法,更加的熟练,而且,身体也是更加的轻盈,真的有飘飘欲飞的感觉,张小花练得兴起,竟向树林深处奔去,何天舒看得也是更加的目瞪口呆,这缥缈步的轻功难道就是给张小花量身打造的吗?这还没有内力基础,他就能施展的这么有模有样,步伐之间就有轻功的味道,这才刚刚修炼多少时间呀,张小花的底子他是知道的,轻功身法肯定是第一次接触。

  正思想间,就听得树林中一阵惨叫,“哎哟,收不住不住脚了。何队长,快了救我!”

  何天舒心中一凛,脚下一动,缥缈步瞬间展开,飞速冲入树林深处,眼前的景象让他开怀大笑,张小花正如死鱼般贴在一个大树上,缓缓的滑落。

  何天舒轻步向前,将张小花扶起,仔细问起,原来,张小花这轻功练的兴起,竟在树林中穿梭起来,步履轻快,有草上飞的感觉,只是苦于没有内力,不能推动身体跃在空中,但那缥缈步中利用惯性的技巧也是不凡,张小花的速度是越来越快的,从未尝试如此快速的张小花,不久之后就对自己的步伐和身体失去了饿控制,眼见着要撞上不远处的大树,可就是偏偏无力改变,只好出声求救,可惜,何天舒正在思考,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于是,张小花只好跟眼前的大树做了最紧密的肢体接触!

  听到这里,何天舒心中一阵的好笑,想想自己当初刚练轻功的时候,不也是这般?更尤甚者还从树上摔下来过的。

  何天舒帮张小花抚掉身上的泥土,这才详细的给他讲起了施展轻功的注意事项,以及一些必备的技巧。这些关乎自己的伤痛,张小花自然是细心的倾听,侃侃而谈的何天舒却是无意识的忽略了,那张小花在没有内力的情况下,居然能撞上大树的高度了。

  如此几日,张小花的“轻功”也是纯熟了,这是何天舒始料不及的,他能学到如此神奇的轻功,饮水思源,自然是感激张小花,如前所述,是准备拿了莫大的勇气,来面对张小花的资质,事实却是大大超出预料,不禁张小花一次就学会了并领悟了他教授的缥缈步,甚至就他所讲的轻功技巧,张小花是一讲即会,甚至还触类旁通的,真是让何天舒挠头,难道这厮就是为跑路而生的?想想自己当初为学这些轻功所吃的苦头,何天舒都几乎在怀疑,到底谁的资质差呀。

  何天舒现在很想叫张小花一些内功心法,到底看看他学了内力之后,那轻功会是什么样子?是不是能达到万里寻梅的地步。

  当然还有一点让何天舒吃惊的是,张小花施展身法时的轻盈,还有某些莫名的轨迹,都给何天舒一些启迪的,这可是张小花随便施展的,并不是何天舒的教授,这些启迪很是助于何天舒更深层次的理解缥缈步,他本以为自己已经把缥缈步的第一层学完了,可看到张小花步履间的亮点,才发现,这里面还是有很多的文章可以研讨的。

  于是,何天舒推迟了自己修炼的进度,并没有立即开始缥缈步第二层的修炼。

  一面是缥缈步的飞速进步,张小花雀跃不已,一面则是心经的修炼,寸步未动,唉,真正是冰火两重天呀!

  这日,张小花在树林间练完拳法和剑法,有玩耍一阵的轻功,这才慢慢走回小院。

  还没到小圆门,远远就看到院子门口站了两个护卫一样的人,张小花很是奇怪,护卫一向都是很少来这里的,莫不是出来什么事情?

  等到了小圆门,才看到两个护卫只是站在那里,院子里的小石凳上,还坐着一位,仔细看是,正是李锦风,李大书袋。

  李锦风正坐在石凳上,等得无聊,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到张小花时,笑着站了起来。

  张小花也是惊喜,自己上次见李锦风还是年前的事情了,这一转眼,就是好几个月过去了,他欣喜的跑上前,拉着李锦风的手,说道:“李大哥,你怎么来了?真是好久不见呀。”

  李锦风也是高兴,看着自己这个便宜的启蒙弟子,几个月不见,也是长了不少,眼神愈发的清澈,全没了初见是的迷茫和好奇,不由的摸了摸张小花的脑瓜,说:“你也不知道去书院看看我,我这不想你们了,这才偷闲出来的。”

  见到张小花跟李锦风是熟识的,院子门旁边的两个护卫走上前,仔细问过张小花的身份,甚至那笔记录了些什么,这才点头,放心的走了。

  等两个护卫走远,张小花赶紧拉着李锦风进了屋,倒杯水给他喝了,这才聊了起来。

  李锦风很是奇怪的问:“小花,你们浣溪山庄现在是怎么回事儿?刚过完年的时候,我去莲花镖局找张小虎,听说是出了远镖,寻不到人,我猜想你肯定是在山庄内的,就来找你,可你们山庄的护卫居然比以前多了好多,我说了多少遍,我以前来过这里,跟你是熟识的,而且我还说我认识何队长,可他们就是不让我进来,我差点跟他们都急了,我想让他们跟你说声,就算是我不进去,让你出来也行的呀,可他们就是不通报。你说气人不?”

  张小花能说什么呀,只是笑笑,说:“没什么事儿的,就是过年了,山庄加紧警卫,怕有什么事情吧。”

  李锦风还是纳闷,道:“那也不至于不让你见我一面吧,真是岂有此理的。古人云的好,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我就是十张嘴,也说不过他们。”

  张小花“呵呵”笑了,并不应声,想是李大秀才上次过门而不让入,着实火了吧。

  就听他接着唠叨:“对了,今天也是的,怎么一下子就让两人跟着我的?上次我跟你二哥来的时候,不也仅仅登记了,就一个人跟着进来的,这次还得亲自见到人啊。”

  任凭李锦风说,张小花只敷衍:“这警卫紧密,只是对我们安全的考虑吧,若是不严密,跑个小偷进来,岂不是糟糕?”

  “嗯,说得有道理,前天,我们书院还丢了不少的书。”李锦风挠头道:“你说,偷什么不好?偏偏偷书?虽说读书人偷书不能叫偷,那也是有辱斯文的呀。”

  张小花愣了,问道:“读书人偷书不叫偷,叫什么?”

  “窃书!”李锦风似乎为张小花的不学无术而羞耻。

  “扑”,张小花一口就把刚喝到嘴的茶水吐出来,险险没喷到李锦风的身上。

  不解的问道:“这,这有什么区别吗?”

  “斯文,这就是读书人的斯文和尊严。”李锦风大义凛然的说。

  张小花无语。

  李锦风抿口茶水,想了起来,问道:“对了,小花,刚才我先去镖局找你二哥的,听说他不在镖局干活了,问那个叫小四护卫,他还神神秘秘的不跟我说,就说是另谋高就,我就奇怪了,去哪里怎么就不能跟我说呢?你知道张小虎去哪里了吗?要是不行,我去找找书院的先生,看能不能给他找到更好的地方?”

  “咦?”张小花有些奇怪,张小虎能去缥缈派做弟子,也是莲花镖局的荣誉,却不知道为何护卫为何闭口不谈?

  不过,看李锦风的意思,显然是误解了护卫的意图,以为张小虎出了什么事情,被镖局赶出来了呢。听到李锦风很是关心的要给自己的二哥找活儿干,张小花心中暖暖的,不得不说这李锦风李公子是个古道热肠的人,自己兄弟二人跟他是非亲非故,就是一路同行来到平阳城而已,不仅经常来看自己弟兄二人,更是教会自己识文断字,真正是自己的启蒙老师。

  而与莲花镖局的上官云和于伦,同样也是一辆马车同时来平阳城的,就跟他的态度截然不同,这一对比,高下是立现的,只能不让张小花心生亲近之意?

  想到这里,张小花说道:“李大哥,不用担心的,我二哥他现在很好,是到一个地方习武去了,他高兴的很呢,对了,你能猜猜他去哪里了吗?”

  李锦风见张小花的脸色并不紧张,想必也没有替张小虎担心,就想了想说:“你们习武人的事情,我哪里知道的?上次好像听你们说过,他不是要到莲花镖局的习武馆吗?怎么又改别的地方?我可是猜不到的,总不能去你们说的那个缥缈派吧。”

  张小花听了,更是欢笑,说道:“李大哥真是聪慧之人,这一下子就猜到了。”

  “咦?”李锦风有些吃惊,接着说:“恭喜,恭喜啊,真是想不到你二哥居然有如此的机缘。听你们说,不是那个门派挺难进的吗?而且,我回到书院也问过当地的学子,他们说那个门派只招收五岁左右的稚童,你二哥可不仅仅一十五岁了吧。”

  张小花笑着解释:“也是二哥有缘分,见到了以前认识的一个故人,那个人见二哥的资质很好,就起了怜才之心,这才收入门下的。”

  “资质好?”李锦风吃惊道:“张小花,我记得你的资质更是不凡呀,怎么没有挑上你呢?”

  张小花撅嘴道:“我识文断字倒是可以,只要一练武,就完全两人,跟以前一样,没办法。”

  “呵呵”李锦风其实也知道张小花练拳法的糗事,也就笑笑,不再追问。

  张小花又问道:“李大哥新年在哪里过的?不会也在平阳城呆着吧。”

  听了这话,李锦风神秘的笑笑,说道:“我虽然是过完年去镖局和来山庄找过你们,可我这个年却是在鲁镇过的。”

  “你回家了啊,李大哥!”张小花乍听到家乡的消息,心里很是兴奋,接着问:“家里的人可都好呀?还有……”

  张小花的话虽然没有说完,李锦风也是知道他的意思,笑着说:“我家里人很好的,你的家里人也是很好的。”

  “真的?”张小花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自从自己出了郭庄,已经年余,平常看着他习武识字,并不想家的样子,可他毕竟还是十几岁的少年郎,怎么能说不想就不想呢?

  记得去年去莲花镖局的时候,就想让二哥把他的月钱捎回家,后来遇到如此多的事情,这钱却是早就抛到脑后,自己隐隐还记得二哥好像说过,想让李锦风帮着过年回去时,带口信和银钱回去的,二哥年前就出了长镖,估计没有把这个事情落实的。

  想到这里,张小花赶紧把怀中的钱袋拿出来,说道:“李大哥,我这里有些银两,要不你先拿着,等下次回去,帮我带回去吧。”

  听了这话,李锦风赶紧阻止,道:“别,张小花,先收起来吧,我这离回家还早的很,我自己都不清楚下次回去是什么时候,说不定你们都会比我先回去你呢。”

  “哦,这样啊。”张小花无奈的把钱袋收回,揣在怀里,道:“若是李大哥有机会回,一定要先通知我们一下,好不好?”

  李锦风道:“那是肯定的,年前我回去不就是先找你们的嘛,不过,你二哥出去跑镖了,没见到罢了,也亏了你二哥细心,事先已经把该带回去的银子都留了下来,我上次回去已经给你爹娘了。”

  “是吗?那太好了,对了,李大哥,快给我说说我家里的事情吧。”张小花有些迫不及待想听听家里的消息。

  “这个,听你爹娘说,好像跟你走的时候,也没什么变化的。嘿嘿。”李锦风显然也不是一个很好的描述者。

  张小花不依不饶道:“那你就随便说说吧。”

  李锦风想了想,说:“对了,你的爹爹和娘亲,好像看起来很年轻,我觉得我爹娘跟你爹娘的年纪应该差不多的,怎么看起来就比我爹娘年轻十岁呢?”

  “是吗?不至于吧,我记得我立刻的时候,爹娘看起来也很正常呀。”张小花有些奇怪,不过,随即他有些恍然,接着问:“那,还有呢?”

  “还有啊,对了,你大嫂也是很漂亮的,真看不出来你大哥居然有如此的艳福,能找到这么好的媳妇。”李锦风有些羡慕道。

  “我大哥,跟我一样,长得都是极帅,自然能找到像我大嫂般漂亮的女子。”张小花有些自恋的说。

  “你就吹吧。”李锦风嘲笑道:“说实话,你们弟兄三人虽说不难看,却真真说不上英俊,跟潇洒更是丁点不沾的。”

  “嘿嘿。”张小花笑笑,然后把大哥跟大嫂的故事讲了一遍。

  李锦风听得是唏嘘不已,击掌道:“可歌可泣呀,美女陪英雄,应该!不过,张小花呀,还真看不出来,那个恶霸可是鲁镇之狼呀,祸害鲁镇不短的光景,你们居然敢上去,我只能说佩服,别的什么都是瞎掰。”

  “别扯别的,李大哥,还是说说我家吧,现在家里的田耕种的如何了?我在南坡的那块地也耕种了吧,对了,我爹爹的身体呢?娘亲呢?还有,我大哥添孩子了吗?对了,刘先生不是也住我们那里嘛,他怎么样了?还有,外婆的墓地整砌的可整洁?”

  张小花一口气问了一堆的问题,最后又想到了最爱的外婆,眼圈瞬间就红了。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那么大条白素贞豪门盛宠:神秘老公晚上见重生之公主有毒妃我绝代:拐个魔王当夫君乡村透视小神农暗夜囚欢:总裁老公,超任性!外星科技狂潮法爷的英雄联盟重生好莱坞名媛我终是他的人间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