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五十三章 轻功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0:3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校园护花高手青春从遇见他开始校花之古武高手绝世邪神之纵横异界异能小神农神秘男神,求休战!极品透视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三国重生马孟起网游之奴役众神
  第一百五十三章 轻功

  张小花骇然,哪有这样的人啊,不劝人家学好,练个拳法都不让,那让自己干嘛?

  何天舒见张小花不解的样子,悄声说:“你知道我昨天晚上干嘛了吗?”

  张小花想了想,说:“既然没去醉香楼,自然是呆在屋里的,难不成你看了一晚上的那个?”

  张小花说到最后,也用上了隐喻。

  何天舒笑道:“是啊,你没看我两眼的血丝吗?我整整看了一个通宵呀。真是极品,没得说,我活了大半辈子,都没有这么爽过,能看它一眼,真是不虚此生呀。”

  张小花眉开眼笑,说:“真的这么好?那我也得好好的看看。”

  何天舒瞪他一眼,说:“你还小,先别着急看,等我过完瘾再给你。”

  “说好了,等你看完就立刻给我看。”张小花依旧不放过。

  何天舒看看四周,说道:“得了,这里人多,不方便说,你赶快吃,吃完到我房间去,我拿给你看,让你也过过瘾。”

  在何天舒的催促下,张小花吃了自打进浣溪山庄以来最为迅速的早餐,然后两人就在聂小二等人不解的目光中,匆匆离开。

  等两人回到何天舒的小屋,何天舒小心的往后面看看,确定没有人跟踪,这才掩了门,对张小花说:“张小花呀,你可是不知道啊,古人云的好: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我也算是缥缈派的亲传弟子,以前总觉得自己所学是缥缈派的精华,昨夜我看了缥缈步,才知道呀,那些都是糟粕,垃圾,跟这缥缈步比起来实在是提鞋都是不配的。唉,不愧是缥缈派三大神功呀。”

  张小花听得是一头的雾水,问道:“何队长,这做何解?缥缈步不就是一种步法吗?怎么就这么神奇?”

  何天舒撇撇嘴说:“我就知道跟你说是对牛弹琴,你没我这种境界,说了也是不懂的。”

  张小花道:“何队长,可别忘记了,关于缥缈步的问题,欧帮主可是发话的,你一定得回答呀。”

  何天舒听了,勉强说:“这缥缈步就是因为是一种步法,才说它神奇呢,你看这前三层中第一层是轻功的入门,缥缈步的轻功不同于其它轻功,并不需要太多的内力支持,它更多的是利用周围的环境和施展者的惯性等因素,所以特别适合你这种没有内力的人,你在看这第二层,讲的是一种步法,就是在一个狭隘空间中施展的步法,根据这上面讲,若是练成,则临阵对敌的时候,任敌人那刀来砍你,你只要施展步法,那刀就一丝一毫都沾不了你身的。”

  “啊!?”张小花长大嘴,道:“有这么神奇?”

  “是啊,昨天我看的都不敢相信的。”何天舒兴奋的说。

  张小花紧接着问道:“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学呢?”

  “这个,等我在看看,完全琢磨透了,再教你如何?”何天舒有些尴尬的说。

  张小花听了,嘴角流出些许的微笑,心中暗道:“嘿嘿,平日都说我资质差,看看你自己,不也有这一天?想必这步法很是繁杂,一时学不会吧。”

  张小花的猜测是没有错的,何天舒的资质比起张小花来讲,固然是好的不得了,可在人才济济的缥缈派说实话,并不出众的,这缥缈步是什么呀,号称缥缈派三大神功的,可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轻松的学会的,就算是欧鹏这等天之骄子也都是在药物的辅助之下,才趋于大成。何天舒想在一夜之间就能学个七七八八,那简直就是痴心妄想的。

  不过,欧鹏既然能把这个步法交给他修炼,自然是有计较的,这前三层的功法,只是神功的基础,要求并不如第四层以上高,那四层以上才是缥缈步的真正精华,那可是缥缈派的不传之秘,不是亲传的嫡亲弟子,断不会传授。

  所以,欧鹏也知道仅仅凭张小花的资质,在没人指点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修炼成功的,这才把一直没有奖赏的何天舒也拉了进来,不得不说是何天舒的一个机缘。

  等张小花分享完自己憋了一夜的喜悦,何天舒就把他给赶了出来,说道:“我今天就在屋里研习你的武学前途,我在药田的事情,你先让聂小二帮我打理吧,你也别偷懒,去那边看看,注意啊,我学会了,你才能学会的,你可不要拖我的后腿。”

  张小花无语,这段时间可是每天都去药田的,并没有任何偷懒的意思,人家欧庄主可是答应过的,自己想去就去,不去也是无妨的呀。

  当张小花挂着满头黑线来到药田的时候,正看到聂小二等人围在一起窃窃私语,看到张小花过来,作鸟兽散状。

  张小花很是奇怪,自己两天没到药田来,怎么就如此的生疏?刚才吃早餐的时候,不都还说话吗?

  于是张小花看聂小二在不远处,就走了过去,聂小二见张小花走近,眯着眼睛看张小花,神色很是暧昧,张小花看他的样子,更是纳闷,问道:“小二哥,你们刚才说什么呢?”

  聂小二道:“没说什么呀?就是稍微聊聊。”

  张小花问:“那你们接着聊呀,干嘛我来了,你们就不聊了?”

  “唉~”聂小二叹口气,道:“有什么好聊的,也没用醉香楼好聊,再说,我们也没什么春宫可以看,只随便瞎聊。”

  “醉香楼?春宫?”张小花似乎明白了什么,不过,他也不想解释什么,微微笑笑,就准备走向另外一边。

  可聂小二不干了,一把就抓住张小花的手腕,问道:“你从哪里搞到的春宫?让何队长看了一夜呀,怎么现在还躲在屋里看?连药田都不来了?”

  张小花认真的看着聂小二说:“小二哥,你几时知道的这个东西?”

  聂小二撇撇嘴,说:“你们在吃早饭的时候不都说了啊,你以为我们都是傻子,听不出来?”

  张小花无奈问道:“那你以前见过何队长看这些东西吗?”

  “那倒没有。”聂小二略微思考,就回答道:“可也不能说明现在就不会看吧。”

  张小花一本正经的说:“小二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是不对的,何队长是你们缥缈派有抱负,有理想,有信心的三有弟子,正是你们学习的榜样,可不能凭只字片言就武断别人的行为,若是何队长知道了,一定会到你们堂主那里告你们诽谤的。”

  聂小二急了,问道:“可是,若你们不是看那些东西,干嘛神神秘秘的?”

  张小花听了,嘴角露出微笑,举起一根指头,摇了摇,道:“不可说,不可说。”

  然后,扔下莫名其妙的聂小二,自己下了药田。

  药田中的药材仍是那个样子,没发芽的还是光秃秃的一片土地,已经发芽的还在发芽,还有若干长成株的,也在微风中挺立,现在虽说已经是春天,正是万物复苏,生机勃勃的时刻,可这药田却是另外的景象。

  张小花读了这么长时间的书籍,也是长了不少的见识,知道这药材的成长是有年份的,若是一年一熟一收割,那就不叫药材,而是庄稼了,这药材是长的时间越久越值钱,药用的价值越是大。

  不过,田里的野草可不顾你是昂贵的药材,还是廉价的庄稼,它们在这春意盎然的时候,最是起劲儿,早就疯了似地长起来,按说这个锄草的活儿,任凭田重喜,马景他们足够干的,可为什么一定要用缥缈派药剂堂的人呢?张小花一直都是不太理解的。

  若是除去保密的意思,那只能说人家缥缈派财大气粗,有的是人才,放几个会内功的弟子来锄草,放能显示派中的脸面吧。

  午间休息的时候,张小花来到树林中,老老实实的打了八遍北斗神拳,那滚烫的热流如约而至,随着拳法招式,流遍全身,张小花这才真的确信,自己真真正正步入北斗神拳的第二层,现在需要验证的,就是能否突破每天只能出现九次暖流的限制了,若真是这般,每层都能增加,却不知第二层能一天出现几次呢?

  在张小花孜孜不倦的追索下,张小花下午干脆就赖在树林中打拳,反正欧燕早就说过,自己可以随意的,有了这个吩咐,自己干嘛不用?结果,直到暖流九次出现后,张小花很是期待的开始了第十个八遍,果然,等第八十遍北斗神拳开始时,那已经温温的流动,开始在全身流淌,打完收拳,张小花这才发现,头顶的太阳正在西坠,天边有无尽的彩霞镶嵌着,暮色就要来了。

  想想晚间还能练拳,张小花就放弃了尝试第十一次,与拳法的进步相比,张小花比较郁闷自己的那个无忧心经内功,虽说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可面对残酷的现实,他还是难免沮丧的,看看天色尚早,张小花就盘腿而坐,开始心经独有的练功方式。直到天色尽黑,肚子都咕噜噜的响了,张小花才姗姗从树林中走出,平静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古人云的好,挫折使人进步,在无休止的失败中,张小花似乎并不是没有收获的。

  何天舒居然没去吃晚饭!

  这是张小花感觉到不可思议的地方,在张小花的心里,没有比吃饭更重要的事情了,古人云的好:民以食为天的。记得当时张小花在书籍中看到这句话,不禁抚掌相击,颇觉心有戚戚焉的,真是说到他的心坎中。

  而何天舒不吃饭的行为,让他很是费解,不就是一个神奇的步法吗?也用不着废寝忘食吧,当然,作为何天舒的亲密伙伴,兼职弟子,张小花很是没少给何天舒往回带吃的,就连聂小二都有些怀疑,这到底是给何天舒带晚饭还是给自己带夜宵。

  当张小花兴冲冲的带着自己的关心来到何天舒的小屋,推门就要进去,眼前的情景却让他收回了正要跨入的脚。

  屋内漆黑的一片,并没有点灯,隐隐约约等看得到桌子旁有个伏案的身影,均匀的轻鼾,声声传过来,张小花立时明白,何天舒累得睡着了。

  张小花收回脚步,轻轻的把门给掩上,走回自己的小屋,看着手上托着的点心等物,心中暗喜,晚上有丰富的宵夜了!

  稍事休息,张小花就跑到树林中练拳法,他很想知道,自己是否能出现第十一次流动。

  可惜,等他打完八遍北斗神拳,那流动并没有出现,张小花也没在意,先是练了一会儿左手剑,就盘膝而坐,练起“九浅一深”。

  春日的夜晚,凉风习习,很多的草木都是绿了,满天地都是充满生机,张小花平静的端坐,在“九浅一深”的呼吸中,他很快就进入一种很平和的状态,一种无喜无悲,淡然的境界,不得不说,这个特殊的呼吸法还是很有效率的。

  调整好状态,张小花就开始寻找散落在自己周遭的天地元气,也许是方法不对,也许是张小花资质不行,也许是周遭根本就没有天地元气,总之,过了许久,张小花依旧是没有找到丝毫的天地元气踪迹。

  而且,就算是张小花早早的把周身的毛孔都打的开开的,那浩瀚的夜空中无尽的星光也并没有如昨夜般蜂拥般冲入张小花的体内。

  忙乎良久,没有找到气感的张小花,长身而起,并没有丝毫的颓废,他的年龄虽然还是少年,只是这无忧心经之经过一夜的修炼,好似就对张小花的心境有了一丝的影响,宠辱不惊,似乎有这么一种味道了。

  路过何天舒的小屋时,还是没有灯光,想必这个便宜师父还在美梦。

  看了一阵的书籍,张小花跟昨天一样,又五心朝天的坐在炕上,不多时,张小花就睡着了。

  很快,那无尽的星光就像飞蛾投火般萦绕了张小花的四周,与树林相比,张小花的“九浅一深”没有变,毛孔也是打开的,唯一的不同,也许就是梦中的闪烁吧。也许是闪烁让张小花的呼吸变得有了生命,变得跟天外的星辰有个共鸣,这才吸引星光的到来?

  也许?或是?肯定?

  谁也说不清楚。

  只是,张小花体内的元气流转却是真实存在的,白天都蛰伏在中丹田的那些元气,这时都活泼泼的出来了,欢快的吸收着星光的加入,在闪烁下,不停的合并,质变,压缩。

  若是仔细的观察,还是能发现的,那元气在体内运行一个周天,还是有所壮大的,只是壮大的甚是微小,比起星光的加入,不足道也。

  很快的,经过一夜的修炼,张小花体内的元气多了不少,可,毕竟这是从质变到量变的初期,那元气还是极少,就算是张小花运功搬运,那也是感觉不到的,只能自卑自叹,这天地元气在哪里呀,我怎么丝毫都找不到?

  如此有修炼了几日,何天舒那边还是没有动静,张小花也不着急,反正自己还在找气感,没有内力的轻功那叫什么轻功呀,就算是何天舒教了自己,自己不是也不能施展吗?

  可是,事情往往会有意外,这日清晨,张小花刚想出门去树林练武,就见到一个黑影越过小院的围墙,从天而降,吓了张小花一跳,等他定睛看时,却是顶了两个大黑眼圈的何天舒。

  张小花吃惊的望着何天舒,道:“何队长,这不睡觉会影响美容的,咱们大老爷们儿虽然不用太注意,可也要稍微留意的,您这副面容若是让药剂堂的堂主见了,说不定得要咱们欧庄主要加班费的。”

  何天舒的心情看起来很好,并没在意张小花的俏皮话,说道:“走,张小花,到你练拳的树林中,我先给你讲讲这个缥缈步的基本功法。”

  张小花一听,喜道:“何队长,你练会第一层了?”

  何天舒骄傲的说:“那还用说?何队长怎么也算是缥缈派的优秀人物嘛。”

  “嘿嘿,是吗?”张小花笑着问。

  何天舒皱眉道:“别耽误时间,快走,等我教你之后,我还要看以后的内容呢。”

  等张小花跟着何天舒来到树林,何天舒就把自己这几天修炼的心得跟张小花详细的讲了一遍,原来,这缥缈步的轻功并不同与其它的轻功身法,它只是一种技巧,一种步法和内力的应用法门,何天舒只所以用了这么长时间修炼,一方面不仅仅是学习缥缈步的技巧,更重要的则是改变以前的轻功身法,将对缥缈步的认识加入到现有的身法中。

  等何天舒讲过一遍,张小花思考许久,正待开口,旁边的何天舒就抢先说:“没明白,不懂是不是?没关系,我再给你讲。”

  说完,就要接着开讲第二遍,张小花赶紧说:“不是的,何队长,我听明白了,我只是想让您给我示范一遍。”

  何天舒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再次问道:“真的?你真的听明白了?这可是我思考好几天的东西,你一下子都明白了?”

  张小花有想了想,说:“是的,何队长,我觉得我真的明白了。”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盛世溺宠:帝少蜜爱小甜妻泰佛秘闻独家婚宠都市桃色医仙我妻娇艳同妻的逆袭已经习惯拥抱你无敌村医系统没有神奇宝贝的精灵大师大明血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