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四十六章 告状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0:2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永夜君王官路青云梯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九幽天帝
  第一百四十六章 告状

  回到浣溪山庄的张小花,生活又步入原有的轨迹,他本以为自己离开山庄这么久,聂小二等人一定会围着自己问东问西,他心里早就炮制了一堆的谎话还搪塞的,可事实却是,人家看到他的归来,只是眼神中表示出天大的惊奇,嘴里也只是简单的寒暄,关切一下关切而已,并没有深究缘由,弄得张小花郁闷异常,有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同时也在心里暗暗的佩服,这名门大派的弟子,那个素质还真是罡罡的!

  正当张小花想要把谎言丢掉,保全鼻子的时候,一群苍蝇的嗡嗡还是让他晚节不保,以马景为首的浣溪山庄人型大苍蝇,上次就因为张小花受伤后,待遇居然提高,离开了他们的欺负,心里纳闷许久,这次张小花又是失踪如此之久,他们以为跟张小花已经人间蒸发,从此人鬼殊途,再也见不到面的,可张小花又蓦然出现在他们的视野,怎不让他们大跌眼镜?

  于是他们如闻了血腥的苍蝇,整天在张小花面前嗡来嗡去,想知道张小花这两个多月的动向,张小花本不想理会的,可毕竟脸皮薄,问得久了,只好把准备用来搪塞聂小二之流的瞎胡话说给他们听,等填饱了马景等人的八卦之心,他们才轰然散去,不再理会张小花,张小花无奈的摸摸自己的鼻子,心里暗中祈祷:“鼻子呀,鼻子,莫怪我,不是我不心疼你,我也是被逼无奈,人住江湖身不由己呀。”

  这日清晨,张小花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天大的馅饼砸了脑袋,依旧是复读自己的老三篇:练拳、吃饭、种田。(晕~好像这些现在都是玄幻的主流啊!张小花一不小心就成了潮人。)虽说欧燕已经交代过的,他现在的时间可以自己掌握,并不一定就去田间劳作的,可他毕竟是在田间生活的惯了,没事儿的时候也离不开药田,而且,马上就要开春,很多的药材都要除草、浇水,张小花也是乐意前去帮忙,这不,他正在挥舞小锄头铲草的时候,就听到旁边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等他抬头,在田边正站着两人,何天舒和秋桐,他笑着走过去打招呼:“秋桐姐姐,你怎么来了?”

  秋桐笑着说:“小花,你还真忙呀,小姐不是说让你自己掌握时间嘛,干嘛要这么忙着下田呢?”

  张小花笑着说:“我从小就在田间长大,这乍离开很是不适应,还是来这么帮忙的好。”

  秋桐道:“那敢情好,何队长还不用忙着再找人了。张小花,你快上来吧,小姐找你跟何队长有事情呢。”

  何天舒在旁边诧异道:“还有我呢?有什么事情呀。”

  秋桐笑道:“这个,我却是不知的,小姐神神秘秘的,什么都不说。”

  张小花道:“好吧,我马上就上去。”

  说完,张小花收拾了一下,就跟着秋桐和何天舒来到了内院,秋桐指着门口说:“你们自个儿去吧,小姐在里面等着呢,我还有事情,就不陪你们了。”

  何天舒说:“好的,忙你的去吧,这里我们也不是第一次来。”

  说完带着张小花就要进去,秋桐又叫住了张小花,问道:“张小花,我现在去一趟莲花镖局,你有什么事情要办,或者有什么话要带给你哥哥吗?”

  张小花想了想,说:“没什么的,你就跟我哥哥说,我现在挺好的,不用他担心。”

  秋桐点头答应,急匆匆的出去了。

  张小花随着何天舒就来到内院的大厅。

  大厅中,欧燕正坐在椅子上,有些焦急,见到他们进来,笑着说:“你们可是来了,怎么这么慢呀。”

  张小花不好意思的说:“欧姐姐,我在田间干活呢,所以过来的有些迟,让您久等了。”

  欧燕听了,脸色大悦,笑着说:“没关系的,你能不骄不躁,还下田干活,难能可贵的,我怎么能怪你呢?走,你俩跟我去个地方,有些事情要处理。”

  张小花和何天舒见欧燕并不说什么事情,很是奇怪,相互对望一眼,跟在欧燕身后,走出了大厅。

  平阳城,莲花镖局,文四爷的房子中,文四爷和他的子侄余得宜正在喝着香茶,闲聊趣事,这时,有人匆匆走进小院,来到门前。

  文四爷听得脚步声,抬头看时,正是罗大镖头。

  文四爷见是他,不由地皱皱眉头,随即微笑着说:“是罗镖头啊,快进来。”

  罗镖头笑容可掬的走进屋中,相互施礼坐下,文四爷说道:“罗镖头呀,这次远镖多亏了你呀,收获甚大,你辛苦了,你的功劳我定会记在心中,回头有机会我会禀明总镖头,给你请功的。”

  罗镖头赶紧起身,笑道:“没什么的,这都是我份内的职责,应该做的,而且这也不都是平日四爷的教导得力嘛。”

  文四爷笑道:“罗镖头说笑,是你做的好,我只不过平日动动嘴皮子而已。”

  罗镖头整了整脸色,一本正经的说:“文四爷此言差矣,古人云的好,大海航行靠舵手,若是没了您的教诲,我等岂不是没有努力的方向,再使力都是瞎掰活,没准还越走越远呢。肯见您的功劳远超我等的。”

  余得宜看了一眼文四爷,笑道:“四爷就不必谦虚,罗镖头所言极是的。古人云的好,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这个镖局很多事情还是要靠您呀。”

  文四爷听了,心中大悦,手捻了颌下稀疏的胡须,笑得合不拢嘴。

  宾主少坐片刻,文四爷又问道:“罗镖头今日所为何事?”

  罗镖头笑了笑,看看余得宜,说:“没甚的,只镖局的一些事务,想跟四爷唠叨唠叨。”

  余得宜看到,连忙起身,说道:“既然如此,四爷,我先告辞,等改日再来拜访吧。”

  文四爷却是摆手道:“无妨的,得宜,暂且坐回,稍等还有事情跟你说。罗镖头,有什么事情就说吧,得宜是我的子侄,也是习武馆的人,算是镖局的一员,有些事情应该不用避他的,你说是不?”

  罗镖头想了想说:“无妨,这都是镖局明面的事情,余少爷估计也是知道的。”

  听了这话,余得宜才重新坐下。

  就听得罗镖头说:“其实也没什么大事的,就是这次出镖比较远,而且还在外面过了新年,时间一长,镖队里某些对镖局忠心不够的人就惦记着想从镖局捞些油水,吵着问我要双份的月钱,四爷,您说这有没有道理?你吃喝在镖局,长镖还有补贴,镖局对你已经不薄,人不能不讲良心的,所以我严加呵斥,将他们训斥一顿。”

  说到这里,罗镖头停顿一下,看看文四爷的脸色,觉得没什么变化,就接着说:“可……”

  然后咬了咬牙,似乎下了决心般,说道:“可是镖队的趟子手张小虎,您让他当我的副手,他就以为您让他当副镖头呢,人前人后,都让叫他张副镖头,而且为了笼络人心,他还纠集很多的趟子手和镖师想我施压,让我给他们涨月钱,您说,这种没有大局观,只知道经营自己小圈子的人,他能做好领导工作吗?”

  文四爷的脸上有些微变,旋即若无其事的说:“嗯,这样啊,回头我找张小虎好好说说去,这让他做你的副手,最重要的就是配合好你的工作,保证这次行镖的安全和圆满,他这种拉帮结派的做法肯定是不对的。”

  罗镖头陪笑着说:“还是文四爷高瞻远瞩,能看到问题的本质,我这不也是为镖局的前途着想嘛,对了,还有个问题。”

  文四爷说:“没关系,有问题你尽管说吧。”

  罗镖头又把在沿海的小镇遇到张小花的事情说了一下,并把自己让张小花交食宿费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说:“四爷,您说我说的对吧,这张小虎的弟弟又不是咱们镖局的人,为何平白让他占咱们镖局的便宜呢?而昨天我特意到镖局的账房那边看了,那张小虎居然把我的话扔到九霄云外,账房根本没有收到他的银两,您看他还把我当做顶头上司吗?还把镖局的利益高于一切这句话放到心上了吗?”

  文四爷想了想,对余得宜说:“得宜啊,你去把张小虎叫来我亲自问问。”

  罗镖头一听,连连摆手道:“四爷,不用这大张旗鼓吧,我只是来跟您唠叨唠叨的。”

  文四爷对余得宜说:“你去叫吧,别对他说什么。”

  又转头对罗镖头说:“你说的事情,都说明你对镖局很有感情,咱们帮助镖局的兄弟,要秉着治病救人的态度,一定要把事情说清楚,若是张小虎的错误,我一定不会袒护他半分的。”

  不多时,张小虎随着余得宜来到文四爷的房间,见到房间内还有罗镖头,很是诧异,分别跟两人见礼,随后依言坐在靠门口的椅子上。

  等张小虎坐定,文四爷看着他,问道:“张小虎,这次长镖你作为罗镖头的副手,很是辛苦,做得不错,不过,我有两件事情,问你一下,你要好好的回答。”

  张小虎点头说:“是,四爷,您请问。”

  文四爷微微点头,说道:“这镖队中是不是某些人想要双倍的月钱?你是咱们做的?”

  张小虎一愣,心中暗道:“这个事情,我回来的时候不是已经跟你说过吧。”

  等他看到罗镖头低着脑袋喝茶水的样子,恍然大悟,道:“文四爷,是这样的,这趟行镖比较远,又在他乡过的新年,镖队的众人情绪很是不稳,都是思乡念亲的,而且由于是新年,那边的东西自然就贵,众人花销也大,所以,不是某些人,是所有的人,都希望镖局能给些补贴,比如双倍月钱,或者三倍月钱的,他们怕这个事情没有先例,被罗大镖头驳了,就先找我商量,我想兄弟们都是出门在外,不容易,三倍月钱就算了,二倍的月钱镖局应该也还能考虑的,所以,就找罗大镖头商议,罗镖头当时没有同意,只说让我回来跟您说说,我这回来不是忙嘛,也就忘记了,若您今日不说,我可就辜负了众兄弟的嘱托了。”

  文四爷听张小虎这么说,笑着说:“镖队的兄弟远行,真得辛苦了,这种要求也是合情合理的,人之常情,我是可以理解的,不过这个事情呢,还是要镖局的高层来讨论讨论,我现在倒是不好先行表态,以后一定会给诸位一个满意的答复。”

  罗镖头和张小虎皆点头,只是,两人的点头是一样的,内心的想法不会相同吧!

  文四爷满意的点头,犹豫了一下,还是接着说:“还有,张小虎,罗镖头说起你弟弟随行的事情,我也听了,他建议你弟弟付一些象征性的费用,你的意见如何?”

  张小虎听了,一愣,奇怪的说道:“这个呀,当时罗镖头希望我弟弟付食宿费,可我想着我弟弟应该能跟我挤在一起的,这个住宿费应该可以免的吧,单给个饭费应该可以吧,这个费用我已经给随队的先生了,若是罗镖头觉得不够,必须再给住宿费的话,我就再补齐吧,我作为镖局的一员,遵守镖局的规矩是我应该做的基本规范。”

  “什么嘛,我昨天刚问过账房的,你根本就没给。”罗镖头脱口而出。

  文四爷皱眉,他刚才犹豫的原因就是,根本不想把张小花的事情,拿出来说事儿,这涉及浣溪山庄,可罗镖头不知趣的高张小虎的黑状,若是不说,倒是显得自己偏袒张小虎,这会儿一听,张小虎已经付钱,立刻觉得罗镖头实在太不明事理,有嫉贤妒能的嫌疑,而对比张小虎的作为,真是云泥之别,愈发看着顺眼,多识大体的一个人呀。

  于是,他又转头对余得宜道:“得宜贤侄,再麻烦你一趟,去账房那边把随队的那个先生叫过来。”

  余得宜笑着说:“无妨,四爷,我这就去。”

  又不多时,那随队的账房先生随着余得宜来到文四爷的房间,那先生看到屋内的众人,很是奇怪,给众人见礼后,站在旁边,问道:“不知四爷叫属下过来,所为何意?”

  文四爷笑着问道:“有个事情来跟你求证一下,你只管说是或不是即可,不用顾忌谁的脸面。”

  那先生一听,不解的看看罗镖头和张小虎,点头答是。

  文四爷说:“张小虎说他已经把自己弟弟的食宿费交给你了,有这事儿吗?”

  那先生听了,立时明白,赶紧答道:“是的,有这事儿。”

  罗镖头听了,急得差点站起来,文四爷见到,摆手让他坐下,接着问:“那账房那边怎么没有入账呢?”

  那先生笑着说:“是这样的,四爷,张小虎在回来的那天早上就把银子交到我的手中,只是,在下的家中有些紧急事情,这几天请假在家料理家务的,今天才得以脱身回到镖局,这银子早上已经入账,四爷可以使人去查账即可。”

  罗镖头听了,面如土色,心中大悔,暗道:“你家有事就有事吧,怎么单单把这件事给忘记呢,晦气。”

  文四爷听了,皱眉道:“这就是你的不对,镖局的银子怎么能不入账就先回家呢?”

  那先生连喊冤枉,说道:“四爷,不是我不先入账的,镖队的银钱我算的仔细,在回家前就交了账房,可这张小虎的弟弟只是个孩子,每日所食有限,整个算起来不过一钱银子,可既然要算账,属下自然不能让张小虎吃亏的,这仔细算了可就费时间了,这不,属下上午算了一个上午才算清楚,刚刚交账的,这还有剩下的几十个铜钱,没交还张小虎呢。”

  说完,从怀中掏出几十个大钱,交给了张小虎,张小虎也不客气,伸手接了。

  文四爷听了,脸色大变,正待说话,门外又传来脚步声,文四爷往门口看时,正是浣溪山庄的秋桐。

  文四爷赶紧站起身来,快步到门口迎接,欢声道:“秋桐姑娘,今天怎么有闲情到我们镖局来了?真是稀客呀。”

  秋桐笑道:“文四爷太客气,我只是浣溪山庄的一个奴婢,当不得四爷这样的迎接。”

  文四爷笑道:“秋桐姑娘妄自菲薄了,谁不知道浣溪山庄内院中,秋桐姑娘一言九鼎的,除了庄主,谁都是俯首听命的?”

  秋桐道:“这都是庄主的厚爱罢了,当不得真。”

  随后,文四爷将秋桐延请进屋。

  秋桐走到屋内,见到屋里人物众多,不禁皱眉道:“四爷正在处理事务?要不我一会儿再来?”

  文四爷陪笑道:“无妨的,已经完事儿,姑娘先请坐下,我先打发他们离开。”

  秋桐听了,也不客气,环视了一下众人,等看到张小虎在座,眼睛一亮,随后,找了上首的一个椅子坐下。

  文四爷见秋桐落座,就对众人说:“这食宿费的事情,已经清楚,我这里还有别的事情,你们先回吧,等我回头找你们。”

  众人听了,正待起身告辞。

  就听秋桐叫道:“诸位留步。”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嚣张王爷:呆萌王妃快入怀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溺爱成瘾:少将霸宠小甜心霸王硬上弓:总裁惹不起重生之老婆大人你不乖道士不好惹一世专宠:冻龄男友已上线三国之龙图天下步步诱婚:总裁狂宠契约妻唐先生,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