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四十三章 迎接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0:2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逆天神医妃:鬼王,缠上瘾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异世无冕邪皇九幽天帝
  第一百四十三章 迎接

  文四爷最后终于淡定了,在他风风火火拉着张小虎的手,一路小跑奔到张小虎的小屋,直到亲眼看到那炕上睡得正香甜的张小花时,他才真正的淡定下来。

  文四爷捻着自己所剩无几的稀疏胡须,连连点头,笑得山花般灿烂,说道:“好,好,好。”

  一连几声的叫好,弄得张小虎莫名其妙的,不知道是因为张小花活着好,还是省了一万两银子的好。

  想到厚厚的一沓银票,张小虎不由的眼热,那可是一笔巨款呀,若是自己的,该多好?不过,再看看弟弟睡梦中的甜笑,这个幸福可是心热的,什么银票,就是金山,他也是不换的。

  文四爷说了几声好,就不再说话,静静的站着。

  张小虎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也陪着。

  等过了半晌儿,文四爷纳闷地问道:“张小虎,你也不能老让我站着呀。”

  张小虎一愣,赶紧拽过了一条板凳,说道:“四爷,您坐。”

  文四爷一跺脚,道:“我哪里不能坐?还来你的小屋做冷板凳?”

  张小虎不解其意,道:“那文四爷稍等,我去找软榻给您。”

  文四爷怒了,道:“看你一点儿都没有眼力价儿,更别说斗争敏感性,还想进步呢,我看门儿都没有。”

  张小虎赶紧上前道:“四爷,看您说的,我这不一直都在上进吗?您到底是什么意思?”

  文四爷自嘲道:“我这都站在这里了,你怎么还不把你的弟弟叫醒?让我好好的问问仔细?”

  张小虎恍然,心里暗道:“你想叫醒就说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你肚子的蛔虫。”

  可他嘴里哪敢说这个,依旧笑嘻嘻说道:“四爷,不是我不叫我弟弟,他这睡觉有个毛病,只要是睡着,任凭你怎么叫,他都不会醒的,不信你自己推推他试试?”

  文四爷愣了,不肯相信的说:“有这么回事?我可是不相信的。”

  说完上前,使劲儿的推推张小花,在他耳边叫道:“张小花,张小花。”

  张小花呼吸均匀,依旧酣睡。

  文四爷想了想,两手运劲儿,把张小花从被窝中拽出,在空中使劲的摇晃,张小花体形本来就小,如此被文四爷举在空中,真似人形玩具般,张小虎差点笑出声。

  文四爷看张小花如同失去知觉般依旧没有动静,也没了兴趣,把他又塞进被窝,回头笑着说:“看来真如你所说,看来我倒是冤枉你了。”

  张小虎连忙说:“不敢,不敢。”

  文四爷想了想,说:“既然你弟弟安然归来,欧庄主知道的话,想必会立刻见他的,明天早上,你跟他说说,哪里都不要去,估计会有人来接他回山庄。”

  张小虎点头道:“好的,我知道了,四爷,我就看着他,哪里都不让他去的。”

  文四爷笑道:“好的,那你也休息吧,我去找门卫小四,他居然让你打扰我睡觉,我也决计不饶他,现在就派他到浣溪山庄送口信。”

  张小虎点头,不敢说话,唯恐文四爷也迁怒自己。

  那文四爷快步走到门口,犹自不忘回头看看酣睡如猪的张小花,羡慕的自言自语道:“睡得多甜,还是年轻好啊,我要是能睡的如此香甜,给我一万两银子我都不换呀。”

  说完,意犹未尽的转身走了。

  后面的张小虎欲言又止,心中想到:“四爷呀,一万两银子给我,我来换行不?”

  次日清晨,张小花睁开眼睛,仔细的辨认过,才知道又回到以前养伤时那个熟悉的小屋,他刚从被窝里坐起,炕那头的张小虎就知觉了,赶紧起身,道:“睡醒了,小花?”

  张小花笑着说:“是的,二哥,你再睡会儿吧,我睡不着了。”

  张小虎也确实累了,又重新躺下,说:“昨夜文四爷来过,说已经给浣溪山庄送信儿了,今天早上肯定派人来接你,不让你走开。”

  张小花听了,问道:“那你知道庄主她们怎么样了?”

  说到这里,张小虎“呼”地一声又从被窝里坐了起来,瞪着张小花问道:“说到这里,我还真得问问你,昨日文四爷说你舍身就了欧庄主,人家都以为你早就死翘翘了,这是什么意思?你怎么不早告诉我?今日你可得跟我说清楚。”

  张小花一愣,不好意思的说:“这个事情说起来很长,等以后我再仔细跟你说吧,左右我现在不是也没事儿嘛,我也就懒得跟你说了,说得多了,反倒让你担心的。”

  张小虎看着张小花的眼睛,一本正经的说:“小花,就算是你不说,可等我知道了,不一样的担心?”

  张小花陪笑道:“知道了,二哥,以后我一定跟你说,还不行?”

  张小虎想了想,道:“算了,你也长大了,有自己的主见,你看着办吧,想说就跟二哥念叨念叨,不想说,就藏在自己的心里吧。”

  张小花说:“我再长大,你还不是我二哥,有什么事请要商量的时候,我肯定会找你的,放心吧。对了,照你这么说,欧庄主应该没事情了。”

  张小虎想想,说道:“应该是的,否则文四爷昨夜就说了。”

  张小花点点头,说:“那就好,行了,二哥,我去练拳,你睡吧。”

  张小虎从炕上跃起,说道:“我也去吧,被你这么一说,我也睡不着了。”

  于是兄弟两人一前一后来的镖局的练武广场。

  昨夜回来的二十辆马车依旧停靠在广场的一端,这时的时辰还早,广场并没有多少人在练拳,张小花看了,心中甚喜,他练的北斗神拳虽然已经自己感觉很是完美,只是并不是江湖中流传的拳法,总感觉自己练着合适,若是拿到大庭广众之下,心中总是有些别扭,有一种拿不上台面的感觉。

  张小花找了一块空地,拿桩站定,依着北斗神拳的拳路,一招一式的打将起来,而张小虎也是如此,将自己最精通的六合拳,从头到尾打了一遍,等张小虎打完收势,感觉全身很是舒服,感叹道:“古人云的好,生命在于运动呀,不欺我呀。”

  待他抬眼看时,那张小花依旧还在打拳,看他如行云流水般的招式,想必是他自己琢磨的那套拳法已经成功了,于是他就仔细的看了起来,果不其然,张小虎居然从张小花打的拳法中,找到了六招似是而非的六合拳法,张小虎心里不由暗道:“小花这拳法还真是奇怪,改得是一塌糊涂,居然还能流利的连在一起,还真是难得一见的奇迹。”

  最为奇怪的是,张小花在那里打起来没完了,张小虎更是奇怪,这套拳法到底有多少招式?可等他仔细看时,却发现,张小花竟然是重复的打了一遍又一遍。

  等广场的人逐渐多起来时,张小花才把他的九遍北斗神拳打完,那温温的流动随着最后一遍拳法流遍全身,张小花这才收了招式,看到二哥在旁边看自己,赶紧跑了过去。

  张小虎见弟弟过来,奇怪的问道:“小花,你每天都这么勤奋的练拳法吗?每次都要练很多遍?”

  张小花笑着说:“也不多,就是九遍而已,多了也没用。”

  张小虎听了,也没在意,说道:“古人云的好,过犹不及,你可要注意的。”

  张小花不以为然,说道:“我有时一天还练九九八十一遍呢,这算啥?你看我气不长喘脸不红的,自然是没啥问题。”

  张小虎还想再劝一劝,又想到自己以前只会六合拳的时候,不也是一遍一遍的打嘛,于是就闭了嘴。

  这时广场上练拳的人已经多了起来,两人就慢悠悠的往回走,刚走到小院的门口,就听到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惊喜的叫道:“张小花,真的是你呀。”

  张小花听了,也是惊喜的回头,叫道:“何队长,你还活着?”

  张小虎回头看时,后面跑来的不正是浣溪山庄药田的何天舒何队长?

  那何天舒满脸喜悦的跑到近前,听到张小花的话,不由苦了脸,说:“张小花啊,你都活着,我为什么不能活呢?”

  张小花一个大红脸,嘟囔说:“我好久没见到你们了,不知道你们的消息,看到你,高兴呗。”

  何天舒慈爱的摸摸张小花的头顶,笑着说:“没关系的,张小花,我又怎么会介意呢?”

  说完,转头对张小虎说:“张小虎,我们见过的,我是浣溪山庄的何天舒,昨天接到文四爷的口信,庄主很是惊喜,让我们一早就来接张小花回去,你看……”

  张小虎笑道:“昨夜文四爷已经跟我说过的,你这就带他回山庄吧。”

  随后对张小花说:“小花,以后要多注意安全啊,熊出没请注意的地方,要少去。”

  张小花笑着说:“知道了,二哥,对了,你不是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吗?要不跟我一起去山庄吧,庄主姐姐肯定要我讲的。”

  张小虎想了一下,摇摇头,道:“还是算了吧,这镖队昨夜才回,今日必定有很多的事情,我还是先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毕再说吧。”

  张小花见状,也不勉强,与张小虎道了别,就跟着何天舒出了镖局。

  张小虎见弟弟走远,转身回到屋里,从钱袋中找出五钱的散碎银子,来到账房先生的住处,将那银子交给睡眼朦胧的先生,这才去吃了早饭,开始忙着镖队回来的收尾事宜。

  且说张小花随着何天舒出了镖局,迎面就是一个乌蓬的大马车,比之张小花以前做的马车大了一倍有余,张小花不禁愣住了,这时,马车的帘子被人掀起,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小花,快上来吧。”

  张小花定睛一看,不是秋桐是谁?

  张小花叫了声:“秋桐姐姐,你也来了?”就跑上前去。

  等张小花上了马车,何天舒也随之上来。

  张小花第一句话就是:“秋桐姐姐,这个马车还真大呀。”

  秋桐笑着说:“是啊,这是小姐做的马车,今日为了接你这个大恩人,才特意出来的。”

  何天舒也是笑着说:“我们也是沾了你的光,才做了这般大的马车。”

  张小花有些脸红,道:“没什么的,秋桐姐姐,你们平常待我很好,这也是我应该做的。”

  何天舒摇摇头,道:“唉,这也是我应该做的,可是我就做不好呀。张小花,真是不知道怎么说你的好,你,真是太出乎我们的意料了。”

  张小花继续腼腆,接着问道:“对了,何队长,后来的情况如何呀?欧姐姐没什么大的事情吧,这些我可是一直都想知道的。”

  何天舒笑笑,把张小花昏迷以后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张小花听得欧燕没事,黑衣人后来也没有再追赶,不由得拍拍胸脯,表示庆幸,秋桐笑着说:“这还要拜你所赐的。”

  张小花一愣,道:“我都掉水里了,还能帮什么忙呀。”

  秋桐笑道:“你掉在水里,可黑衣人不知道呀。你一剑把那个老头杀掉,那个老头可是他们中最厉害的,当然让他们心惊胆战,再也不敢找麻烦了。”

  张小花人虽然不大,可也知道深浅,笑着说:“秋桐姐姐,您也别太高看我了,我觉得黑衣人还是担心后面的援兵吧。”

  何天舒插嘴道:“算了,现在说什么都是马后炮,谁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反正咱们都已经平安的回来了。”

  张小花有想到什么似地,问道:“对了,何队长,知道黑衣人是谁了吗?”

  何天舒皱眉头道:“不太清楚,回来后这些事情都交给了派中的执法堂,谁知道有没有找到,我具体也不清楚的。”

  张小花点点头,也不再说话,其实他心里也很模模糊糊的感觉到,既然人家敢来劫杀欧燕,那必然是有一定的把握,这个把握不仅是成功的把握,还在于失败后,毁尸灭迹的把握。

  秋桐还是担心张小花的伤势,忍不住问起。

  张小花笑道:“我当时是被那老头打得昏死过去,一直过了十几天才清醒的,如今伤势已经完全好了,你看,刚才我还在镖局练拳了呢。”

  听到这些,秋桐才稍稍的安心,心有余悸的说:“后来我们派了不少的人去找你,怎么都找不到,谁知道你就跑到沿海的小镇,这跟我们的想象也差的太远,小姐还一个劲儿的想,你是不是……”

  张小花张嘴,正想解释,何天舒摆手道:“现在先别说了,一会儿庄主一定要问的,等过会儿再详细的说吧,省得你讲两遍。”

  张小花笑笑说:“何队长说的有理。秋桐姐姐待会儿再听吧。”

  马车开得很稳,也很快,不多时,就来到了浣溪山庄的侧门前,如今浣溪山庄门口的护卫比以前多了一倍,检查的也很仔细,虽说是庄主坐的马车,也还是检查了一番,这才放马车进去。

  马车进了山庄,依旧停在上次出门时的小院。

  这里离内院倒是很近,在秋桐的引领下,穿过几重院落,就来到了内院的大厅。

  大厅中也没有别人,就渝老陪着欧燕在说话,张小花随同秋桐进来的时候,欧燕正不时往外面观望,似乎很是着急见到张小花。

  等张小花走进大厅,渝老和欧燕皆都站了起来,欧燕迈步走向张小花,张小花哪敢劳动领导?赶紧快步走了过去,叫道:“欧姐姐,你还好吧。”

  欧燕笑颜如花,看着张小花笑道:“我很好的,张小花,你呢?让我看看,身上的伤势可好?”

  说完,拉着张小花的手,身前身后看看,张小花笑道:“早就好了,欧姐姐,不用担心,我命大着呢。”

  欧燕听了,说:“那敢情好,我们都在担心你,一直以为你……”

  跟秋桐一样,欧燕也没有把这个字说出来。

  随后,欧燕让张小花坐在椅子上,问起受伤后的情形。

  张小花思索一下,就把自己受伤后,被人救起,然后养伤,再出去找路回家,碰巧碰到莲花镖局的镖队,找到自己的二哥,后来随着镖队回到平阳城的整个经过说了一遍。

  不过,静轩师太的名字,小梦的名字,还有山洞中的事情并没有说。一则静轩师太本来就叮嘱他不要透露的,二则,山洞就是他逮兔子偶然碰到的,他并没有当做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听了张小花的遭遇,众人不由都是瞠目结舌,这张小花的境遇也算是离奇,居然漂流那么远,还能遇到熟悉的亲人,关键是张小花受了那么重的内伤,居然也能在漂流中生存下来,而且在不长的时间内痊愈,真是难得。

  欧燕和渝老还想仔细问问静轩师太的信息,可张小花已经答应人家不透露的,而且,还是他的救命恩人,那就更不能说的。

  江湖中讲究一诺千金,众人也是理解,并不再追问。

  只是,渝老却说:“张小花,能让我看看你的小剑吗?“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神脉穿越之我是耿精忠网游之疯狂另类非娶不可:神秘老公隐婚妻医妃惊天:王爷,求恩泽极品世家子快穿系统:攻略黑化男神人生只若如初见综艺大亨闯花都网游之暗黑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