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四十二章 误会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0:1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永夜君王官路青云梯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九幽天帝
  第一百四十二章 误会

  一场江湖中标准的劫道,就这么结束。

  本以为能看到热闹的张小花,却是被张小虎好好的教育一番,虽然没有看到江湖血腥的一面,却明白了在江湖中人性的贪婪和权钱的交易,同时也更加的明白,在这个江湖中,只有拳头,才是老大。

  接下的日子,张小花却是祈祷不要再碰到什么劫道啦,山贼之类的东西,跟刚来是的雀跃很是不同。

  可是,江湖的风雨并不会因为某人的想法而改变,一路并不是朝阳大道,期间还是遇到一些不长眼的蟊贼,不把莲花镖局和缥缈派放在眼里的,不过,但凡臭屁不响,响屁不臭,那些能冒头的蟊贼能有几分的眼光?基本都在以团结在以罗大镖头为中心的莲花镖局镖师强大的武力下,土崩瓦解,可是,天地无情,刀枪无眼,有几个镖师还是受了伤,甚至其中一个,手腕都被砍得差点断掉,虽然,镖师随身都有上好的伤药,队伍在下一个停留的乡镇也找了最好的大夫,可毕竟伤的很重,性命是保住了,那个手,则是彻底的废掉。

  后来的路程,那受伤的镖师就躺在张小花后面的马车上,张小花不时能看到他无神的眼光和阴沉的脸色,让张小花原本很活泼的心情,感觉到异常的沉重。

  好在莲花镖局的武力还是可以的,一路上也就这么一个重伤的镖师,虽然张小花感觉很是不舒服,那罗大镖头可是欣喜的不得了,感觉自己是吉星拱照,一路回来的是太过顺利。

  这海边的小镇离平阳城还真是远,直到车队行了近月余,这才堪堪进入缥缈派的势力范围。众镖师似乎对自己家的势力范围很是敏感,本来按照计划,应该是下午到达的,而由于一辆马车坏了,耽搁了行程,下午只是到了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如果是前几日,那车队必然是要扎营休息的,而这晚,不仅罗大镖头,其他镖局的众人都是一意前行,就算是要赶夜路也要先到自家的地盘,于是一行人驾着马车,趁着暮色前行,直到近了子夜,才进入一个小小的集镇。

  一进集镇,那罗大镖头长长的出口气,大声叫道:“兄弟们,咱们到自己的地盘了。哈哈”

  众人也皆是欢笑,看得睡眼朦胧的张小花一脸的不解。

  以后的数日,镖队明显没有以前那般的戒严,行程也随意许多,所以,等他们赶到平阳城的时候,已经是午夜子时了。

  平阳城虽说是个城池,可它仅仅是个内陆的城,并没有什么战略意义,所以,四个城门,夜间也只关闭三个,留了一个供人出入的。这也是莲花镖局车队赶夜路的原因之一,谁不想早点回到镖局,洗了白白,放下一切,轻松的入睡?

  当然,张小花在没有清洁个人卫生的情况下,早在车队还刚接近平阳城的时候,就沉沉得睡去了。

  车队一行人快速来到镖局门口,这时已是深夜,镖局的门自然早就紧闭,有人上去“咚咚”地把门敲开,开门的人见得是外出走镖的人回来,哪里还有深夜被打搅的怨言,赶紧打开中门,让人把二十多辆马车都赶到镖局的广场上,几十人回镖局的动静不小,门房的护卫都知道了,那领头的先是恭喜罗大镖头安然带着镖局的人和客商回到平阳城,而后,就对张小虎说道:“张小虎,你总算是回来了,文四爷找你多日,他吩咐,只要看到你回来,就立刻让你去见他!”

  张小虎愕然,这是为何?他小心翼翼的确认:“就算是午夜也必须去吗?”

  那护卫苦笑道:“四爷是这么说的,却没说是什么时辰。既然你们现在回来了,我看还是去一趟吧,否则,让四爷生气,可是不好的。”

  张小虎想了想,说:“那好吧,多谢提醒啊。”

  然后,张小虎来到广场,先把昏睡的张小花抱着放到自己小屋的炕上,再把自己的一应东西稍微收拾一下,也拿回到屋内,这才犹豫着来到里院,文四爷的房间。

  此时已经过了午夜,文四爷的院子静悄悄的一片,张小虎蹑手蹑脚走到门前,犹豫再三,正想举手拍门,里面传来一个略带苍老的声音道:“谁呀?这时候来找我什么事情?”

  那声音响得突兀,吓得张小虎一个哆嗦,心里暗中佩服,古人云的好呀,这姜还是老的辣,文四爷的内功深湛在莲花镖局是屈指可数的,我这刚走近门口,就被他听到了,唉,我要再练多久才能有这种成就呢?

  屋内的文四爷却是一阵的恼怒,心中暗自骂道:“这外面是哪个倒霉的孩子,怎么没有一点尊老爱幼的公德心?我老人家平日就是失眠难睡,今日可巧能早点闭了眼睛,堪堪入梦,就被你惊醒,要说你来就来吧,还蹑手蹑脚,让我以为是什么歹人,老心肝吓得是噗通噗通的跳,要不是你举手拍门,老子马上就从窗口跳出去,揍你个春光灿烂,让你知道吵醒老人睡觉的后果。“

  张小虎站直身子,语气中充满了恭敬,说道:“是我,张小虎。”

  “张小虎?”文四爷迟疑道:“你现在过来有什么事情?”

  张小虎听到文四爷质问自己,不由大惊,赶紧说:“四爷,我这刚从外面跑镖回来,门口的小四说您找我,若是见到我,让我立即来见您。”

  “啊!”文四爷怒道:“这样啊,咳咳~”

  文四爷气得有些岔气,居然咳嗽起来,喝了口水,这才接着说:“我说过这样的话吗?不过,就算是我说过,也用不着半夜三更的来吧。”

  张小虎尴尬道:“小四说您当时吩咐的听着急,以为是什么要紧的事情,况且您也没说夜里不能来的,他这才通知我的。若是,你没有什么事情,那我先回去吧,等天亮了,再过来听您的教诲。”

  文四爷听了,说道:“哦,我知道了,这事儿是一个月前我吩咐的,这都快两个月了,我都快忘记了,唉,人年纪大了,容易忘事儿,好了,你也不必回去,等会儿,我这就起来,反正今晚必定是个无眠之夜。”

  张小虎静候片刻,文四爷才开门让他进屋。

  两人坐下,文四爷倒了水,等张小虎喝了,文四爷这才盯着张小虎,说道:“张小虎,这趟镖跑的时间可不短呀,辛苦你了。”

  张小虎赶紧说:“不敢,文四爷,我只是给罗大镖头做个副手,很多事情都是罗大镖头做主的,我只是个帮手而已。”

  文四爷笑着说:“这趟镖跑得过了新年,辛苦是必然的,下面的人可有什么怨言?”

  张小虎回答道:“也没什么其它的言论,就是想让镖局多给点补贴,毕竟是为了镖局在外过年,不能跟家人一起团聚。”

  文四爷捻着稀疏的胡须道:“这是必然的,镖局不会亏待任何对镖局做出贡献的人,这种外出过年是这样,比这个更大的贡献,亦然如此。”

  张小虎一愣,暗道:“晕菜,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他依旧恭敬的说:“那我代兄弟们多谢四爷的照拂。”

  文四爷摆手道:“呵呵,不用,应该的。”

  随后,迟疑了一下,有问道:“这趟镖走的还算顺利?”

  张小虎纳闷了,说:“是的,很正常,也就是路上遇到一些常见的山贼,罗大镖头应付的游刃有余。”

  心里却暗道的:“老爷子干嘛?是不是睡不着,想找人聊天?我可是累了,还想睡觉呢。”

  文四爷有和蔼的问道:“那你们几时回的镖局?”

  张小虎皱眉道:“就在刚才,这才进的院子,我把东西放到屋里就过来了。”

  文四爷点点头,说:“哦,那你是没听到什么消息了。”

  “消息?”张小虎楞道:“什么消息?”

  文四爷想了想,换了一份疾首痛心的表情,说道:“张小虎呀,你也算是我的心腹了,能到莲花镖局来做趟子手也是你我的缘分,我想,你也抱着把自己的青春,自己的热血,自己的汗水,甚至自己的生命贡献给镖局的信念吧。”

  张小虎更是愣了,这几个排比句说得甚是斯文,他有些反应不过来。

  看着张小虎惊讶的样子,文四爷接着说:“当年的我,跟你一样,也是一样的想法,献身镖局的,你看我奋斗了大半辈子,才看到镖局兴旺发达到今日的,镖局就是我的家,爱岗敬业要靠大家的,若是都没有献身的念头,这镖局是不可能走到今天的。”

  张小虎晕菜,小心翼翼的说:“四爷,是不是我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请您及时指导啊。”

  文四爷笑道:“你做的很好。没有给我丢面子的。”

  张小虎张了嘴道:“那您……?”

  文四爷又是换了一份悲痛的样子,说道:“是这样子的,我这里有个巨悲恸的消息,要告诉你,希望你有个心理准备,我想,你还是先做好,最好扎个马步,认真的听我讲来。还有,听了之后千万不要着急啊。”

  张小虎笑道:“什么消息呀,四爷,您说了这么多,让我感觉云山雾罩的,不知所措。”

  文四爷点点头道:“不错,不愧是我看中的人,单这份镇静就是可堪大任的料子。”

  然后,文四爷又说:“其实呢,我想你也应该知道,古人云的好呀,生得伟大死得光荣,有些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些人死了,他还活着我们的心中。还有,有些人的死重于泰山,有些人的死轻于鸿毛。若有朝一日能做到此等地步,此生不怨呀。”

  张小虎看文四爷如此的文如泉涌,感慨万千,却是不敢接口,只想知道那个让自己极为悲恸的消息是什么?

  突然,他好像感觉到什么似地,难道家里?

  坏了,是不是西翠山的山贼?或者是鲁镇的恶霸?

  张小虎一下子就蒙了,这,这,这可如何是好?

  那文四爷好似没有看到张小虎灯下阴晴不定的脸色,依旧在那里说道:“这人活一辈子,做一件两件好事容易,最难得的是每天都做好事,能做几件让人感激一辈子的事情,这一生都是让人感动的。还有,古人云的好,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不管这善事是大是小,都应该坚持不懈的为之,更别说那些为了别人的生命,见义勇为,舍弃了自己的生命者,这种舍己为人的举动,我们都应该缅怀的,我代表莲花镖局,代表浣溪山庄,代表缥缈派向你致意崇高的敬意!”

  说完,文四爷从额头上摸下一把的汗水,尴尬道:“唉,这范大书袋写得词儿还真难记,我这都背了无数遍了,怎么都说得不动听?也不怪我啊,我以为你会很快回来的,谁知你拖到今日才回,我这近一个月都是没看了。”

  唉,也难为这老朽的四爷,背得冬季里都是出了一头的汗,可见这死记硬背不是正道,融会贯通,理解记忆才是硬道理!

  等文四爷从故纸堆中抬头,看到张小虎阴沉的脸,悲恸的说:“张小虎,看来你已经知道了我的意思,逝者已去,活着的还要继续生活,你要节哀顺变,化悲痛为力量,继续努力,接过你弟弟的棒,继承你弟弟未完的遗愿,为莲花镖局,为缥缈派贡献自己的热血,贡献自己的生命!”

  张小虎的脸色瞬时精彩起来,眼睛睁的大大,嘴巴也张的能塞进一个鸭蛋,犹自不信的说:“我弟弟?张小花?”

  文四爷沉重的点头,用异常低沉的男低音说道:“是的,就是你的弟弟,张小花,浣溪山庄的好员工,莲花镖局的好形象,缥缈派的好朋友,我们的英雄,他永永远远都活着我们的心中!”

  张小虎呼得站了起来,说道:“这!!!这是不是搞错了?!”

  文四爷不悦道:“这种事情怎么能搞错呢?坐下,坐下,看我刚才还夸奖你的冷静呢,怎么现在就热血了呢?我知道你一时接受不了这个消息,这不才让镖局的范大书袋写了这么个东西,跟你说了半头,你怎么还这么毛糙,一惊一乍的,突然就站起来?淡定,淡定,要有山崩于前而不慌的冷静,这才是我们这些做领导应该有的基本素质。”

  张小虎笑了,重新坐回椅子说:“四爷,我听到这个消息有些惊讶,所以才跳了起来,您勿怪啊。”

  文四爷捻着稀疏的胡须道:“不错,看你恢复的很快,很有我的风范,以后前程无量呀,我看好你哟!”

  随后,文四爷起身,从身后的小柜子中取出一个小木匣,放到张小虎的面前,说道:“虽然张小花已经离我们而去,不过,他感人的事迹我们一定会宣传,让他江湖史上留名的,但现在江湖风云变幻,有很多情况对缥缈派不利,这张小花舍身救主的事迹,我们暂时还不能公开,所以,我们只能在其它方面做一些补偿。这是缥缈派的欧鹏欧大帮主亲自交给我的,让我转交与你,表示对张小花的深深敬意。”

  张小虎不解的打开木匣,里面赫然是一搭厚厚的银票,打眼一看,足有百张,而最上面的那张,面额竟是一百两,这木匣中竟有一万两的银票?

  张小虎吓得一哆嗦,自打出生,还从未曾见过如此多的银两,这吓也吓死了。他一推木匣,说:“四爷,这是为何?我弟弟张小花到底出什么事情了,他们是不是搞错了?说不清楚,这银两我怎么敢收?”

  文四爷说道:“具体详细的事情,我也是不知道的,浣溪山庄那边讳莫如深,我暂时也打听不到什么,只是听秋桐讲,你弟弟张小花忠心护主,为救欧庄主,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什么?”张小虎愣住了,惊讶道:“有这回事儿?我怎么不知道?小花怎么也没跟我说呀!”

  “对你说?”文四爷笑道:“他怎么跟你说呀。”

  张小虎严肃的说:“小花,他这会儿就在我屋里睡着呢,他一路跟着镖队回来的,镖队的兄弟们都知道的,不过他只说在夜营的时候掉进水里,并没有跟我说这么多呀。”

  文四爷捻着稀疏胡须的手一哆嗦,那胡须又掉了几根,稀疏的胡须更加的稀疏,他也顾不得疼痛,呼的一声从椅子上站起,几如刚才张小虎般利索,厉声说道:“真的?他现在就在你屋里睡呢?”

  似乎没有刚才训斥张小虎时的那种冷静。

  张小虎说道:“是啊,就在我的屋子,正睡的酣畅呢。”

  文四爷赶紧抓了张小虎的手,说:“走,快了,赶快走,让我看看。”

  张小虎被他拉的起身,心中暗道:“淡定呀,淡定,文四爷,您老也是当领导的人呀。”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嚣张王爷:呆萌王妃快入怀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溺爱成瘾:少将霸宠小甜心霸王硬上弓:总裁惹不起重生之老婆大人你不乖道士不好惹一世专宠:冻龄男友已上线三国之龙图天下步步诱婚:总裁狂宠契约妻唐先生,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