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三十九章 收获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0:1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异世无冕邪皇九幽天帝万兽战神
  第一百三十九章 收获

  这时,张小虎才皱起眉头,盯着张小花,问道:“小花,你不好好在浣溪山庄呆着,怎么莫名其妙的跑到这个乡间小镇?这里离平阳城可不是一般的远呀。你是一个人来的?还是跟这别人来的?是不是你在山庄犯了错误,才私自逃到这里的?若是这样,小花,别害怕,好好跟二哥说说,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有什么事情都不要怕,就算是天塌下来,也有二哥这个高个子顶着,不过,你一定要跟我说实话才行。”

  张小花听二哥问了这么多的问题,还越说越离谱,赶紧摆手,道:“别了,二哥,天就算是塌了,还有比你更高的呢,你不用替我担心的。你问这么多,让我怎么回答,你还是先给我倒点水,我口渴了,等我喝完水,再跟你细细说来。”

  张小虎无奈,只好先转身给他倒了水,看他咕咚咕咚的喝了,才又问:“这下该说了吧。”

  其实,张小花跟欧燕等人南下的事情,张小花也不是不愿意跟张小虎说,不过,何天舒出门前的嘱咐,还有雨夜的遇袭,张小花这才犹豫起来,不晓得是否应该告诉张小虎,更况且,自己被黑衣人打伤,差点丧命,虽说现在已经无碍,可若是告诉二哥,必定让他担心,这可如何是好?而且,静轩师太似乎也不想让别人知道她的行踪,连自己的来历都没有告诉张小花,张小花当然不能不替人家考虑的。

  可张小花又转念一想,这张小虎是自己的嫡亲二哥,若是他还不能相信,这天底下还有什么人能去信任?思索良久,张小花这才开口:“二哥,有些话我是必须要保密的,所以你一定保守秘密的,今日我跟你说的话,你千万千万不能告诉别人,就算是你们那个罗大镖头问起,也是不能说的。”

  张小虎见张小花犹豫,以为他做了什么坏事,再等他说起这些,不由脸色认真起来,点头答道:“好的,小花,我答应你,这些话,我只一人知道,绝对不告诉另外的人。”

  于是,张小花就把自己跟着浣溪山庄的车队从平阳城出发,一直到雨夜遇袭说了一遍,只不过,并没有说自己跟黑衣老者拼斗的事情,只是说,自己趁黑逃跑不小心掉进水中,在水中捞到一块木板,这才顺着湍急的河流一路漂下。

  张小虎和张小花从小一块长大,对于张小花的水性是了如指掌,在郭庄前面的小河当个小青蛙还行,若是在这江河中做泥鳅,却是差了很远,所以对张小花拿了木板在湍急的河流中不能及时上岸,还是没有丝毫的怀疑。不过,等他听到张小花在漂流很久,才在一个稍缓的湾流中被人救起,吓得脸色发白。

  张小花看二哥害怕的样子,甚是纳闷,说道:“怎么了,二哥,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有什么好怕的?”

  张小虎生硬硬的笑着说:“古人云的好,无知者无谓呀。小花,你可知道,这里已经离海很近了,这左近的河流就是汇聚到漯江的,就在前面不远,想必你漂流过来的河流也是如此,若你那时不被人救起,想必不久就会漂流进漯江,那江水宽广,更是难以上岸,而且,这里已是漯江的入海口,进入漯江之前不能靠岸,就没有机会了,随着江水入海,那海水无垠,只凭一块木板,怕是生机渺茫。你说,能不让我后怕?”

  张小花听了,也是后脊梁冒起一丝的冷汗,心中暗自感谢小梦的钓竿,若不是若此,怕自己现在早就睡在无垠的海水中了!

  然后,张小花又说自己漂流许久,上了岸就病倒了,直到昨日,那救他的人才带他出来,把他放到这个陌生的小镇。

  张小虎听得弟弟险死还生,早已轰得心疼不已,哪里还去辨别他的言语,只拉着张小花的小手,紧紧攥着,只想把自己这个可怜的弟弟前段时间遭受的痛苦都替代到自己的身上。

  张小花见此,更是为自己的决定感到正确,要是张小虎知道自己差点被人打死,那还不立刻泪流满面?

  过了半晌儿,张小虎开口道:“既然你自己漂流到这里,欧庄主的生死也是不知的,那自然不能对任何人说起这件事情,你就说自己被浣溪山庄的管事派到这里办事罢了。”

  不过,随即又笑道:“也难办,哪里有把你这么小的孩子派这么远的?不如就说是跟别人来的吧,到了这里才走散了。如今可巧遇到了我们,就跟这镖局的队伍,往回返吧,一切等到了平阳城,自然会有分晓的。”

  张小花眨眨眼,笑着说:“那就依二哥所言,好在昨日袁大哥带我回来,看我疲惫,没细问我,否则,我还真不知道说什么呢。”

  说到这里,张小虎似乎想到什么,笑眯眯的说:“听说,某人昨天很是威风呀,大杀四方,得了不少的战利品。”

  张小花一听,立刻脸就红了,嘟囔着说:“我这不是也不想平白放了他们嘛。”

  随后,摇着张小虎的胳膊说:“二哥,以后不敢了,好不好?”

  张小虎却是一板脸色,怪道:“为何不敢?以后不仅要如此,还要让他们大大的出血才好,这些地痞流氓,我恨不得亲自去抽他们,干嘛要怪你呢?”

  张小花惊讶的看着张小虎,停下了摇摆的胳膊,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问道:“你真得同意我昨天的做法?”

  张小虎笑眯眯的说:“是的,二哥举双手双脚赞同的。”

  张小花听了,嘻嘻笑了起来,说道:“这才是我的好二哥,对了,还没看看昨天的收获呢,现在正好盘点一番。”

  说完,从怀里掏出一堆的钱袋,大大小小,样式各异。

  自己随手从中拿了一个看起来鼓囊囊的,打开看了起来,张小虎也从中找了一个,径直打开。

  张小花那个钱袋中有些散碎的银两,还有一些铜钱,他正数间,就听张小虎叫道:“哟,这个钱袋东西不少,居然还有个珠花,咦,怎么还有块小石头?”

  张小花抬头一看,可不,二哥正拿着自己捡来的那个钱袋,有滋有味的看着呢,张小花劈手夺了过来,说道:“这个不是昨日的战利品,是我前几日在山上捡到的。”

  张小虎一愣,也不疑有他,笑着说:“小花,开来你的财运来了呀,怎么随便一捡就是钱袋呀,里面的银子也不少的。”

  张小花懒得跟他解释,从桌子上拿过一个钱袋随手扔给他,说:“还是赶紧看吧。”

  张小虎接住,说道:“这么看多慢,还不如都倒在桌子上呢。”

  张小花笑道:“二哥这是个好主意。”

  于是两人捡起钱袋,一个一个的把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

  虽说桌子上有七八个钱袋,可里面的东西确实寥寥,除了其中一个应该是那个范哥的钱袋中还有稍多的些许银子,其他人等皆是铜钱居多的,张小花看了,心道:“钱袋如此空空,也难怪要打自己的主意。”

  不过,古人云的好,聚沙成塔,集腋成裘,虽说这每个钱袋没多少银子,可架不住有七八个之多呀,这仔细一看,除了有几十个铜钱,那散碎的银子也有五两之多,看得张小虎是欣喜不已的。

  收拾完,张小虎把银子和铜钱推给张小花,说道:“这是你的收获,自己收起来吧。”

  张小花却笑笑,把铜钱留下,其它推给二哥,说:“二哥,我把铜钱留下零用,你把这些银子先替我收起来,等有时间给爹娘带回去吧。”

  张小虎听了,也不客气,从那些空的钱袋中找一个好看的,把银子装了,揣在怀里,道:“好吧,我就却之不恭了,今日总是也有自己的钱袋了,呵呵,不比你从山上捡的那个差。”

  张小花也不言语,又从怀中掏出那个玉牌,说:“这个也给你吧,昨日那人说是个赝品,等有时间找个当铺当点儿银子。”

  张小虎用手接了,左右看看,又抵还给他,说:“算了,这些银子也不少了,这总归是个赝品,不值钱,你就拿着玩吧。”

  张小花听了依言揣在怀里。

  随后,又从怀里掏出他那个小剑,递给张小虎。

  张小虎见张小花不停的从怀中掏出东西,不由的笑道:“你的怀里是百宝囊吗?怎么老有好东西拿出来?”

  张小花笑笑,接着把跟何天舒在小镇兵器店的事情跟张小虎说了一遍,张小虎听了,暗自好笑,以前在平阳城没出镖之前,只以为哪里的兵器都是一样的价格,这几次出来,才发现,每个地方每种兵器的价格都是不同的,这七两银子在何天舒眼中想必不多,可在铁匠眼中,却是大数目了,也难怪人家会买一送一呢。

  张小虎见弟弟言语中很是喜欢这个小剑,就接过来看看,这左看右看,除了很是沉重,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更没有张小花所说有血脉相连的感觉,就笑笑说道:“看来这个小剑跟你投缘,我可看不出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不过,说来也是花七两银子赠送的东西,想必是个好东西吧。”

  张小虎话虽这么说,心里却不以为然,觉得只不过是弟弟从小玩具不多,如今好容易找了一个,爱不释手罢了。

  张小花见二哥不这么重视,兴趣也是缺缺了,他自然不能把用这个小剑杀人的事情跟他说,只好又揣在怀里。

  这时,天色已经大亮,张小虎说道:“走吧,小花,先去吃饭吧,等会儿,我还要忙,你就在这个院子中玩吧。我们回去的时间基本定了,跟我们一起回去就是了,别的你就不要操心,只要好好的玩就成。”

  张小花撇撇嘴,心里暗道:“还把我当小孩子呀!”

  张小虎领着张小花出门,迎面就碰到罗镖头,那罗镖头睡眼朦胧的样子,似乎是宿醉未醒,看着张小虎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样子,反而打个哈欠问道:“张小虎,昨天的事情,谈得如何?”

  张小虎恭敬的回答道:“禀大镖头,一切事宜都已经谈好,等吃完早饭,我就向您汇报,请您定夺。”

  罗镖头点头道:“好,做的好,你先去吃饭吧,过后来找我。对了,这个小兄弟真的的是你嫡亲的弟弟?”

  张小虎笑道:“是的,他就是我的弟弟张小花,说来很巧的,居然在这里遇到,等会儿,我详细跟您说。”

  罗镖头摆摆手,让张小虎兄弟两人去吃饭了,自己捂住嘴打着哈欠,去别的地方了。

  张小花小心的拉着张小虎,问道:“二哥,我看这个罗镖头怎么也没有大镖头的样子呀,难道莲花镖局的镖头都是这个样子?”

  张小虎看看周围,小心的说:“小花,话可不能这么说,不要随便的议论旁人,小心祸从口出的。其他的镖头也不是这样子的,估计是罗镖头在外时间长了,想家的缘由吧。”

  随后,张小花跟着张小虎在小院的厨房用了点早饭,这时,厨房的镖师,趟子手还是很多的,里面有不少的人已经知道张头儿在这里巧遇了自己的弟弟,而且,张小花昨日在街头的表现已经被袁长青的大嘴巴传的众人皆知,所以大家对这个看起来很不起眼的少年,好感大增,怎么说这也是咱们平阳城出来的弟兄,居然能把地头蛇揍得满地找牙,想想就是舒气的很,直似自己动的手。

  张小花也是多日未见亲人,如今见这么多的平阳城的老乡,当然很是亲近,乖巧的跟大家说话,一顿饭还没吃完,大家就觉得张小花愈发的顺眼,就像自己的兄弟般。

  张小虎在队伍中的事务很多,没太多的闲暇来照看张小花,本还怕他在这里不适应,这时看大家均是喜欢张小花,也就放心了,匆匆吃过饭,叮嘱张小花一些话,赶紧来到罗镖头的屋里。

  罗大镖头的屋子明显比张小虎的要大,是正当中一个带着堂屋的两间房子,这时的罗大镖头正坐在堂屋之中,脸前放了一碗稀粥,正在用力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显然是宿醉影响了食欲,让他脑袋胀痛。

  看到张小虎进屋,罗镖头指了下旁边的凳子,说道:“坐。”

  然后,端起饭碗,喝了两口,就唤人拿了出去。

  罗镖头又喝了两口茶,这才转头看向张小虎,问道:“张副镖头,跟我说说昨日的事情吧。”

  张小虎赶紧起身,道:“罗大镖头不必如此客气,在下虽然承蒙文四爷看得起,让我做了您的副手,不过,我还是趟子手,您不用如此称呼我,叫我张小虎就是了。”

  罗镖头笑道:“张副镖头如今虽说是在镖局做趟子手,不过已经入习武堂学习高深的武功,以后做镖头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我这么称呼不过是提前罢了。你说是不?”

  张小虎还是推诿道:“一天不是镖头,那就一天不能这么叫的,您说是不?”

  罗镖头笑笑,不以为然。

  张小虎见罗镖头不说话,知道他心里有些对自己能到习武堂学习,心有嫉妒,而且,这副领队的位置,也是文四爷给自己争取的,可能没有称这位罗大镖头的意吧,于是他也不加争辩,和颜悦色的说道:“昨日跟客商商量的事情是这样的。”

  随后,张小虎将昨日跟客商商议好的事情,又跟罗大镖头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罗镖头边听边点头,等张小虎汇报完毕,这才说道:“你做的很好,张副镖头,一切就如你所商定的吧,一会儿你去给他们个准信,就这么定了。”

  张小虎点头称是,说道:“那罗大镖头,我现在出去了,告诉兄弟们提前收拾一下,准备过几天出发?”

  罗镖头点头,说:“好的,也该告诉他们一声了,都在这里呆了这么久,新年都过了。”

  张小虎施礼后,转身准备出去。

  这时,罗镖头又发话了,说道:“张副镖头,稍等。”

  张小虎赶紧收了脚步,回头问道:“罗大镖头,您还有什么事情?”

  罗镖头笑道:“是这样的,张副镖头,咱们做领导的,应该以身作则的,任何事情都要带个好头,做个好的表率?”

  张小虎愣住了,说道:“罗大镖头,我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请您多多提醒,在下刚到镖局不是太久,很多的地方还是要向你们这些老资历的镖师学习。”

  罗镖头听了,很是满意,笑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的事情,咱们这些人出门保镖,镖局是有成本的,每人每天的吃喝拉撒都是有标准的,这标准你也知道,随队的财务也会如实的记录,若是有出入,我也不好向镖局交代不是?你看你的弟弟突然来的咱们的队伍中,这伙食费、住宿费,可是不好算的呀。”

  张小虎听了这话,脸色大变。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全能大玩主学园都市某触手虅的新生活七零之就宠你上膳书纵意人生游戏发展中我的贤者大人男颜醉人[星际]叶小姐,你很坑!重活之我欲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