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三十八章 旧识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0:1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校园护花高手洪荒祖龙青春从遇见他开始异能小神农神秘男神,求休战!校花之古武高手极品透视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三国重生马孟起网游之奴役众神
  第一百三十八章 旧识

  袁长青见罗镖头变了脸色,赶紧上前解释道:“大镖头不要误会,这位小兄弟是我们张头儿的嫡亲弟弟,叫张小花,我们刚巧在镇上遇到,这才带他回来,让他兄弟两人相见。您想,就算他不是张头儿的弟弟,可这么小的年纪,既然是平阳城的人,咱们也不好就让他一人在这个地方瞎跑吧,您说是不?”

  罗镖头听了,脸色稍好,随即问道:“你们认识他?知道他是张小虎的弟弟?”

  袁长青陪笑道:“大镖头说笑,我怎么能认识呢,不过您看这少年的面貌不是跟我们张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还有什么可怀疑的。”

  罗镖头狐疑的看了张小花半晌儿,然后拍着自己光光的脑门,说道:“张小花是吧,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张小花笑道:“是这样的,罗大镖头,年前我受伤过,在镖局养过一段时间的伤病,也许是在那段时间见过面吧。”

  罗镖头想了想,笑着说:“也许,年前镖局的事务较多,我也经常出镖,在镖局的时间不多,估计见过一两面吧。”

  随后,罗镖头对袁长青说:“张小虎出去有些事情,大概晚间才回的,你们先带这个孩子到他屋中吧。”

  说完,昂首走出门去。

  等罗镖头走得远了,袁长青这才收起笑脸,嘴里低声说:“别理他,张小花,这人就仗着自己是大镖头,老是看不起我们这些趟子手,经常对我们挑三拣四的,为了这些琐事,我们张头儿,哦,就是你二哥,没少跟他较真儿,要不他怎么对你挑鼻子挑眼儿的呢?”

  张小花倒没介意,自己一个陌生人蓦然闯入,人家自然是要仔细盘问的,若是简单的放过,那还做什么大镖头?

  袁长青见张小花只是笑笑,就说:“走吧,我带你去张头儿的屋里吧,看你这个样子,也是累了,先休息一下,等晚间你二哥回来再说吧。”

  说完,几人带着张小花来的一间简陋的小屋间,门是虚掩的,众人推门进了,里面也没是空荡荡的,袁长青笑着说:“这个院子是我们年前来的时候,暂时租借的,很是简单,估计过一阵就要走,也没添置什么东西。”

  张小花笑道:“这个屋跟二哥在镖局的那个小屋也差不多的。”

  袁长青道:“张头儿这屋还好,是一个人住,张头儿也是爱干净的,这屋收拾的当然可以,我们几个就在旁边,可是凑合在一起的,就不是脏乱差能简单形容的。好了,张小花,你先休息一下吧,待会儿,张头儿就回来了,再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吧。”

  张小花心里一动,说道:“好的,那可说好了,谁都不要事先告诉他啊。”

  袁长青等人皆笑道:“好的,一言为定。张头儿对我们很是宽厚,许久没看他高兴了,这才一定很让他兴奋的。”

  张小花又问:“可那个罗镖头也是知道的,不是会告诉二哥吧。”

  袁长青等人道:“哈哈,不必担心,这罗镖头这时出去,估计是到哪里寻乐子了,有你二哥在,他放心的紧,很多事情都是打理的很贴切,他不到夜间是不会回来的。”

  张小花这才放心,连声说好。

  袁长青等人见张小花面有倦色,也不再多说,告辞出门。

  张小花这从早起来一直跑到午后,在酒楼吃点东西,就碰到地痞的纠缠,然后大耍威风,大杀四方,这时自然是倦了,看看手臂上的伤口,早不流血,这会儿似乎也不疼痛,就没心思管它,摊开张小虎炕上的被子,一骨碌钻了进去,眼睛一闭,很快就睡着了。

  时间很快就过去,冬日的天也短,那暮色也是赶了紧的到来。

  掌灯的时候,张小虎就从外面回来了,带着满身的疲惫,还有些许的欣喜。虽说自己只是罗大镖头的副手,只是协助他干活儿而已,可这位仁兄似乎很是高看自己,把什么活儿都推给自己,就如今天,跟人家客商商量回程和路线,他都让自己来处理,这还真把自己当成不用发月钱的长工呀,不过,这样也好,这趟镖走下来,自己学到的东西还真是不少,就算是让自己以后单独跑镖,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不过,旋即,张小虎苦笑一声,暗自摇头,自己是一介趟子手,又不是镖头,镖局如何会让自己负责?

  好在今日已经跟客商定好归程的时间和路线,回平阳城近在眉睫,想想平阳城,张小虎还真有些归心似箭的。自己这年前连跑了两趟的长镖,居然过年都没在平阳城呆着,也不知道自己的弟弟在浣溪山庄过得如何。不过,想想张小花说的,山庄也有不少的人关心和看护他,想必能过个很好的新年吧。还有李锦风李公子,说好年前他回家的时候,让他给自己家里带个口信,也带点银子回去的,可自己来去匆匆的,居然没时间去见他,这会儿,想必他正在家里享受天伦之乐,也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能跑趟郭庄?

  张小虎进了院子,边跟院子里的人打着招呼,边快步回屋,推开虚掩的门,走到屋内的小桌旁,从怀里拿出火折子,打着点亮了油灯,然后倒了杯水,边喝着坐在小凳子上,松口气。

  等水喝完了,这才发现自己的炕上还躺了一个人,张小虎摇摇头,心里暗想:“这又是哪个镖局的兄弟,喝完酒摸错了屋?”

  于是,张小虎站起身,拿起油灯,走到炕前,那人正侧身爬在炕上,睡得正酣,张小虎没好气的把他拽了个翻身,笑着骂道:“还不快起来,天都黑了,快去吃饭吧,想睡就回自己屋去睡。”

  可这人身形甚小,体重也轻,张小虎轻易就把他翻了过来,心里正在诧异,而等他定睛看到那人的脸时,不由得惊呼起来:“小花!”

  手中的油灯差点摔倒在张小花的脸上。

  张小虎吓了一跳,赶紧稳稳心神,紧紧拿住油灯,免了张小花的毁容之灾,又仔细的看看,用手揉揉自己的眼睛,不正是张小花那张小脸,那还有谁?

  难道是自己在做梦?

  张小虎走到门前,看看院子了几个保镖和趟子手走来走去,院子里的积雪还是很深,这不就是自己刚进来的小院?然后,张小虎犹不自信的用手拧了一下自己的腮帮子,那疼痛表明,自己确实没做梦!

  可这张小花怎么从平阳城跑到自己的炕上呢?

  想着,张小虎就快步走到炕前,正想把张小花推醒了盘问,可看到张小花甜睡的样子,想必是累极,他就立刻收回了手,还是让小花好好的睡吧,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算是天大的事情,既然到了自己的羽翼下,这个担子自然是由自己这个哥哥来承担的,弟弟年纪还小,来到这里肯定是吃了不少的苦头,事情的缘由就算是复杂,现在也不是询问的时候,一切的一切,还等醒了再说吧。

  想到此,张小虎小心的吹熄油灯,小心的放下,再小心翼翼的踮起脚尖,轻轻的走了出去,再小心的掩上门,唯恐发出一丝的声响,吵到张小花的好梦。

  走到院子中,张小虎拦住一个趟子手问道:“罗镖头在吗?”

  那人笑道:“张头儿,你还不知,这罗镖头几时晚间在这里吃过饭的?这时肯定在外边的。”

  张小虎笑骂道:“这个我自然知道,我是问你今日见到他没有?”

  那人说:“下午就不曾见到的。”

  张小虎又试探问道:“那你看到谁进我的屋子没?”

  那人想了想说:“没什么印象的,咱们这个院子偏僻,平日也没陌生人来,若是来了,我自然有印象的。怎么?张头儿,有东西丢了?”

  张小虎笑道:“哪里,没有的事,我只是问问。”

  说完就放那人走了。

  随后,有问了几个镖师,依旧是相同的答案,张小虎有些纳闷了,难道自己这个弟弟是用飞了来的?况且,他又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

  正想间,迎面碰到袁长青等几个跟自己关系极好的趟子手从外面回来,袁长青一看到张小虎就笑道:“张头儿,这刚从外面回来?”

  张小虎笑道:“是啊,刚回来,你们怎么又出去了?”

  袁长青道:“院子里呆着很是无聊,不出去干嘛?”

  张小虎道:“出去闲逛,还不如多练一些拳脚的好。干嘛不打拳练练身体?”

  袁长青笑道:“张头儿,我们可不比你的,我们的那些拳脚,练来练去就那样了,能有什么进步?我要是有你那等运气,到习武馆学习内功心法,也会勤加练习的。”

  张小虎道:“古人云的好,机会总是留给准备好的人,就你这般不上心,有了机会也是抓不到的。”

  袁长青道:“好了,张头儿,知道你对我们好,我们一会儿饭后就好好练拳,不枉你浪费这几口口水。”

  张小虎笑道:“练不练是你们的事情,不必看我的脸色。”

  随后,袁长青神秘兮兮的问:“张头儿,你刚回来吗?还没回屋吧。”

  张小虎不解其意,道:“回来一会儿了,刚才已经回过屋里。”

  旋即,立刻醒悟过来,问道:“张小花是你给带回来的?”

  袁长青眨眨眼睛笑道:“似乎,就是我做的。”

  张小虎长笑道:“好兄弟,不枉我平日如此待你,这次可要好好的感谢你的。”

  袁长青赶紧推脱,道:“张头儿太过客气,您平日待兄弟们都很宽厚,您这年纪虽说不大,可大伙儿都是服您的,能为您做点事儿,都是乐意的,您就不必客气。再说了,我们几个也就是恰逢其会罢了,还真没出什么力的。”

  张小虎笑道:“再怎么说,小花也只是十几岁的孩子,没几位的带着,他也找寻不到这里来的,对了,你们是怎么碰上他的?你们认识小花吗?”

  问到这里,袁长青等人的脸色非常的精彩,他说:“张头儿呀,古人云的好,虎父无犬子,到您这里应该是龙兄虎弟呀。”

  张小虎一愣,笑骂道:“废话嘛,我大哥就叫小龙,我叫小虎,自然是龙兄虎弟的。”

  袁长青见他不解其意,笑着解释道:“我是的是您这位小弟,那才叫厉害呢。”

  张小虎不解,于是袁长青将下午的所见所闻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这一说,足足说了半刻钟,不能不说这袁长青口才那是极好的,不做说书先生那个有前途的职业,是说书界的一大损失。

  旁边也有几个旁人,听得都是竖起大拇指,齐声夸赞张小虎有个了不起的弟弟,而张小虎则听得脸色阴晴不定,心中只为张小花胳膊上的伤势担心,好容易等袁长青说完,说道:“你们在这里稍等,我去去就来。”

  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张小虎快步跑回自己的小屋。

  不过时,才脸色如常的走了回来。

  袁长青问道:“张头儿,是不是忘记什么事情了?”

  张小虎笑着道:“没忘记什么,只是担心小花的伤势,不亲眼看看,总不放心的。”

  众人这才明白,心中暗自嘘嘘,旁人皆是关心打斗的精彩,只有自己嫡亲的哥哥才不管结果,只关心弟弟的伤势,这只有看了伤势无碍,才能放心。

  袁长青也羞愧道:“张头儿,这就是老哥的不对,我刚才只顾带着张小花回来,一时也忘记了这件事情。不知道,现在胳膊如何了?”

  张小虎笑道:“无妨的,只是疏忽而已,我刚才也大致看了,油灯下看不真切,好像已经结疤,应该只是皮外伤,估计是失了血,小花才这么困顿吧,平日他可是欢蹦乱跳的。”

  袁长青恶狠狠的说:“小花没事儿则罢,有一点点问题,咱们兄弟一定给他找出点公道。”

  张小虎也是面色阴沉说:“那是,我弟弟也不能平白的受伤,虽然下午已经饶了他们,可既然挂彩了,就令当别论,等明日我得去找找,让他们也出点血!”

  听到这里,袁长青神色古怪,刚才为了维护张小花的英雄形象,袁长青是使用了春秋笔法,一些东西是略过没说的,既然张小虎说到这里,袁长青倒是不能隐瞒,于是,袁长青看看周围,将张小虎拉倒一旁,凑着耳朵如此这番说了一遍,听得张小虎脸上神采飞扬,等袁长青说完了,嘴都差点笑得裂开,犹自不信得问道:“他真的这么做的?你确实亲眼看到的?”

  袁长青笑道:“我还能骗张头儿不成,要不你明天问问他,或者一会儿回去掏掏看就知道了。”

  张小虎长笑道:“如此这般,那就不走去找他们麻烦了,哈哈哈。”

  说完,道:“诸位弟兄,一会儿,跟我去喝酒,大家不醉不归。”

  得,这倒好,听说弟弟没事儿,高兴的居然要去喝酒,不过,也不能不说这是对兄弟巧遇的庆祝吧。

  众人见张小虎刚才还是怒目的,这一会儿就喜笑颜开,甚是惊讶,都围着袁长青等人问缘由,这几人如何好说?只是一味推诿,让他们去找张小虎,张小虎也是卖了关子,死活不说,众人皆是郁闷。

  直到晚间酒桌之上,众人趁张小虎酒酣,重新问起,张小虎这才明言,众人听了皆是大笑,都翘起大拇指,道:“张小花,真好玩也!”

  然后众人皆浮一大白。

  说是不醉不归,可有个身负微伤的弟弟睡着自己炕上,张小虎哪能喝多?其余众人倒是尽兴而归的,只有张小虎一人清醒的回到小院。

  夜间,张小虎合身睡着张小花的旁边,远远的离着,怕不小心碰醒他,只是他也是关心则乱的,却是忘记了,以张小花彪悍的睡眠,哪儿是他一碰就醒的?

  次日,等张小花从他满是闪烁的梦境中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二哥,不由大是欣喜,正要叫出声,可一听到张小虎犹自呼呼的酣睡,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不过,这般细小的动作还是惊醒了心中挂念他的张小虎。

  张小虎睁开眼睛,看到眼前张小花充满欣喜的小脸正看着自己,一跃身就从炕上跳了起来,笑道:“小花,你醒了!”

  张小花也笑着说:“是的,二哥,睡醒了。”

  话语不多,两人皆是开心。

  随后,张小虎问:“睡没睡够,要不就在睡会儿吧,这天儿还早呢。”

  张小花笑着说:“二哥,我这只要一醒,就再难睡着了,再说,我昨天下午到你屋里就睡了,都睡这么久,要不会再困的。”

  张小虎道:“那好吧,让我仔细看看你胳膊上的伤口。”

  张小花依言把胳膊伸过来,张小虎借着窗外的光线,又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并拿了毛巾把外面的一些血污擦掉,那伤口如他所想,早就结疤,就像是已经养了好几日般。

  张小虎这才彻底的放心。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位面之召唤大军斗破之远方的团扇时光煮雨,我在等你思念是一种病青玄道主美漫世界霸王轨迹直播之盗墓大师来自仙门的败类扛上八大太子玄天魔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