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三十七章 巧遇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0:1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官路青云梯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永夜君王九幽天帝
  第一百三十七章 巧遇

  见自己的攻击凑效,张小花不由得信心大增,步伐也轻松起来,有点闲庭信步的味道。

  说到张小花的战斗经验,那雨夜的一站应该是他的处女战,可惜的是,当夜情况紧急,并没有真正的拳脚相向,而且,对了黑衣老者,也是一剑制敌,胜得莫名其妙,张小花的战果是大大的,可战斗的经验却是寥寥,几乎为零。

  是故,见到如此几个小地痞手持了匕首,心里就会长毛的。

  而如今击飞一人的匕首,张小花逆转了战局,掌握了主动,随之也就品味起战斗的艺术,在与其余四人的拼斗中,细细实践起自己的北斗神拳,古人云的好,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张小花越打心里越是欣喜,越打越是游刃有余,那几人几乎就是在给张小花喂招般,那经验值,如坐上了孔明灯,蹭蹭的往上升。

  那几个乡镇的地痞,又怎能经过正经的武学训练,进攻完全靠本能,根本没有章法,也正好做了张小花这个初学拳脚者晋级的垫脚石,可他们却不自知的,只一味的砍、刺,几乎摸不到张小花的一点衣角。

  如此时间久了,那带头的猥琐范哥却是发现一丝的不妙,本以为这是个年少的乡下人,恐吓一下,就会有不少的收获,谁知人家居然不理睬,自尊心被伤害的他只好放弃以德服人的传统,付诸于武力,可随即局面就不受了控制,自己一方居然祭起终极武器,这还不算什么,可怕的是,这少年在几个匕首的攻击下,愈发的轻松,这可不是范哥愿意看到的情形。

  怎么说这范哥也是做领导的,目光自然与手下不同,在那个几人仍热火朝天砍杀张小花的时候,他已经暗暗的留手,身形有些后撤的倾向。

  掌控整个局面的张小花,好似也觉察到那范哥的动向,这是首恶,岂能让他脱逃?而且,跟这些人想斗,只是增加一下熟练值,活动筋骨而已,张小花早已有些不耐,见对方有了异动,也就不再拖延,只见张小花一个飞身,身体悬空,双腿如陀螺般在空中旋转,就听到“啪啪啪”几声轻响,正踢到四个围攻他的人胸脯之上,正是一招神似六合拳中的“大杀四方”。

  而张小花腿上的力道也用的真真合适,那几人一口气没得上来,皆摔在地上,不能动弹,只留下那范哥一人突兀的站在那里。

  而这时,突然听到旁边有鼓掌之声,有人叫好道:“好招式!”

  张小花侧脸一看,不正是刚才在食为天酒楼吃饭的那几个谈天论地的汉子!

  张小花皱了眉头,正待说话,那猥琐范哥却是抢先一步,“扑通”跪在当场,匕首扔了老远,捣蒜般叩头道:“小爷饶命呀,小爷饶命,我上有八旬老母病窝在床,下有未满三朝的幼儿嗷嗷待哺,您今日如是要了我的性命,他们可就没了生路,您一下就收了三条性命呀。”

  张小花一听,就愣住了,是啊,要是如他所说,自己还真不知道如何是好。这人如此的可恶,使人抢劫自己,还动了匕首,若是自己没有武功防身,这不就被他生生的欺负?

  可若是放过他们,张小花不由又想到自己一家在鲁镇的遭遇,不正是如此?他的心里又有不甘。

  正左右为难间,刚才鼓掌叫好的几个汉子走到近前。

  当先的那个方脸汉子拱手说道:“这位小哥,在下袁长青这厢有礼了。”

  张小花见对方客气,也不知道什么来头,也依言还礼。

  那袁长青见张小花皱眉,知道他心中所想,爽笑道:“小哥勿怪,在下有些孟浪,不过,并不是这人所熟识,但请放心。”

  听了这话,张小花更是纳闷,你要是要跟这猥琐范哥认识也罢,过来做了说客,他倒是乘势放了即可,你不认识这人,过来干甚?

  于是,袁长青将缘由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原来,当张小花在食为天跟店伙计打听情况的时候,这袁长青就是听在耳中的,甚至范哥的起身和不怀好意的眼光,也都落在这个经过训练的走镖人眼中。也许旁人,他可以不管,可这少年打听平阳城,估计十有八九是平阳城的人,既然是平阳城的人,那袁长青就不能坐视了。

  就在张小花离店的时候,这酒足饭饱的几人也就在袁长青的建议下,结账离店了,随后就远远的跟在了张小花的身后。

  范哥故意碰到张小花,以及一群地痞围着张小花,这些也都看在袁长青等人的眼中,有几个性急的汉子几欲上前,可袁长青看到张小花脸色轻松,丝毫没有害怕的样子,就拉住众人在旁边看热闹,直到张小花施展北斗神拳,击倒地痞,众人这才忍不住鼓掌称赞。

  听到这些,张小花明白了,原来这江湖还是有些好心人的呀,不过,心里就更是纳闷了,为什么自己是平阳城的人,就不能不帮呢?

  于是张小花问道:“袁大哥,这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应该是江湖人的本色吧,见到我被本镇的地痞欺负,你们应该毫不犹豫的上前帮忙才是,干嘛说什么本可以不帮的呢?”

  袁长青等人脸色有些发红,尴尬道:“小兄弟有所不知,我们跟你一般,也是远方来的,古人云的好,强龙不压地头蛇,这不是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

  张小花恍然,又问:“那为什么想要帮我?”

  袁长青道:“呵呵,道理也很简单的,因为我们也是平阳城过来的呀!”

  张小花听了,惊喜道:“真的呀。太好了,我正发愁如何回家呢,有了你们就可以同行了吧,呵呵,至少你们可以告诉我这里是哪里,我怎样才能回平阳城吧。”

  袁长青笑道:“那是自然的,古人云的好,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我们怎能不帮,对了,还没问你的,你刚才最好那招我看着怎么眼熟呢?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的,你能告诉我吗?”

  张小花想了想,不好意思的说:“你说的最后那个招式吧,其实应该是六合拳中的一招,不过名字我是记不住了,但我没有完全学会的,跟人家标准的六合拳不同,你再想想也许能想起来的。”

  袁长青恍然,颇有同感道:“小兄弟说的没错,你这个一说,我还真能分辨的出来,好像那招叫‘大杀四方’,不过,这个六合拳确实难学,我练了好久都没有练得纯熟,好像只有我们的张头,学这个最拿手的。”

  张小花也不在意,笑道:“那你也总比我好的多,我可是练什么都会忘记的,你就偷着乐吧。”

  袁长青诧异道:“可刚才小兄弟可是大发神威的,我看你的拳脚功夫也是很精湛呀。”

  张小花摆摆手道:“那都是我拼凑出来的,三脚猫的功夫,跟这些人练还成,正经了比武,怕早就败北了。”

  说完,狠狠瞪了地上跪着的范哥等人。

  那范哥见这帮人是相识的,自己更是惹不起,只好老实的跪了,小心陪笑,张小花却是没有主意,问起袁长青。

  袁长青想想,笑道:“小兄弟,你不必在意他说的这些,左右不过是骗人罢了,他这个年纪哪有八十岁的老母呀,三朝的儿子也许有,但虚假的多,你也不必顾忌什么的。而这些人不过是地方的小痞,只讹诈一些闲人,大恶我看也是不敢的。”

  旁边的范哥听了,连声附和道:“是啊,小爷饶命,我等不过是弄点闲钱,能做什么恶呢?”

  张小花怒道:“那你们怎么能拿起了匕首?那不是伤人命的?你敢说你没有伤过人命?”

  范哥听了更是辩白:“小爷明辨呀,我这不是气极了?没想到在您这个小杀神脸前折了面子,这才动手的,你看我们这等手段,能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我等手上皆是干净的,并没有任何的人命。”

  张小花不太相信,转头看看袁长青,那袁长青点点头,示意此话可信,并在他耳边低声说:“就算是有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可咱们毕竟是外地人,不了解当地的情况,而他这个情况,就算是咱们把他们送到官府,也不过走个过场,没甚意思,不若教训一番,放了就是。”

  张小花闻言,有了分寸,伸脚踢了范哥一下,说道:“今日暂且信你,以后少做这些害人的事情,若是下次再被我碰到,嘿嘿,可就没这么轻松完事了。”

  那范哥听了,心里大喜,道:“知道,知道,多谢小爷饶命,我这就带他们回去,好好规划以后的生活,再不做这类事情。”

  张小花听了,撇撇嘴,暗道:“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谁信呀。”

  这时,其他几人也都醒了,相互搀扶着,听张小花松开,相互扶了,跟着范哥准备离开。

  可还没等他们举步,张小花突然眼珠子一转,叫了声:“你们等着,我还有事情。”

  那范哥一听,脸色煞白,转头陪笑:“小爷,还有什么事情?”

  张小花“嘿嘿”笑着说:“这么平白放你们走,未免太便宜你等,也不能给你等有深刻的教训,秉着治病救人的慈悲心肠,我决定好好给你们上一课。”

  那范哥脸色更是难看,道:“但听小爷吩咐,不知您如何给我等上课?”

  张小花道:“既然你等想打劫我,夺我的钱袋,我自然要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而且,唉~,你们的行径深深伤了我的心呀,毁坏了我对这个乡镇的美丽印象,这个损失可是巨大的,你们不能不赔偿我的精神损失,我决定了。”

  张小花深深吸口气,道:“我决定把你们的钱袋都收起来,让你们也尝尝被人打劫的滋味!”

  众人听了,皆晕倒,想赔偿就直说嘛,还这么多的理由。

  那范哥自然是没什么敢说的,赶紧督促手下众人,一个一个都掏出自己不甚鼓的钱袋,递到张小花手中,张小花也不嫌弃,一个一个的接了,随手放到怀中。

  最后,那范哥也小心地递上自己稍微饱满的钱袋,张小花上下掂量了,道:“也没多重呀,看了你的生意不好嘛。”

  那范哥陪笑道:“小爷说笑了,本就是小本的买卖,只能怡情不能大富的。”

  张小花笑眯眯道:“怀中真的没有了?”

  那范哥陪笑道:“真的没有了。”说完,用手在怀中一阵摩挲,以示所言非虚。

  不过,突然他的手不动了,尴尬地从里面掏出一个巴掌大的淡青色玉佩,递到张小花手中,说:“这个,刚才忘记了,怀里还有个这玩意儿!”

  张小花奇道:“这个是哪里来的?怎么就给忘记了?”

  那范哥不好意思道:“这个是昨日从一个过来富商身上摸来的,已拿去给镇上的玉石商那里鉴定,说是不值钱的赝品,嘿嘿,我就随手放进了怀里,小爷若是不嫌弃这是赝品,敬请笑纳。”

  张小花倒是不客气,伸手接了,道:“除恶务尽的,就是赝品我也要收,只是给你的教训。”

  于是乎,在张小花这般大义凛然之下,搜刮了这六七人的钱袋,这才放他们离开。

  袁长青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张小花所作所为,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人家说的多好呀,我也是有理有据的,你打劫我,我就要教育你,既然要治病救人,那就不怕用猛药,那么地痞们,对不起,钱袋的拿来,伤病的,自己去治吧,给你们这个教训,希望你们能记住这个教训!

  张小花把几个钱袋还有那个赝品玉佩放入怀中,心里充实了,眼睛也弯成了月牙,笑着说:“诸位,愣住干嘛?你们住在哪里?要不一起去飞驰车马行?”

  袁长青等人这才醒悟,道:“不用,不用,我们自有住处,小兄弟跟我们一起走吧。”

  张小花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啊。”

  说完随着袁长青等人一路踩着积雪走了。

  众人走在路边,皆不言语,似乎还没从刚才的诧异中醒悟,张小花却不在意,边走边问:“袁大哥,说了半头,还没请问诸位是平阳城哪里的?”

  袁长青道:“我们是平阳城中莲花镖局的趟子手,这年前出了趟长镖,来的这个偏远的乡镇,估计再过几日就要回去吧。”

  “莲花镖局?趟子手?”张小花听了,惊喜的一蹦三尺高,差点没把众人吓倒。

  随后,张小花拉着袁长青的手,问道:“那袁大哥,你认识一个叫张小虎的人吗?”

  “张小虎?”袁长青等人皆是惊讶,异口同声道:“当然认识了,他就是我们的张头!”

  张小花恍然,怪不得刚才说他们的张头熟悉六合拳,那可不就是张小虎的招牌拳法?

  袁长青问道:“小兄弟,你认识我们的张头吗?”

  张小花笑道:“何止是认识,我都认识他十三年了。”

  袁长青楞道:“这是何解?”

  张小花道:“我是他嫡亲的弟弟,今年十三岁呀。你说我说的是否正确?”

  袁长青恍然:“哦,我知道了,听说张头有个力气很大的弟弟,叫什么来着?”

  张小花道:“叫张小花!如此英俊神威的名字,可要记好的。”

  袁长青笑道:“对,叫张小花,去年跟张头一起来镖局应聘的,听说还举起了五百斤的石锁呀,可惜我当然还没有来呢,要不,肯定能认出你的,小兄弟莫怪啊。”

  张小花笑道:“不怪,不怪,你看看,我跟二哥长得挺像的呀。”

  袁长青仔细看看,道:“嗯,是有些相像,不过,你现在还是瘦小,张头脸庞却是有些肉了,眉宇之间还是相似的,不过,若是直接看,未必就能认出的。”

  既然是张小虎的下属,自然不是外人,而张小花年前还在镖局养了好久的伤,也早就把镖局当做自己的一个家,所以,对于袁长青等人更是亲切,仅有的一些疑虑也扔在九霄云外。

  果然,不多时,几人来到小镇东边一个稍微偏僻的小巷,进了小巷就是一个半闭了的院门,袁长青等人推门起了,就喊道:“张头,张头在吗?”

  还没听到张小虎的回答声,另一个响亮的声音响起:“这么大声叫什么呢?没规矩,平日的训练都是白来的?你们的张头不在,出去办事了,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吧。”

  张小花跟着袁长青等人走进这个不大的小院,那响亮声音的主人也从正当中的堂屋走出,是个光着脑袋,满脸横肉的壮汉,袁长青等人看见了,连忙施礼道:“罗镖头,您在呢。”

  那罗镖头走到近前,鼻子抽动几下,皱眉说:“你们又去喝酒了?”

  袁长青陪笑道:“大镖头,您看咱们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呆了这么长时间,也没事情做,兄弟们无聊,这才出去喝点的。”

  罗镖头道:“喝归喝,不要给我惹事,否则要你们好看。”

  随后,眼光看到张小花,不耐烦道:“这人是谁?你们怎么带陌生人到这里?”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大唐终极交易商春暖花开遇见你凶残弗利萨神雕群芳谱废后为妃女子监狱里的男人仙朝凡途我的房间通向星际垃圾场医色生香:我的院长美如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