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三十五章 酒楼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0:1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永夜君王官路青云梯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九幽天帝
  第一百三十五章 酒楼

  张小花沿着山神庙前的足迹下了山。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了足迹的蹊跷,那足迹似乎是两个人的,一个踩得较深,一个踩得较浅,不过,都有一个共同点儿,那就是两个脚印的步伐很大,一个跨步就能让张小花走上好多步,张小花有些愕然,这人的腿有多长呀?

  而且,下山的时候,人家走得也都是陡峭的地方,可张小花不行呀,只好找了坡度缓缓的,到了山底再来找寻足迹。

  再行了半刻,张小花全明白了,因为前面有个小小的树林,走到树林的跟前,脚印不见了,重新出现的地方,在树林的另外一侧,到了这时,已经踏脚半步江湖的张小花,似乎知道,自己跟着的这个脚印,应该是武林高手留下的。

  可这些高手到山神庙去干吗?却不是张小花想知道的,他只想让这个脚印带着他回到人世间罢了。

  又走了半晌儿,张小花又遇到了难题,那脚印分成两行,分别走向不同的方向。

  对于这种二选一的难题,张小花倒是没有犹豫的,很轻松的就选了一个正确的答案。

  为何?

  用张小花的脚后跟想想,也是知道跟着脚印踩得较深的走,那踩得浅,必然是轻功好呀,这积雪茫茫,万一人家一时兴起,来个踏雪无痕,那张小花岂不是白跟了?

  既然选定了方向,张小花就跟着“素未谋面”武林高手的足迹,迎着朝阳,昂然前行。

  这脚印倒也对得起张小花,虽然有时深浅不一,不过还都能让张小花分辨出来,一路走来,也再没怎么高上高下的,倒让张小花感激不已,一个劲儿的念叨这个天赐的好人,这下子,让那个早已回到店铺的,想要冻死张小花的刘掌柜,喷嚏连连,心里腹诽不停,这走了狗屎运的梅老幺,居然找那么偏僻的地方会面,外面的天那么冷,你不知道吗?这下好了,都感冒了,还得花银子看大夫。

  时近中午,张小花有些肚饿,出来的时候,只是拿了一点干粮,本就打算吃中途吃一次的,如今不知道自己走到哪里了,早上已经把剩下的吃光,若今日再没找到人烟,晚间就要挨饿的。正在张小花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看到侧前方地平线那边出现炊烟,张小花一阵的欣喜,立时折转方向,奔那炊烟而去,也顾不得再步那位高来高去仁兄的后尘。

  最直接的后果就是那位拿了银子刚刚出门的刘掌柜突然间就停住了喷嚏,于是摸摸鼻子,摇摇头,暗道:“吉人自有天相呀,这昨夜没有下手杀了野庙的乡下少年,只是封了睡穴,让他自己冻死,想比之下,算是积累了阴德,这不立刻就收到了利息,不用再花银子看病了,看来,以后要学学组织的高层,杀人不见血,那才是真正的高手呀。”

  话说张小花离开了跟着的足迹,重新折向有炊烟的地方,那是遇山开路,过水架桥,咳咳,发扬大无畏的江湖精神,终于在午后,来到一个乡间的小镇。

  远远望着小镇,还有小镇周围的屋子,以及屋子周围散养的家禽,张小花一阵的感慨,自己终于找到了人烟,自己终于不用再担心,挨饿啦。

  沿着小镇的小道,张小花快步走进,这是一个典型的乡间小镇,比之鲁镇都要小上几分,如今正是新年,街上人也不少,都是衣着簇新,面带笑容,见面也都是一团和气,相互拱手,很多跟张小花差不多大的,或者小的少年,拿着点香,欢喜的放着炮仗,一派过年的景象。

  张小花这一身的打扮,虽说不是破烂,可也并不整洁,不像是要过年的样子,镇上的众人看了,有些怪异,毕竟寻常人家,就是再穷,过了新年也是要给孩子换身新衣的,像张小花这般没新衣可穿的,少之又少,而且看上去脸生,想必是乡间的孤儿。

  张小花那里顾得上看别人的脸色?

  他自顾自的寻找可以买到吃食的地方,不过,找寻片刻,他就突然醒悟,这正是新年,等闲的小铺都是打烊的,并不开门做生意,自己要到哪里买到事物?张小花暗中摸摸怀中的钱袋,不由苦笑,自生下来还没有拿过如此多的银子,居然还要饿肚子,真是天道不公呀。

  看着小镇上基本都关闭着的店铺,张小花不由的苦笑,难道自己还要等到过了初六,才能买到吃食?他都怀疑,自己能否能扛到那是时候。

  张小花叹口气,是在不行,自己只有找个人家,敲门买东西吃了。

  这时,迎面走来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穿着很是鲜亮,油头粉面的,似乎还哼着小曲,张小花赶紧上前,拱手施礼道:“请问大哥一下。”

  那人正眯着眼怀念什么,被人打断,很是不耐,看到眼前这个乡下的穷孩子,更是皱眉,心里暗道晦气,那不成是当街讨钱的?这大过年的,给吧自己心疼,不给吧,讨不得好彩头,真是左右为难。

  于是,他问道:“有什么事情?”

  说着,手就伸到怀中,暗自拿了一文钱,若是讨钱,就用它打发了事。

  张小花笑着说:“请问大哥,现在是什么时间?”

  那人一愣,原来不是讨钱啊,心里一松,笑道:“如今正是未时三刻。”说完,就要迈步,张小花又道:“麻烦,大哥误会了,我问的是今天是哪一天?”

  那人更是楞了,上下悄悄张小花,问道:“小兄弟没发烧吧,竟不知道天数?”

  张小花陪笑说:“误入深山,出来已是恍世,不知今宵是何年?”

  那人见张小花出口不凡,立时起敬,肃然说道:“如今正是金丰二十三年正月初六。不知小兄弟是哪年入的山?”

  张小花拱手,一本正经道:“约莫着是金丰二十二年腊月初吧。”

  那人笑道:“佩服,佩服!真莫大仙缘呀。”

  旋即,笑容呆在脸上,这是哪儿跟哪儿呀,不过就是一月嘛,不是逗我玩?

  张小花心中暗笑,又问:“还请问下大哥,这镇上,哪里能买到吃食?随便什么都可以的,只要能填饱肚子。”

  那人刚要说话,突然眼珠一转,笑道:“这过年之际哪里有店铺开门的,不过,小兄弟要求不高,只要填饱肚子,倒也有个去处。”

  张小花喜道:“还请大哥赐教。”

  那人指了远处,说:“由此前行,到一路口,在左转,直走到一间杂货铺,在右转了,径直走,尽头就是一家食为天酒楼,这时也许是开的。若是它也没开,小兄弟恐怕要饿肚子了。”

  说完,张小花再三感谢,这才沿着那人指点之路,快跑去了。

  背后那个年轻人,则撇撇嘴,奸笑一声,自己走开。

  等张小花沿着指定的路线来到食为天,不由的大呆。

  并不是食为天没有开门,而是那食为天门口车水马龙,人流喧闹之极,原来这食为天竟是小镇最为繁华的酒楼,新年正是酒楼生意最好的时间,哪有不开门迎客的道理?

  只是,张小花却是坐蜡了。

  先不说张小花自小到大就没下酒楼的经验,在去平阳城的途中,曾经在疾驰车马行的客栈中吃过,那还是跟着张小虎去的,再说,这酒楼的客人,要么是做了车马过来,要么是绫罗绸缎,一个个肥头大耳的,看起来这个酒楼档次就不会太低,这,自己还进不进去呀。

  正犹豫间,张小花的肚子咕噜噜的一阵鸣叫。

  无奈,张小花还是硬了头皮,走上前去。

  食为天门前的伙计正在门前满头大汗的迎客,突然就看到一个乡下少年犹犹豫豫的走过来,不禁暗中皱眉,心里暗道:“乡巴佬,也不看看这是哪里,就擅自上门。”

  正想等张小花上去,好好呵斥一番,可走到近前,那伙计却发现张小花的衣服虽然是旧的,可并不是乡下人常见的布料,那伙计眼睛多贼呀,再细一打量,剪裁合体,想必不是捡来偷来的,虽说不是新衣,却也搞不清是什么身份,于是赶紧换了副嘴脸,笑道:“这位小哥,来食为天是有什么事情?”

  张小花看店小二这个样子,暗道这大酒楼的伙计就是不同,专业啊,并不因为自己年纪小就降低了服务的水平。

  张小花笑道:“来酒楼自然是为了吃饭呀。那还能做什么?”

  店小二一阵脸红,也是啊,自己以为酒楼高档,这少年没银钱来吃饭,也许是来找人或者问事情的,却没想到人家本就是来吃饭的,古人云的好呀,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貌不起眼的小子,居然是个有钱的主儿。

  于是店小二赶紧躬身,甩手,做个姿势,请张小花进来。

  等张小花进了酒楼,可是大开眼界,这时已是未时,早过了饭点儿,可这酒楼依旧的喧闹,几乎没有空座,张小花正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时,那店小二笑道:“客官是否想到二楼清净的雅座包房?”

  张小花一听,心里暗道:“拉倒吧,谁知道这里有没有包间费或者最低消费的,自己虽没下过馆子,可古人云的好,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这磨刀霍霍的事情,书本上讲的多了去,自己可不会平白被人宰割的。”

  于是张小花连忙摆手,道:“这里就好,多热闹呀。”

  店小二也不勉强,在一层找了个小桌子,给张小花坐了。

  随后,给张小花倒了茶水,拿来点菜的菜牌,请张小花点菜,那菜牌上写的都说菜名,张小花并不是太懂,可上面的价钱他却是看得懂,一个一个的翻,最后,还是暗自撇嘴,怎么这么贵呀,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心里舍不得银子呀。

  那店小二见到这些翻到最后也未点菜,以为他没有相中的,于是陪笑道:“客官若是不满意,小店还有秘制的菜式,我这就给你报几个,看您是否满意。”

  店小二咽口唾沫,一口气报了几个菜名,那声音高低顿挫,甚是好听,张小花听得很是惊奇,这酒楼却是与众不同呀,报个菜名都像是唱歌,不过,等他随口问了一个菜的价格,立时就蔫儿,居然比菜牌上的贵好多。

  张小花眼珠子一转,问道:“伙计儿,你这酒楼白饭如何卖法?”

  那伙计一愣,随口说道:“白饭不要钱的。”

  听了这话儿,张小花巨乐,击掌道:“好,就是这个了,给我来五大碗的白饭!”

  晕菜~那伙计一个哆嗦,手中的菜牌差点摔出去,恶狠狠地瞪着张小花,要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怕影响了酒楼的生意,这伙计只想一步踏过去,一手就攥住张小花的脖子,抖手把他扔出去,这,不是在消遣自己吗?

  看着伙计冒火的眼神,张小花愣了,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问道:“伙计,楞这儿干嘛,赶紧去干活呀,给我上白饭。”

  那伙计咬咬牙,赔了笑脸道:“客官,这个白饭是白送的,可您也好歹得点个菜呀。”

  张小花愣了,说:“你刚才也没说呀。”

  店小二低头道:“那是小人的疏忽,请多包涵。”

  张小花问:“必须点菜?”

  店小二道:“是的。”

  张小花又问:“你确定?必须要点菜?”

  店小二肯定道:“是的,我确定肯定以及一定。”

  张小花笑道:“呵呵,你说了我才知道要点菜,你不说我这么知道要必须点菜呢?既然你说了,那我就只好点菜了。好吧,就点这个吧。”

  张小花指着菜牌上最便宜的“麻辣鸡杂”说到。

  店小二看了,问:“客官确定?”

  张小花点头道:“确定肯定以及一定。”

  店小二说:“那客官不再翻悔?”

  张小花笑道:“不会的,在下一向守信,古人云的好,君子一言快马一鞭,说这个就这个的。”

  店小二点头道:“那客官也不加个其它的菜?”

  张小花摇头,说:“不用了,不过,那五大碗白饭还是要的。”

  于是,店小二收了菜牌,说声:“请您稍候。”这才怀了满腔的怨恨,蹒跚离去。

  等店小二离开了,张小花倒了杯水,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下去,犹自不过瘾,一连喝了三杯,这才稍稍放缓,心道:“这酒楼的茶水也是一般,比起我家的山泉水差的太远。不过,这茶水好像不要银子,可以多喝一点。”

  想毕,正要倒第四杯,茶壶却是空了,张小花叫道:“小二呀,再添点儿茶水?”

  那店小二刚走回去,把菜牌交了大厨,这就被唤了过来,心里还在纳闷,记得刚才给这个少年添的是慢慢一壶的茶水呀?难道自己记错了?

  等店小二添过茶水,张小花又倒了满满一杯,喝了起来,抬头四顾,打量酒楼的四周。

  这时早已过了饭点儿,酒楼中的顾客大多都是在饮酒闲聊。张小花的左近就是一桌五个的大汉,穿着劲装,边喝酒边聊天的。

  也许是坐的近,那几个汉子的嗓门也大,张小花并没有打算听他们的谈话,可那些话语也不是的传到自己的耳朵。

  只听道:“真他奶奶的,这大过年的,怎么就被发配到这个穷酸的地方,真不是人过的日子。”

  另一人说:“是啊,以前每年过新年不是守着老婆孩子,今年怎么就出这么个长镖呀。”

  一人说:“没办法,客人要的急,时间紧,只能是过年跑的。”

  另一人说:“不过,此次报酬却是不少的,直抵平日的双倍。”

  一人道:“那你就老帽儿了吧,官府有规定的,节假日工作报酬是三倍的发放,怎么这才哪儿跟哪儿呢?”

  另一人说道:“真的吗?我怎么不知道,不行,回头我得找张头说说,怎么也不能让咱们吃亏呀。”

  一人说道:“拉倒吧,张头也是新人,虽说这段时间有些威望,可毕竟不是镖局正派的镖头,还是私下先打探一声吧。”

  另一人道:“那也得跟他说声,早做个准备,也许他自己都不知呢。”

  一人道:“也行,平日张头儿倒也爽利,为人热情,也许跟上头说说,能有些补偿啊。”

  另一个声音道:“这些事情都回去再说吧,来酒楼不就是喝酒?只等着差事赶紧完结,好回家去才是正道理,这个乡镇,只有这个酒楼还能上眼,就是找个喝花酒的地方也是没有。”

  一人说:“有倒是有啊,可惜咱们能入咱们的眼?况且都是过年,人家也要回家的,有几个还在院子里等着你去照顾?”

  接着几人又猥琐地说了一些男人的话题,张小花如今已是似懂非懂的年纪,听的也是面红耳赤的,可也不能把耳朵给掩住,只好不停的喝水,分散注意力,不小心,那茶壶又空了。

  张小花只好又叫道:“伙计儿,再添点水。”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嚣张王爷:呆萌王妃快入怀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溺爱成瘾:少将霸宠小甜心霸王硬上弓:总裁惹不起重生之老婆大人你不乖道士不好惹一世专宠:冻龄男友已上线三国之龙图天下步步诱婚:总裁狂宠契约妻唐先生,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