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三十四章 危机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0:0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校园护花高手青春从遇见他开始校花之古武高手绝世邪神之纵横异界异能小神农神秘男神,求休战!极品透视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三国重生马孟起网游之奴役众神
  第一百三十四章 危机

  夜色无边,半轮弦月挂在天边,白茫茫的雪地却是反映着微弱的白光,寂静的原野,突然有弹丸般的黑点自远方出现,急速射向积雪的山脉。

  那黑点不时掠过伸向夜空的树杈,脚不沾地般踏过厚厚的积雪,那树枝微微摇晃,不见积雪下落,那踏过的雪地,竟只留下微微的痕迹,显然,这是一种极为高明的轻功。

  原来,这是一个穿了黑衣的夜行人。

  那黑衣人的速度极快,不多时,已经到了山脉的下方,黑衣人在山脉下方稍微停留,然后接住向山上弹射,那速度居然并不比平原上慢上几分的。

  不多时,就来到一个平缓的所在,略微一打量,就向背阴处一个黑乎乎的地方奔去,等走到近前,那黑乎乎的东西显出轮廓,不正是张小花夜晚投宿的山神庙?!

  这时,黑衣人突然停住,“咦”地一声,从怀中取出一个东西,这才缓步走到门前,探个脑袋,凝视着睡在一团快要熄灭篝火旁边的张小花,听了半刻,这才放重脚步走了进来,进得庙门,借着微弱的火光,黑衣人手中那黝黑的匕首,发出阴冷的气息。

  黑衣人见篝火边躺了这半大的少年,这才稍稍松了口气,不过手中依然紧攥着匕首,走进庙堂几步,从地上拾起一块小石子,掷向张小花,石子啪的一声,正打在张小花的手上,轻轻的,张小花这时正睡的起劲,哪能感觉出来?

  不过,正是他这种没有感觉、没有反应让黑衣人很是惊讶,他小心地上前,试探性的踢了张小花一脚,依旧如死猪般没有任何动静,那黑衣人大松一口气,原来这人已经死了呀。黑衣人用手指试探的放到张小花的鼻子边,“咦”,怎么还有呼吸?黑衣人有些不解了,然后,大模大样的使劲的推推张小花,可张小花似乎根本就没知觉,翻个身,接着睡觉了。

  那人见状,也不再搭理张小花,随手从旁边捞起几个干枯的树枝,添加到快要熄灭的篝火中,那火焰立刻绕着树枝,飞速燃烧起来,整个庙堂也立时亮堂,暖和起来。

  过不多时,那黑衣人看着火焰的眼神突然向上一瞥,似乎觉察到了什么,然后就盯着庙门外。

  果然,一个黑影从外面掠了进来,带进来一阵的寒风,吹得篝火左右摇曳,待那人站定,却是一个个子不高,身材精瘦的夜行人,同样的黑布包头,让人看不清楚脸庞,后来的人环视一下庙宇,看到篝火旁的张小花,皱了眉头,说道:“梅老幺,这个少年是谁?”

  被称为梅老幺的黑衣人笑道:“我也不知,我到这里的时候,这个少年已经睡在这里了。”

  那后来的黑衣人接着说:“那你还不换个地方?”

  梅老幺没好气的说:“你以为找个隐蔽的地方容易呀,刚才我试过了,这小子睡着了,怎么弄都不行,身上也没有内力,估计是个走迷路的乡下小子,刘掌柜的,你也太小心了吧。”

  刘掌柜的听了,这才走上前,道:“小心驶得万年船,我要是不小心,能活到现在?”

  刘掌柜走到张小花身前,也是看看,踢了两脚,果然如梅老幺说的,毫无反应,不过,他还是不放心,运劲儿出指,在张小花身上某个穴位点了几下,道:“还是让他好好的睡吧,我不点他的睡穴,心里总是不踏实。”

  梅老幺依旧烤着火,说:“好了,这次总算是放心了吧,过来暖和一下吧。”

  刘掌柜依言坐到篝火旁边,烤着火问道:“梅老幺,这个地方你是怎么找到的?我在烟雨镇呆了这么久,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这里有个山神庙?”

  梅老幺没好气的说:“你没听说过就不代表没有吧,这里是前年有次来烟雨镇出任务,被仇家发现,一路追过来时,从山上发现的。这次找你,突然就想到了,这么隐蔽的地方,见你是绝佳的。”

  刘掌柜笑道:“那是,我都不知道的地方,自然是很妥当的。不过,这样的雪夜,只有你这样好的轻功才不会在雪地上留太多的痕迹,我可不行的,难保不被人看到的。”

  梅老幺“呲”地讥笑一声,说到:“就算是明日有人看到又有何妨?难道他能知道你我今夜说的话?能找到你的店铺?”

  刘掌柜笑道:“老弟说得没错,我倒是小心过度了。”

  梅老幺说到:“也没什么对错的,一入江湖身不由己的,随时都有血光之灾,小心点是正常的。哦,好了,闲话还是少说吧,谭家有什么异常?”

  刘掌柜立刻收了笑容,说道:“这谭家是个家族式的管理,我几次派人潜入卧底,都是失败了,为了不打草惊蛇,我就没敢再尝试,如今我以玉石掌柜的身份,倒是跟他们的三少爷有些交往。”

  梅老幺不动声色,刘掌柜见状,也不知道对方的喜怒哀乐,陪着笑说:“我知道这跟组织的要求相差甚远,不过,我也确实有些困难的,您看,交结一些低级的弟子,他们不能接近谭家的核心,也探听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而核心的弟子,不要说他们的大少爷和二少爷,皆是一时的俊杰,精明的要命,就算是谭文谭武这般稍微旁支的弟子,也都是从小受到严格的训练,从各方面都是严格要求自己的,要想投其所好,是在是困难。”

  梅老幺皱眉道:“这些是事实,组织上也并不是不知道,之所以让你过来,不就是看中你的特长?才把这个硬骨头交给你吗?你要发挥一不怕苦二不怕累的精神,拿出以前善于打攻坚战的劲头儿,争取在这艰苦的地方放个‘孔明灯’!”

  刘掌柜楞道:“这个,梅老弟,‘孔明灯’是什么?”

  梅老幺笑着说:“刘老哥,这就是你土老帽了,‘孔明灯’就是能放在天上的灯笼,好比你做出了让人仰视的成绩。”

  刘掌柜拱拱手道:“佩服,佩服,梅老弟呀,古人云的好,‘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您这到总部培训之后,水平大涨呀。”

  梅老幺也是高兴,冲着某个方向也是拱拱手,道:“这都是主上的恩赐,你我皆要感恩的,要是你这次做得好,没准也能得到主上的赏识。”

  刘掌柜一听,赶紧上前,抖手从怀里掏出一件事物,小心的送到梅老幺眼前,陪笑着说:“梅老弟,这是上次我在乡下收到的一件古玉,冬暖夏凉甚是奇特,还请老弟收下,闲暇的时候把玩鉴赏。”

  梅老幺看着刘掌柜递过来的东西,不在意的接着,笑道:“刘老哥真是好心思,小弟就这么一点爱好,也被老哥开在眼里,就冲您这点,想不进步都是不成的。”

  刘掌柜谦虚道:“我这点儿微末道行算什么呀,跟梅老弟比就是萤光之于皓月的,还望老弟以后多加美言的。”

  梅老幺摩挲着手中的事物,笑着道:“主上是眼睛揉不得沙子的主儿,自然是有功必赏,有过必罚的,刘老哥若是能有也许的成绩,在下也能沾光。”

  刘掌柜道:“那还不是要靠主上的指导和老弟的提携?”

  梅老幺笑笑不再说话,只是玩赏手中的古玉。

  刘掌柜见目的已经达到,又说道:“不过,近几日,听谭三少爷说起一些事情,倒是有些蛛丝马迹的。”

  梅老幺“咦”了一声,道:“说说看,也许有什么新的发现。”

  刘掌柜道:“据谭三少爷的话,这年前和年后一段时间,谭家派了多名弟子出去,好像有很多任务,谭三少爷有些奇怪,平日家族中虽说在外有些事务,可也都是分散在各个时间出去的,没见过到了年关,还有弟子出外的,他很是纳闷。”

  梅老幺道:“那你没有问他知道都是什么任务吗?”

  刘掌柜陪笑道:“这种敏感的问题,在下怎敢追问?不过,听他隐隐约约的意思,他也是不知道,而且询问家主的时候,还遭了呵斥,嘿嘿,若是没有这个呵斥,他心里不服,也未必会说给我听的。”

  梅老幺又问:“谭三少爷不知道,那谭大少爷和谭二少爷呢?他们有什么动静?也出任务了?”

  刘掌柜摇摇头,道:“那倒没有,都在谭家老宅呆着呢。”

  梅老幺皱了眉头,道:“这倒是有些奇怪,若是真有事情,这家中的老大和老二必要出去主持一下大局的,他们都留在家中,想必是谭家突然遇到什么琐碎的事情了吧,你细心打探一下,看能找到什么也好。”

  刘掌柜陪笑道:“梅老弟英明。”

  梅老幺笑道:“刘老哥,不必如此,想当初我们都是一个炕头上睡觉的兄弟,现在虽然岗位不同,各有分工,但这毕竟是工作的需要嘛,你我皆是组织里的石块,哪里需要往哪里搬的,私下就不用这么客气的。”

  刘掌柜笑道:“不敢,不敢,老哥这跑着都没有您老弟走的快,还是老实的听您的吧。”

  梅老幺笑笑,也不强求。

  过了半刻,刘掌柜好似想到什么,说道:“对了,梅老弟,好像还有一个事情,也不知道是否有用。”

  梅老幺笑道:“但说无妨的,我也给你参考一下。”

  刘掌柜说:“前段时间,谭三少爷模模糊糊说过,以前他两个哥哥还经常跟他一起练武过招的,近一年来,他们两个练武跟老三都不在一起,而且也从来不跟老三过招了,有时他手痒找两个哥哥比试,都被他们以种种借口推脱,他很是不解,后来偷听到旁门的弟子似乎说起,他的两个哥哥武功大进,已是谭家年轻一代数一数二的人物。”

  说到这里,刘掌柜偷眼看了梅老幺道:“不过,谭三少爷倒是对这个说法嗤之以鼻的,他们三人本就是谭家的嫡传子,武功自小就是家传,数一数二也很正常。梅老弟,您看这个消息有用吗?”

  梅老幺道:“刘老哥,这个消息很重要,我一定把这个消息亲口告诉主上的,应该给你好好的记上一功。”

  刘掌柜喜滋滋的说:“那多谢梅老弟了。”

  不过,旋即又有些纳闷,问道:“还请梅老弟知道迷津,这个消息在下也没感到有什么异常呀?”

  梅老幺笑道:“呵呵,刘老哥,这就是中央和地方的差别了,信息的不对称必然早就对消息的估量不同。老实告诉你吧,你知道为何去年特地把你从别的地方调配到这个谭家村?”

  刘掌柜茫然摇头。

  梅老幺低声说道:“主上有个关系不算很近的旧友,跟谭夜枫往日有不小的过节,不过,那谭夜枫的武功跟他有不小的差距,所以,谭夜枫一直都是忍而不发的,谁知道,去年年初,主上得了消息,那谭夜枫越战他的旧友,竟被那谭夜枫毙于无影脚下。主上很是诧异,这谭夜枫的功力怎么如此的大进?这才让兄弟找了机会,调刘老哥到此呀。”

  刘掌柜恍然。

  梅老幺又低声说:“这个事情属于保密的级别,在下也怕老哥不明白,平白丢了有用的消息,这才据实相告的,万望老哥保守秘密,以后对此多加留意,你若是得了功劳,在下不也能推荐有功吗?”

  刘掌柜赶紧躬身,道:“知道了,梅老弟,有了大致的方向,我也不会如浑水摸鱼的,相信有了谭三少爷这个突破口,一定会不负主上的期望和梅老弟的推荐的。”

  梅老幺也是点头。

  两人又说了些许的话,等天色有些鱼肚白了,这才分别下山。

  这两人在荒山野庙中交流如此机密的事情,却只是点了张小花的睡穴,把他当做一个死物,并不加避讳,而且走得时候,也没有做斩草除根的勾当,拍拍屁股就走人,很是潇洒。

  其实不然,那先前来的黑衣人梅老幺,本就没打算让张小花活到清晨的打算,是故,也根本没有看张小花的脸,只一个迷路的小孩儿而已,走的时候随便一个死穴点了,哪里还有活的机会?

  不过,后来的黑衣人刘掌柜,却是谨慎,先就点了张小花的睡穴,那刘掌柜的力道他是知道的,没有十二个时辰,那是不会自解的,野庙中的篝火,在两人交谈的时候,已经熄灭,他们并没有添加枯枝,一天一夜呀,在这个滴水成冰的冬季,谁能熬得过去?

  在梅老幺和刘掌柜的观念中,这个小孩子,不管是干嘛来的这个山神庙,那就是他倒霉,自己没有点他的死穴就是自己有好生之德了,他也断没有活着出去的理由,肯定是被冻死的下场。

  而梅老幺临走的时候也是有心补上一脚的,可惜,被刘掌柜让着先行,他哪里好意思当着刘掌柜的面,不相信刘掌柜的处理方式?只有当先出去,一副你办事我放心的领导派头。

  这等杀人灭口的事情,在他们看来,真如拍拍手,灭一个苍蝇的气力,混没有放在心里的意思,可他们也不想想,一个少年,迷路在荒山,好容易找到一个睡觉的地方,人家睡得死死,碍着你们什么事情了?就这么一个睡穴点过去,生生的冻死在这里?若是这般,还不如当时就点死的好,平白死前还要受如此的折磨。

  可惜呀,吉人自有天相,等那两人走了许久,天色才渐亮,那天边一道阳光掠过山神庙,被人点了睡穴的张小花,蓦然睁开眼睛,如常般,一团闪烁收于眼中,平平的伸了个懒腰,坐了起来,看看周围,还有已经没了热度的篝火灰迹,这才忆起昨夜之事,伸了伸懒腰,心里暗自庆幸,若是没了这个野庙,自己还不知道如何度过漫漫长夜呀。

  拿着外面的积雪擦了脸,张小花这才抖擞精神练起拳法和剑招,直到身体彻底的舒畅,才堪堪收势,稍微吃点干粮,准备下山找集镇。

  可出了山神庙,望着白雪皑皑的群山,张小花狠狠的皱起了眉头,静轩师太真是害人呀,找的什么隐蔽的鬼地方,自己走了一天,才来到这个山脉,接下来该如何走呢?

  正犹豫懊恼咒骂间,张小花眼睛突然一亮,那山神庙的台阶前,竟能看到几行的足迹!

  那小脚的足迹自然是张小花自己的,而旁边还有几行大脚的,不用说肯定是别人来山神庙时留下的。张小花一阵的激动呀,自己昨天来时,已经夜色,自然是没有看到的,如今天亮,却给自己指明了方向,这个山神庙还真的是很灵呀,怪不得这么偏僻都还有人来。

  不过,山神庙中似乎并没有什么神像呀?

  可有没有神像,张小花又怎么会在意呢?心中感谢完这个莫名的神灵,张小花就收拾了一下,准备沿着这个足迹去寻找集镇。

  至少,能找到有人烟的地方吧。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盛世溺宠:帝少蜜爱小甜妻泰佛秘闻独家婚宠都市桃色医仙我妻娇艳同妻的逆袭已经习惯拥抱你无敌村医系统没有神奇宝贝的精灵大师大明血裔